跳到主要內容

延(續二)

圖片來源:Sam Howzit 

下游的冰原不斷流動,碰到堅韌的、巨大的石塊就會順著縫隙侵入,直到佔滿了整個石塊,水對這層力量是最好的幫助,因此,水源的幫助下幾乎讓這整片土地要變成冰川,不過目前還看不出什麽跡象......

明達葉與那位女生在街頭的一個街道上,看著人來人往,也看著這附近。明達葉認為這些手中的資料應該夠用,可是她並不滿足,那個闖入薩克診所的男性,一個人在附近的旅店就位,也隨時向明達葉報備最新近況。

「嗯,這些應該就可以了吧!」那個女生問。
「不,我的女孩,你怎麼可以這麼容易滿足?」明達葉用手指比著不的手勢給她看。
「就像男人,如果你停下來,他們就會罷手,要他們一點甜頭嚐才行,記住,只要『一點點』。」明達葉用手指比著一點點的手勢。

「嘿!女孩們!」一個中年男子向她們搭訕。

「什麽一點點?」
「不好意思,我無意聽到你們的談話。」那個人表示開玩笑的語氣。
「我叫路易斯,你們是?」
「我是克莉絲,她是克朵,她是我妹。」明達葉向他回答。
「你們是姊妹?別開玩笑了!真的嗎?」
「別用外表來評論我們!」明達葉聽到這句話,快速地壓著他的頭靠到牆壁上。
「好...好...好!」他被壓著無法正常說話。

明達葉放開他,「幹嘛!這樣搭訕女孩?怎麼不請我們喝一杯?」她繼續說。

「我可以請你們喝一杯嗎?」
「這還差不多。」

明達葉與那位女生走進後面的酒吧,大白天的,陽光射入酒吧內部,讓這裡格外安靜,裡面的人三三兩兩,有常客,也有其他的中年男子、老年人,一家人等等。


「來!你的啤酒,而這是你的!老妹!」那個女生一聽到這個「詞」很不舒服。

走了過來,壓他的頭到酒吧的桌面上,「你....可以再說一次....」那個女生伸出舌頭舔了一下他的耳垂,並且輕聲細語。

「好啦!你們很不喜歡被開玩笑!」那個女生鬆開他,「我們是不喜歡。」
「我喜歡有個性的女生。」他又繼續說。
「我就讓你知道什麽叫做有個性!」明達葉摟著他的脖子,輕輕的圍繞他,看著他的眼神說,「這樣讓你硬了嗎?」

一隻手放在他的大腿上,不斷撫揉,「還要繼續嗎?」

「......」在他要準備開口時,明達葉直接抓他的下體,往後用力一甩,把他甩出座位上,那個男人來不及反應,整個臀部跌坐在地上。

「不好意思!他不小心摔倒的!」明達葉大聲向在場的人士說。
「他請全場的人一杯啤酒,小孩子一杯果汁!」她繼續說。

「耶!」每個人高興地歡呼,那個人迷迷糊糊地站起來,「什麽?」

「什麽?抱歉!你不是我們的菜。」明達葉小聲地在他耳邊說,並且再舔一次耳垂延伸到臉頰。

「我會想你的!寶貝。」明達葉喝完手中的那杯啤酒,離開那酒吧,後頭的女生也跟著。

那個人從後頭走了出來,想要追上她們,「喂!等一下!」
兩個人已經不見蹤影。


元神四處東張西望,看著一片「美景」,「這裡是哪裡啊?」牠心中滿是問號。牠看著前方,除了雜草樹葉,樹幹以及各種昆蟲,就看不見什麽奇怪的東西。

「不知道能碰到什麽.......」元神東張西望的同時,不小心被什麽東西扎到,閃了一下,「痛......」元神的前肢上方感覺有東西刺痛的感覺,不時看著它。牠用爪子翻開皮毛,想找找那個感覺的刺痛感在哪,不過怎麼找卻是沒有看到。

牠停了下來,還是感覺很難受,牠還是要找什麽東西來幫牠解除這種刺痛的感受,不過牠往前一看時,也才看到一片紫色與棕色交織而成的花朵在眼前綻放。

花朵旁有刺,這是為了保護花蜜不被入侵者採收,而讓它們能夠順利交配,風會帶走這些孢子,隨風飄散在下一地區交配;牠就是被這些花瓣給刺傷的,會疼痛,會有紅腫的現象,也容易復原,不過這還是要視物種而定。

