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躍(續)

圖片來源:Roberto Saltori 

艾維茲看著他們身上的服裝,不同於艾維茲剛剛見到的服裝,認為他們應該不是同一個部族,故問:「你們是......?」


那些人好像沒聽見她的話,還是聽不懂。

「hne45 w64,ne45nsNE^WB35y。」其中一人對她說。
「嗯?」
「我真的不了解你們在說什麼。」
「nr6W$^745n。」在艾維茲船上的人對她說。
「你們會說英文嗎?」
「NW%。」另一個人說。

「看來是不會了。」艾維茲自言自語地回答。

艾維茲不斷看著河岸周遭,附近的樹林沿著河岸生長,綿延的根莖裸露在外,還有雜草叢生,附近還有些大鳥在覓食,環境異常地幽靜,讓艾維茲好像踏進了另一個國度。艾維茲往水裡一看,雖然說不上清澈,但至少能夠看見水裡的魚兒與蝦,然後艾維茲轉頭看著前方,前方一片水霧氣,看來要進入濃霧地帶了。

艾維茲坐在原地,東張西望,看著圍繞在她身旁的水霧,濃烈得幾乎看不到前方的水路究竟是該轉彎還是該前行?反觀那四個人可是戰戰兢兢的,因為即將有大事要發生.....

等待了一會兒,艾維茲看不清楚在划槳的那個人的模樣,因為霧氣實在很濃,突然一個大鳥從空中飛了過來,迅速地停在艾維茲的船上。艾維茲只是聽見了聲音,猜想大概是鳥,等待那隻大鳥轉頭過來,看了一下艾維茲,才知道這隻鳥很奇特,頭上竟然有角!

那隻鳥彎著頭看著艾維茲,然後又彎向一邊看著她,可能從來沒看過這類人物,畢竟她不是出現這裡的「常客」,對牠而言,那才是奇特。艾維茲聽到鳥走過來的聲音,顯得害怕,「你.....不要過來!」艾維茲看著牠,警告牠。

那隻鳥還是走近了艾維茲,看了一下艾維茲,嘴巴張得大大的,作勢要威嚇她,不過艾維茲害怕地不敢做什麼,不斷顫抖。大鳥不斷大叫,那尖銳的聲音把艾維茲的耳朵弄得快要受不了,於是遮起耳朵,防止那聲音的襲擊。

艾維茲受不了了!她想要發火,把那隻大鳥趕走,而這時她的眼睛也開始出現了變化,變成了金黃色,那隻大鳥看到她的眼睛異常地「發亮」,有點嚇到,轉頭過來要準備逃走,而在後面划槳的族人走了過來,作勢要攻擊這隻大鳥,而在一霎那之間,那隻大鳥飛走了,艾維茲的眼睛也恢復了正常,那個人見到她正好是她恢復原來的樣子。

「n86r54bi7e6?」
「我還好,只是有點嚇到。」艾維茲回答。
「r8wni^@ydymnym。」

等待一段時間,霧氣終於退去,艾維茲看著前方,然後轉頭看著後方,「這讓我難忘。」艾維茲心想。

大約過了約十分鐘的時間,艾維茲轉頭側身看見了一個堤防,「嗯?這裡嗎?」那些人不說話,只是把船靠岸,後方的一人則是踏進了水裡,然後把船拉到了岸邊靠穩,另一方的人也是把船靠穩,而站在艾維茲船上的那個人指著艾維茲往下的手勢,「下來嗎?」艾維茲看著他。那個人直接踏下了船,也同樣把船靠穩。

艾維茲踏進水裡,水很淺,不必擔心,只是幾乎沒有穿鞋子的她踏進水裡,顯得冰冷,加上身上的服裝根本容易溼透,所以下半身的衣著幾乎被水沾濕。「好冰!」艾維茲踏進水中時說的第一句話。

艾維茲往上看,然後沿著樹根作成的扶梯往上走,看見了一條小路,一個族人已經往前走,兩個族人還在後方,艾維茲看著小路後方的村落,既期待又怕傷害。

一個族人已經抵達了部落,艾維茲看著這眼前的部落深感好奇,時間已經接近中午時分,艾維茲幾乎什麼都沒吃。一個族人邀請到他家用餐,艾維茲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一想想婉拒,不過之前那兩個族人不斷慫恿她,希望她可以接受,艾維茲才勉為其難走進那個族人的家中。

