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09

圖片來源:TijsB

那隻唯一倖存的獨角猛獸,其實一點也不兇猛。牠是個未長大的少年,血氣方剛。牠的眼睛顛倒看眼前部落人民走來走去,不知道在忙些什麼。一個血陽紅族的孩子看見了牠,跑了過來看著牠。手一直摸著牠身上的角,他對了牠笑了笑,牠則是一臉茫然。突然,他的後方來了一個女人,大概是他的母親吧!對他說了幾句話,那個孩子就悻悻然離開。


一個獵人走了過來,蹲下身子看著獨角猛獸的眼睛,還有那牠身上的角。他也同樣地對牠笑了笑,然後,他站起身對著後面的人們大喊一段話,牠其實本身聽不懂他到底在講什麼,牠只是略顯不安。

其他人走了過來,看著這一隻獨角猛獸,他們全部一起割斷繩索,釋放牠。繩索慢慢被割斷,整個身體就掉落到了地面。牠試著翻起身,但是等待翻身的過程中,他們其中一人將剛剛的繩索綁住牠頭上的角,試圖想要「控制」牠。牠有點難受,想極力掙脫,但沒辦法,幾個男人左右圍攻牠的四周,牠根本無法動彈。

其中一位獵人拉著牠,牠不情願地走進一個屋內,原來是要會見長老。牠的眼睛看著屋內,簡單又有點華麗的裝潢,有點不敢置信。長老對著牠說了一段話,牠根本聽不懂。接著長老念念有詞,比手畫腳地用力將獨角猛獸頭上的角壓制在地面,直到角的尖端碰觸地面,這樣的過程讓牠很難受,因為幾乎把牠壓著一個圓球,牠快不能呼吸。

突然一個回彈,獨角猛獸因為無法承受這壓力,反彈地差點擊中了那位長老,長老向後退了幾步,差點重心不穩而摔倒,旁邊的獵人趕緊跑過去攙扶。長老對著那位獵人說了幾句話,那位獵人後退,走回去原來的位置。

接著,長老又念念有詞,在獨角猛獸額頭上方,不知道畫了什麽個符號,讓牠有點難受又有點搔癢的感覺,讓牠不知不覺退了幾步,獵人看見牠的步伐有些退後,於是壓著牠的臀部,頂著牠不讓牠後退。

長老似乎完成什麽「儀式」,獨角猛獸則是一副不自覺的模樣,看著長老。那位獵人則是走到了獨角猛獸的面前,看著獨角猛獸,然後牽著牠離開這裡,但是正要離開的時候,突然一個小生物衝了過來,牠似乎不能煞車,撞到了長老的房舍,也撞到了其他獵人的房舍。小生物起身,整理一下羽毛與身上的絨毛,然後搖搖頭,轉頭看著眼前的獵人、族人們。

獨角猛獸也注意到了牠,牠從來沒看過這樣的生物,像蜥蜴又像鳳凰的生物。牠轉頭過來,然後試著飛起來,飛進長老的房舍,獵人看見了牠,認為牠不懷好意,拿著背後的弓箭想要射下牠,他擺出準備要擊出的模樣瞄準牠。這時候長老走了出來,看見那小生物正要飛向長老,他瞄準了牠,小生物則是對著長老念念有詞,不知道想說什麼,這時候那箭已經射了出去瞄準那小生物,小生物一轉身,咬住了那隻箭,然後眼睛兇狠地瞪著那位獵人。

那位獵人跑了過去,而那位小生物則是飛走了,在飛之前,還把口中咬的那隻箭吐了出來,插進地面。獵人對了長老說了幾句話,好像是問他有無怎麼樣,獨角猛獸則是留在原地,看著那兩個人。原來那剛剛摸著牠頭上的角的孩子也一旁看著牠。

那孩子跑了出來,後方的母親想要拉住他,但來不及,那孩子跑過去看著牠,研究牠了一下,這種生物從來沒有見識過,任誰都會感到好奇。而獵人則是對著長老講著悄悄話,不知道在談些什麼。

這時候,「危機」尚未解除,突然之間,一個兇猛的怪物從地面上竄出,嚇到了那位小孩,獨角猛獸感覺不對,衝向那隻怪物,那怪物躲了一下,轉頭望了獨角猛獸。那獵人在遠處聽見了打鬥聲與強大的碰撞聲,跑了過去,並且把剛剛插入地面的箭拔了起來,然後邊跑邊將箭放在弦上,往那怪物射去。

這怪物長得四不像,又醜陋,簡直像海象的變種體。那小孩跌坐在地,哇哇大哭,那怪物又鑽回地下,往小孩衝去。獨角猛獸突然看不見牠,但是牠知道那怪物的目標是那位小孩,於是跑了過去要保護他。那怪物從地面上慢慢地往上入侵,整個地面慢慢崩落,那怪物張開血盆大口要咬住小孩,獨角猛獸見這好時機,利用頭上的角往牠的下顎刺了過去。那怪物倒向一地。獨角猛獸則是兇狠地瞪著牠,在牠的面前。

