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情(續三)

圖片來源:Justin David

接近晚餐時分,洛爾與海娜坐在一起,卻不看著彼此,只是望著眼前的火堆不斷燃燒。熊熊火焰燃燒的木柴聲,批哩啪拉地不斷催促著,好像時間在這個時節凝住了。族人在火堆面前不是聊天,就是在自己的屋外旁整理家園。長老也看著他們,而神媒與神使則是在自己的屋內禱告,念經,希望自己部族可以長久永存。


「你能找到凱茵絲嗎?」海娜問。
「當然能!」洛爾很有信心地回答。
「我總認為你不能找到她。」海娜對洛爾似乎沒有抱持著太大的希望。

「你怎麼對我這樣沒信心?」
「不是沒信心,而是憑你現在手中的工具,你要用什麼方式來找她?你對這裡的語言又不通,地圖又不熟,我實在沒有把握你可以帶她回家。」

「你是擔心這個?」
「是啊!不然還會是什麼?」
「你以為找一個人只要單憑幾個工具,就可以找到一個人?你的想法也未免太天真。」
「我是這樣想,我以為很單純,你知道的——就只是找到她,帶她回來。」

「當主任告訴我要去找她時,我還有點不敢置信,雖然他很了解我,可是他給我這個任務,我還是很懷疑他的用意。」

「你們兩個感情不是很要好?」
「算是吧!一起下班喝酒的朋友,不見得就是好麻吉。」
「那你跟維爾耶夫是怎麼認識的?」海娜問。
「他有找過你?」洛爾露出疑問的表情。
「在樓梯間巧遇。」
「就......大學的同學。」

「我們住在同一個宿舍,另外還有兩個同學,名字有點不記得了。」洛爾繼續說。
「你們還一起工作,這真是難得。」海娜認為要一起工作的機會實在不多。
「我們約好要去這間研究所展開自己的人生;這間研究所的徵人廣告很有趣,說什麼需要『改變世界』的同好一起加入!你的舞台就在這裡!」

「是啊!『你的舞台』。」海娜呵呵笑。
「我感覺也是被這兩個字給吸引,才來這間研究所實習,想不到已經快一年了,我還是在實習。」海娜繼續說。

「你有其他的同學也來這裡嗎?」
「有啊!一個叫做『裂者』(Breaker)的女孩。」
「我怎麼沒聽過她?」
「喔!她在電子機械部門裡面。」
「我們有這個部門嗎?」
「有啊!怎麼了?你沒聽過嗎?」
「我來這裡快十年了,從來沒聽過。」
「這也難怪了!這是最近成立的部門。」
「這是幹嘛的?」
「就.....電子研究。」

「她是出生理工方面的天才,有問題,你可以問她。」海娜繼續說。
「我會的。」
「你跟她很熟嗎?」
「不熟,我們不是在同一個班級。」
「你怎麼知道她的?」
「那時候,新成立的計算科學系中,她是個箇中好手,技術無人能及。」
「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我不懂。」洛爾搖頭。

「總之,你有技術方面的問題,你可以問問她。」
「呵......」海娜打了一很大哈欠。
「我想先睡了!我今天很勞累,想要好好休息一番。」
「你去睡吧!」洛爾轉頭看著她。

海娜起身,走往那個屋子裡。洛爾則是看著火堆在燃燒,不斷在想著明天,還有那名女子,以及那個部門。
過了一陣子,火堆也熄滅了,洛爾起身看著熄滅之後的雲煙,想一想,「或許我真的應該回去探個仔細。」洛爾起身,走往自己的屋子內,裡面就是一張床鋪,平鋪在地板上,但與地板有層距離,海娜睡在裡面,草蓆以及用樹皮編織的棉被,看起來很奇妙,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洛爾才感覺這趟旅程有不一樣之處。

月光很皎潔,灑落在床鋪上的光芒,縫隙之中顯得很耀眼,洛爾看著海娜的睡相,有一部分還真的像凱茵絲:金黃頭髮、波浪捲,還有一雙大眼睛,只是她是年輕版本的凱茵絲,現在的凱茵絲卻是顯得格外成熟。

