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延(續二)

圖片來源:Sam Howzit 

下游的冰原不斷流動,碰到堅韌的、巨大的石塊就會順著縫隙侵入,直到佔滿了整個石塊,水對這層力量是最好的幫助,因此,水源的幫助下幾乎讓這整片土地要變成冰川,不過目前還看不出什麽跡象......

明達葉與那位女生在街頭的一個街道上,看著人來人往,也看著這附近。明達葉認為這些手中的資料應該夠用,可是她並不滿足,那個闖入薩克診所的男性,一個人在附近的旅店就位,也隨時向明達葉報備最新近況。

「嗯,這些應該就可以了吧!」那個女生問。
「不,我的女孩,你怎麼可以這麼容易滿足?」明達葉用手指比著不的手勢給她看。
「就像男人,如果你停下來,他們就會罷手,要他們一點甜頭嚐才行,記住,只要『一點點』。」明達葉用手指比著一點點的手勢。

「嘿!女孩們!」一個中年男子向她們搭訕。

「什麽一點點?」
「不好意思,我無意聽到你們的談話。」那個人表示開玩笑的語氣。
「我叫路易斯,你們是?」
「我是克莉絲,她是克朵,她是我妹。」明達葉向他回答。
「你們是姊妹?別開玩笑了!真的嗎?」
「別用外表來評論我們!」明達葉聽到這句話,快速地壓著他的頭靠到牆壁上。
「好...好...好!」他被壓著無法正常說話。

明達葉放開他,「幹嘛!這樣搭訕女孩?怎麼不請我們喝一杯?」她繼續說。

「我可以請你們喝一杯嗎?」
「這還差不多。」

明達葉與那位女生走進後面的酒吧,大白天的,陽光射入酒吧內部,讓這裡格外安靜,裡面的人三三兩兩,有常客,也有其他的中年男子、老年人,一家人等等。


「來!你的啤酒,而這是你的!老妹!」那個女生一聽到這個「詞」很不舒服。

走了過來,壓他的頭到酒吧的桌面上,「你....可以再說一次....」那個女生伸出舌頭舔了一下他的耳垂,並且輕聲細語。

「好啦!你們很不喜歡被開玩笑!」那個女生鬆開他,「我們是不喜歡。」
「我喜歡有個性的女生。」他又繼續說。
「我就讓你知道什麽叫做有個性!」明達葉摟著他的脖子,輕輕的圍繞他,看著他的眼神說,「這樣讓你硬了嗎?」

一隻手放在他的大腿上,不斷撫揉,「還要繼續嗎?」

「......」在他要準備開口時,明達葉直接抓他的下體,往後用力一甩,把他甩出座位上,那個男人來不及反應,整個臀部跌坐在地上。

「不好意思!他不小心摔倒的!」明達葉大聲向在場的人士說。
「他請全場的人一杯啤酒,小孩子一杯果汁!」她繼續說。

「耶!」每個人高興地歡呼,那個人迷迷糊糊地站起來,「什麽?」

「什麽?抱歉!你不是我們的菜。」明達葉小聲地在他耳邊說,並且再舔一次耳垂延伸到臉頰。

「我會想你的!寶貝。」明達葉喝完手中的那杯啤酒,離開那酒吧,後頭的女生也跟著。

那個人從後頭走了出來,想要追上她們,「喂!等一下!」
兩個人已經不見蹤影。


元神四處東張西望,看著一片「美景」,「這裡是哪裡啊?」牠心中滿是問號。牠看著前方,除了雜草樹葉,樹幹以及各種昆蟲,就看不見什麽奇怪的東西。

「不知道能碰到什麽.......」元神東張西望的同時,不小心被什麽東西扎到,閃了一下,「痛......」元神的前肢上方感覺有東西刺痛的感覺,不時看著它。牠用爪子翻開皮毛,想找找那個感覺的刺痛感在哪,不過怎麼找卻是沒有看到。

