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Current Ideology part 2

圖片來源:Alex Ripalda 

所以,我不喜歡吵,不喜歡衝突。有人對我說,衝突是一種能夠開天窗,說真話的方法,因為沒有衝突,就沒有解決辦法。是啊!衝突,是大家坐在一個大圓桌裡,說出真心話,可是呢?大家說的不是真心話呢?可是呢?我們是矇騙闖關呢?可是呢?在下了檯桌之後,合約歸合約,行為歸行為,成效歸成效。


所以才會一直打「內戰」,我這裡指的內戰是我們的內戰,不是人類對抗外星人之類的對外宣戰。人類不可能「團結」,只要種族一天之內看對方不順眼,就會下貶意義,甚至偽裝另一種意義,而這也是「偽意義」的一種,而只要人類對物種之外的不友善,我們就沒有資格稱為人類。

這句話是重話,也許我沒有資格談論人類的未來。畢竟,聰明人才這麼多,早就解決人類的問題了!現在有嗎?智商超過我的人多得很(我智商大約一百二),超過一百八十的「天才兒童」呢?是否可以跳級之後,解決複雜的難題呢?

相信我,依然沒有。這社會沒有怎麼了,是我們怎麼了!這不是出現什麽重大的新聞事件才會問的問題,我經常就在問這個「世界」的狀況一直比我們「研究」的還有複雜許多,不是你以為一貫的邏輯思考就能解決的。經濟的層面牽扯許多,就算把你最討厭的人消滅了(就算包括我),世界也沒有逢凶化吉,富國強民,天下太平。

有多少能力就拿多少薪資,天經地義。可是呢?你有多少能力,可能連你自己只是用學歷拼出來的真正能力還不完全清楚。但是呢?學歷只是一張證明資本,不是實質資本,這社會是需要能夠看見自己的聲音,聽見自己的顏色的人(我沒有打錯),聞見自己形狀的人(這也沒有打錯),但我們只專注如何改善自己的錯誤,校正自己的行為,糾正自己的老是再犯的毛病,卻沒有真正想想我們人生終期一生來的意義到底是什麽?


酒醉的,發瘋的,我們認不出來。吵鬧的,發脾氣的,亂吼亂叫的,我們都貼上「瘋子」,「神經病」,暴力行為就是接下來的可預測性。


你要讓人生更有意義?不要再愁眉苦臉,不要再相信那些狗屁不通的激勵書,更不要老是過著老是讓你不快樂籌碼的戲碼。你可以批評我,說這都是你的言論,但也想想你自己的人生故事,你活到了現在,什麽能夠讓你真正的活得像是過每一天?「真正」的一天?你可以不浪費你的時間,去執行真正讓世界充滿希望的道路嗎?

希望,已經普遍聽膩了,這種建立起來的燭光,遲早要有人守護它。但我們的私心——對,我們的自私,普遍已經變成了「大眾大愛」般式的光環守護這地球。自私的兩個朋友,偏見與歧視,更容易走火入魔。對!我們變得更有正義感,看到有人被欺負了,有人需要陪伴了,我們上前問後,這是「自己」的行為——是的,私我的行為,同理心,如果說穿了,能夠讓私我穿破這道鏡子之後,能夠看見折射的光芒才顯得有意義,但我們只是看見自己的映射,因為不是每一個人都要成為「超人」,「蝙蝠俠」,「美國隊長」,「夜魔俠」,讓人民有充滿「自由意志」型態,而事實上,自由意志的型態之說——就只是個形態,充其量只是讓我們的自由更像自由,不為別的,就單純像個純潔的「自由」。

我還沒提到「道德」,人出生是壞蛋嗎?當然,不然為何有人稱為小孩是小惡魔、小鬼之類的說法。調皮搗蛋很「正常」,可是老是用斜眼瞪著別人就很不正常。(我不是指特定對象),正不正常又是另一回事,自閉症很正常,可是我們看他們就不正常,思覺失調症很正常,可是我們容易冠上「殺人犯」就不正常。事實上,一項研究調查發現說,其實我們根本容易怪罪於精神疾病,然後,殺人犯又說我有精神疾病,兩者很容易掛勾,但根本不是一回事。

瑞典的一所大學的法醫說我們更應該關心酗酒嚴重者大於關於精神疾病,美國加州大學的柏克萊分校也說,一千一百名的罪犯當中,只有一成二人才會導致暴力行為(一百三十二人)。然而,反對意見說精神疾病無法預測未來的暴力行為,這是法國的研究代表,當然我還有這一類的正反方的說詞,而重點是我們「不要容易」就畫上等號才是「正確」的判斷觀念。

何來容易呢?酒醉的,發瘋的,我們認不出來。吵鬧的,發脾氣的,亂吼亂叫的,我們都貼上「瘋子」,「神經病」,暴力行為就是接下來的可預測性,因此我們這種偏見思想怎麼可能不會隨便放在最前面的捷徑——供我們隨時取用?

這不能怪人類本身,畢竟從演化的觀點來看,人類一開始就是為了「怎麼」活下去,後來才學會「為什麼」活下去,之後再學會「如何」在活下去的範圍中擴大自己活下去的動力——這是我們的現階段。效率很容易改善我們作為生存動力的最佳一詞,相信你在各大知名網站、新聞評論網站、部落格等等都已經聽說過,也照辦過。搜尋「how to…...」系列的一詞,你會找到你希望能夠達到的做事目的,如何交女朋友?如何維持良好的人際關係?如何活得有意義?如何提高自信,如何抓出騙子,如何怎麼樣之類的說法,也相信我們如何不知道「真正」如何瞭解生活真正的實質意義。

好像人生生來就是要活得有意義的,是有一種肯定的確定說法嗎?我們可以說人生一出生下來,就是要朝向光明面,不走黑暗面的完整說法嗎?這套理論可以合乎證明我們一出生下來的那個描圖版,就已經開始提示我們人生就是看見「陽光」嗎?我找不到一個可以讓我信服的證據——可以搬上這個「舞台」證明給你看:是的!人生就是要活得有尊嚴,有意義,有思想的「正」面動力,對不起!我辦不到。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