洛爾躺了下來,與海娜有段距離,這床鋪很大,他可不想與她有什麼肌膚之親,畢竟他與她只是同事,是出來有任務在身的,可不是浪漫的蜜月之旅。

海娜的睡相其實很「難看」,因為在他躺下要睡著的同時,海娜一個大翻身,整個左腿壓在洛爾的腿部,且還是突然地重重地轉身,讓洛爾差點想破口大罵,但還是忍住了。

「你!」洛爾心想。


那張「無頭照片」就這樣在那隻小猴子的「玩弄」之下被遺落在路邊。喬與凱茵絲看著前方,想必應該就快要到了,在此同時,那隻鷹則是在後方望著喬與凱茵絲,好奇地看著她們到底要幹嘛?

「前方就是了!」喬指著前面。
「嗯?」凱茵絲瞇著眼睛往前看,畢竟天色已經快黑了,可是前面看不見什麽營火,可見得前方有詐。

喬快步走向前,凱茵絲隨即跟上。等到喬走進那個被襲擊的村落之後,凱茵絲也在後方看著喬,有點不敢置信的表情寫在臉上。

「怎麼會......發生這樣嚴重的事?族人們呢?怎麼都不見了?」喬呆在一旁,凱茵絲則走了出來站在喬的旁邊看著前面。

「村落怎麼一下子化為烏有?」凱茵絲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以為只是來勘查那個族人事件,怎麼變成了人去樓空的廢墟?

「到底發生了什麼?」凱茵絲轉頭問喬。
「我也正好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喬走進去看一看,看一看這廢墟之中,有什麽可以察覺的殘餘可以釐清到底發生了來龍去脈?
喬彎下腰,隨手撿起一塊木板的邊角,翻起來看一看;什麼都沒有,不是家庭飾品,就是家具的一個部分,凱茵絲好奇地看一看這部落的每個角落,她蹲下身,抬起木頭,看一看裡面,也是一無所獲。

「這根本就是滅村!」喬生氣地握著拳頭。

「到底有什麼仇恨?需要讓整個村落一起下葬?」凱茵絲也憤憤不平。

喬東走西走,看見地上有個碎落的長槍的頭,蹲下身,撿了起來。「這不單單只是那麼簡單而已。」

「嗯?」凱茵絲在遠方聽見喬的聲音,也走了過去。
「你說什麼?」凱茵絲問。
「你仔細看這刀頭,鈍成這樣,這應該不是一般人所為。」喬解釋給凱茵絲聽。
「我看看......」凱茵絲把喬手上的刀頭拿到自己的手上,仔細查看。
「的確......」

「這會不會襲擊我們的怪物所做的?那個有很多眼睛的怪物?」
「我覺得應該是。」喬回答。

在叢林的一個深處,因為傳說獸的「介入」之下,原本燃燒成災的樹木現在成了冰雪一片,這片冰雪有一部分蔓延到這個村落裡,而有一角顯露在外。

「那個是什麼?」天色接近晚霞之下,冰雪透過光的反射,讓喬意外看見那片冰雪的一角。
「什麼?」凱茵絲轉頭看見喬在看到的東西。
「那個!」喬指著前方。

「等我一下!」凱茵絲手上握著刀頭,陪喬走了過去。

喬蹲下身,看著地上的冰,「這裡怎麼會有冰?現在是夏天,何況這裡不可能會結冰。」喬滿滿疑問。

「後面好像還有......」凱茵絲看著那一角的前方。

喬走了進去想一探究竟,凱茵絲也在後頭跟著,那片冰順著樹林,附著每個樹幹上,雜草上,好像一部份的樹幹被蓋上一層薄薄的冰層一樣。

喬一手摸著樹幹上的冰,另一手摸著沒有被冰層覆蓋的樹幹,「這應該不是普通的冰。」

「這根本不覺得寒冷,或冰涼。」喬繼續說。

凱茵絲也徒手觸摸冰,「這很特別,我還是頭一次見到。」
「到後方看看,說不定有什麽發現。」喬轉頭對著凱茵絲說。

一隻彎角猛獸在附近徘徊,似乎嗅到了「人類」的味道,距離喬與凱茵絲還有段差距,不過也很接近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