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31

望(續二)

圖片來源:Hansel and Regrettal

「你......幹嘛?」洛爾轉頭看見海娜勾著手臂,緊張兮兮的感覺讓洛爾很不是自在。
「我......我......沒幹嘛!」海娜吱吱嗚嗚地說不清楚。
「什麼?你是害怕啦?」
「是有......一點。」海娜說話說得有氣無力。


「我們是來找凱茵絲的,我相信我們會找到她的。」洛爾認真的語氣告訴海娜,要海娜給他點信心。

「可是這裡怪神秘的......」海娜隨手碰觸已結冰的荊棘,露出在外的尖刺,讓海娜認為這裡的環境異常詭異。

「這是什麼東西?」洛爾走近海娜的身邊,往那棵植物看去。
「我也第一次見過這樣的植物!」洛爾大感驚奇。
「我記得我當初在實驗時,從沒看過這樣的變化!植物被冰包覆著,且包覆得很奇特!」洛爾仔細一瞧,認為這棵植物的確是一個神奇的效用,可能有說不出的秘密,因此決定要採集一些來回去做研究。

洛爾打開他的「百寶箱」,拿出了一把小刀,然後要割下一點植物的莖葉帶回去研究與實驗。在他要執行這動作的時候,一隻奇特的綠色鳥兒在遠處看著他們兩個。他們兩個沒有注意到牠,牠左搖晃腦,不時看著他們兩個的舉動。海娜則是往前看著前方,不時左右張望。

「研究?你什麼時候變成要研究?」海娜轉頭對著洛爾說。
「反正來到這裡,那就多記錄一些東西吧!說不定有收穫。」
「是吧!」海娜有點懷疑。
「好了!」洛爾拿著那棵植物的莖葉放進自己的「百寶箱」,,他小心翼翼用袋子把它收好。樹上的那隻鳥兒,又飛來了第二隻一樣在看著他們。

「走吧!」洛爾對著海娜說。
「喔!」


他們兩個走了一段路,這一路上「很安靜」,兩人之間彼此不談話,只有蟲鳴鳥叫,各種動物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幾乎沒有什麼互動。海娜是個很熱情奔放的人,她很不喜歡這樣無聲的交集,但她不知道他有什麽話題好聊的;不過,海娜還是開口了......

「你平常在家裡做什麼?」
「嗯,聽收音機,看論文吧!」

「這樣子!你沒有運動習慣嗎?」海娜點一下頭,接著又問。
「沒有。」洛爾只是笑了一下。

「我的時間很忙,沒有空閒時間運動。」洛爾繼續說。
「跑步呢?」
「跑步?」

「你喜歡慢跑嗎?」
「那還好!沒有喜歡不喜歡的問題。」

「你與那隻狗是怎麼認識的?」
「那是收養的。」

「你的心腸真好!」海娜馬上搶答,正在洛爾要繼續說話之前。
「你先聽我說完,那是路邊撿來的,算是流浪狗吧!我不知道。」
「你還是很有愛心。」

「嗯......」洛爾想了一下。
「那個計畫案是怎麼回事?」洛爾反問海娜。
「我不知道。」
「你說謊。」

「我發誓,我真的不知道細節。」海娜認真地說。

「怎麼可能?你幫忙送過這麼多的文件資料,你不會好奇地偷看一眼嗎?」
「嗯......」海娜回想了一下那時候的片段然後整理,「我沒看到什麼細節,幾乎只有內部的上級主管會知道吧!像是你的主任。」

「主任?他有可能沒有理由不說嗎?」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你的老闆,你不要一直看著我。」海娜被洛爾的眼神嚇得有點失措。

「我回去之後要問一問他。」
「他應該也不會告訴你吧!我猜。」
「他不會嗎?」
「我每次看著主任的表情總是怪怪的,好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是妳的穿著吧!」洛爾不以為然。

「妳穿著套裝來這裡工作,卻好像把這裡當成你家一樣。」
「我家?我沒有穿得很隨便啊!」
「你是沒有很隨便,可是看起來很混雜。」

「我只是被要求穿得很舒適而已!所以我就挑選一套舒適的套裝來穿而已。」
「那你怎麼會穿著像是全套黑色套裝來上班?」
「嗯......」海娜答不出話來。

「那是因為比較容易打理嘛!」
「像是我們這裡天天好像有喪禮一樣......」洛爾數落她一番。

「然後要為死去的動物默哀。」洛爾的表情顯得不屑。
「其他的穿著......我真的不會形容,運動服配西裝外套?」洛爾想到就認為很好笑。

「你要笑是吧?」海娜心理很不舒服。
「我不是故意要取笑你的,只是你上班的服裝,不讓每個人注意到你也難。」
「好啦!我是大家恥笑的對象,你高興了吧?」海娜還是很不舒服。
「對不起啦!我只是想到......」洛爾話還沒有說完,後頭的一隻綠色鳥兒突然往海娜的後腦勺飛了過來,「你後面有鳥!」洛爾大喊。

