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情(續五)

圖片來源:Mark Doliner 

薩克在沙發椅上睡得香甜,大概從來就沒有這樣好好休息過,經過這些日子的疲累,終於把他推向了勞累的邊緣。傑瑞絲與浿坦兩個人睡在床上,這張床不是兩人式,所以有點小,傑瑞絲的頭朝向床外,浿坦則是朝內躺著。外面的陽光很溫暖,就這樣從窗外灑落了進來,傑瑞絲仍在半夢半醒之間,浿坦則是睡著安穩。傑瑞絲睜開眼睛,她眼角往上看,看到了一個很破舊的鬧鐘,她一手伸出來看看現在是幾點鐘,時鐘的方向指著九點四十七左右,傑瑞絲心想:「好累......」浿坦則是動了動身體,眼睛睜開看著傑瑞絲的背部,她想她應該起床了吧?畢竟我們還有正經事要做,總不能一直賴床。


浿坦轉個身,坐在床上,轉頭看了看薩克,然後拿著自己的牙刷走出了門外,走往公共浴室。

傑瑞絲心想,「那個 BZ 如果不能順利找到其相關結果,那麼我們的心血真的收不回,畢竟我們的研究被那個該死的研究所給徹底佔為己有,甚至還要拿它來改造,我絕對不允許這種事發生。」

傑瑞絲轉身起來,走往了薩克,「喂!醒一醒了!薩克!」傑瑞絲搖一搖薩克,薩克仍然不為所動,只是感覺有人在搖他。

「什麼?」薩克突然眼睛一睜開,看見了傑瑞絲,「原來是你!幹嘛?」
「什麽幹嘛?該動身了!」
「我在動啊!你沒看到?」薩克轉頭往另一邊躺著。
「不是!該起步了!」
「嗯,現在幾點?」薩克回頭看了看傑瑞絲。
「快十點了!」
「十點?」那我要趕快了!」薩克聽到「十點」這兩個字,趕快起身,找找自己的外套與褲子準備穿上。

「你有什麽要緊的事嗎?」
「沒有。」薩克匆忙地回答。
「那你......」
「什麼?」薩克轉頭看了看傑瑞絲一眼,又繼續穿自己的襯衫。
「十點到底要幹嘛?」
「嗯......那是我診所的開店時間。」

「天啊!你的診所早就不復在了!」傑瑞絲聽到他又要回去,不敢相信她竟然從前愛過這個男人,還要嫁給他。

「不在了?」薩克聽到自己的診所不在,很懷疑。
「你記得昨天嗎?」
「就聊天喝酒。」
「然後呢?」
「就睡在這裡。」
「你知道這中間發生了什麽事嗎?」
「我吻了浿坦。」薩克快速回答,等他結束這句話時,才想到不該吻她的。
「我早就知道了,浿坦已經告訴我了。」
「對不起......」薩克向傑瑞絲道歉。

「你不用道歉,我現在也不知道對你到底有什麽樣的感覺......」傑瑞絲解釋。

而這時候,浿坦早就聽到裡面的對話,只是不清楚,而她是從吻了她自己聽到自己的名字,才停下腳步站在門外。

「我還是要說明白,我大概喝了太多,才一時糊塗吻了她,你知道我心中還有你的。」
「是吧......」傑瑞絲冷冷地笑。
「你當初回來找我,不是因為你對我的感情嗎?」
「不是,是因為你的工作。」傑瑞絲認真地告訴他。
「我很感謝你願意出手幫我,但絕對不是因為私人因素才這麼做.....」傑瑞絲繼續說。

浿坦這時候打開房門,走了進來,浿坦看見兩個人好像很尷尬,「你們在幹什麽?還不趕快著裝?」

薩克這時候走出了房間,帶著自己的牙刷到公共浴室,走出房間之前不忘問問浿坦公共浴室的位置在哪裡,浿坦指示他直走另一個方向就是了。

「我相信你有大多包袱,所以這樣選擇出走。」浿坦告訴傑瑞絲。
「你不懂,事情不像外表之下那個單純。」
「算我不懂吧!我沒有談過什麽戀愛,甚至幾乎沒有交上一個稱職的『男朋友』,但並不代表我不懂戀愛。」浿坦轉頭告訴她。

