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知(續二)

圖片來源:Siddie Nam

傑克用手擦著嘴角的血,看著已遠去的首領,安在遠處看著傑克,那些勇士們並沒有攔阻他們,他們大概知道這兩個人有下蠱,所以就不想理會他們,那隻欺騙他們的的小狐狸在某一處盯著他們,心頭默念著我不是故意這樣做的,只是情勢所逼。


安跑過去看看傑克的傷勢,問:「你還好吧?」

傑克要起身時,看著安,安慰她說:「我還好,這點小傷不算什麼。」

「我們要怎麼做,才能離開這裡!我好想我的女兒!」安邊說邊開始慢慢掉淚。
「我知道,我相信我們會找到的!我相信她們一定在這裡!一定在某個地方等著我們!」傑克給她點信心,要妻子堅強點。

傑克上前抱住安,安也緊緊抱住他。傑克從抱著安的角度看見那隻小狐狸經過他們的身旁。

「你等一下,我要去找牠!」傑克看著安,信誓旦旦地說。
「誰?」
「那隻小狐狸。」

「這時候,你還要找牠?你不是說你不信任牠嗎?」安開始懷疑。
「我沒有其他方法,我相信牠的眼神,牠並非情願這樣做,一定有牠的原因。」
「牠在哪?」
「在你的背後。」

傑克起身,往那個方向走去,安則是在後頭看著他,拉著他的手,告訴他:「希望你有好結果......」話才剛說完,突然一陣暈眩,安倒地不起,傑克轉頭看見安的倒地姿態,上前攙扶,但是來不及,他自己也同樣感到暈眩,也倒在地上。

一名勇士的巫師在後頭念著咒語,比劃著奇怪的手勢。

午夜時分,只有月光照耀著大地,凱茵絲與喬睡著正甜,不過凱茵絲並沒有睡著很好,她屬於淺睡狀態,她腦中思考著那時發生的事,半夢半醒之間,她還是想把事情處理到她要的地步,於是她還是起身,坐在床邊,看著月光。

她回頭看著喬一眼,然後穿起外套,走出屋外,看著這漆黑的叢林。突然一個身影從她的上方飛過,她往上一看,像極老鷹的動物往前飛行。她有點嚇到,從來沒見到這麼大的生物,她想上前了解這個生物的特性,但是她不敢,因為她知道喬一早會看不到她,她還是作罷。

她東看西看,這漆黑的叢林之中,看起來很恐怖,很神秘,這迫使她像是圍困在這裡的野獸,動彈不得。她感覺叢林有很多眼睛盯著她看,令她不寒而慄,她趕緊走回屋內,蓋上被子,不敢出聲。

喬感覺另一邊的重量減輕,閉著眼開口說:「別再探險了!」

凱茵絲不答話。


那隻小狐狸看著勇士們,不過有點心不在焉,因為牠看見曾經拯救牠的夫妻在那一頭受了傷。勇士對牠指指點點,要牠詳細聽他的指令,不過牠還是看著屋外。那名勇士受不了,兩手抱起牠,對著牠不知道在念些什麼話。

「好。」小狐狸把其中一條尾巴放在勇士的嘴上。

勇士被尾巴的皮毛弄得很不舒服,想打噴嚏。

勇士丟下牠,然後打了一個噴嚏。小狐狸走出屋外,想找找那對夫妻。牠走出屋外時,已經沒有見到那對夫妻,傑克在首領的房舍,安在侍女房舍。牠隨便走進其中一間房舍想找找他們。

