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文明的意念(二)

圖片來源:A Health Blog
 
另外的傳言是因為性細胞不同於一般的細胞,所以要更小心呵護,所以我們為了保護我們得來不易的性細胞,因此才需要一些防衛措施。你認為呢?我說我不知道,人都死了,你要我怎麼問他們?看著他們的遺骨會有答案?衣物都腐爛了,難道會有確定的答案?


披著獸皮是因為人退化成無毛動物,但沒有說人為何要退化成無毛的動物,你的生殖器官上有陰毛能夠確認你的性思想沒有消滅,畢竟你一出生就為了要有子代。但沒有說明你為何要有一個子代,只是你沒事會看著你的生殖器,還會把玩它。

性愛的出現是把我們將文明的一種思想暫時放在一個有制度的牢籠中,讓我們知道這樣的牢籠不是你可以隨時找一個異性想來就來,因為雌性要去找找誰才是親身父親,負擔養育責任。如果雄性可以到處「散播歡樂散播愛」,那麼我們這地球的子代早就猿滿為患了,這樣的規範不是一種確信制度?

文明,從衣服談到餐桌,好像還是沒有確認我們思想有多文明,畢竟人類的婚姻才奇怪。只有現代人才有婚姻一事,還有離婚協議書這東西。我從來不會在哪一個部落民族看見離婚協議書這件事。單身的人口這麼多,好像文明把我們鎖在一個搜尋伴侶的雷達上,卻怎麼也看不見哪一個紅點會出現在我們大腦中,畢竟總要有一個異性願意與我們交配吧!

但在條件搜索欄上填上自己的屬性,卻怎麼對不到對的方位,畢竟要情投意合,總不能看看年紀、學歷,還有身世。但也大概因為這樣,單身人口幾乎勝於完婚人口。

為什麼?因為在文明的界線路上,我們的思想變得不像是真正開放的文明,像是因為設立文明制度而有的文明。憲法保障你的戀愛自由,你有權利享有戀愛的特權,但不會你去猜想你要真正戀愛的目的到底是什麼?說得好聽是因為婚姻,另外一點是保有你做自己思想的權利,但是說得難聽的一點是你的「改變自己」會變得更加受限。

談戀愛已經是一種兩個人必須剛好放在對的愛心上,但是不可能每個人都這樣剛好可以不留缺點就放進去。所以要你不做作地毫無保留地給你的愛人全心全意,看起來頗有微詞;說謊沒有什麼,甚至還被《紐約時報》說能夠讓婚姻更健康,但不是說你非要說謊,才能健全。不要誤會我的意思,而是愛情本來在文明的憲章下根本不存在。


邏輯本身是一種流程,是一種連貫的思想。如果我這樣想沒錯,那為何不能這樣連通?因此邏輯很容易帶有盲點的真相。


文明路上不會教你怎麼談戀愛,甚至教你怎麼學會用餐禮儀?根本沒這回事。但文明一詞幾乎包含了我們對於一種「封建制度」下的犧牲品。這麼談好了,當你進到一家餐廳用餐時,不管是中式還是西式,吃著是桌菜,還是盤菜,你都會按照規矩來走,為什麼?因為餐廳習俗裡的文化的教養已經包括了文明這樣的一詞。看看你那盤中的蘆筍明蝦,或者燉羊小排,哪個人會乖乖拿著刀叉,然後一口切著一口吃下肚?大概也只有現代的我們會這樣做,吃個餐點還要學會怎麼使用餐具?看起來幾乎成了文明的象徵,而這樣的表徵大概也離我們自以為是多文明的紳士淑女——就看起來很有水準罷了!

這樣的文明情結牽扯到一個道德情感,當古人怎麼開始用工具串起肉排時,我們卻開始教導怎麼在餐桌上開始吃一頓餐點,這是從來沒有人教我們的。古人認為餐桌上用餐是一種君子表現,符合崇高的理念,屬於中堅份子的一環;如果你是有教養的人,就應該怎麼學著吃餐點,當然就要學著怎麼坐得端莊,吃得慢條有理。我們不會像路邊的乞丐,抓手扒飯,大吃猛吞,那看起來就是缺乏了文化的薰陶,需要文明的開導,才能像個文明人。

文明與野蠻是這樣充滿了清楚的界限,哪一邊都不能跨過,因為一旦我們不怎麼用筷子夾肉,或者用刀子切肉,看起來就跟賤民沒有兩樣。一種很明顯的氛圍是只要我們讀了許多書,成為知識份子,就看起來成為有文明的前途人,可以活得更好,往下一層階級邁進。

社會階層在西方的馬克思主義以及君主主義制度下,我們有了百姓與君王不可侵犯之權利,這樣帶入了一個嚴重的分歧狹義,告訴我們:是!我們是一般民眾,想要有權力管理眾人,並且握有更多實質力量才行,因為人類的思想擺明了就是告訴自己,活得在一切掌控範圍,才能追求意義。

往高一層看的高山當然比從水底往上看的景觀更為壯觀,你何時看見從海溝看著風景會甚於從太空看著整個地球的景觀更為讚歎?人類高高往上爬的意義幾乎只剩實質意義,就是擁有更大的權力可以領導眾人,走向更好的明天。在文明的基本一點卻是不是每一個人非要聽長老說言就是有理,長老或許有經驗,但他/她本身沒有不可預料的經驗,或者可以領導風範的統籌能力;簡單來說,當文明把權力下放到由一人想要管理整個部落時,我們心中開始有疑難雜症,卻無法直通天庭給上帝知道。

道德本身就會出現就有許多爭議,唯物論與二元論吵個沒完,理性無法有效地看待理性這件事,因為就理性本身而言,理性之所以是理性,是因為能夠通理,有跡可循一定的邏輯管道,可是就從邏輯本身來看,這又顯得不通達理,因為邏輯本身是一種流程,是一種連貫的思想。如果我這樣想沒錯,那為何不能這樣連通?因此邏輯很容易帶有盲點的真相。人類誤入引導錯誤的理論,就會帶往錯誤的偏激思想範疇,這就是文明之後帶來的社會衝擊產生的嫌隙。

當餐桌上的餐點不是在餐桌上,我們不會覺得奇怪,因為人類經常在咖啡桌上吃著餐點,餐桌只有幾個擺設,幾幅圖畫,卻沒有一個令人安心的開放空間;你看餐桌上的範圍永遠不及客廳來得寬闊,來得更為放鬆,好像在餐桌吃飯就是上了談判桌一樣,坐上了辦公桌一樣,無法令人享受用餐愉快的氣氛,我們怎麼可能好好吃著餐盤上的餐點,然後話家常?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