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後人類(三)

圖片來源:Robert Scoble
我再說一次,我不是經濟學家,只是喜歡研究人類心理的觀察者,也許上述論點大錯特錯,但我知道,所有這些「差距」是一筆很可觀的數字,大到你可能感到很「瘋癲」到痲痹,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數字滿天飛的社會,所有這些產生的數字的背後,總有一些差距,建議售價以及特價,只是兩個單字,真正會讓你心動的不是這些「說明」,而是價格的實際落差,因此,當人追求高成長的進步時,我們也不太有效率地追求那一點一滴的數字成長化。


後人類時代中,商業體系最重要的是就是企業之間的來往不要傷了和氣,可惜,爾虞我詐的商場如戰場中,我們都是要敵對廝殺才能證明我們是市佔率第一的業者,我們很容易強調一件事:我們是世界上最怎麼樣的一件產品,連蘋果自樹一格的他們也是要跟市場投降,否則沒有人要買他們的商品,企業不是慈善事業,但企業的確有責任為社會投資更多心血——取之社會的道理人人都懂,但是我們身在企業的穹頂之下,很難用眼光看見外界的比手畫腳到底想說什麼。

社會企業的名詞,相信你應該聽過。企業有責任從製造到回收,到回饋社會的弱勢族群一手包辦,因為你們從這裡拿走一些,就有一些道義義務還給他們,並且他們不是白白「借給」你們,但他們不會說話,這種事的代價,我們還以為看不到,是免費的午餐作為號召。而那些非營利企業的族群們還在默默伸手等待有緣人能夠看見他們的火柴,給他們一些幫助,讓世界更美好的口號不應該只是非營利事業的目標,更是每一個人應該追求的動力。

然而,人類蠟燭兩頭燒,我們一心追求可能的進步代價同時,也一心失去什麽作為進步代價的水準,而我們心甘情願,因為人類很樂觀,人類是個天之驕子/女,很受到上帝的恩寵,人類雖然受過了各類如地獄般的苦痛,但也熬了過來,如今人類站在這裡,成為了下一代人類的領先進步的水準,提高了人類智能的表現,也要大幅提升人類大腦的可能性。

科學家或許不爭議什麼是後人類,或者什麼是後石油,或者什麽是後現代化的城市。但實際上,我們不是該爭辯什麽後人類一詞怎麼定義,人類經過一個大躍進之後,我們的確快人一步,成為科技與技術提升的原動力,就像我們一直很希望原力與我們同在,不再失去。

科技的進步之一就是互聯網的形成,想當初,電腦要連結電腦需要線的牽絆,現在則是幾乎走到哪裡,「你」就在哪裡,我們除了當初擔心我們的隱私問題之外,也沒有想過科技可以帶領我們領先這種地步,可以共享這個世界,成為世界的風向球,相互地溝通,打破僵局,共創多贏,聯合國的目標之一就是創造互聯網的巨大象限,讓每一個人能夠看見外在的世界有多精彩,有多嘆為觀止。

而在一個經濟有許多落差的現象中,如同我前述,經濟的問題已經產生了很多高高低低的各種差距,這些差距加總起來可以打壓跟不上的國家的腳步領導全球,如果當初我們的國家貿易顛倒,是否我們是如此地說其他語言,而不是英文?如果我們真的看出這樣的差距,或許我們不是追求財富的聲望,而是意義的根本,但航海之路——風向、座標以及陽光,還有星相,打亂了我們各種牽引,航向一個以為桃花源又深具魅力的幽暗深淵。


人類經過一個大躍進之後,我們的確快人一步,成為科技與技術提升的原動力,就像我們一直很希望原力與我們同在,不再失去。


人工智慧的興起以及技術的成熟,帶領了人類邁向各種希望的可能。如果詳細討論人工智慧的爭議,我可能還要另外寫一篇人工智慧的文章才行,但人類——或者是機器人的「介入」,如機器人已經搶走了許多飯碗之類各項爭議,就已經夠焦頭爛額了。機器人的生產技術可以取代「部分」的人力介入,但不能取代人工的細微組織化;我們都知道,只要有人介入的產品就特別顯得「昂貴」,因為人力資源成本要花不少錢,這種錢關乎國家收入所得、保障、人權還有就是組織規範的整體具體化。一個工人應該拿多少錢不是該由公司說了算,而是勞工市場規範說得有理,可是翻翻國際勞工公約訂立的保障好像不是每一國家就會如此乖乖的給一個合理的價格籌碼,好讓每一個勞工心甘情願接受。否則,歐洲的勞工罷工上演是怎麼回事?否則台灣的勞工也怎麼有吐不完的苦水,抗議政府不公?

因此,未來的人類就算不跟機器人競爭,我們還拿什麽能力與其他人競爭——我是說怎麼用人力真正評估人的能力是合乎標準——一個實在能力的具體規範,而不是看職位或技術來講求效用與生產率?因此,就算我們加上生產率的計算,機器人一天可以生產一萬輛汽車,或者人力只能組裝一千輛汽車,或者人力只能從無到有組合十輛汽車,難道就說最前者生產力最好,最後者生產力較薄弱?(以上只是比喻,並不是實際生產數字)

我只是想說明,生產力並不是光光看個數字,就代表我最有效率。我想表達的是,若是注重效率的國家,會用人性的思考去反思高標準之下,我們的品管絕對經得起各種 YouTube 上的素人的殘酷破壞。

當然,把好好的一支手機拿去果汁機攪拌只是場作秀,證明果汁機的馬達很強勁,人類真正的進步不是證明我們的力量很強悍,而是證明我們的人性從頭到尾都很慈愛又富有挑戰性的樂觀抱負,帶有道義的實際情感。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