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5

望(續五)

圖片來源:Martin Cathrae

凱茵絲看著眼前的餐盤裡的餐點,一動也不動,似乎在想些什麼。喬在用餐時,望著凱茵絲似乎心事重重,她問凱茵絲怎麼不吃?是因為上次的餐點讓你受不了嗎?喬半開玩笑的表示,凱茵絲卻不為所動。


「還在想著為什麼牠會不見的原因嗎?」
「嗯......」

「這問題,我也想過,長老說大概是因為奇光石與其他石頭發揮作用吧!」喬想了一下回答。

「發揮作用?什麽作用?我在實驗室從來沒見過類似的作用?甚至變出一頭怪物?」凱茵絲驚呼連連對喬說。

「你施打那一劑在黑猩猩的身上,不算是嗎?」喬質疑她。
「還有其他生物?像是蜥蜴、鸚鵡等等。」喬繼續說。
「可是那是因為想要了解這石頭的功用......」凱茵絲想解釋清楚。

「你確定你拿到的是奇光石?」
「什麼意思?」

「奇光石不可能單獨產生出一個從無到有的生物!」
「是沒錯.....」凱茵絲想起這石頭的研究論文。

「我只是附加在這些動物上.....」凱茵絲繼續說。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奇光石是給這些動物額外能力?」凱茵絲認為是這樣。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奇光石即使附加在你的這些動物身上,也不可能產生像多眼猛獸這樣的怪物。」喬解釋。

「但牠是怎麼來的?我是說奇光石如果不會把動物變種,那麼就如你所說,它會與其他石頭產生變化?」

「長老的意思是這樣。」喬說。
「那其他石頭是指......?」凱茵絲問。
「長老的那些書籍沒有清楚說明,所以我也不太清楚。」
「但你又不幫我借來讀.......說不定我可以找到答案......」凱茵絲一直想從這些書籍找到些許資料。

「問題是你又看不懂那些文字?對你來說有何用?」
「看圖片啊!上面有圖案吧?」
「嗯......是有。」喬想了一下。

「那你就幫我跟長老說你的朋友要借書,可以嗎?」
「我試試看,長老的書通常不外借。」喬回答。
「你桌上的餐點怎麼還不吃?」喬看著凱茵絲眼前的食物。
「嗯,我還不餓。」

「夜晚沒有宵夜喔!」喬告訴凱因絲。
「沒有宵夜喔!」凱茵絲才恍然大悟。
「你前幾天是怎麼回事.....」喬問。

「就多吃了幾個麵包,不然就是太晚吃......」凱茵絲看著自己的手錶,指針已經指向晚上七點多。

「吃吧!」
「喔。」


雷看著艾特,同時也回頭看著房舍外面,外面的族人拿著三叉戟步步逼近,艾特還是半昏半醒的狀態,「王八蛋!這時候給我出亂子!」雷眼看情勢不對,只好硬著頭皮上,雷把艾特推了出去,趁這那些族人把三叉戟對準艾特的同時,雷也衝了出去對付他們。

雷衝上前去,把每一個人用快速的手法踢倒在地,那所有三叉戟在這同時也跟著飛了出去,因為雷的攻擊,這些三叉戟距離艾特只差幾步的距離。後面的族人也發現雷與艾特的蹤跡,追了上去。雷趁這時,趕緊拉著艾特躲回原來的屋舍後方。

「媽的!我的小刀不知道丟到哪裡去!」雷忘記他的武器可能在找尋艾特的時候而遺失。

「艾特!拜託你!現在不是睡覺的時候!趕快醒一醒!」雷看著艾特,艾特的眼睛還是一樣不起變化,眼看躲在這裡不是辦法,還是趕快找到那隻小狐狸看看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

這時候,那些族人全部湧上去,丟起三叉戟往雷與艾特的方向。雷聽到外面有聲音,趕緊回頭看,就看見萬「槍」齊飛往他們直衝而來。

「媽的!」雷背著艾特又趕快躲在另一個房舍的後方。所有的三叉戟把那房舍變成「廢墟」。

雷與艾特躲在另一邊的房舍,好巧不巧這是那首領的房舍。房舍的聲音傳來首領與那些族人討論的聲音,還有些其他的參與者的聲音。

「怎麼?」
「應該這樣.....」「不然是.....」
「喝!」
「什麼?我們做這樣,完成本事,所以就可以......」
「或者也可以.......」

雷感到奇特,怎會有人們說著類似他們的語言,而他「不經意」聽到他們的討論聲音,但他根本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這是誰的房舍。雷好奇地往房舍靠近,想聽個仔細。那些族人在找群他的蹤影,走了過去,有些族人注意到他們好像往首領的房舍移動,想走過去確定。

