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延(續)

圖片來源:i a walsh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


元神往前跑,身上的傷勢也不想理會,陽光普照,天氣朗爽,就不應該掛思太多煩惱,可是內心呢?卻依然有許多未知在等著牠,只不過這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

牠看著前方,跑了大約一兩英里,牠改用步行的方式徒步往前走,依舊是草原,草原也幾乎超過牠的身高,所以牠有點看不清楚前方的景象,牠有點想變成超元神,可是呢?就怕擔心變不回來,牠想想作罷,還是只能維持這個模樣。

「希望今天是美好的一天......」元神話還沒說完,牠隱約看見那隻鷹怎麼在附近「跟著」牠?「奇怪,剛才不是在那兒嗎?怎麼......牠到底有什麽目的?該不會想吃我吧?」元神鬼鬼祟祟地想了解那隻鷹的真正目的,那隻鷹只是好奇盯著牠,且還在牠後方遠處,牠是怎麼讓元神發現牠的?牠什麼話也不說,只是靜靜地觀察牠......

「喂!我說你!就是你!就是你那隻盯著我的老鷹,你到底要幹嘛?」元神大聲喊。老鷹不管牠的喊叫,彎著頭看著牠,然後突然飛了起來,在牠的上方盤旋,元神抬頭一看,那隻鷹以為要飛了過來,沒想到只是飛了起來,讓元神多心了!

那隻鷹突然從上方俯衝往元神而來,元神還沒注意到,只不過等牠意識到,已經來不及,「啊!」元神發出大聲尖叫,那隻鷹只是想嚇嚇牠,又飛上了天空。

「這樣很好玩嗎?」元神氣得大喊,「有種你就下來跟我面對面!不要在上面飛來飛去!」老鷹聽見了,不過根本不想理會牠,就在這一時間,前方有「大軍」來襲,許多的跑步聲音震得好像讓元神聽不到,等到牠看到了一隻牛羚往牠跑了過來,才意識到.......「嗯?」元神邊跑邊看,後面大批的牛羚往牠衝來,「!」元神趕緊往回跑,就怕一不小心就會相撞,元神看著邊跑邊激起的沙土,漫天灰塵,讓牠很難耐。

「咳咳咳!」元神不斷咳嗽,掩住呼吸,而他認為下去不是辦法,在混亂之中,從角落中跑了出來,滾落在另一邊。元神翻起身,甩甩身體,看著前方,「怎麼會這樣?」元神不由自主地感嘆。

在牠身旁是一大片樹林,樹林後方有部分冰原凝結,牠沿著森林外圍走,想看看這裡面,但又擔心些什麼,而不斷徘徊,雖然牠離「真正的冰原」很久了,但是想到那些灌木叢林情景,還是忍不住激起許多往事,牠挑了一處樹幹沒這麼多的路徑而走了進去,那隻鷹在一旁的樹幹上遠遠望向牠。


泰神不時回頭看,吐出的冰霧雖然擋住去路,但是祂現在一隻貓,根本就無法「生存」,牠又想到艾維茲,真希望能夠找到她,牠可能對她依賴太深了,因此,牠也幾乎把她當主人了。

「你在哪裡啊?」泰神一直想著艾維茲。跑著跑著不由自主撞到了一根樹幹,讓泰神摔倒在地。「痛!」泰神摸摸自己的鼻子,往上看了一下,「這裡這麼大,看來要找到她根本是無望了!」泰神有點悲觀地看著前方,但也要打起精神在無望之中怎麼找到點生機。

泰神肚子有點餓,附近的花草不知道可否食用,牠完全沒概念,漿果開滿地,不過牠沒有注意到,牠邊走邊東看西看,看到了仍是一片雜草、樹幹還有很多牠不熟悉的生物。

不是有甲蟲在樹上爬,就是有蜥蜴在牠附近出沒,蜘蛛在樹幹上結網,鳥兒在附近遊走,蠍子也在牠身邊環繞,牠走了大約兩三英哩的路程,這附近幾乎一片「死寂」。

一隻猴子在遠處望著牠,對牠沒有什麽興趣,樹上也還有一隻花豹盯著牠,打著大大的哈欠,也不想理會牠。那隻猴子利用尾巴盪到另一邊的樹枝上,兩三隻猴子也跟著牠,泰神全神的雪白的毛髮,在這個深綠色的叢林中更顯眼,不過幸好,沒有一隻動物對牠有興趣。