艾維茲走進那個族人的家裡,看著房舍裡面的擺飾,果然跟之前見到的不同,地上還有些早晨才用過的餐點:一些剩菜。那個族人的太太看見了艾維茲,怎麼全身髒兮兮的,趕緊到旁邊的櫃子,拿了幾件族人的衣服給她換上,那個族人的太太好心地在艾維茲的身上看看那件衣服適合她。而那個族人對她說:「KME$^wn6,W%$mw6mu。」

艾維茲有點不好意思說:「謝謝。」

族人太太丟了幾件衣服給她穿,然後指著後方,說那裡可以換。艾維茲看著後面,一個用樹枝與布編織的布簾,「喔。」艾維茲趕緊走了過來,然後在裡面把身上的衣物脫去,換上他們的衣服,不過艾維茲當然不懂衣服怎麼穿,她看著一個很大的布套,沒有袖口,沒有清楚看見領口,她想大概是這樣,她圍上之後,然後走了出來,把之前的衣服丟在那個布簾的一旁。

太太看見了艾維茲的奇特編法,笑了出來,「怎麼了嗎?」艾維茲不解。

族人也是笑了出來,連他的兩個孩子也笑了出來,他們分別為才三歲與五歲大。艾維茲低頭看著自己的服裝,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她認為大概是這樣穿吧!太太走了過去,然後為艾維茲重新穿上,告訴她這要怎麼穿,畢竟衣服穿錯了,是要不敬祖靈的,不過祖靈大概也不會介意這種玩笑吧!

太太看了一下艾維茲的穿著,對她笑了一下,「是這樣嗎?」艾維茲問。

那個族人也對她笑啊笑,然後邀請她坐下來吃飯。

艾維茲坐了下來,原來她明白衣服要這樣穿才行,否則活動起來真的很不舒服。艾維茲看著眼前的菜色,雖然所剩不多,不過大概也夠她吃了,因為族人習慣一次煮多一點,如果不夠,還會再加菜,有時候族人在家裡吃,有時候則是圍在一起吃。

豆子、綠葉色蔬菜,還有藍色的蔬菜,肉塊等等,艾維茲抓起一點來吃,「這不錯!」艾維茲又繼續吃了幾口,「這真好吃。」等待艾維茲終於停止動作之後,族人告訴她等一下你要去見長老,艾維茲不懂他的意思,不過指示她你要去那棟房舍。

艾維茲點頭,又問:「那個房舍有誰?」
太太轉答:「ne6w n8e6n。」
艾維茲笑而不答。


在此同時,洛爾與海娜兩個人圍在一起用餐,兩個人睡到快十點才起床,可能真好眠吧!兩個人起床的姿勢很難看,不是兩個人緊緊「依偎」,不然就是一直有肌膚之親;不是洛爾的雙臂靠在海娜的胸部或者肩膀,不然就是海娜整個彎起身子靠著洛爾而睡。當然,兩個人本身並不知道夜晚到底發生什麽事,洛爾也不想提起這件海娜大腿放在他身上的事。

「幹嘛?」洛爾問海娜。
「什麽幹嘛?對了!你知道接下來的方向嗎?」
「問一下長老吧!我想他應該會給我們方向。」
「但你又聽不懂。」
「所以你聽得懂喔?」洛爾邊吃邊念。
「你又來了!我不想跟你吵。」海娜擺明了不想與洛爾發生衝突。
「我又沒有想吵架的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海娜聽起這句話,擺明就是認定他在說謊。
「你的語氣很差。」海娜解釋。
「有嗎?」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的工具包沒有搶救回來,心情很不爽,但不要把氣出在我身上,好嗎?」
「你怎麼知道我的心情不好?」
「我看你早上起床的表情像是誰招惹你一樣,任誰都看得出來。」
「是啊是啊!」洛爾想了一下,輕浮地回答。

「連送來的餐點,你連謝謝都不表示,我就知道你有『起床氣』。」
「有嗎?」洛爾大聲地說。
「有這個沒有什麼不對,重要的是你要先承認。」
「我幹嘛承認?」
「你心情不好就說明了現況。」
「那只是我的心情不好,不表示我有起床氣。」
「誰說的?」
「我說的!」洛爾大聲地說。
「你自己沒有察覺到嗎?」
「......!」洛爾驚覺到真的感覺不對。

「對...不起......。」
「不需要對不起,你很勇敢做出這一步。」海娜微笑地表示。
「是吧!沒想到還要你來教我。」洛爾又有點不屑地表示。
「我有選修情緒管理,因為我與男朋友分手之後,我也是哭得哭天喊地,所以才學會了這些。」

「沒有痛,就沒有收穫。」洛爾對她說。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