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偽意義(三)

圖片來源:Ethan Chiang
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尤其在這個需要強烈認識自己的年代中,各個自我激勵的書籍念念不休,我們也言猶在耳,「be yourself」的真正意義的前提之下,我們只是想「勇敢」做自己,然而,這根本不可能辦到,因為要勇敢,網路上的「神經病」那麼多(請原諒我寫得這麼直接),我們就算不斷鼓勵自己,總有人要看你出糗,就算你非常堅毅,非常有韌性,但也可能被打倒,因此,這好像也不是「做自己」本身這樣單純,我反而想問,自己與別人之中的自己的立足點在哪個意義上?


而就是「偽意義」要討論的範疇了,如果只是增添自己的想要的意義,那麼只需要不斷加加文字的字數就行了,然而,填補每一頁的意義,或者為了感情而在感情本身劃一撇,那麼人的理性意義根本沒有達到我們的意念上。人類的每一份空白,不是為了要放上音符,也不是為了要你放上音符,因為根本沒有五線譜讓你畫,人生本身就是藍圖之中的每一點痕跡所勾勒出來的「點陣圖」,讓你想要在意義之中,畫上真正的意義背後念頭,換句話說,人類的聰明是放在大腦的衝擊思考中,神經元可以碰撞出來的意義上,現在我們的行事曆(待辦事項)當中,或者我們規劃的行程當中,或者在我們基本邏輯思考當中,哪種意義是值得真正放在意義的念頭中?足以撼動整個世界?


就算這個舉動並不危險,但人類不是非要生在這種意義之下,而是在無形之中,我們被迫學著怎麼接受。


自己與別人不平衡就是其中一例,我們的自己常常與自己的另一方發生碰撞,與別人發生碰撞,就算我們多麽要求要尊重,要理性討論,但往往還是沒有「良好結果」,看看世界的「討論」就可以知道,不管這世界要求多麽性別、種族、政黨,宗教要多麽「平均」,我們的眼光好像真的偏執一樣,無法綜觀整個世界。加上一個「自私」的隱性念頭在蠢蠢發酵,我們怎麼不可能希望愛自己比別人多一點?

我還真希望沒有該死的左右兩派,擁有第三勢力能夠為兩方說說話,可是並沒有(就算有,也是極少數)。因為一點點偏向,就有可能在某個議題上差個微小毫米——就「錯」了,這是很嚴肅的問題,就算我們幽默看待,還是有人要拿這個話題認真與你作對。

這就是矛盾的方向訴求,如果我們真的要一個和平的社會,就不該拿什麽數字指標來當議題,也不該拿什麽對錯的議題不斷在文字本身在仔細討論,但我們偏偏就會。聯合國公布的全球幸福指數,或者什麼全球清廉國家評比,或者人權的議題上,只是顯得沒有必要。

我不是說人權本身不重要,或者快樂本身不重要,而是在自己的議題上就已經有了落差。想一想,如果一個強調自己幾乎要忠於「原味」的前提下,或者強調自己要與別人共同生活在一個水平之下,我們這些泛泛之輩根本不能與秘書長相提並論,或者與什麼權勢之人放在一起討論,但人類總是在樂觀的自由之下,不斷看看自己能夠有多大的信念抵押可以抵賴的籌碼,就算這個舉動並不危險,但人類不是非要生在這種意義之下,而是在無形之中,我們被迫學著怎麼接受。

你看著資本主義,你看著那麼幾乎接近烏托邦的崇高理想,全部都是一昧妄想。人類生存的這個世界,若是不能我們打從心裡去積極認識妥善協同我們的實際情感,那麼在要空泛的理性現況中,都是廢話!邏輯的觀念都不同了,宗教就要看著看著打起來了,偏見與歧視的自己的主要朋友——自戀的一種我們至高水平當中,我們要怎麼互看才會讓貧窮與財富本身能夠達到基本水平,就像我們跳來跳去的浮冰,能有一點平等就好。

就像我們需要財富來維持基本生活開支的人,都需要一份收入來達到能夠生活的地步,否則我們的財富是從哪裡而來?沒有人會白白寫文章給你看(像我),做音樂給你聽,或者放許多照片給你看,免費的「午餐」是指希望你能夠想一想你現在的生活水平能夠上下顛倒看都能看出一樣,但一百美元看一美元,或者相反地看對方,都認為怪怪的。這大概也是我們期盼多年來能夠達成一致協議的人怎麼都達不到水平——就算你指稱貧窮人數已經大幅下降。

世界要的是一種真意義,而不是偽意義,那種看起來能夠期盼你捐獻的網站,還不如大型組織的宣傳來得夠有說服力,因為真正需要幫助的人依然不少,但打著西裝,穿套裝的人們總是有一部分拒他們千里之外(你又知道我在說哪些人)。唉!我的文字寫得再多,我還真希望,這世界能夠看見真正的大愛,而不是我們那種碰撞又牴觸的人們的行為。

可惜的是,並不容易做到。時間被安排在各自的原位上,我們只是拿著自己的時間去縫補每一秒能夠經過的時間能夠做到什麼地步;我們有各自的交友圈,朋友之間的每一層關係,層層遞減,常說低連結的關係才是真正的重要里程碑,才是能夠幫助你擴展交際眼光的最佳幫手。我不是反對這樣的說法,只是在低連結之外的連結點上,我們又有多少能夠維持真正展開連結的影響關係?


人情是互補的,好像每一個人都這麼說,因為我們這種互相往來的日子,都是需要靠著社會上的每一個人的雙向溝通才能達成情感上的進步,否則我們怎麼可能需要一個親密摯友才吐露心事?否則我們若是沒有公開彼此的醜陋,怎麼可能讓他人進入你的內心,了解你的一面?我相信這種說法,誠實是很重要,真相的目的是讓實情真正撥雲見日,不要再蒙在鼓裡。真相的唯一真相就是我們眼睛見到合理證據,法院上的供詞,不如我們能夠在安靜之日,傾聽來自靈性的聲音而重要。每一個人在對待他人時的反應不同,因此,水平也跟著不同,不如我們想想在尊重的平台上,我們這種雙向溝通的對等式,要怎麼不會一而再再而三見到「斷軌」?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