但是......一隻黏獸卻看著牠一下,然後跳到牠身上,身上的一個黑點在叢林中很明顯,牠還不知道,黏獸在牠身上爬到另一邊,泰神感覺身上有東西,很癢,用一隻前肢往自己的身上抓去,黏獸沒有受到「打擾」,在另一邊等待。

泰神仍繼續往前走,黏獸跳了下來,這時候,當泰神往前跨出一步時,差點踩到了黏獸,黏獸跑來跑去,不想多作理會,其他兩三隻黏獸也出沒在牠附近,泰神看了看前方,還是沒注意到,另外一隻又跳上了泰神的身上,牠還是不知情。

黏獸在牠身上跑來跑去,又跳了下來,這幾隻黏獸見到了泰神好像沒反應,於是跑回自己的屬地。泰神感覺又一陣搔癢,用前肢去抓,所幸牠已經跳了下來。

牠看見前方的景象,又聽見附近的水聲,猜想應該有河流吧!牠看呀看附近,聽著水聲往前走,黏獸在牠身上沒做什麼,也沒產卵,就只是逗留。

牠看見附近諸多的大石塊,跳上石塊後,往前一跨,慢慢的往河流的中心前進。

牠跳上了一個巨大的石頭,然後再跳上另一個,然後又跳上另一個,牠抬頭看著上面,總認為上面應該有什麼,牠很好奇,一直抬頭張望。好了!等待一個時機點,牠跳了上去,差點重心不穩而滑落,伸出的爪子用力抓住石頭表面,不太好抓住,不斷尋找施力點,「......」泰神不斷用力往上一爬,這還是第一個難關,接著還有許多石塊阻礙牠的通路,隨著石塊越來越高,幾乎快要垂直的方向,牠就越是要看清楚。

大約過了五六分鐘左右,最後一蹬跳了上去。牠往前一看,這簡直是美景,渾然天成的模樣,讓牠暫時忘卻煩惱,風吹向牠的臉頰,讓牠感到愉快,「哇!真美!」牠說了這句,看著地下的森林,總認為我們的煩惱真的不值一提。

可是,水流呢?牠看見的卻是細小的涓流,牠回頭想看看那水流時,卻發現怎麼會是這樣?水聲從石塊的縫隙中流出,幾乎像是水窪一樣,根本沒人會注意,牠回頭看呀看,「這......」水流雖然從石縫流出,但是不對勁,這水流幾乎沒有「水」!泰神低下頭仔細看著水流的位置與方向,「嗯?」牠用一隻前肢觸摸一下水,「?」滿腦許多問號,沒有濕透的感覺,牠起身,走到另一個方向查看,牠又低下身看著水流。

「什麽呀?」泰神把前肢碰觸臉頰,「是水沒有錯啊!」泰神許多疑惑,牠看了看附近,「這是哪裡來的?」水流的確從石縫中流出,很大的水聲很容易聽見,可是水源頭卻是這樣不起眼?

「是我眼花嗎?」泰神揉揉眼睛,還是不敢相信,陽光正炙熱曝曬在牠身上,讓牠感覺快要中暑,上頭沒有樹幹遮蔽,牠走到了後方,想要「休息」一下,再來查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下流的冰原在緩慢移動,碰觸到草原或者部分樹幹,慢慢凝結成冰層,部分的水流也結冰了,凱茵絲、洛爾曾經碰觸過的冰層,接觸到海岸之後,也開始凝結成一副巨大的冰層,漂浮在海面上,不過目前看起來只有一小部分,畢竟要把這片「海洋」成為一副「巨大的冰塊」,還需要更多的時間......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