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7

偽意義(五)

圖片來源:Postcards from Inside

人類存在的希望是因為人類從來就是樂觀的,所以多半的語言屬於「肯定句」,天生若是悲觀——猿人就是死於自己的恐懼,那麼就不會有現在的我們,那怎麼可能有你的誕生呢?這種「愚蠢的樂觀」(就是一種天真的想法)很容易進入死胡同,帶領我們嚮往像似「偽意義」的範疇,今天人類造成的現況,哪個不是背後的某種意義性在操作?(我可沒說這全是偽意義)。


當然,我也沒說,上帝創造某些有其目的性或其意義存在。如果我們現在看到的是真存在,那麼現在存在的東西有必其意義的存在,然而,這種意義偏偏不存在,因為當存在的物質範圍存在於這個世界中,我們自然肯定有意義存在「那裡」。例如,就像花草,草的存在是為了什麼而存在?草本身的生長可以說是自然誕生的萬物根本嗎?或者是說,當單細胞生物演化之餘,我們能其說生物的演化過程有其意義存在的必需嗎?好像也不是能這樣說。你看,天下萬物的現在存在,只能存在我們觸手可得的現在框架裡,我們姑且稱為那個「世界」,然而,世界以外的世界,我們不認為有其必需存在的那層意義;撿起一顆球之後,我們眼睛感受到是一顆球,可是在球以內的世界中,我們感受不到我們觸碰到的層面,也就是說我們的意識只反映我們現在的存在意義。

這的確很深奧,也很難懂,甚至比我過去寫的文章還更不了解你到底想表達的意思。這很「正常」,我是說,現今的各大哲學家,思想家,我看了他們許多的文章、暢銷書,幾乎有一半以上,我也根本不懂他們到底想解釋什麼,一個好好的理論就算舉了例(像我),還是看不懂真正白話文的意思,難道不能解釋到三歲小孩子都懂嗎?你一定有這樣的疑問。

可惜的是,我也很想。因為本其真正的意義不是我們現在存有的意義,你出生後的意義屬於你能夠得知的意義,也就是說當你的大腦意識終於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時,你才恍然大悟明白一切的連結事出有因,但這個因——奇怪的是我們還需要去「解釋」,那才真正奇怪。如果不推論原因,有人會說你沒有追究的能力,這種能力是讓我們反省的原因,人如果沒有自省,那麼可能不知道「我」當初生來的意義,或者有一定的「目的」。而這個目的不一定我們得知的終點站——就是最終目的,而因此,上帝如果做的背後有其祂的道理,或者什麽藍圖之類的圖譜,祂也不一定照本宣科,完全複製。

上帝如果能力這麼強大,造人之前的想法能夠不會因為天而改變?或者是說,當我們想一想放上兩個泥偶,然後看看這兩個人是否會造反,不是很奇怪的方法嗎?甚至還要取代你(上帝),難道我們不會有阿西莫夫定律(Asimov's Laws)來防止意外的發生嗎?一切那麼精細,連結不會出了差錯?越是小心,越是提防,只是造出了一個奧創(Ultron)來毀滅地球罷了!

上帝當然不會這麼「無聊」,想得越多,設下的陷阱越多,出了差錯的機會就越多。上帝可能的想法是我讓這一切能夠從混沌之中造出秩序,讓眼前這「人類」能夠好好享受眼前,卻萬萬沒想到這人類竟然因為受到引誘,放逐真正人間,所以我提醒先知們,要好好看守他們,信我者,才是真永生,即使你的魂已滅,你還是能夠來到上帝的國造福。而你們在人間若是不聽先知的言,那麼末日之說,請「好自為之」。

聽到這些「建言」,很多人可能以為他們是打著宗教名號,行著欺騙之實,否則不會有人一天到晚想看「神蹟」?上帝可能就說,神蹟不是想看就能看的,那些人則說那算了!反正你是江湖郎中,如果你的證據不靈驗,那麼真的那麼神奇嗎?而我說,當然不可能那麼神奇,因為神奇的不是靈性體驗,而是我們內在的奇想,大腦是很有「感應能力」的!什麽事都可能以為是「其他」在作怪,想一想你走到戶外,走進森林裡,看見了許多不認識的「東西」在作響,你難道不會害怕?然後可能突然出現了可怕的生物,又在黑暗的環境中,你難道不會想像是「其他」在出來搞鬼?偏偏你又是那時代的人,科學還沒萌芽,沒有燈火,甚至沒有求生武器,你的大腦開始胡亂亂撞一番,你的想像力開始想像真正有「什麼」在那裡。


人如果沒有自省,那麼可能不知道「我」當初生來的意義,或者有一定的「目的」。


這就是當時的環境現況,你現在可能不會這麼想,因為我們接受了太多的理論以及求知本能。但是在當時,什麽情況都有可能讓我們這些不穿衣服的野人,開始想著那是什麼,這是什麼,看見了許多有角的生物,畫在牆上,有長牙的生物畫在牆上,是鹿?還是象?是我們認知中的鹿,還是挖掘出來的鹿,還是真的有那種生物?誰也不知。

現在的考古學家讓我們知道過去的文明歷史,但是解讀還是由各方的認知去解讀,就算懂得解釋埃及文字、馬雅文字或是某一段銘文,或者什麽之類的,真的是由我們這樣去解構的嗎?「偽意義」明白的就是在思考我們現存的意義都是一種現存當今的一種意義,這種意義就是一種看起來很真實的意義結構,但不是本數那種「意義」。我當然也相信畫了一隻眼睛表示眼睛,但也可能表示「看」,也可能表示「明」,也可能表示「清」,也可能表示「知」。這些都有「眼睛」的含義存在。這還只是一個符號的意思,畫一個耳朵加上眉毛,還有一個胸部,那是什麼意思?這是顏文字嗎?

我們或許很簡單想表達我去看電影,就用眼睛與電影螢幕之類的表情符號代替,可是不是每一個人都了解那是什麽「意思」,尤其是這個表情符號大風行的世代。同樣的,每段意義的現身只是說明了我們很需要那麼意思的存在來代表什麼意思,這也就是我們為什麽想要在圖片之後加上些什麽說明,或者一點「變化」來解釋(我們的審美觀在符號之後演化)。

還是不明白嗎?那麼你怎麼知道你的鑰匙是哪一把開哪一扇門?很簡單,因為鑰匙有大有小,有長有短,有不同的開口以及形狀,我們會配對,至少圓的不會配成方的。可是不是每支鑰匙設計這麼簡單,如果每支鑰匙長得一模一樣,每道門鎖長得一模一樣,你會不會用這一把去開那一扇門?

可能會,也可能不會。但我話還沒說完,每道門鎖外觀是長得一樣,可是內構造不一樣,甚至可能有反結構,如果有一千多道門鎖,你偏偏想要上廁所,你要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你要開的門?(不管是你家的大門還是廁所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