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8

進(續四)

圖片來源:barnyz

「你怎麼不知道『感謝」兩個字該怎麼寫啊?」指揮官問魯納。
「......」魯吶一點都不想說話。


「我說過,我們不是壞人,電影情節說不是壞人的壞人,其實都是騙人的,是最後要你死的,我有嗎?若是我是這樣的人,你今天早就不在這裡了!」指揮官好好告訴他。

「你到底有什麼陰謀?」

「你想太多了!陰謀?我哪來的計畫藍圖?我只是想要管管現在這個危險物質,把它收回,告訴你一個小秘密,我也不喜歡政府的所作所為。」指揮官在最後一句把聲音變小,然後靠在魯納的耳邊說。

「你是討我歡心嗎?」
「媽的!討你歡心?」指揮官有點按耐不住性子。

指揮官直接用拳頭往魯納的頭上打去,魯納被打得正著。

指揮官看著前方,想一想說:「嗯......反正在這裡好像也沒有收穫,轉移陣地吧!」

瓊特在外面看著地形,這裡的駐營已經停留許久,看來不適合在這裡,指揮官與魯納在另一角交談著,其他的士兵也同樣在看守陣地。


指揮官走到了瓊特身旁,告訴他說,明天我們要「搬家」了,趕緊準備一下,瓊特則是點頭,然後走進了軍營,整理自己的裝備。

指揮官然後走到了魯納身邊,「如果你留在這裡沒有用處,你就走吧!我是不會追你的!我的士兵也不會。」

「......」魯納在思考。
「我是說真的,我保證。」指揮官把手放在魯納的肩膀上。

「好!我加入!」
「我不會虧待你的!」


艾蓮娜拉著小女孩趕快跑,族人們在後頭追著,長老則是冷冷地笑著。

「快點!」艾蓮娜邊回頭邊看著前方說著。

小女來依舊不疾不徐地在跑,看起來不緊張的模樣。

「你就不能快一點嗎?」艾蓮娜在說完這句時,一把長槍往她的方向射去。

長槍偏了,射往地面,艾蓮娜則是努力看著前方,找出一條出路可以再次逃離他們的魔爪。

一支長槍又射了過來,同樣的也是射偏了,艾蓮娜看著前方,前方有河流,就是艾維茲所經過的河流,只是不同的分支,「快點!」艾蓮娜往下跑,拉著小女孩往河流的方向跑去,一支長槍又射了過來,所幸還是射偏了,射到了河川。

艾蓮娜抱著小女孩,趕緊走向溪流到另一邊河岸,這時候長老在高處出現,看著對面的兩個人,「INE%wne76!」長老大喊。

艾蓮娜沒聽見,因為她只專心要逃離他們,長老這時候往下走,要力圖阻止她們前進。

「rw3n9rwbe5byb?」長老大聲說。

艾蓮娜她們兩個還是沒聽見。

長老搶下了族人的一支長槍往艾蓮娜的方向射去,艾蓮娜這時候到河川的一旁,小女孩則是在下方跟著艾蓮娜的步伐跑,長槍這時候剛好命中艾蓮娜的手與小女孩的手之間,差點射中她們。

艾蓮娜嚇了一跳,然後往前看,「嗯!」艾蓮娜趕緊拉著小女孩往上跑,「快!」艾蓮娜大喊。

長老在走向河川,往艾蓮娜的方向越來越近,「nr7wbew5n5!」

「什麼?」艾蓮娜根本聽不懂。

長老用力一跳要拉小女孩的雙腿,艾蓮娜則是要把小女孩拉上來,長老則是用力一跳握到了小女孩,然後把她用力往下拉,艾蓮娜則是力圖往上拉。

小女孩被拉著,很受不了,艾蓮娜雖然在出力,可是小女孩卻是想要放手,因為她被拉著很痛苦。這時候長老往上跑,用力把小女孩往下一拉,艾蓮娜雙手來不及,小女孩則是被長老拉了下來,倒在長老的「懷抱」。

