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躍(續)

圖片來源:Roberto Saltori 

艾維茲看著他們身上的服裝,不同於艾維茲剛剛見到的服裝,認為他們應該不是同一個部族,故問:「你們是......?」


那些人好像沒聽見她的話,還是聽不懂。

「hne45 w64,ne45nsNE^WB35y。」其中一人對她說。
「嗯?」
「我真的不了解你們在說什麼。」
「nr6W$^745n。」在艾維茲船上的人對她說。
「你們會說英文嗎?」
「NW%。」另一個人說。

「看來是不會了。」艾維茲自言自語地回答。

艾維茲不斷看著河岸周遭,附近的樹林沿著河岸生長,綿延的根莖裸露在外,還有雜草叢生,附近還有些大鳥在覓食,環境異常地幽靜,讓艾維茲好像踏進了另一個國度。艾維茲往水裡一看,雖然說不上清澈,但至少能夠看見水裡的魚兒與蝦,然後艾維茲轉頭看著前方,前方一片水霧氣,看來要進入濃霧地帶了。

艾維茲坐在原地,東張西望,看著圍繞在她身旁的水霧,濃烈得幾乎看不到前方的水路究竟是該轉彎還是該前行?反觀那四個人可是戰戰兢兢的,因為即將有大事要發生.....

等待了一會兒,艾維茲看不清楚在划槳的那個人的模樣,因為霧氣實在很濃,突然一個大鳥從空中飛了過來,迅速地停在艾維茲的船上。艾維茲只是聽見了聲音,猜想大概是鳥,等待那隻大鳥轉頭過來,看了一下艾維茲,才知道這隻鳥很奇特,頭上竟然有角!

那隻鳥彎著頭看著艾維茲,然後又彎向一邊看著她,可能從來沒看過這類人物,畢竟她不是出現這裡的「常客」,對牠而言,那才是奇特。艾維茲聽到鳥走過來的聲音,顯得害怕,「你.....不要過來!」艾維茲看著牠,警告牠。

那隻鳥還是走近了艾維茲,看了一下艾維茲,嘴巴張得大大的,作勢要威嚇她,不過艾維茲害怕地不敢做什麼,不斷顫抖。大鳥不斷大叫,那尖銳的聲音把艾維茲的耳朵弄得快要受不了,於是遮起耳朵,防止那聲音的襲擊。

艾維茲受不了了!她想要發火,把那隻大鳥趕走,而這時她的眼睛也開始出現了變化,變成了金黃色,那隻大鳥看到她的眼睛異常地「發亮」,有點嚇到,轉頭過來要準備逃走,而在後面划槳的族人走了過來,作勢要攻擊這隻大鳥,而在一霎那之間,那隻大鳥飛走了,艾維茲的眼睛也恢復了正常,那個人見到她正好是她恢復原來的樣子。

「n86r54bi7e6?」
「我還好,只是有點嚇到。」艾維茲回答。
「r8wni^@ydymnym。」

等待一段時間,霧氣終於退去,艾維茲看著前方,然後轉頭看著後方,「這讓我難忘。」艾維茲心想。

大約過了約十分鐘的時間,艾維茲轉頭側身看見了一個堤防,「嗯?這裡嗎?」那些人不說話,只是把船靠岸,後方的一人則是踏進了水裡,然後把船拉到了岸邊靠穩,另一方的人也是把船靠穩,而站在艾維茲船上的那個人指著艾維茲往下的手勢,「下來嗎?」艾維茲看著他。那個人直接踏下了船,也同樣把船靠穩。

艾維茲踏進水裡,水很淺,不必擔心,只是幾乎沒有穿鞋子的她踏進水裡,顯得冰冷,加上身上的服裝根本容易溼透,所以下半身的衣著幾乎被水沾濕。「好冰!」艾維茲踏進水中時說的第一句話。

艾維茲往上看,然後沿著樹根作成的扶梯往上走,看見了一條小路,一個族人已經往前走,兩個族人還在後方,艾維茲看著小路後方的村落,既期待又怕傷害。

一個族人已經抵達了部落,艾維茲看著這眼前的部落深感好奇,時間已經接近中午時分,艾維茲幾乎什麼都沒吃。一個族人邀請到他家用餐,艾維茲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一想想婉拒,不過之前那兩個族人不斷慫恿她,希望她可以接受,艾維茲才勉為其難走進那個族人的家中。

