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Platform of the Hope

圖片來源:Sergio Fabara Muñoz

    我現在好像習慣要寫些什麼,才能滿足我對寫作的「慾望」,不管你喜歡與否,我都會把我「知道」的通通寫出來,不帶任何保留(我盡量如此),就在世界地球日的隔一天,我們又看見照常的人們,照常的開張,照常的營業,照常的生活寫照,人生從來沒有如此「好過」,不是嗎?



    是啊!人生未嘗不是如此?人生從來沒有這麼好過,就表示這是個相反語句,說人生實在太好了!常常會說反語的我(還有我們),也看得出人生的未來就是一片欣欣向榮!

    容我再加一句——真的是這樣嗎?(老毛病),說什麼人生的寫照就是讓生活充滿意義,說什麽人生就此不虛此行,說什麽人生難得一回,說什麼人生有遠大的夢想,要徹底執行,而說什麽人生就是要有志氣,有理想,有抱負,有希望,有不怕失敗的精神與毅力,說什麽人生要保持樂觀,說什麽人生就是要不怕現實的壓力等等說法,在我耳裡聽來就是「廢話一堆」。

    是啊!這真的是廢話!不是我不想出國,不是我不想出門見識,不是我喜歡開口批評,不是我選擇這樣做,而是人生真正的事實是如果真的能夠按造你們精心量身打造的計畫,完全實行,那每一個人應該不是充滿希望,而是充滿快樂的泉源,好像活在另一個「烏托邦」世代,但我每次出遠門,看看我台北的周遭居民,我不認為這有什麼值得好鼓勵嘉獎的?事實上卻是,如果按造你們這些大人物所言的,那麼我應該也快「成功」了!但我沒有(礙於經濟),樂觀的現實好像告訴我們說,要不怕失敗的挑戰,要自信地面對艱難的困難,如果社會不是人們所造成的異樣眼光,那麼我們組織社會的目的是為了什麼?

    好像薪資從來就不是實在透明的,能夠找到我們的實體薪資只能在人力網站上看到,但反觀物價——而因為國家不同,但也不代表我們所得到的薪資呈現「一定」的基礎水準,我是說,因為國家的經濟都不一樣,好好的一美元呈現不同的「金錢」落差,我們的所往來的貿易落差卻從來沒有真的真正反映「能力」本身。

    如果談價值,這很難有定論,因為美國的元首對照英國的元首,日本的元首,泰國的元首,印尼的元首等等,總是要以自己的方式來談經濟,如果我們真的要一個——至少一致性的水準,那麼就應該徹底想想我們的管理思考的能力是否已經落伍了?

    金融有匯差,在於經濟的出入口,股市的外匯與流通(我不是經濟學家),可是就以「貿易」兩個字來談,如果你要與你的鄰居做生意,我們應該考量什麼?人情嗎?還是現實?現實怎麼定義?如果當時沒有金錢這個發明物,我們可以說給你兩個貝殼換你一個大貝殼與一個小貝殼嗎?

    大貝殼有多大?小貝殼又多小?你一手掌能握住的貝殼是大,還是我一手掌握著的貝殼是小?還是相反?我們可以說這樣的「交換」沒有「爭議」嗎?就算沒有爭議(我假定),事後都有滿意,那麼我們為何非要認定這樣的價值是具有真價值?畢竟你的貝殼在你看來是平凡寶物,在我看來,這可是珍寶。

    這就說到藝術了,好好的一幅畫,怎麼定義價格?是因為名人加持嗎?梵谷是死後才出名的,難道都沒有人正視他一眼?而米開朗基羅是大師,難道就是天價?這是個很奇怪的定義方式,然後再來看看幾個格子,幾個顏色就能成為藝術?(你知道我在說哪幅作品)難怪我總是不了解藝術到底怎麼樣才能清清楚楚地定義,如果動物真的有藝術天份,我們也能夠欣賞藝術價值,那麼每一個人肯定都有藝術基因,真是一點不稀奇!(這是反話)

    但我們並沒有,心理學家探討人類的心理特質時,總是看見人類會把知名地說得多麽有見解,雖然都是同個品牌,同樣的,當人類品嚐「特地」的美食時,也同樣被接受記者提問時說得多麼多汁,多麼動人,多麽好吃!

