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進(續五)

圖片來源:Ludosphère

艾蓮娜抱著小女孩到處找尋可以救治她的村莊,任何一個都好,可是荒郊野外的森林要到哪裡去找?艾蓮娜摸摸自己的口袋,那顆石頭已經不見,遺落在原地,她沒有注意到,「!」她驚覺時已經來不及。


小女孩很堅強,雖然小腿受傷流血,可是幾乎不流一滴淚,「你要撐下去!」艾蓮娜轉頭看著小女孩,然後看著前方,前方仍是一片森林,東看西看,隨處跑往左邊方向,後方的長老們已經停止了追擊,他看著她們,認為她們大概也逃不遠了。雖然他們的雙腿已經遭到河水凝結,但是他們仍想盡辦法要脫困,不斷用附近的石頭、長槍往下方的冰敲打。

長老一點也不擔心,因為血陽紅族不像布凱因凱族一樣,他們的文化雖然受到「前部落」影響,可是也逐漸發展出屬於自己的部落文化。長老摸摸自己的項鍊,項鍊裡面有鑲一顆石頭碎片,他握著它,然後唸出一段咒語,「nr5wsn oe5 km5 jdE%$W5b…...」然後再將另外一隻手碰觸冰層表面,結果等待一會兒,冰層逐漸裂開,長老笑笑地看著前方,認為這樣的方式無法困住他們,長老放開握住項鍊的手,整個手掌也佈滿了像是燒灼的痕跡,但他不會覺得痛,只是這樣燒灼的痕跡是一種「慢性傷害」。

長老不想追她們,是因為她們的傷害已經造成,長槍上有毒,因此必須找到人醫治才行,可是「解藥」在他們手上,所以也必須回頭找他們才行。長老揮起手,要族人們打道回府,他們用力抬起腳,往原來的方向走,反觀原來的冰層則是逐漸式微,雖然部分的冰還在移動中......


艾蓮娜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小女孩忍住疼痛,「拜託!你千萬不能死!」艾蓮娜急得眼光泛淚,到處看不到什麼鮮亮的色彩,她們沿著河流不斷往前走,中間有許多蜿蜒區段,可是大致上沒有離開河流,艾蓮娜跑累了!跪坐下來看著膝上的小女孩,「你......就像我的妹妹,你有一種難得可貴的力量,你在默默指引我,你為何要受到這樣的待遇?我沒有認識你很久,可是我知道你有一種善良是別人所沒有的。」艾蓮娜邊泛淚光邊說。

艾蓮娜累了,小女孩已經昏厥還是死去不知道,小女孩的眼睛一動也不動,可能真的死了吧!她不知道。她慢慢的起身,然後看著一旁的河流,隨即走了下去,她把她抱在懷中,朝著支流方向走去,她把她在河流中,因為她見到她有一股力量也許可以為她帶來「冷靜」,可惜這樣的力量已經沒有再次出現過,至少目前為止,河流依舊在流動,艾蓮娜靜靜的看著小女孩,「你為什麽要受這種苦?」艾蓮娜親吻她的額頭,然後看著她。

小女孩突然感到不適,也許是水流吧!感覺像溺水一樣,艾蓮娜感到震驚,「!」艾蓮娜看著她,「你醒了!」艾蓮娜趕緊托住小女孩的身體,以免她真的溺水,可是小女孩的情況感覺不對勁,「怎麼了?」艾蓮娜看著她驚慌不已,「!」艾蓮娜趕緊抱著她,給她一個擁抱,「拜託!別嚇我!別嚇我啊!」艾蓮娜又開始感到驚慌,河流依舊無法「救治」她,就在那一瞬間,小女孩走了!

小女孩一動也不動,眼睛突然張開,但沒多久,就維持這樣子沒有眨眼過,艾蓮娜見到時已經來不及,「嗯?」艾蓮娜認為不對勁,一直叫著她,「哈囉?看著我!」艾蓮娜越說越無力,也越激動,「拜託!你真的不能死啊!」艾蓮娜以為點亮了希望,可是在希望點亮時,卻又剝奪她的權利,「為什麼?為什麼?」艾蓮娜難過哭泣,不敢想見這樣的女孩就這樣死在我們的「爭奪」之中。

艾蓮娜傷心欲絕,抱著她上岸,然後在一旁的樹幹上,把她放了下來,輕輕撫摸她的臉頰,親吻她的額頭,「我可憐的孩子,雖然你不是我的真正的家人,可是我一直以來把你當家人看待,別人不諒解你,但我很願意伸出手來做你的家人,謝謝你一直默默守護我,雖然還惹我生氣,但我還是很喜歡和你在一起。」艾蓮娜邊哭邊說。


