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文明的意念(四)

圖片來源:Tomasz Kobiela

文明制度的一派信仰觀念是相信某些是具有法力效應的,只有某些奇蹟有效,我們似乎就抓牢了某些信仰的細節。仔細想一想,當人類回到過去時,我們無法直覺地相信上帝就一直存在,就知道耶穌基督傳達的信念堅定無比。也就是說,為什麽人類相信什麼,而不相信什麼,並非是「親眼所見」的問題,而是需要一種極高的崇尚感,好讓自己能夠有說服的餘地。換個意思說,人類一旦失去某些教條理論之後,左腦根本無法不聽從那個意義,只是想要理解意念的根本源頭,就會無所適從。


你聽了可能有些模糊,甚至感到深奧。是這樣的,人類的大腦是一個很想要找找原因的原因發生的原因(我還是沒有在繞口令)。只要人類一旦找到某些概念或連結可能的訊息之後,我們就會盯著那個圓球看,看看到底會發生什麼事?這也是每個動物本身都會發生的事,只要動物看見一個未知的形體,牠一定會理解那種其最根本的物質,像是鏡子。海豚、猩猩們認出自己,但花豹、狗、變色龍就不會。貓咪總是看著一個人類根本無趣的東西,大玩特玩,追逐自己的尾巴像是笨蛋;但你如果看看人類,人類也會為了一個不值得大打出打的電視機而上了新聞版面,為了幾百元而殺了一個多年好友。我們根本不了解自己所作所為,還認為別人都很好笑,是一個蠢蛋。

人類無法理解意念時,就算文明有一個制度教我們怎麼學習部落深度文化,我們還是無法跟上所要構成的意念的基本元素是什麼,這也是大腦必須說服了解眼前這玩意是對自己有益,所以才需要一套像是「語言」的東西來幫助替代這東西。如果狼不稱為「狼」,那會是什麼?如果鸚鵡螺不稱為鸚鵡螺,那又會叫做什麼?請記住,動物名稱是人類取的,不管學名還是俗名,或者其他名稱,這種理解溝通元素的東西就這樣「強迫」發明出來之後,我們才知道符號怎麼形成今日有文字,到句型的結構,才深通知道語言。


穿得再邋遢,也會有人說有架子,整個型態已經不在,只成了人類大腦想要陪襯的意義,整個世界的風華在各種來來回回的人們的浮光掠影下,只剩模糊。


這就是很重要的一項元素,沒有哪隻黑猩猩一出生放在戶外之後,然後就會快樂地長大,不會死亡。我們需要照顧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人類一出生的型態,就需要一套制度來養成一套流水編號,好讓我們順應適應著文化,來與這自然融合。這套就稱為「教育」。

文化順著環境走,才會有普遍的文明產生,因此文明最後形成一定的文化——以及環境變遷而來,所以文明不會理性豎立在那裡不動——它不是雕像——只是歷史。一個很重要的一點是文化的基本特點是因為歷史根本而保有情結,有了固有傳統。傳統一個概念是我們必須了解前瞻的由來,以及文化的個體方針,才能讓傳統有文化意念才行,這也是說,戰爭的產物不是傳統,環境與文化融合的情感才是傳統——不是單一風味。

時尚的發明已經走了調,衣服的穿搭哲學變成了顏色的搭配設計,忽視了人類穿衣的基本理念,因為文明已經不在。餐桌上的刀具擺放得再整齊,也是做了個不會看起來吃相很差的基本擺盤,好襯托出我們有成熟的韻味。穿得再邋遢,也會有人說有架子,整個型態已經不在,只成了人類大腦想要陪襯的意義,整個世界的風華在各種來來回回的人們的浮光掠影下,只剩模糊。文明,終究只是那兩個字的「文明」,只是我們期待黑暗底下,抬起頭的黎明,並非我們能夠生活的光明。

翻翻那時尚雜誌,我終於明白,人類的文明讓我很感冒。忍不住笑了出來。想一想「我們不知道我們現在在做什麼」這句話之後,就越是顯得搖搖頭。經濟的脈絡一直顯得很複雜,整個經濟市場的走向,在國家的活水注入之下,看起來這混水只是越來越濁。社會觀念的前身就是文明的出發點,但發明錢財的當下,我們還是不知道數字系列代表著終究只有越大越好的意義,只是表面上我們能夠懂的意義。這也就是對於當初的金錢,到現在的金錢,我們始終無法有效地完整知道人生的意義——不能拿著快樂的量尺來測量「快樂」,或者特地去量量悲傷,不是把事情量化,問你一到十分有多痛,而是你的感受有什麽東西能夠感受。

這樣談,很模糊,你把它量化,同樣模糊。但不模糊的卻是所有物質的評分表,我們一直相信接近五分是最好,「適合」這一詞幾乎留在原地,你也忘了它,又把它鎖在家。穿衣哲學一直告訴我的是模特兒是模特兒,那種時尚其實不要也罷,因為不是上街天天見到就是標準的衣架子,我們大腦始終模糊的卻是我們相信那種架子在大腦抓著不放,直到我們能夠穿上,然後自己成為台上主角。一種矇懞懂懂的信念是,當台下與台上根本不是同一個舞台出生的料,我們才會分成現在今年流行的主題是什麼?那才認為很可笑。

你可以讓模特兒素顏上場,但這不是問題,而是一個幾乎教你怎麼化妝成為另一個美麗之後,我們就只知道美麗原來只是出在化妝的功力上,而不是欣賞單純美這個角度上,所以醜陋始終不會站上舞台,然後讓我們通通見到。

你說你沒有審美觀,你只是死不承認你說謊而已。因為你很容易分辨美麗是什麼,一個顏面摧殘的人是很美麗?你只是認為震驚而已(我也是),但不是舞台的料,因為不會讓這種人天天出現在你面前、你的街頭社會,你的電視機前,你閱讀的雜誌,你的各種媒體上。

醜陋與美麗很明顯,不管是男是女,是什麽性別。文明路上,如同野蠻,銳利的刀子容易將文明弄得面目全非,卻以為是野蠻下手,只是被刀面的鏡中反射而嚇得滿身傷。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