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情(續四)

圖片來源:Richard Powell

艾維茲往前走,看著前方。前方都是荒煙蔓草,樹林高聳,她心裡所想的除了是那隻白色的貓以外,當然還有她的姊姊。姊姊離這裡很遠,這是個廣大的叢林,想要找到彼此,可能還需要時間以外,最需要的就是運氣。


「姊,我何時才能找到你?」艾維茲心想。

她看著前方,幾乎迷失在「這裡」,好像再怎麼走,都看不到一個「方向感」為她指引路途,沒有指標,沒有記號,更沒有顯而易見的圖樣等等類似之類的象徵能夠為她找到一個出口。

「我好累。」艾維茲脫口而出。艷陽高照,天氣晴朗,附近沒有水聲,但她還是只能往前走,直到她真的再也走不動為止。

艾維茲繼續走了一段路,她真的累了,坐在樹旁的一顆石頭上。東看看西看看。「要是我上課能夠專心聽就好了!不知道這葉草能不能吃......」艾維茲彎著腰看著眼前的葉草,鮮綠色的葉草,也不知道它的名稱,就怕一吃有毒。

艾維茲彷彿聽到什麼聲音,「hhbsdu6bn45ynw45 TYW#$b…...」「這是他們追來了嗎?」她心想。

「不行,我還是要往前走,我不想再一次被他們抓走。」艾維茲心想。


泰神往後一看,幸好那些人沒有追上來,那些族人們氣得牙癢癢得,但又能如何?射程距離太短,無法命中目標。泰神繼續往前跑,「呼!」泰神邊跑邊喘氣。

「小姐,你在哪裡?」泰神心想。


艾維茲累得睡著了,她躺在樹幹旁,雖然她在深夜中有深睡,但那真的無法讓她恢復體力,因為她在半夢半醒之間,睡得不安穩。她真的怕再一次落入他們的手中,畢竟她是無預警地被打昏,被那群人給擄走。

突然之間,有人搖醒她,「妹妹,你怎麼睡在這?」

「姊?」
「是我!」
「你有怎麼樣嗎?你被那隻鷹抓走之後,我就想趕快找到你!」

「我沒事,你看看我,除了身體上的髒污,沒有怎麼樣。」艾蓮娜秀出身上的服裝給艾維茲看。
「好漂亮的衣服,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你穿過這件?」
「這是我們母親縫製的,你不記得嗎?」
「我不記得,我根本沒有印象。」
「走!我帶你去玩!」艾蓮娜牽起艾維茲的手,往前跑去。
「等我一下!」
「等我!」艾維茲呼喊,但是艾蓮娜已經遠離,消失無蹤。

這時候艾維茲也驚醒,「呼......」艾維茲摸摸自己的額頭,東看西看,還以為艾蓮娜真的在她身邊,不過手中殘留的溫度,好像彷彿姊姊就在身旁。

艾維茲起身看了看,她不知道現在幾點,但可以確認,現在應該還是白天,她繼續往前走,附近的漿果讓它看起來很垂延三尺,艾維茲隨手就抓了一把放進嘴巴,「管他有沒有毒,這真的好吃。」艾維茲邊吃邊說。

她又繼續走,也繼續抓起在她身邊的漿果,吃了好幾把。「這真的很好吃,雖然不會飽。」而她聽到了那個聲音,好像還不曾遠去。

「r7ebje5n74be4nb。」
「誰?」艾維茲心想,不過她是邊跑邊想,遠離那個聲音。

前方有河流,艾維茲在樹縫之中可以看見河流,她跑了過去,她看了看沿岸旁的樹木,然後沿著河岸往前走,說不定可以走往下流出口。

她繼續走,在前方,看見了用木頭雕刻的獨木舟,不過看起來沒有槳,且獨木舟看起來很破舊,幾乎隨時會下沉,她一腳踏進了獨木舟,一腳在外,踩一踩,不過她又聽到了那個聲音,「ner6degv jw5b 65bw。」離她很近,以為又是他們,趕緊推著獨木舟,看一看河岸旁有無木板之類的東西可以充當槳,隨即把它推下河還有丟著一塊木板,往前划。