牠走進一間房舍,只露出一隻眼睛與耳朵往屋內看。
「不是這間......」

牠又走往另一個房舍,小心翼翼看著裡面,「也不是這間......」

「你們在哪裡啊?」牠心想。

牠來到了第三間,往裡面一看,有個人士在鬼鬼祟祟地不知道在幹嘛,牠小心翼翼地,沿著牆角靠近那個人。

原來那個人在準備草藥之類的東西,加了許多植物與動物的鮮血混合的濃縮劑。

那個人突然感到奇怪,回頭一看,沒看見其他生物,他疑神疑鬼又回頭一邊看,看見小狐狸出現在他的旁邊。

「不。」那個人作勢要趕走牠,因為這裡不是牠應該來的地方。

小狐狸走到另一邊,好奇地看著碗裡的暗色東西。

「什麼?」小狐狸問。

那個人見狀了,趕緊搶下那個碗,小狐狸感到有鬼,於是用其中一條尾巴,把那個碗搶來。

那個碗在小狐狸的尾巴上,那個人生氣了,起身想要把那個碗搶回來。他上前想要抓住那個圍住碗的尾巴。

「還!」
「不。」小狐狸回答。

小狐狸看著他,那個人慢慢走向牠,小狐狸轉身,跑出屋外,那個人追了上去。

那個碗在經過奔跑的路程上下搖晃,幸好裡面不是全然是液體狀,像是膏狀濃稠。小狐狸跑向其中一個房舍,並且衝了進去,那個人不管那麼多也追了上去。

小狐狸一進去就看見傑克的身體躺在那裡,那個人也追了進來。小狐狸回頭看著那個人,牠先把碗放在地上,那個人伸出手來,並且唸出咒語想要制止小狐狸,不過對牠沒有多大的作用,因為牠已經不是那個過去的牠了。

小狐狸閉著眼睛,突然一個黑影籠罩了上來,整個覆蓋了那個人,那個人完全嚇到,不相信牠的能力竟然這麼強大,那個人瞬間像是著魔一樣,又哭又笑,倒在地上,又翻又滾。最後靜止不動。小狐狸張開眼睛,看著那個人,趴著倒在地上,牠回頭看著傑克,也是靜止不動。

首領這時候從房舍的後門走了進來,看見了那個人趴在那裡,小狐狸在他的前方,他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嗯?問事?」
「追有感,不了知。」
「喔。他?」首領看著傑克。
「不。」

首領搖搖頭,從後方走出了屋外。小狐狸收起十二條尾巴,只露出一條,走上前去看看傑克。

小狐狸眼睛瞪著大大的看著傑克,「哈囉?」

「果然不出我所料。」

小狐狸把自己的一隻前肢放在傑克的額頭上,喃喃自語;接著,牠伸出前肢上的爪子,在額頭上輕輕壓出一個凹痕。「抱歉啦!」傑克的額頭慢慢滲出血來,小狐狸沾著那血,放在地上,「真噁心,他們竟然把你變成這樣!」

仔細一看,前肢上有許多蟲卵在蠕動,小狐狸再一次按壓額頭,想要清除蟲卵,但是每沾一次,好像怎麼也清不完。地上都是那些蟲的蟲卵。那個像是著魔的勇士突然清醒,他一伸出手,抓住小狐狸的尾巴。小狐狸有點嚇到,回頭一看,看見那個人露出恐怖的奸笑,低頭看著小狐狸。

「拜託!現在不是時候,好嗎?」小狐狸伸出另一條尾巴把他的頭把旁邊一掃,再露出另一條尾巴壓著自己的那條被抓住的尾巴,身體往旁邊一擺。

接著那名勇士伸出另一手抓著同一條尾巴,用力一拉,「痛啊!」小狐狸大喊。

「你真的很煩!」小狐狸轉頭看著他,眼睛轉變成「深紅色」,盯著他瞧。勇士仍持續抓著牠的尾巴不放手,不過他仍是低著頭,所以小狐狸要想辦法讓他的眼睛對著自己的眼睛才有效用。

勇士突然爬起身,抓著小狐狸的尾巴,小狐狸這時抓著地上的空隙,不肯放手。

「你有完沒完!」小狐狸想辦法要轉頭,但他的頭依然低沉。

小狐狸抵抗不了那名勇士的拉扯,最後小狐狸還是放了手,被那名勇士以倒掛的方式抓了起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