海娜立刻蹲下身子,那隻綠色鳥兒,飛到另一頭樹幹上。

「你的......」海娜蹲下身體看見他手上提著「行李」已經結冰,且那個冰還慢慢蔓延到洛爾的手指上。

洛爾眼神往下看自己的行李已經變成這樣,趕快丟棄,那個冰層也差點沾染到洛爾的手指。
「怎麼會這樣?我的工具箱......」洛爾左看右看,看看有無石頭可以敲碎它,於是東找找西找找。

洛爾隨即拿了一個地上撿來的石頭,往自己的行李砸去。

「沒有用!」那個石頭中等大小,碰觸到冰幾乎沒有反應,反倒是石頭有裂隙。

洛爾再隨處找找,搬了一塊有點大的石頭,然後用力往自己的行李砸去。

「沒有用!」那個大石頭碰到冰層,迅速彈落到旁邊,石頭也有不少裂隙。

那個冰層慢慢地滲透地面,順著其中一顆有結冰的荊棘慢慢附著。兩個人看看嘖嘖稱奇,不敢靠近,就怕自己也遭魚池之殃。


魯納的眼神瞄著指揮官,指揮官盯著魯納。

「很好!我就知道你不會幫我,所以呢?我就想了一個好點子,或許你可以幫幫我這個小忙。」

魯納一樣不答話。

「你以為沈默就表示逃避了嗎?」
「喂!你們兩個人,幫我一下,幫我把他架起來!」指揮官對著兩位士兵說。

兩個士兵把魯納架起來,綁在牆壁的柱子上。

指揮官走了過去,看著魯納的眼睛。

「你大概不知道我有什麼本領吧!」指揮官笑笑。

指揮官把大拇指按壓在魯納的太陽穴的位置,其他四隻手指以虎爪的形式壓著魯納。接著轉動手掌,以左右方式來回轉動。接著,大拇指用力地壓著太陽穴,使那個位置凹陷一個痕跡。

魯納疼痛難耐,但他還是忍著。

指揮官放開手,然後用另外一隻手用力壓著脖子左右兩邊,「你覺得怎麼樣?」

「你是在幫我按摩嗎?」魯納開玩笑的表示。
「嗯。」指揮官笑了一下。

趁著魯納感覺不那麼痛之餘,指揮官用力用兩隻手將他的肩膀往中間靠攏,然後再用手按壓他的頭。

「嗯,我喜歡幫人按摩,你喜歡嗎?」

魯納痛得說不出話來。

「你累啦!需要放鬆一下,我很喜歡幫人消解疲勞,這也是這裡大家都喜歡我的原因。」

「還沒完呢!」指揮官準備要施行下面的「招數」時,被魯納一聲喊停。「好,我幫你,我無償幫你。」

「呦!這麼可惜,下面才是你最需要的地方......」
「可惜......已經來不及了......」指揮官用力按壓他的膝蓋,往中間靠攏,然後用力往鼠蹊部向上抬,魯納感到很不舒服。

「你幹嘛!我對男人沒興趣,你放心!我只對這裡有興趣......」指揮官由下往上按壓腹部,使魯納噁心想吐,拼命做出催吐的動作。

「我喜歡按摩,因為可以幫助我學到人體神奇的反射動作。」指揮官做完之後,看著魯納。

魯納吐了一地膽汁,弄得地上都是噁心的味道。

「你舒服了吧?」
魯納無法回應,因為腹部還是感到疼痛。

士兵拿著布給指揮官擦手,指揮官擦完手之後,也擦擦魯納的嘴巴。

「你喜歡這遊戲嗎?」

這時候,副指揮官瓊特進入棚內要找指揮官,指揮官轉頭看見瓊特,「什麽事啊?」

「沒事,來看看你做得如何?」
「還可以!」
「沒辦法,你知道我對人體很有興趣。」指揮官繼續說。
「他的情形如何?」
「應該等一下就有答案了。」
「你的調查結果如何?」指揮官問。

「他的確是布凱因凱族的一員,可以讓他有這麼機會報仇。」

「我相信他會的。」指揮官轉頭看著魯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