那個聲音離她很近,原來不是那群人,只是一群「獵人」——血陽紅族的獵人,正好在附近打獵,準備用那艘獨木舟載獵物回部落。那群人走往自己的獨木舟,當然不只一艘,有三艘,只是一艘被艾維茲「拿走」了,另兩艘在前方不遠處。四個人走往河岸時,要接近自己的獨木舟時,發現怎麼一艘船不見了?四個人很納悶,只好先把獵物放在一旁,看看有什麽辦法可以把獵物帶回自己的部落。

艾維茲用力划,自己隨手拿著木板,不知道是多大還是多小,總之,好像幾乎沒有在前進,她看了看後方;其實它是有在前進,只是艾維茲的施力點不對,她站了起來,看一看前方,說不定可以順利游向下游。

艾維茲又坐了下來,獨木舟裡有積水,所以她的臀部是溼的,但她好像不怎麼在乎,身上的衣物那麼單薄,起不了什麽阻擋作用,她往後坐了一下,幾乎坐在尾端,「這要怎麼弄?」艾維茲心想。

艾維茲往後看,遠方之中,那群人也跟了上來,但她看不清楚。原來那四個人,只能載一部分的獵物,其他部分只能遺留在原處,等待有空閒時,再來拿吧!他們雖然很在乎自己捕獲到的那些肉排與蔬果,可是就怕沈船,讓食物泡在水中,更難搶救所有食材,只好忍痛作罷。

「他們到底是誰......?」

那群人划船的速度當然比艾維茲的速度快,但艾維茲也在「努力」地划,不過隨著時間逼近,那群人也慢慢靠近艾維茲的船。

那群人看了艾維茲一眼,不說什麼,然後看一看艾維茲腳下的船,認定這是他們的,「nr75bw ue45 n?」
「這是你們的吧?」

他們搖頭。

「不是?」
「如果是你們的,可以借我使用嗎?」

他們還是搖頭。

「nrube4i6ne56j3。」其中一人說話。
「nr8e5n%&#N54n7。」那一個又說話。

三艘船在河流緩慢前進,幾乎不為所動,只是憑著河流往前移動。


泰神往後看,「大概這樣夠遠了吧?」牠心想。牠距離那個奇怪部落有一大段路程,且前方還有個阻礙物讓他們無法通行,他們暫時不會打擾牠了,反觀內部還有幾個麻煩人物要處理:伊瓦、艾特與雷。

這幾個人是被捆綁在同一個部落,同一圈子裡,但是這個部落很大,安與傑克則是不同的圈子,但是為同一個部落所為。而由於那個部落很大,所以要見到彼此真的不太容易,中間還有許多樹林遮擋視線,可能你都以為他們是不同的部落的不同圈子,但其實都是同一個。

雷往回看,後面的人緊追不捨,包含首領等人,「真他媽的,怎麼人越來越多!」雷邊跑邊念。又有一個三叉戟往他旁邊射了過來,三叉戟命中樹幹上,雷卻沒有時間理會它,現在只能先逃命再來想辦法救艾特。

一個族人拔下了三叉戟,回頭看了一下雷,「好看!」口中說出這句,冷冷地對他笑。首領則是在後面比出暫停的手勢,要他們暫時不要管他。有些族人回頭看了一下首領,就跑回去原來的村落,還有些族人則是被其他族人叫著要打道回府。

首領指著旁邊的那個人——艾特,要記得帶回他。首領認為「藥劑」應該發揮功效了,這種藥劑不是對每一個被俘虜的人有效,像是雷、艾維茲與泰神。至於他們爲什麽會免疫,可能與體質有關,也可能是其他因素,總之還有未解開的謎。


雷暫時喘息一下,並且看著天空,「我一定會救你的!」雷語氣堅定地表示。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