「喂!」艾蓮娜氣死了!趕緊也跟著下來,要救回小女孩。

而一個族人把她擋了下來,「你!」艾蓮娜握著長槍,長老轉頭對她說:「nr8w34n8e5nw,r65wb8ore5ne7。」

「你就衝著我來!」

族人把長槍用力一揮,艾蓮娜則是迅速倒臥在河川水面上,弄得一身濕。

長老把小女孩放了下來,轉頭告訴她:「mrq34n865m756ejmr8w34bI^&E%BWnq24 7m。」

長老則是握著小女孩,不讓她有放手的機會,而艾蓮娜一直想要上前反抗,但是她本身沒有功夫,族人們也不讓她有上前阻止的機會,把她阻擋在外。

小女孩抬頭看著長老,「nr85wn7w。」

「m54nr7。」長老告訴她。

小女孩不領歡心,接著她把一隻手放在水面上,口中念念有詞,長老則是拉著她的另一隻手往原來的村落方向走回去,族人們則是準備要跟著長老回村落。

艾蓮娜這時候認為這是好機會,因為在他們卸下「防備」之餘,艾蓮娜則是趕緊往前跑去,要拉小女孩,族人們這時候要開始突擊之餘,拿著長槍往艾蓮娜的方向一舉射去,艾蓮娜在跑向之餘因為擦身雃過而被劃傷,但所幸只有皮肉傷,艾蓮娜抱著小女孩滾落在一旁,全身已經濕透,小女孩也是,長老則是防備不及,眼看著剛到來的「寶物」就被搶走。

艾蓮娜看了一下小女孩,看她沒事,長老很生氣,這時候族人們趕緊衝過去要搶回長槍,拉回小女孩,長老跟著跑過去,剛剛小女孩念著「咒語」開始生效了......

河川的的中央開始冒出冰層,往四周擴散......

艾蓮娜趕緊往原來的方向跑去,而河川的表面慢慢滲透出一層冰,接著碰觸到族人的小腿處,往外擴散。長老氣憤難慨,看著她們而要使力時卻發現動彈不得,長老往下看著自己的小腿已經被冰給凍結,其他族人的小腿也是如此,可是他們也知道這樣的「現象」就是因為那個小女孩所引發的「魔咒」,「nr8frewn7!」長老氣得大罵。

長老用力動自己的小腿,趁著未完全凍結之前,長老趕緊衝過去,抓著眼前的長槍往她們射去,長槍飛了過去,射中的小女孩的小腿,「NRWn5w!」她痛得大喊!

艾蓮娜轉頭看著自己的小女孩突然大叫,往下一看,「喂!連小孩子,你也要殺她!」艾蓮娜先不管這麼多,趕緊拉著她,並且往一處樹幹下的陰暗處,了解傷勢。

艾蓮娜看著小女孩的傷口,不斷流血,她東看西看,看看有什麽東西可以包紮,至少先止住血再說。艾蓮娜扯下一片樹葉,按壓在傷口上,長槍所幸在射中的同時沒有射穿,但是從小腿直接擦過。

「NRWn5w!」小女孩一直喊痛。

艾蓮娜很傷腦筋,這裡根本沒有草藥,她也不懂怎麼醫治她。

艾蓮娜認為這樣不是辦法,只好趕緊抱著她四處慌亂找人求救,像個無頭蒼蠅。


「你能告訴我,你們部落的歷史嗎?我很好奇。」指揮官說。
「對了!我先自我介紹,我是法瑞・尼撤。你見到我那個很像的人,他是我弟,我們是雙胞胎。」
「難怪這麼像,只是頭髮的旁分位置不同。」
「你應該知道吧!」魯納繼續說。
「喔!你錯了!我不知道。」法瑞說謊。
「你為何要抓我?」

「抓你?不不不,我只是想找個有用的嚮導,你只是送上門來罷了!」
「我們的人很多啊!為何是我?」
「我說過,我可以不要你,我去找其他人,你既然答應了,就要履行承諾。」
「加入你們算是嚮導?」

「算是吧!這邊的人都不歡迎我們,你知道的,我們真的不是壞人,只是喜歡來點『硬』的。」
「這沒有用,但你知道......」魯納說到一半,他的頸部就被法瑞伸手一抓往樹幹撞上去,「就像這樣。」法瑞說。

「.......」
「喜歡嗎?」
「我們就是這樣『訓練』的。」
「我真後悔說過那句話。」

「喔!你已經不差這句『我很後悔』這句話了!」
「說!說出你的『歷史』!」法瑞把他強押在地,拉著他的頭髮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