「他們在說什麼?」雷心想。

雷扛著艾特小心往房舍的大門移動,這時候一名族人發現到他們,跑了過去,雷與艾特這時跑了進去。

一個將領們在用餐時不經意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他看著雷,認為這不是下午俘虜的人嗎?他怎麼逃出來,而那一位男人怎麼看起來死氣沈沈的?

雷則是一臉茫然,看著周遭的每個人的臉孔,看起來就只是一般人,沒有奇怪之處,「原來你們也差不多嘛.......」雷心想。他看著正前方,想必他是這裡的老大吧!他走上前去,「喂!你幹嘛不請我們入座?」雷扮著白臉尋求對方好意。

「什麼?」首領心想。
「他是.....?」一個將領問了。
「客。」首領回答。

「客就是客,別廢話那麼多!這我兄弟,我先坐下啦!老兄。」雷看看哪裡還有座位,轉頭看著其他客人,「他喝醉了,你可以幫我照顧他嗎?」說完就把艾特丟在一旁,自己在最角落的位置坐下。

「哇!這麼豐富!我肚子剛好餓了!我先吃啦!」雷看著眼前的菜色這麼澎湃,直接用手抓著食物往嘴巴送。

首領這時候起身,走了過來,來到雷的身邊,雷還沒有感到首領的身影,只是看著眼前的食物邊吃邊看著艾特,每位客人。首領彎著腰在雷的耳邊竊竊私語:「走,我處置。」雷回答我聽不懂。

首領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雷則是起身坐著這裡每個人說這裡的菜如此好吃,你們卻不吃,白白浪費廚師的心意。每個客人聽到這句話震驚與不解,他們交頭接耳不知道在說什麼,雷則是說我先走囉!那位弟兄,我明天再接他。闖入房舍的那位勇士,完全不敢有什麼動作,因為他們很懼怕首領,反而是雷大搖大擺進入,似乎當自己的家。

首領走出屋外,想找找雷,雷卻已經不在屋外,首領感到好奇,左看右看。雷突然在房舍的角落現身,「你應該就是老大吧!我只是給你面子,但是沒有下一次了!」雷捂住首領的嘴巴說。「那位弟兄替我照顧他。」

首領感到納悶,我又不認識你,你的用意是什麼?他一點也不知道。雷說完之後,躲在房舍後方的樹叢裡,首領一臉呆樣。



晚餐過後,凱茵絲拿著樹枝在火堆面前烤著,喬在後方看著走了過去。

「你還在想?」
「嗯....算是吧!」凱茵絲抬頭看著喬,喬這時候蹲下身子陪她坐了下來。
「那不是你的錯,你實驗在動物身上,並不能怪你。」

「可是我讓一隻黑猩猩逃跑了!」凱茵絲想起那隻黑猩猩。

「可能不是用牠吧!看來牠有很大的鬥志想逃離那裡。」
「有時候,真想離開那研究實驗的地方。」
「那你為何無法離開?」

「因為其他的實驗室也.......差不多。」凱茵絲想起應徵這裡的情況。
「其實這裡的人很好,我想大概是我太笨,所以才會搞砸許多事情。」凱茵絲嘆了一口氣。

「你別悲觀了,你既然選擇跟我來到這裡,就表示你還有勇氣改變你自己。」
「算是吧!」凱茵絲回頭看著喬。
「沒事早點睡了!明天一早還要上路。」
「又要再回到那裡?」
「你又怕啦?」
「是吧!」凱茵絲想了一下。

「我也會怕,但是你習慣與他們相處之後,只是你的恐懼在發酵。」
「嗯.....」凱茵絲又想了一下,「可是.......我從來沒見過那樣的怪物.....」
「我也沒見過,但能否克服,來自你未知的陰影。」

凱茵絲回頭看著自己的影子,「的確,看久了,的確很嚇人。」
「我先睡了,沒事就進來了,小心被鬼影抓走喔!」喬半開玩笑想嚇嚇她。

「我知道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