牠停了下來,還是感覺很難受,牠還是要找什麽東西來幫牠解除這種刺痛的感受,不過牠往前一看時,也才看到一片紫色與棕色交織而成的花朵在眼前綻放。

花朵旁有刺,這是為了保護花蜜不被入侵者採收,而讓它們能夠順利交配,風會帶走這些孢子,隨風飄散在下一地區交配;牠就是被這些花瓣給刺傷的,會疼痛,會有紅腫的現象,也容易復原,不過這還是要視物種而定。

元神只能勉強用樹葉塗抹在牠感覺不對勁的區域,牠摘了一片隨手看到的樹葉放在那「傷口」上,有感覺好過一些,不過對這個奇特的物種會否產生什麽「化學反應」就不得而知了。

牠看著前方,紫色與棕色交織的畫面看起來很吸引人,牠剛好拿著是它花朵上的樹葉,「還是痛......」勉強著往前走,「這......」元神看著前方,偶而停下腳步轉頭看了一下這些花朵,「這簡直是地獄!」

花朵本身就是「刺」,只有中間一小部分才是柔軟的部分,牠只能小心提防,以免再次受到傷害。

花朵附近有漿果,是由這些花朵結實而成的果實,很小顆,元神看著看著也有點餓了,小心翼翼摘了幾顆吃下肚,「有總比沒有好!」看著小小的果實,吃了一兩口,「嗯!好酸!」元神勉為其難吞下肚。

通過一片花海之後,而牠感覺也不再那麼疼痛,牠放開樹葉,在此之前,牠可是用三隻腳走過來的。「能找到什麽嗎?」元神語帶無奈地表示。


「走,去看看那裡的近況!」明達葉想起那間診所。

經過幾個轉角,從那間酒吧的位置與那間診所的位置大概差了十幾個街區,不過對這兩個人而言,也是相當近,當然那個搭訕她們的男人,也是很不舒服。

那個人走回街道,被其他男人恥笑,手中握著拳頭,忿忿不平地用力往酒吧的柱子打了下去,一個凹洞讓所有人也嚇到了!

在此之前,明達葉先會會那個報告近況的男人。她們進到了一間不算整潔的旅店,問了一下住在三樓二十一號的男人,她們是他的朋友想要會面他,她們直接走上了樓梯,不搭電梯,從樓梯的逃生出口出來,轉了幾個轉角,敲門而走了進去。

那個男人有所警覺,以為是那個無聊的人士在亂開他的門,雖然他的門有反鎖,可是對兩個女人而言,簡直是芝麻小事,明達葉要進入這樣的門,輕而易舉,明達葉用力轉個門,門鎖就壞了!

當然,也許是門鎖的設計問題,不過這兩個人是有訓練過的,打鬥、探聽、以及收集可能情報都是她們的工作範圍之內。他突然看見眼前的兩個人,直接出手攻擊,明達葉握著拳,轉個身就把他制伏了!「嘿!放輕鬆!」明達葉說。

「你有什麽情報可以分享嗎?」
「他們幾個大概在幾天之內會把手中的資料給我,不過我懷疑他們的資料不太正確。」
「他們所宣稱的那些研究機密,就算是他們額外的那些資料,可能不是他們所想得那的好。」
「你怎麼知道?」明達葉問。
「我有他們的資料,就在幾天前。」

「你看。」那個男人拿出了幾份文件,上面寫著:什麽結構的化學式,還是一些計算公式。
「嗯。」明達葉從他手中的資料拿了過來,放在手掌上看個仔細。
「這些是正確的?」
「我不是科學家,不過明眼人都了解這根本是狗屁不通!」明達葉氣憤。
「我看一下。」後面的那個女生插話。
「嗯,是有些結構上的不正確,也不算是如此。」

「你看,R2 上的結構式與 Q2 的結構式很接近,可是裡面的分子與硫鋅酸結合時,會產生不一樣的反應模式。」

「你懂這些?」
「以前上課時,多少有接觸過。」
「好吧!你繼續追查下去!我要知道更詳細的結果。」明達葉告訴那個男人。
「沒問題。」
「你還蠻厲害的嘛!我的好姐妹!」明達葉對那個女生稱讚。
「謝謝長官。」



明達葉與那個女生走出旅店,看著陽光,總認為神也會站在她們這裡。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