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有禮貌的猿人

圖片來源:Anders Lejczak

從飲食看人生,能夠看見我們飲食文化的面貌有多麼奇妙,從上一篇的「麥當勞」來看人生之後,我們當然要更進一步來看看飲食餐桌上的文化是怎麼樣,雖然我沒有吃過世界各地的食物,或者特有的飲食,但是看了許多「餐點」介紹之後,我也才了解原來我們的印象是錯的,或者是說有誤解的。以印度來說,標準的手拿吃飯,部落民族也是,他們不知道有餐具這東西。食材要洗,他們都知道,但是不知道的是為何吃眼前的食物還要需要一套工具?


雞腿要用手拿,才夠味,蝦子要用手剝,才真正感覺像在吃蝦,但其他食物?米飯可以用叉子吃嗎?可以,我的瓜地馬拉家庭告訴我,因為叉子有四個施力點,所以比筷子更好用,但我吃了許多次米飯,仍然學不會要怎麼用叉子吃飯。西方人也會用筷子,但是不像華人那樣的「傳統」。華人用刀叉要習慣所有食物又不是那樣習慣,飲食上的文化,往往各有差異。

宗教因素更不一樣了,基督教要在享用食物前,要先感謝耶穌;日本人的開頭詞是:「我要開動了!」;現代人的習慣是,如果食物精緻,先拍照;如果否,先吃最愛的食物再說吧!家中的飲食習慣與外地習慣不同,不同餐廳有不同的飲食習慣。台灣的西餐廳,基本上,是前菜、湯與沙拉,主餐與甜點,但不是所有的西餐傳統是開胃菜、湯品與主餐。西方的精緻擺盤會讓你開胃,但不一定讓你盡情享用,因為人受到飲食文化制約,我們的餐桌禮儀好像看得出來,我們都是一套標準水準,禮儀專家告訴你所有的擺盤要到位,也就是說,重點是吃巧,而不是吃飽。但我的重點卻是不是在吃巧,而是怎麼看眼前的這一餐?

你還記得「一杯牛奶」的故事嗎?如果你點的是香煎鮭魚或者橙汁鴨胸,我們知道這樣吃起來的風格文化只是看在外面的精緻水準而已,而不是最具有實質內容的標準,我們吃下這一些魚肉和鴨肉,看起來很優雅,實際上只是擺在台上的野獸而已。請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可不是說我們是很虛偽的動物,而是餐廳的飲食文化標準會讓我們以為我們表現得很紳士,很淑女,只是迎著檯面上的禮節標的而已。

當然,我也不是說,我們上西餐廳,就應該表現地很隨便,餐巾亂放,餐具亂丟,餐盤的食物亂七八糟,整個桌子像是發生「戰爭」一樣,而是在點餐之餘,應該想想:我們是吃西餐,還是被西餐的理性很制約了?應該表現怎麼樣的禮貌,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在除了餐廳禮節之外,應該在乎地怎麼與人有平起平坐的人性水準。服務生是人,他們幫你上餐點,除了你應給的小費之外,服務生也不應該在小費上大作文章,少給一美元不會怎麼樣,多了一美元也不會怎麼樣,如果人性服務水準偏偏要用小不小費作為服務考量,那麼是不是在餐廳完成最低消費的通通會有使臉色看?

我知道,你們是現實的,能給鼓掌算什麼?你能給一美元讓我吃飯才是真的。所以在殘酷的現實之外,我們總忽略了人性的水準考量。因為服務的水準是考量在你下訂才有人性考慮,如果只是在餐廳門外徘徊,你願意施捨一餐?這不能怪人類,因為人無法考量到人的內心深處,我們怎麼知道這個人是有錢公子哥,還是想白吃白喝?或者只是一般消費者。因此,我們想要讓人考慮的人性的平衡值,那麼請先把位置調得一樣「低」。


我們這些維持理性的都市人只是保持台上優雅典範的一種禮貌猿人——看著猩猩吃飯的感覺如何?


但我知道,那是不太可能的一件事。因為米其林都有區分幾顆星,那麼一般餐廳的五顆星是怎麼回事?你認為的平價,我卻認為的高貴。因為價格因為時間年份而調整。看看現在的飲食指南,多是部落客的實際體驗結果。但我也坦白說,食物是很主觀的一件事,好吃不是因為你個人,而是因為文化的融合與相碰出新火花,而讓時間撫成平順。因此,看著現在的飲食文化,不是因為我們在餐廳的吃相而衍生出來的一套水準嗎?

