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圖片來源:Judith Siches
又來一支長槍往艾蓮娜與那小女孩射去,不過沒有射準,射中一旁的樹幹上,那個族人跑了過去,拔起那支長槍,往艾蓮娜的方向看了一下,「UNE%na4ymw!」那個族人生氣的說,長老則是在遠處看著他們。


艾蓮娜認為這樣逃離下去也不是辦法,畢竟他們遲早會找到她,她不知道這個小女孩到底有什麼重要性,可是憑藉著這幾天所展示的「力量」,她也的確見識到這個小女孩不凡的能力,她到底是誰?艾蓮娜想了一下,隨後拿起那個小女孩給她的小石頭,好奇的望著它。

小女孩停下腳步看著她,她墊起腳尖往艾蓮娜手掌的石頭輕輕碰觸了一下,艾蓮娜仔細等待著,過了大約一分鐘左右的時間,那群族人也已經來到她們面前,要她們把那個小女孩交出來。

正當那群人等待不耐煩的時間,一個族人走上前去,要強行拉走小女孩的同時,那個手上的小石頭突然的「凍結」一切景象,艾蓮娜感覺不出來——因為在發生的同時,她就以為這一切是「靜止」的,然而,等到她回頭看看小女孩的同時,發現怎麼變得不太尋常......

「怎麼...回事?」艾蓮娜問。

小女孩卻安靜不動待在那,「喂!哈囉?」艾蓮娜走了過去,「喂!回答我啊!表示什麼也好!」小女孩卻在那個族人拉扯之間「暫停」了下來,然後看著那個族人臉上憤怒的表情,後面還有其他的族人也跟著幫忙著,一切彷彿沒有了「時間」。

突然,時間開始「倒退」,時間快速的讓人無法屏息,艾蓮娜根本無法承受著這種力量,從逃竄的路徑、遇到族人、被那隻鷹抓走,在洞穴裡遇見那隻鷹,還有她的妹妹艾維茲,然後再到倒退到如何聽到軍隊要闖進他們家,快速的回到「原點」,艾蓮娜跪坐在地上,因為她的頭很痛,而那顆石頭也掉落在地上。

一切結束。那個族人拉走小女孩,一個族人眼尖地看見那顆石頭,走了過去想撿起來,可是那個族人卻摸不到它,那個族人感到很奇怪,明明看得到,卻是摸不到,另外其他族人也看著那個族人好像撿拾什麽東西似的,也走過去幫忙,可是他們還是撿不起來。

一個族人放棄了,他想反正已經抓到那個小女孩了,那個已經根本不重要了!其他族人跟著放棄,只留下空蕩蕩的一個人——艾蓮娜躺在那。



等待一會兒,幾乎就要天黑了,艾蓮娜想要爬起身,但是頭還是很痛。「天啊!那到底是什麼!」艾蓮娜心想,眼睛也睜不開,不過在眼角之中,還是可以看見那個石頭就遺落在她前方,她右手伸了出去,想要抓起那個石頭,因為是那個石頭而讓她有了「使命」。

她抓起那顆石頭,然後把它放在口袋,使力地站了起來,她扶著樹幹,看著前方,眼前的路快要看不清楚,夕陽已經來到了盡頭,她一定要找到那個小女孩才行。

她一邊扶著樹幹,一邊往前走,看著前方,幾乎已經天黑,時間在這裡根本不存在,因此她不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那個石頭彷彿訴說著時間,但無法告知時間,夾雜這樣的矛盾,艾蓮娜想了解怎麼樣用這顆石頭找到那個女孩,給點迷津。

她伸進口袋摸摸那顆石頭,她記得那個小女孩是觸碰在那個位置,因此她應該找到「開關」,再一次啟動。她在口袋裡不斷翻轉那個石頭,「嗯......」艾蓮娜心想。

「到底怎麼樣才能『啟動』呢?」艾蓮娜心想。
「還是只有她才行......」

艾蓮娜看著前方,轉頭又看了一下,漆黑的樹林,幾乎沒有燈光,抬頭看了一下,「幸好還有月光。」她繼續往前走,一邊摸著石頭,一邊看著前方。

她感覺不對勁,因為她手中觸碰那個石頭時,是明顯有一種「異常」感覺的,她不會形容,就是那個有什麽事情發生的感覺,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壞事......而在這裡卻是那個石頭開始發亮,亮度足以照亮整個樹林,艾蓮娜轉頭看著口袋中的光芒,趕緊拿了出來,接著她把它放在手心,看看能不能找到「方位」。而在此同時,那個抓走小女孩的部落也感應到那個石頭所射出了光芒,認為這不太妙,並且命令趕緊把小女孩換到別的地方。

那個石頭往上「升起」,艾蓮娜感到不對勁,想抓住那個石頭,但來不及,然後又突然墜落地面,重重的一擊把地面震出裂痕,接著開始分裂地面......