    但事後並沒有如此好吃(因為我曾經嘗試多次),操縱人類的心理,只需要幾句「甜言蜜語」就可以把人唬得像是真的有這個事發生,每次看得人類被謊言以及真實搞得團團轉時,我總是在問人類真的是個很奇特的動物,因為他們「真的真的真的」不知道「自己自己自己」在做什麼(我一定要強調很多次)。

    所以,經濟論調就在於,好像什麼都解釋得通!好像什麽理論都可以徹底有背後的學說在支撐,「一切」本身也解釋有理,但我不認為,如果生命背後真的有什麼,那麼是我們這些「科學人」想太多了!(每一個人都或多或少有科學的影子存在),而如果我們能夠找到什麼,發明什麼,甚至發明時光機器,我一直想了解我們西元三千年的世界中,真的如科幻世界的場景嗎?

    可能時空旅人來到西元二零一六時想阻止什麽事情發生,但並沒有(我並不否認此一可能性),因為世界在運轉的同時,我們來讓世界更美好的同時,我們的生活並沒有期望那麼真正美好,反而一半以喜一半以憂。

    因此,我並不認為,現在的人生效應就是按造現在的社會論調所言的:是的!人生就是要大賣座,人生就是要快樂幸福,人生就是要大獲成功,人生就是充滿鬥志,人生就是要「正向」,如果還真的有一個論調,那麼我們這個「平台」的建置也太不切實際了!

    台北的物價很貴,美國的物價,如果以新台幣四萬五估算(我詢問業者的答案),我也可能如台北生活一樣,省吃儉用。執行長與工程師,或者股東對比清潔工,我們的能力是要以誰會寫程式,誰會最有執行能力估算,誰最會打掃廁所,誰最會出錢,以及誰有頭腦來「計算」嗎?

    人類算是聰明的動物,至少上帝「選擇」這樣做,可是有時候我們還是脫離不了動物的本性,就表示我們並未「進化」而「完全」

    怎麼計算?總編輯的頭腦與總經理的頭腦一樣嗎?與讀者(們)的頭腦一樣嗎?收看(聽)率可以成為指標嗎?投票率可以成為答案嗎?或者有人直接說票房(出售)可以成為證據嗎?「如果」是可以的(我故意加上如果二字),那麼現在的人——應該不為「錢」煩惱。(我有時候也會)

    交給數學家吧!如果愛情可以計算,那麼職業應該可以計算,人類的心理的數學公式是什麼?是長長的一堆對等式又加又乘又除又減嗎?另外加上括號與平方,還有微積分的可能?如果是(我同樣加上故意)這樣,人類的心理應該可以解答所有答案,那麼宇宙的最原始的「真實」模樣,要怎麼樣不需要「模擬」才能再一次呈現?

    或者我再問,當我們發現遠古化石的各種古生物之後,我們是怎麼看待這些「珍藏」的?恐龍可能會認為哪一個白痴把我們的骨頭給展示在世人面前,看得精光?或者恐龍沒有意識,但是最起碼知道怎麼覓食,怎麼打獵,怎麼逃避敵人,這算不算「意識」?如果還是不算,那麼我們為何要白白看得迎面而來的車子朝我們衝來,卻不願逃離?(相信你或其他人有類似的經驗)

    人類算是聰明的動物,至少上帝「選擇」這樣做,可是有時候我們還是脫離不了動物的本性,就表示我們並未「進化」而「完全」(這兩個要分開來談),如果人類衝高效率,我們的方法肯定是「對」了!因為我們每一個身處大腦的懶人都寧願這樣做,但事後總證明,如果這真的一體適用每一個身在地球上的人(包含部落民族),那我們生活將更有產能,能夠收穫滿滿,可是偏偏碰上的氣候變遷,極端氣候,還有不定時的地震,我們的人類世,總是被迫下戰帖,但沒有仔細思考我們帶來的影響,依然還是「極力」地在穩定著局勢(這局勢還引發內戰),卻無法真正深入了解我們這樣的變化,可不是對地球很有幫助。(至少在供需市場上,兩者難以取得平衡)

    奇怪的人類,人體模特兒對比我們走在大街小巷穿梭的人類「模型」(英文都是同個單字,中文意思可不同),就可以看出我們在雕朔身體線條時,我們的靈魂只是印照我們在心理上的模樣,「以為」是真的,所以才顯得「自戀」。

    唉!每次寫文章,就讓我再一次「步步驚心」,男人與女人,變性人與跨性別人,都是「人」,我們的型一樣,多看幾次,我就多更多問號;不是我對人體有興趣,而是人類這個特別的生物體,都讓我又愛又恨。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