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5

Current Ideology part 2

圖片來源:Alex Ripalda 

所以,我不喜歡吵,不喜歡衝突。有人對我說,衝突是一種能夠開天窗,說真話的方法,因為沒有衝突,就沒有解決辦法。是啊!衝突,是大家坐在一個大圓桌裡,說出真心話,可是呢?大家說的不是真心話呢?可是呢?我們是矇騙闖關呢?可是呢?在下了檯桌之後,合約歸合約,行為歸行為,成效歸成效。


所以才會一直打「內戰」,我這裡指的內戰是我們的內戰,不是人類對抗外星人之類的對外宣戰。人類不可能「團結」,只要種族一天之內看對方不順眼,就會下貶意義,甚至偽裝另一種意義,而這也是「偽意義」的一種,而只要人類對物種之外的不友善,我們就沒有資格稱為人類。

這句話是重話,也許我沒有資格談論人類的未來。畢竟,聰明人才這麼多,早就解決人類的問題了!現在有嗎?智商超過我的人多得很(我智商大約一百二),超過一百八十的「天才兒童」呢?是否可以跳級之後,解決複雜的難題呢?

相信我,依然沒有。這社會沒有怎麼了,是我們怎麼了!這不是出現什麽重大的新聞事件才會問的問題,我經常就在問這個「世界」的狀況一直比我們「研究」的還有複雜許多,不是你以為一貫的邏輯思考就能解決的。經濟的層面牽扯許多,就算把你最討厭的人消滅了(就算包括我),世界也沒有逢凶化吉,富國強民,天下太平。

有多少能力就拿多少薪資,天經地義。可是呢?你有多少能力,可能連你自己只是用學歷拼出來的真正能力還不完全清楚。但是呢?學歷只是一張證明資本,不是實質資本,這社會是需要能夠看見自己的聲音,聽見自己的顏色的人(我沒有打錯),聞見自己形狀的人(這也沒有打錯),但我們只專注如何改善自己的錯誤,校正自己的行為,糾正自己的老是再犯的毛病,卻沒有真正想想我們人生終期一生來的意義到底是什麽?


酒醉的,發瘋的,我們認不出來。吵鬧的,發脾氣的,亂吼亂叫的,我們都貼上「瘋子」,「神經病」,暴力行為就是接下來的可預測性。


你要讓人生更有意義?不要再愁眉苦臉,不要再相信那些狗屁不通的激勵書,更不要老是過著老是讓你不快樂籌碼的戲碼。你可以批評我,說這都是你的言論,但也想想你自己的人生故事,你活到了現在,什麽能夠讓你真正的活得像是過每一天?「真正」的一天?你可以不浪費你的時間,去執行真正讓世界充滿希望的道路嗎?

希望,已經普遍聽膩了,這種建立起來的燭光,遲早要有人守護它。但我們的私心——對,我們的自私,普遍已經變成了「大眾大愛」般式的光環守護這地球。自私的兩個朋友,偏見與歧視,更容易走火入魔。對!我們變得更有正義感,看到有人被欺負了,有人需要陪伴了,我們上前問後,這是「自己」的行為——是的,私我的行為,同理心,如果說穿了,能夠讓私我穿破這道鏡子之後,能夠看見折射的光芒才顯得有意義,但我們只是看見自己的映射,因為不是每一個人都要成為「超人」,「蝙蝠俠」,「美國隊長」,「夜魔俠」,讓人民有充滿「自由意志」型態,而事實上,自由意志的型態之說——就只是個形態,充其量只是讓我們的自由更像自由,不為別的,就單純像個純潔的「自由」。

我還沒提到「道德」,人出生是壞蛋嗎?當然,不然為何有人稱為小孩是小惡魔、小鬼之類的說法。調皮搗蛋很「正常」,可是老是用斜眼瞪著別人就很不正常。(我不是指特定對象),正不正常又是另一回事,自閉症很正常,可是我們看他們就不正常,思覺失調症很正常,可是我們容易冠上「殺人犯」就不正常。事實上,一項研究調查發現說,其實我們根本容易怪罪於精神疾病,然後,殺人犯又說我有精神疾病,兩者很容易掛勾,但根本不是一回事。

瑞典的一所大學的法醫說我們更應該關心酗酒嚴重者大於關於精神疾病,美國加州大學的柏克萊分校也說,一千一百名的罪犯當中,只有一成二人才會導致暴力行為(一百三十二人)。然而,反對意見說精神疾病無法預測未來的暴力行為,這是法國的研究代表,當然我還有這一類的正反方的說詞,而重點是我們「不要容易」就畫上等號才是「正確」的判斷觀念。

何來容易呢?酒醉的,發瘋的,我們認不出來。吵鬧的,發脾氣的,亂吼亂叫的,我們都貼上「瘋子」,「神經病」,暴力行為就是接下來的可預測性,因此我們這種偏見思想怎麼可能不會隨便放在最前面的捷徑——供我們隨時取用?

這不能怪人類本身,畢竟從演化的觀點來看,人類一開始就是為了「怎麼」活下去,後來才學會「為什麼」活下去,之後再學會「如何」在活下去的範圍中擴大自己活下去的動力——這是我們的現階段。效率很容易改善我們作為生存動力的最佳一詞,相信你在各大知名網站、新聞評論網站、部落格等等都已經聽說過,也照辦過。搜尋「how to…...」系列的一詞,你會找到你希望能夠達到的做事目的,如何交女朋友?如何維持良好的人際關係?如何活得有意義?如何提高自信,如何抓出騙子,如何怎麼樣之類的說法,也相信我們如何不知道「真正」如何瞭解生活真正的實質意義。

好像人生生來就是要活得有意義的,是有一種肯定的確定說法嗎?我們可以說人生一出生下來,就是要朝向光明面,不走黑暗面的完整說法嗎?這套理論可以合乎證明我們一出生下來的那個描圖版,就已經開始提示我們人生就是看見「陽光」嗎?我找不到一個可以讓我信服的證據——可以搬上這個「舞台」證明給你看:是的!人生就是要活得有尊嚴,有意義,有思想的「正」面動力,對不起!我辦不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