從餐桌上的「配角」——餐巾紙可以得知,一般餐廳有餐巾紙給你擦拭嘴巴,如果沒有,只是為了餐巾布,而部落民族吃完餐點後,滿嘴的油膩痕跡然後對比獅子的滿嘴紅,我們好像顯得是吃完人肉的漢尼拔而已。當然,到這裡,你又開始反駁,你的意思是說,我們是披著人皮的野獸罷了?我的意思是說,人類進化到餐桌的每一道餐點,看起來是為了讓餐桌的討論不要那麼不歡而散,但事實上,就算我們不不歡而散,每一個人吃完餐點依然拍拍屁股走人,請問我們這樣有更文雅一些嗎?

沒有。很少人在餐桌跟我聊天超過兩個小時的,除了那美國家庭的男主人之外,他喜歡跟我聊聊他跟女兒的相處與他自己怎麼教育這些女孩的。除此之外,女主人也會跟我聊聊她跟她大女兒是怎麼為錢吵架的,大概因為我是外人吧!所以容易敞開心防。

美國家庭的餐桌文化當然與每一個(美國)家庭餐桌文化不同,也與外地的飲食文化不同。但我們看看每個人的吃相時,就可以發現我們每一個人的吃相真的很不上相(我要澄清一點,吃相的英文不是餐桌禮儀,而是你在吃飯的樣子)。沒有人要抬頭吃著餐盤上的食物,每個人真是名副其實的低頭族,因為,如果我們拿著餐盤吃飯,那只是顯得很奇怪,或者說我們是真的餓壞了!狼吞虎嚥只是往前看著眼前的餐點,而不是看著自己的食物或者自己在咀嚼的食物,因此默默低頭看自己的食物,是為了避免讓自己大口吞嚥的食物顯得滿嘴食物樣,如果每一個人拿著餐盤吃飯,那麼你可能難以下嚥——可能還會噴飯,不然為何媒體喜歡討論女明星吃飯的醜樣,甚至還影射有性之嫌?

人因為注重餐桌禮儀久了,我們會忘記我們以前是怎麼樣的。坐在一起吃飯是為了團聚,現在華人團聚則是為了重大節日,且聚在一起不見得有話題聊。美國人聚在一起吃飯,不見得天天都是同一群。現在的世界飲食文化正在改變許多,我們所熟悉的好客,可能變得是要看人,因為隨時可能招來惡人。這樣的做法並沒有對與錯的認定,因為好處幫助我們建立人的印象,壞處卻是我們容易在背後開始評斷人(不是有一套人的評斷機制要上線嗎?)。因此,想一想現在的飲食文化改變了我們多少,我們就會在餐桌上看見人性的實際模樣,而那模樣也充實反映我們人生的清楚寫照,不是有多典雅,而是有多麽地可笑。

而看看部落民族的飲食風格,高山的民族或者叢林裡的民族,他們獵殺動物,他們儲存動物肉塊,他們分享肉塊,生活在一個大家族的原住民聚落中,我們就是要生而為他們死,死而保有他們的精神。我看了許多部落民族的種種寫照,不管是在秘魯的部落還是在非洲的部落,萬物有靈一直以來是不變的宗旨。所謂的飲食文化對他們而言,就是一種保有祖先遺跡的傳統,但他們同時也知道,這種文化是隨著靈而有新的時間詮釋,造物者總會告訴他們,既然食用它們,就應該讓它們的死法保有一套尊嚴——他們很少食用動物頭部,是因為動物的頭為靈之所在地。(各地民族文化不同)

吃個飯,是放在地上或石板上吃,餐盤、餐具是廢物。烤熟的豪豬肉,就直接用樹枝插著吃,魚也是。野菜不免就生吃,不然就跟肉串在一起烤。所有我們所熟知的飲食文化在這裡不適用,因為我們是與自然融合的大地民族,如果你熟知這一點,你大概也會知道為什麼我們餐桌上的禮儀顯得格外奇特,只是因為我們穿著現代服飾的摩登人?

了解這一點,現在你在餐廳看看每一個人的「吃相」,大概也知道我們這些維持理性的都市人只是保持台上優雅典範的一種禮貌猿人——看著猩猩吃飯的感覺如何?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