艾蓮娜看著石頭,然後看著地面,認為不太對勁,地面慢慢列出了一個縫隙,艾蓮娜也開始站不穩,這時,她趕緊扶著樹幹,那個縫隙震出一個洞,那個石頭就卡在洞穴一旁,艾蓮娜看著那洞穴,洞穴附近還有些許碎裂的痕跡,這時震動停了下來。

艾蓮娜想確定一下,這應該不是夢境,拉著自己的臉龐,戳一下自己的臉頰,「這是真的!」艾蓮娜心想。艾蓮娜慢慢看著那洞穴,「好像很深......」,她慢慢走到了那個石頭,想要撿回來,可是那光芒早就隨著震動停止之後就消退了,她看不清楚那個石頭的正確位置。她憑記憶只能猜測大概的位置。她走了過去,確認大概的位置之後,蹲下身來,用一手往下拔起那個石頭,而這時震動又開始了,艾蓮娜一邊扶著地面上的石頭,一邊想辦法不讓自己掉下去,可是,那個震動的縫隙延伸到她這裡,艾蓮娜沒有抓穩,隨著縫隙之中,掉落洞穴。

她只是垂釣在洞穴的一旁,沒有真的掉落,她使力抓緊突出的石頭,延伸的樹幹根部,想要爬上來,震動又停了下來,可是他快沒有力氣了!一個不小心,在爬上來的同時,因為一個石頭以及一個根部被她扯斷的同時,她還是掉了下去。

天色很黑,眼線很黑,艾蓮娜以為自己要「死」了!在喊叫的同時,時間也凍結在「那兒」,突然之間,艾蓮娜突然驚醒,「嗯?」艾蓮娜看著前方,「小女孩?是你嗎?」艾蓮娜起身一看,就看見剛才的情況又再一次重現:小女孩觸碰石頭,時間暫停,然後開始倒退,「天啊!到底怎麼回事!」艾蓮娜快瘋了!

就在那群族人在準備要抓走小女孩的同時,艾蓮娜趕緊跑過去,抓住小女孩往回跑,「快!」艾蓮娜對她說,而那顆石頭在發生「作用」的時候,掉落在地面上,小女孩想要撿起來,卻來不及。

那些族人來不及反應,就看到艾蓮娜帶走了那個小女孩,石頭遺落在地面,那群族人卻沒有注意到那顆石頭。

一個族人驚覺不對勁,趕緊往前追,後面的族人也跟著追了上去,長老則是在後面看著他們,走的時候,看見了不知道什麽東西掉落,長老大概認為是那顆,就順手撿了起來,但是他所撿到的,就只是一顆普通石頭。



「你看!這裡也有!」海娜說。

洛爾走過去看了一下,「真的!到底是什麼?」

「大概是這個......」艾維茲看見了一個很巨大的怪物在眼前停了下來。

洛爾慢慢抬起頭看,「哇......」洛爾慢慢張開嘴巴,發出不可置信的聲音。

「這是......什麼......?」海娜問。
「我不知道......」洛爾回答,並且走進牠的身邊瞧一瞧。
「小心!」海娜警告。

艾維茲走進這個物種的下方往看了一看,「看樣子,牠應該不會傷人。」
「是嗎?」洛爾走到了那怪物的前方往上一看,「牠看起來不太友善。」
「你走太近了!」海娜擔心。

那個怪物伸長了脖子然後往下面一看,洛爾似乎沒注意到,「什麼?」洛爾回頭看著海娜,然又回頭看著那隻怪物的同時,就看見那隻怪物的眼睛在盯著洛爾看。

洛爾感覺不對勁,那個怪物的眼睛瞪大著看著他,瞳孔不斷盯著他瞧,「哇!」洛爾嚇到了!趕緊跑開,那個怪物也被嚇到了!用牠的尾巴往樹幹左右搖晃。

「這下可好了!」艾維茲傻笑。
「你這白癡!」海娜責怪他。


那個怪物轉頭,要追著那群人,艾維茲與洛爾、海娜三人趕緊回頭跑。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