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進(續四)

圖片來源:barnyz

「你怎麼不知道『感謝」兩個字該怎麼寫啊?」指揮官問魯納。
「......」魯吶一點都不想說話。


「我說過,我們不是壞人,電影情節說不是壞人的壞人,其實都是騙人的,是最後要你死的,我有嗎?若是我是這樣的人,你今天早就不在這裡了!」指揮官好好告訴他。

「你到底有什麼陰謀?」

「你想太多了!陰謀?我哪來的計畫藍圖?我只是想要管管現在這個危險物質,把它收回,告訴你一個小秘密,我也不喜歡政府的所作所為。」指揮官在最後一句把聲音變小,然後靠在魯納的耳邊說。

「你是討我歡心嗎?」
「媽的!討你歡心?」指揮官有點按耐不住性子。

指揮官直接用拳頭往魯納的頭上打去,魯納被打得正著。

指揮官看著前方,想一想說:「嗯......反正在這裡好像也沒有收穫,轉移陣地吧!」

瓊特在外面看著地形,這裡的駐營已經停留許久,看來不適合在這裡,指揮官與魯納在另一角交談著,其他的士兵也同樣在看守陣地。


指揮官走到了瓊特身旁,告訴他說,明天我們要「搬家」了,趕緊準備一下,瓊特則是點頭,然後走進了軍營,整理自己的裝備。

指揮官然後走到了魯納身邊,「如果你留在這裡沒有用處,你就走吧!我是不會追你的!我的士兵也不會。」

「......」魯納在思考。
「我是說真的,我保證。」指揮官把手放在魯納的肩膀上。

「好!我加入!」
「我不會虧待你的!」


艾蓮娜拉著小女孩趕快跑,族人們在後頭追著,長老則是冷冷地笑著。

「快點!」艾蓮娜邊回頭邊看著前方說著。

小女來依舊不疾不徐地在跑,看起來不緊張的模樣。

「你就不能快一點嗎?」艾蓮娜在說完這句時,一把長槍往她的方向射去。

長槍偏了,射往地面,艾蓮娜則是努力看著前方,找出一條出路可以再次逃離他們的魔爪。

一支長槍又射了過來,同樣的也是射偏了,艾蓮娜看著前方,前方有河流,就是艾維茲所經過的河流,只是不同的分支,「快點!」艾蓮娜往下跑,拉著小女孩往河流的方向跑去,一支長槍又射了過來,所幸還是射偏了,射到了河川。

艾蓮娜抱著小女孩,趕緊走向溪流到另一邊河岸,這時候長老在高處出現,看著對面的兩個人,「INE%wne76!」長老大喊。

艾蓮娜沒聽見,因為她只專心要逃離他們,長老這時候往下走,要力圖阻止她們前進。

「rw3n9rwbe5byb?」長老大聲說。

艾蓮娜她們兩個還是沒聽見。

長老搶下了族人的一支長槍往艾蓮娜的方向射去,艾蓮娜這時候到河川的一旁,小女孩則是在下方跟著艾蓮娜的步伐跑,長槍這時候剛好命中艾蓮娜的手與小女孩的手之間,差點射中她們。

艾蓮娜嚇了一跳,然後往前看,「嗯!」艾蓮娜趕緊拉著小女孩往上跑,「快!」艾蓮娜大喊。

長老在走向河川,往艾蓮娜的方向越來越近,「nr7wbew5n5!」

「什麼?」艾蓮娜根本聽不懂。

長老用力一跳要拉小女孩的雙腿,艾蓮娜則是要把小女孩拉上來,長老則是用力一跳握到了小女孩,然後把她用力往下拉,艾蓮娜則是力圖往上拉。

小女孩被拉著,很受不了,艾蓮娜雖然在出力,可是小女孩卻是想要放手,因為她被拉著很痛苦。這時候長老往上跑,用力把小女孩往下一拉,艾蓮娜雙手來不及,小女孩則是被長老拉了下來,倒在長老的「懷抱」。