本來要獵殺那怪物的獵人想要再一次拿出第二支箭,但是看見獨角猛獸的「表現」,還是收了起來。長老則是在一旁歡欣鼓舞,其他的獵人也本來要上前幫助,但最後還是放棄。

那母親跑向那小孩,並且感謝那獨角猛獸救了他的小孩。獨角猛獸有點不好意思,看著那母親,而那怪物的下顎流出血水,也開始污染了整個地面。



洛爾與海娜兩個人坐在那馬車的後方,那個人駕著馬車,一上一下地擺動,洛爾看著後方的情況,心情感覺有點愜意,海娜則是看著這附近四周,一直懷疑洛爾的講法是否正確。

「我看你沒有多少行李嘛!」洛爾對著海娜說。
「幹嘛要很多行李?我又不是來度假的。」
「我看你很樂的模樣。」海娜嘲笑洛爾。
「有嗎?」洛爾不承認。

「你看看那行李......」海娜回頭看著洛爾的行李,「你不認為有一點多嗎?」

「這哪裡有很多?才一個皮箱而已。」洛爾摸著自己的「工具箱」,認為這根本就很少。

「要不要我打開來看一下,然後驗證一下?」海娜翻了個白眼看著他。
「嗯......不要。」洛爾想了一下。

海娜回頭看著一下前方,烏雲密佈,看起來要出現暴風雨了。

「你有帶雨具嗎?」
「這當然有!」洛爾信心滿滿地說。

那個人早就披上了雨衣斗篷,看著前方前進。洛爾則是回頭打開那「工具箱」,海娜也趁這時看著他那工具箱有什麼「法寶」。

「這就是啦!」洛爾拿著一件雨衣披上身上,「等一下就不怕啦!」洛爾轉頭看著海娜空空一物,「你沒有帶?」,「嗯,沒有。」海娜只是冷冷地一句。

「沒關係,我們一起。」洛爾把眼前的雨衣一起披上海娜的肩上。

海娜感覺像個小女孩被保護,但她有時候憎恨這種感覺,她說不上來為什麼。洛爾則是一樣笑容滿面看著後方的景色。

突然一陣閃電劃過天空,但他們三人雖然早已聽見雷聲,但還是嚇了一跳,身體顫抖了一下。「別怕......」洛爾小聲地說。

「我看你才害怕吧?」海娜轉頭看著洛爾一眼。

「......」洛爾不說話,第二道閃電畫過,而雨滴也一滴一滴滴落地面,頓時,開始下起傾盆大雨。

視線遮住了前方與後方的景色,一片霧濛濛的模樣,讓洛爾與海娜根本看不清楚後方到底有什麼。一個藍色小蜥蜴在遠處望著他們,搖頭晃腦地看著他們,洛爾與海娜沒有注意到牠,但是牠的腳步加快,往兩人走去。

一雙眼睛瞪大地發亮望著洛爾,洛爾有點後知後覺,感覺有東西看著他,他一回神看見那隻藍色的蜥蜴爬到他的大腿,偏著頭看著洛爾,洛爾有點不知所措要怎麼對付這樣的小生物......「這是什麼......東西,海娜。」洛爾眼神飄向海娜。

海娜看著牠,「我不知道,你不是無所不知嗎?怎麼連牠的學名都不知道?」海娜數落他。

「我是學微生物的,又不是動物學家。」
「是喔!」海娜不以為意。
「然後呢?你總會接觸到其他動物吧?」海娜繼續說。

「是啊!我是有接觸過,但我沒有碰觸過這種......」洛爾還在想法子怎麼樣把牠趕走。

那隻藍色小生物越爬越上面,現在在洛爾的胸膛,弄得洛爾很不舒服。

「你能幫我嗎?」洛爾對著海娜求情。
「喔。」

「我找找......」海娜回頭找找他的「百寶袋」,裡面什麼都有:地圖、火柴、放大鏡、筆、內衣褲、小說、筆記本、幾罐不知名的藥物等等。

「你到底帶了什麼呀?」
「沒有啊!」

「嗯,那這個是......?」海娜拿著一個像保險套的東西放在洛爾面前。

「保險套。」洛爾大言不慚地說。
「你拿這個目的是?」
「裝水。」

「別說那麼多了!趕快幫我套住牠。」洛爾打斷海娜的繼續追問,要她把牠抓起來。

海娜直接用反手的姿勢套住牠,然後把牠丟往遠方。

「謝啦!我的朋友!」洛爾看著海娜,一語感謝她的幫助。
「就這樣?」海娜不解。

「就這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