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後人類(三)

圖片來源:Robert Scoble
我再說一次,我不是經濟學家,只是喜歡研究人類心理的觀察者,也許上述論點大錯特錯,但我知道,所有這些「差距」是一筆很可觀的數字,大到你可能感到很「瘋癲」到痲痹,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數字滿天飛的社會,所有這些產生的數字的背後,總有一些差距,建議售價以及特價,只是兩個單字,真正會讓你心動的不是這些「說明」,而是價格的實際落差,因此,當人追求高成長的進步時,我們也不太有效率地追求那一點一滴的數字成長化。


後人類時代中,商業體系最重要的是就是企業之間的來往不要傷了和氣,可惜,爾虞我詐的商場如戰場中,我們都是要敵對廝殺才能證明我們是市佔率第一的業者,我們很容易強調一件事:我們是世界上最怎麼樣的一件產品,連蘋果自樹一格的他們也是要跟市場投降,否則沒有人要買他們的商品,企業不是慈善事業,但企業的確有責任為社會投資更多心血——取之社會的道理人人都懂,但是我們身在企業的穹頂之下,很難用眼光看見外界的比手畫腳到底想說什麼。

社會企業的名詞,相信你應該聽過。企業有責任從製造到回收,到回饋社會的弱勢族群一手包辦,因為你們從這裡拿走一些,就有一些道義義務還給他們,並且他們不是白白「借給」你們,但他們不會說話,這種事的代價,我們還以為看不到,是免費的午餐作為號召。而那些非營利企業的族群們還在默默伸手等待有緣人能夠看見他們的火柴,給他們一些幫助,讓世界更美好的口號不應該只是非營利事業的目標,更是每一個人應該追求的動力。

然而,人類蠟燭兩頭燒,我們一心追求可能的進步代價同時,也一心失去什麽作為進步代價的水準,而我們心甘情願,因為人類很樂觀,人類是個天之驕子/女,很受到上帝的恩寵,人類雖然受過了各類如地獄般的苦痛,但也熬了過來,如今人類站在這裡,成為了下一代人類的領先進步的水準,提高了人類智能的表現,也要大幅提升人類大腦的可能性。

科學家或許不爭議什麼是後人類,或者什麼是後石油,或者什麽是後現代化的城市。但實際上,我們不是該爭辯什麽後人類一詞怎麼定義,人類經過一個大躍進之後,我們的確快人一步,成為科技與技術提升的原動力,就像我們一直很希望原力與我們同在,不再失去。

科技的進步之一就是互聯網的形成,想當初,電腦要連結電腦需要線的牽絆,現在則是幾乎走到哪裡,「你」就在哪裡,我們除了當初擔心我們的隱私問題之外,也沒有想過科技可以帶領我們領先這種地步,可以共享這個世界,成為世界的風向球,相互地溝通,打破僵局,共創多贏,聯合國的目標之一就是創造互聯網的巨大象限,讓每一個人能夠看見外在的世界有多精彩,有多嘆為觀止。

而在一個經濟有許多落差的現象中,如同我前述,經濟的問題已經產生了很多高高低低的各種差距,這些差距加總起來可以打壓跟不上的國家的腳步領導全球,如果當初我們的國家貿易顛倒,是否我們是如此地說其他語言,而不是英文?如果我們真的看出這樣的差距,或許我們不是追求財富的聲望,而是意義的根本,但航海之路——風向、座標以及陽光,還有星相,打亂了我們各種牽引,航向一個以為桃花源又深具魅力的幽暗深淵。


人類經過一個大躍進之後,我們的確快人一步,成為科技與技術提升的原動力,就像我們一直很希望原力與我們同在,不再失去。


人工智慧的興起以及技術的成熟,帶領了人類邁向各種希望的可能。如果詳細討論人工智慧的爭議,我可能還要另外寫一篇人工智慧的文章才行,但人類——或者是機器人的「介入」,如機器人已經搶走了許多飯碗之類各項爭議,就已經夠焦頭爛額了。機器人的生產技術可以取代「部分」的人力介入,但不能取代人工的細微組織化;我們都知道,只要有人介入的產品就特別顯得「昂貴」,因為人力資源成本要花不少錢,這種錢關乎國家收入所得、保障、人權還有就是組織規範的整體具體化。一個工人應該拿多少錢不是該由公司說了算,而是勞工市場規範說得有理,可是翻翻國際勞工公約訂立的保障好像不是每一國家就會如此乖乖的給一個合理的價格籌碼,好讓每一個勞工心甘情願接受。否則,歐洲的勞工罷工上演是怎麼回事?否則台灣的勞工也怎麼有吐不完的苦水,抗議政府不公?

因此,未來的人類就算不跟機器人競爭,我們還拿什麽能力與其他人競爭——我是說怎麼用人力真正評估人的能力是合乎標準——一個實在能力的具體規範,而不是看職位或技術來講求效用與生產率?因此,就算我們加上生產率的計算,機器人一天可以生產一萬輛汽車,或者人力只能組裝一千輛汽車,或者人力只能從無到有組合十輛汽車,難道就說最前者生產力最好,最後者生產力較薄弱?(以上只是比喻,並不是實際生產數字)

我只是想說明,生產力並不是光光看個數字,就代表我最有效率。我想表達的是,若是注重效率的國家,會用人性的思考去反思高標準之下,我們的品管絕對經得起各種 YouTube 上的素人的殘酷破壞。

當然,把好好的一支手機拿去果汁機攪拌只是場作秀,證明果汁機的馬達很強勁,人類真正的進步不是證明我們的力量很強悍,而是證明我們的人性從頭到尾都很慈愛又富有挑戰性的樂觀抱負,帶有道義的實際情感。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