艾維茲走進那個族人的家裡,看著房舍裡面的擺飾,果然跟之前見到的不同,地上還有些早晨才用過的餐點:一些剩菜。那個族人的太太看見了艾維茲,怎麼全身髒兮兮的,趕緊到旁邊的櫃子,拿了幾件族人的衣服給她換上,那個族人的太太好心地在艾維茲的身上看看那件衣服適合她。而那個族人對她說:「KME$^wn6,W%$mw6mu。」

艾維茲有點不好意思說:「謝謝。」

族人太太丟了幾件衣服給她穿,然後指著後方,說那裡可以換。艾維茲看著後面,一個用樹枝與布編織的布簾,「喔。」艾維茲趕緊走了過來,然後在裡面把身上的衣物脫去,換上他們的衣服,不過艾維茲當然不懂衣服怎麼穿,她看著一個很大的布套,沒有袖口,沒有清楚看見領口,她想大概是這樣,她圍上之後,然後走了出來,把之前的衣服丟在那個布簾的一旁。

太太看見了艾維茲的奇特編法,笑了出來,「怎麼了嗎?」艾維茲不解。

族人也是笑了出來,連他的兩個孩子也笑了出來,他們分別為才三歲與五歲大。艾維茲低頭看著自己的服裝,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她認為大概是這樣穿吧!太太走了過去,然後為艾維茲重新穿上,告訴她這要怎麼穿,畢竟衣服穿錯了,是要不敬祖靈的,不過祖靈大概也不會介意這種玩笑吧!

太太看了一下艾維茲的穿著,對她笑了一下,「是這樣嗎?」艾維茲問。

那個族人也對她笑啊笑,然後邀請她坐下來吃飯。

艾維茲坐了下來,原來她明白衣服要這樣穿才行,否則活動起來真的很不舒服。艾維茲看著眼前的菜色,雖然所剩不多,不過大概也夠她吃了,因為族人習慣一次煮多一點,如果不夠,還會再加菜,有時候族人在家裡吃,有時候則是圍在一起吃。

豆子、綠葉色蔬菜,還有藍色的蔬菜,肉塊等等,艾維茲抓起一點來吃,「這不錯!」艾維茲又繼續吃了幾口,「這真好吃。」等待艾維茲終於停止動作之後,族人告訴她等一下你要去見長老,艾維茲不懂他的意思,不過指示她你要去那棟房舍。

艾維茲點頭,又問:「那個房舍有誰?」
太太轉答:「ne6w n8e6n。」
艾維茲笑而不答。


在此同時,洛爾與海娜兩個人圍在一起用餐,兩個人睡到快十點才起床,可能真好眠吧!兩個人起床的姿勢很難看,不是兩個人緊緊「依偎」,不然就是一直有肌膚之親;不是洛爾的雙臂靠在海娜的胸部或者肩膀,不然就是海娜整個彎起身子靠著洛爾而睡。當然,兩個人本身並不知道夜晚到底發生什麽事,洛爾也不想提起這件海娜大腿放在他身上的事。

「幹嘛?」洛爾問海娜。
「什麽幹嘛?對了!你知道接下來的方向嗎?」
「問一下長老吧!我想他應該會給我們方向。」
「但你又聽不懂。」
「所以你聽得懂喔?」洛爾邊吃邊念。
「你又來了!我不想跟你吵。」海娜擺明了不想與洛爾發生衝突。
「我又沒有想吵架的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海娜聽起這句話,擺明就是認定他在說謊。
「你的語氣很差。」海娜解釋。
「有嗎?」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的工具包沒有搶救回來,心情很不爽,但不要把氣出在我身上,好嗎?」
「你怎麼知道我的心情不好?」
「我看你早上起床的表情像是誰招惹你一樣,任誰都看得出來。」
「是啊是啊!」洛爾想了一下,輕浮地回答。

「連送來的餐點,你連謝謝都不表示,我就知道你有『起床氣』。」
「有嗎?」洛爾大聲地說。
「有這個沒有什麼不對,重要的是你要先承認。」
「我幹嘛承認?」
「你心情不好就說明了現況。」
「那只是我的心情不好,不表示我有起床氣。」
「誰說的?」
「我說的!」洛爾大聲地說。
「你自己沒有察覺到嗎?」
「......!」洛爾驚覺到真的感覺不對。

「對...不起......。」
「不需要對不起,你很勇敢做出這一步。」海娜微笑地表示。
「是吧!沒想到還要你來教我。」洛爾又有點不屑地表示。
「我有選修情緒管理,因為我與男朋友分手之後,我也是哭得哭天喊地,所以才學會了這些。」

「沒有痛,就沒有收穫。」洛爾對她說。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