「喂!」艾蓮娜氣死了!趕緊也跟著下來,要救回小女孩。

而一個族人把她擋了下來,「你!」艾蓮娜握著長槍,長老轉頭對她說:「nr8w34n8e5nw,r65wb8ore5ne7。」

「你就衝著我來!」

族人把長槍用力一揮,艾蓮娜則是迅速倒臥在河川水面上,弄得一身濕。

長老把小女孩放了下來,轉頭告訴她:「mrq34n865m756ejmr8w34bI^&E%BWnq24 7m。」

長老則是握著小女孩,不讓她有放手的機會,而艾蓮娜一直想要上前反抗,但是她本身沒有功夫,族人們也不讓她有上前阻止的機會,把她阻擋在外。

小女孩抬頭看著長老,「nr85wn7w。」

「m54nr7。」長老告訴她。

小女孩不領歡心,接著她把一隻手放在水面上,口中念念有詞,長老則是拉著她的另一隻手往原來的村落方向走回去,族人們則是準備要跟著長老回村落。

艾蓮娜這時候認為這是好機會,因為在他們卸下「防備」之餘,艾蓮娜則是趕緊往前跑去,要拉小女孩,族人們這時候要開始突擊之餘,拿著長槍往艾蓮娜的方向一舉射去,艾蓮娜在跑向之餘因為擦身雃過而被劃傷,但所幸只有皮肉傷,艾蓮娜抱著小女孩滾落在一旁,全身已經濕透,小女孩也是,長老則是防備不及,眼看著剛到來的「寶物」就被搶走。

艾蓮娜看了一下小女孩,看她沒事,長老很生氣,這時候族人們趕緊衝過去要搶回長槍,拉回小女孩,長老跟著跑過去,剛剛小女孩念著「咒語」開始生效了......

河川的的中央開始冒出冰層,往四周擴散......

艾蓮娜趕緊往原來的方向跑去,而河川的表面慢慢滲透出一層冰,接著碰觸到族人的小腿處,往外擴散。長老氣憤難慨,看著她們而要使力時卻發現動彈不得,長老往下看著自己的小腿已經被冰給凍結,其他族人的小腿也是如此,可是他們也知道這樣的「現象」就是因為那個小女孩所引發的「魔咒」,「nr8frewn7!」長老氣得大罵。

長老用力動自己的小腿,趁著未完全凍結之前,長老趕緊衝過去,抓著眼前的長槍往她們射去,長槍飛了過去,射中的小女孩的小腿,「NRWn5w!」她痛得大喊!

艾蓮娜轉頭看著自己的小女孩突然大叫,往下一看,「喂!連小孩子,你也要殺她!」艾蓮娜先不管這麼多,趕緊拉著她,並且往一處樹幹下的陰暗處,了解傷勢。

艾蓮娜看著小女孩的傷口,不斷流血,她東看西看,看看有什麽東西可以包紮,至少先止住血再說。艾蓮娜扯下一片樹葉,按壓在傷口上,長槍所幸在射中的同時沒有射穿,但是從小腿直接擦過。

「NRWn5w!」小女孩一直喊痛。

艾蓮娜很傷腦筋,這裡根本沒有草藥,她也不懂怎麼醫治她。

艾蓮娜認為這樣不是辦法,只好趕緊抱著她四處慌亂找人求救,像個無頭蒼蠅。


「你能告訴我,你們部落的歷史嗎?我很好奇。」指揮官說。
「對了!我先自我介紹,我是法瑞・尼撤。你見到我那個很像的人,他是我弟,我們是雙胞胎。」
「難怪這麼像,只是頭髮的旁分位置不同。」
「你應該知道吧!」魯納繼續說。
「喔!你錯了!我不知道。」法瑞說謊。
「你為何要抓我?」

「抓你?不不不,我只是想找個有用的嚮導,你只是送上門來罷了!」
「我們的人很多啊!為何是我?」
「我說過,我可以不要你,我去找其他人,你既然答應了,就要履行承諾。」
「加入你們算是嚮導?」

「算是吧!這邊的人都不歡迎我們,你知道的,我們真的不是壞人,只是喜歡來點『硬』的。」
「這沒有用,但你知道......」魯納說到一半,他的頸部就被法瑞伸手一抓往樹幹撞上去,「就像這樣。」法瑞說。

「.......」
「喜歡嗎?」
「我們就是這樣『訓練』的。」
「我真後悔說過那句話。」

「喔!你已經不差這句『我很後悔』這句話了!」
「說!說出你的『歷史』!」法瑞把他強押在地,拉著他的頭髮說。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