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文明的意念(三)

圖片來源:Stephanie Overton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你看見這樣文明的衝突就在於當人類終於那一腳跨進了要穿起衣服的時候,我們才驚覺原來穿衣是一種社會表現,卻不加思考衣服對於人類不是拿來表現時尚,而是怎麼舒適、透氣與保暖;當我們看見那模特兒在時尚伸展台配搭那種奇形怪狀的配件時,才覺得設計師的靈感根本就與那概念不搭,甚至勉強湊合。

強烈衝擊的狀態下,我們現在的衣服哲學是說明我們能夠很有意念型態,證明我們多有與眾不同嗎?看起來造成灰天鵝事件的撞擊下,我們的衝突只是在灰色地帶中明顯帶出那意義的概念,好讓我們去相信那是可行的。但就文明層面來看,只是證明我們多有碰撞的呼應——是存在的,也就是說——是人類讓火花點燃的。

這樣的混搭沒有錯,很多有創意的設計師也是這麼認為,甚至開創新的領域,我也不認為有多奇怪(因為我已經見怪不怪)。但也因為這種混合的特別方式也為整個文明色彩增添了更多的顏色,多到我們的包容已經塞不下為止,還一直狂塞這個創意行李箱。這樣的做法正確嗎?或者應該這樣問:當一個過渡狂潮的時代不肯休止時,我們竟然這麼忍心還持續加油添醋不肯為止?這也是為何惡搞影片不肯罷休的原因,只有有人在這社會舉止中脫離本質,就會加以瘋狂地無止盡看這個人有神,有多麽顛覆整個社會風範。

我們真的要這樣?一個人突然走紅的原因竟然是因為一張神似明星架子的照片,或者一句話?或者一個動作?或者一個行為?什麼都可以渲染成新聞的現代,我們的思維已經偏離文明的初端,走向某種極端。

人類的文明當初不是這樣,自由開放的年代,當人人有嘴巴可以高談闊論時,就忘了怎麼用拉鍊拉回去?而當行為無止境地無限擴張時,我們就幾乎忘了道德的根本。理性就算佔了大多數民眾大腦的同時,難以用線性的評量標準畫出剛好的文明綱要,以至於容易擦槍走火。因此,造成情緒在海上浮沈時,就容易一慌張就以為要沉入大海。

看起來很堅強的我們,遵守那文明律法時,就以為踏上了文明的土地,做個文明人,但我每次想想,這樣的無人之地是否只是一個表面的看板,還是只是虛擬實境帶來的震撼力之後,已經不能忘懷?建立文明帝國需要政府,需要一套組織憲章,好讓整個制度可以有規章可循,一個完好的王國若是沒有王法,當然會亂來。可是,就算有王法——這已經不是是否人民會造反的主因,而是權限分位時,就已經出了許多紛亂。


只有有人在這社會舉止中脫離本質,就會加以瘋狂地無止盡看這個人有神,有多麽顛覆整個社會風範。


一個餐桌上,就能看出例子,證明主人與客人之間的關係,就好比我們坐的位置與距離——你認為是怎麼樣才能讓客人好好聽你的意見,又不會相隔太遠之後,心永遠傳透不了對方的耳朵上?來者是客,總不能嚇嚇他們吧?總不能把他們隔離遙遠之外吧?坐在對面的不見得距離那麼剛好,畢竟阻礙你們兩個向前的,不就是下面的長方形餐桌?

主人好像自以為那麼有原則,但一旦破壞了某些目的,那麼原則就不太是「原則」。現在的好人是那麼好人嗎?現在的壞人是無惡不作嗎?那倒也不是,內心交戰的往往是同一個人,不是誰一出生就非要長兩隻角然後大開殺戒,把所有周遭認識的與不認識通通殺掉,也不是每一個人還會選擇怎麼逗逗他人胃口,就只是為了好玩?我們可以是小丑,但也可以只是透人開心的小丑,不是人人會做惡夢的小丑。

小丑,幾乎成為美國人厭惡的來源,也是不討喜的角色。但我們就算不選擇扮演,但也已經是了!愚蠢人類之下,自以為聰明之後,了解靈長類與人類有類似文明的組織之後,人類的文明的進步只是多了各種語言與文化。而這種文化是因為環境生長而有一種的習俗。早期人類的文明經過環境風霜的洗禮,懂得怎麼當個主動者,而不是被動者,豐收人民,這就是人類的一大驕傲,但這種驕傲也成了扼腕,成了讓人致命的兇手。

當握有權力之上之後,我們就容易被沖昏頭,因為很多證據與實驗結果顯示,當受試者能夠掌控他們能夠想掌控的結果或者範圍之後,心情會比較好,也當然有「正面」的能量。而當我們喜愛看到正面能量的發表結果之後,越對自己產生更大的信念,認為自己總沒有錯。這也就是為什麽人們不會去看看與他們幾乎截然不同的言論的大部分原因,你說我不會去看正向書籍嗎?我還是會,但我看的是「前言」與「後記」。

會喜愛烹調的人,一定會選擇看看食譜,或者對烹調有興趣的人,會去翻閱食譜。如果你不知道怎麼做提拉米蘇,上網找找,你也能找到各種不同風味的提拉米蘇,只要你願意動手做。人就是幾乎處於知識穿插以及講求一派信念的交融,找到屬於自己的生活方式,這也就是人類需要「信仰」的原因。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