元神只能勉強用樹葉塗抹在牠感覺不對勁的區域,牠摘了一片隨手看到的樹葉放在那「傷口」上,有感覺好過一些,不過對這個奇特的物種會否產生什麽「化學反應」就不得而知了。

牠看著前方,紫色與棕色交織的畫面看起來很吸引人,牠剛好拿著是它花朵上的樹葉,「還是痛......」勉強著往前走,「這......」元神看著前方,偶而停下腳步轉頭看了一下這些花朵,「這簡直是地獄!」

花朵本身就是「刺」,只有中間一小部分才是柔軟的部分,牠只能小心提防,以免再次受到傷害。

花朵附近有漿果,是由這些花朵結實而成的果實,很小顆,元神看著看著也有點餓了,小心翼翼摘了幾顆吃下肚,「有總比沒有好!」看著小小的果實,吃了一兩口,「嗯!好酸!」元神勉為其難吞下肚。

通過一片花海之後,而牠感覺也不再那麼疼痛,牠放開樹葉,在此之前,牠可是用三隻腳走過來的。「能找到什麽嗎?」元神語帶無奈地表示。


「走,去看看那裡的近況!」明達葉想起那間診所。

經過幾個轉角,從那間酒吧的位置與那間診所的位置大概差了十幾個街區,不過對這兩個人而言,也是相當近,當然那個搭訕她們的男人,也是很不舒服。

那個人走回街道,被其他男人恥笑,手中握著拳頭,忿忿不平地用力往酒吧的柱子打了下去,一個凹洞讓所有人也嚇到了!

在此之前,明達葉先會會那個報告近況的男人。她們進到了一間不算整潔的旅店,問了一下住在三樓二十一號的男人,她們是他的朋友想要會面他,她們直接走上了樓梯,不搭電梯,從樓梯的逃生出口出來,轉了幾個轉角,敲門而走了進去。

那個男人有所警覺,以為是那個無聊的人士在亂開他的門,雖然他的門有反鎖,可是對兩個女人而言,簡直是芝麻小事,明達葉要進入這樣的門,輕而易舉,明達葉用力轉個門,門鎖就壞了!

當然,也許是門鎖的設計問題,不過這兩個人是有訓練過的,打鬥、探聽、以及收集可能情報都是她們的工作範圍之內。他突然看見眼前的兩個人,直接出手攻擊,明達葉握著拳,轉個身就把他制伏了!「嘿!放輕鬆!」明達葉說。

「你有什麽情報可以分享嗎?」
「他們幾個大概在幾天之內會把手中的資料給我,不過我懷疑他們的資料不太正確。」
「他們所宣稱的那些研究機密,就算是他們額外的那些資料,可能不是他們所想得那的好。」
「你怎麼知道?」明達葉問。
「我有他們的資料,就在幾天前。」

「你看。」那個男人拿出了幾份文件,上面寫著:什麽結構的化學式,還是一些計算公式。
「嗯。」明達葉從他手中的資料拿了過來,放在手掌上看個仔細。
「這些是正確的?」
「我不是科學家,不過明眼人都了解這根本是狗屁不通!」明達葉氣憤。
「我看一下。」後面的那個女生插話。
「嗯,是有些結構上的不正確,也不算是如此。」

「你看,R2 上的結構式與 Q2 的結構式很接近,可是裡面的分子與硫鋅酸結合時,會產生不一樣的反應模式。」

「你懂這些?」
「以前上課時,多少有接觸過。」
「好吧!你繼續追查下去!我要知道更詳細的結果。」明達葉告訴那個男人。
「沒問題。」
「你還蠻厲害的嘛!我的好姐妹!」明達葉對那個女生稱讚。
「謝謝長官。」



明達葉與那個女生走出旅店,看著陽光,總認為神也會站在她們這裡。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po't

你會問,什麼是po't?其實po't就是point的縮寫.又問,為什麼要取名為po't?因為,在這生活中,社會,個人,環保,自然,創意,物質,電子,金屬,Web 2.0等,都是一個點,每個點有相互的關係,我們不知道這社會的存在利益與真假是非,因此我們稱為po't.
po't-everyone's vision, eveytimes's passion(c)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今年的目標

過了一年之後,可有讓你感到「覺悟」?你是否還記得起你曾經答應過的事,努力想要實現的目標與計畫?計劃是否到了一年之後已經充滿變數?然後你又再一次重新擬定你的新年新目標?每一年去看起,你是否真的能夠有所意義?能夠充實?了解你所做的——符合那理所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