「我很謝謝你在工作中給我許多幫助,但這不就像是我們在實驗室裡的化學變化嗎?」浿坦繼續說。
「你說得那個 BZ ,應該不是 BZ ,而是 RZ 或是 PZ 這其中之一。」浿坦繼續回答。
「RZ?銳茲坦(Rezita)?」傑瑞絲想起那個藥物。
「至於 PZ ,有可能是苞絲爾(Pozier)。」浿坦繼續補充傑瑞絲的話,而薩克也正好從房間走了進來,「你們還沒好?」薩克看見兩個人幾乎只穿著睡衣或是家居服之類的衣服。

「拜託!是哪個人先要求要動工了?」薩克忍不住抱怨。

傑瑞絲聽到薩克的那句話,趕緊拿著牙刷走出了房門,到公共浴室。

這兩個人的牙刷是多出來的,是不知道哪一位前房客或是房東所遺留的,總之這兩支牙刷就放在床頭櫃的位置上。

「你們在聊什麽?我一進來就聽到什麽 RZ 、PZ 之類的東西。」
「你不知道這兩個嗎?」
「我不知道,你是指 R1 或是 P1 嗎?」
「那是什麽?」
「這是我給它們取的稱號,這樣比較好記。」
「有些太複雜的名稱,我乾脆自己取一個好記的名字,比較容易記得住。」
「你知道我們的藥物有五百多種嗎?」
「有這麼多?」浿坦聽到這個數字,不太相信。
「正確來說是五百二十二種。」
「我剛來只知道有許多藥物名稱要記,他們只拿給我一份常用的藥物表就要我在短短個一個星期全部記下來。」

「還告訴我怎麼樣記會比較容易。」
「你記得圖表的長相嗎?」
「上面就寫『機密」兩個字,然後說什麽這是全部的藥物概略表,與我知道的藥物還有所需區別,甚至大部分我連課程上所教給我的,我都沒聽過。」

「這大概是他們自己研發的。」
「化學藥劑這麼多,他們可以這樣搞出來,也不容易。」浿坦調侃了一下前僱主的情況。
「重點是還把我們給趕了出來!」浿坦繼續說。
「你怎麼知道有五百二十二種?」
「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其中一定有關鍵。」薩克繼續說。

「當然,無庸置疑。」浿坦幾乎穿好了衣服,薩克也早就換好了裝,因為根本就不需要過多的打理,只要把套裝、襯衫之類的衣物穿一穿即可,所以大夥根本沒有什麽「隱私」問題需要遮蔽。

這時候,傑瑞絲回來自己的房間,看大家已經著裝完畢,接下來就是要回到羅伯特克研究所,找尋曾經封閉已久的印記。

「等我一下。」傑瑞絲對著薩克與浿坦說,他們兩個拿了一些記事本、筆還有一些工具走出門外。

「我們在門口等你。」浿坦說。

傑瑞絲邊穿衣服,邊看看這個房間,說不上整潔,但也說不上髒亂;四處零散的煙灰、脫落的壁紙、桌燈的燈罩還破了一個洞,抽屜裡面還有煙蒂、紙屑等等垃圾,地上還有散亂的毛髮、斷掉的鉛筆、廢紙,床鋪總飄著一種汗臭味,幸好床單與枕頭不是白色,屬於暗綠色,旁邊的衣櫃的其中之一的把手斷了,打開衣櫃,依然有煙蒂。傑瑞絲眼尖地看見床頭旁下的角落,好像有什麽東西,她走過去一看,蹲下身子,拿了出來,原來是一張被揉爛的紙,傑瑞絲打開一看,「這是什麽?」她心想。

紙上面有密密麻麻的算式,許多化學公式還有些符號,「這是誰留下了的?該不會是浿坦?」

她隨手放進自己的口袋,然後關上了門,走到了門口與他們會合。

「這麼慢?」浿坦說。
「你知道我動作慢。」
「不過你刷牙確實挺快的。」
「是吧!」傑瑞絲冷冷地笑。
「走吧!」薩克說。
「喔。」


薩克打開了最外面的大門,薩克走了出來,兩個人隨即在後,看見外面的好天氣,也相信今天會順利。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