艾蓮娜用徒手看看能否挖出一個土堆,把她下葬。可是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夠力。艾蓮娜只能默默的看著她,然後徒手挖一點,挖一點,看看能夠到什麽樣程度。

經過幾十分鐘的「挖掘」,其實根本沒有進度可言。艾蓮娜說什麽也不願離開她,可是小女孩不可能死而復生,她還是只能起身找找「工具」之類的幫忙。艾蓮娜用手掌擦拭眼角的淚光,東看西看,這裡全是樹葉、雜草、各種不知名的植物,樹幹上有許多生物,也都是她不認識的,艾蓮娜摘下幾片樹葉,有大有小,然後走回放置小女孩的地方。小女孩依舊在那裡,她放了幾片大型樹葉在她額頭與身體,然後摸著她,「對不起!我連幫你安息的地方都做不到!」眼淚又流了下來,滴在小女孩的手腕上,她看著她,還是只能默默擦拭眼淚。


「痛......」海娜摸著自己的腰,艾維茲努力想站起身,也摸著自己疼痛難耐的腰,洛爾也是如此,「痛死我了!」洛爾想站起身,而就在準備站起時,一根巨大的樹幹又朝他飛了過來,兩個人一人拉一邊的手肘把洛爾往下拉,「拜託!你想死嗎?」海娜大聲說。

「謝謝你救我一命!現在往哪裡走?」洛爾轉頭告訴海娜。
「往那邊!」艾維茲指著前方。

三個人蹲下身子,以彎腰的方式往前跑,後面的那隻巨大怪物在找尋他們的蹤影。

那隻巨大怪物看起來沒有停止的跡象,但是找尋那三個人的蹤影,用牠前方的角不斷挖挖翻翻,看來牠真的被惹毛了!不找到他們不肯罷手。

「快點!」艾維茲往前指揮。
「好!」洛爾不斷地低頭往前看,海娜則不時往後看那隻巨大怪物的蹤影。

「我從來......」海娜隱約看見那巨大怪物的眼睛兇猛地找尋他們的銳利眼神,而感到不寒而慄。
「好啦!趕快找地方躲藏吧!」洛爾要她別再說話。
「你不怕嗎?」
「我是害怕,但現在不是時候......」洛爾趕緊把話說完。
「你說什麼?那什麽才是時候?」
「不是現在......」洛爾話還沒說完,巨大怪物又發狂地到毀壞眼前的景物,造成這整片森林一片狼藉。

「啊!」海娜大聲尖叫。
「別說話了!」洛爾要她住嘴,但是已經來不及。

巨大怪物聽見刺耳聲音,就知道他們在「那裡」,快速地奔走向前要撞擊他們。

「這裡!」艾維茲指使前方有巨大的水流聲。
「這裡?」洛爾差點煞不住車,差點掉入瀑布,幸好艾維茲拉住他。

海娜緊張地也差點把洛爾推下水,「喂!」洛爾拉住海娜,可是洛爾在千鈞一髮還是被絆倒。

「跳啊!」艾維茲說。
「跳?跟電影情節一樣?」洛爾想要站起身,又有點站不起來。
「跳!」艾維茲說。
「我才不要!」洛爾還沒把話說完,就被艾維茲拉了下去!「啊!」洛爾發出大聲尖叫。

海娜一個人看著後方,在猶豫著到底要不要跟他們一樣,還是眼睜睜看著自己死去?

巨大怪物勾起一根巨大的樹幹往海娜方向而來,海娜就看著那巨大樹幹朝著自己,突然清醒了過來!

海娜閉著眼睛,轉身往瀑布裡跳去。

但這瀑布本身不是垂直的,是傾斜的,所以也不算是跳耀,而是半滑行的方式往前行,不過水流很大,所以看起來像瀑布。

巨大樹幹從海娜的眼前飄過,往前要掉入水面,海娜的「速度」也可能因為巨大樹幹的重力加速度再一次被壓死。

巨大樹幹跨越三個人的去路,海娜突然睜開眼睛看著前方,半身浮在水上,也吃不不少水,洛爾語艾維茲也終於從水下浮上水面,大家趕快爬上樹幹,往前跑。

但是巨大怪物在瀑布前方停止,而牠的眼睛往下找尋三個人的身影,看樣子沒有看見他們,但是牠也不想在浪費力氣往前奔跑。


他們在往上爬時,正好遮住了巨大怪物的視線,所以沒有看見他們。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