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05

明(續五)

圖片來源:Luis Alejandro Bernal Romero

那少年找了找家中唯一能當武器的「武器」:一根幾乎廢棄的長槍,尖端已經鏽化,尾部又斷了一截,也就是幾乎只剩下前半部可以使用的斷長槍。那生鏽的部分是一種金屬,而這金屬是怎麼由來的,那家人不肯說明清楚,只知道那是過去在地上撿來的,或者可能是內戰時在地上遺留的物品。那少年看了看,拿了就直接往外衝,而也正巧,在他找武器的同時,一隻多眼猛獸撞破了他們的家,而他也剛好及時逃了出來,撞倒了他,他手中好不容易握著那根廢棄的長槍掉落在一旁。


他轉頭看了一下,然後撿拾起,多眼猛獸往他衝了過來,及時拿著那根長槍往牠身上的眼睛刺了進去。眼睛痛得睜不開,其他身上的眼睛胡亂射向任何地方,那少年趕快躲進樹幹後方。

一隻多眼猛獸往他衝去,而他還不知情,這時候另一隻特別的多眼猛獸往另一方衝去,並且蹲著頭要護著他。那個樹幹被那一隻多眼猛獸撞倒之後往這隻特別的多眼猛獸倒去。少年以為自己要沒命了,看見多眼猛獸的角在環繞著他,他不敢置信。多眼猛獸的眼睛看著他,看起來本來兇猛的眼睛似乎帶有憐憫的表情。少年還是退了一步,因為牠保護他不見得就是要與他做朋友,牠走進了一步,表示些什麼,少年應該要信任牠,他用手摸摸牠,但壓在身上的樹幹實在太重,少年應該要做些什麼來幫助牠脫困。

他爬上了那多眼猛獸的身體,然後拉著牠頭上的角,用力一轉,牠痛得要命,幾乎要射出牠身上眼睛的光線,但發射的那一霎那卻突然停止了,反倒是整個身體迅速擺動,那根樹幹倒塌了下來,轟然的一聲,讓這附近的艾蓮娜都聽得到。

而那一隻要衝向他的多眼猛獸則是往他們迎面正擊,他們兩個被撞倒在地面,迅速分散。少年看了看彼此,似乎要給彼此信心。多眼猛獸努力站了起來,少年也是,他慢慢爬上多眼猛獸的頭部,握著牠的角,要對那一隻多眼猛獸攻擊。那多眼猛獸舉起前肢,往牠衝去,而另一隻則是射向光線往他們兩個衝去。他們不甘示弱,也同樣回擊光線,兩個光線相互對撞,激出很激烈的火花,火苗灑落到附近的樹叢雜草,開始引起火災。

火勢開始慢慢蔓延,但他們兩個根本不以為意,那少年握住牠的角,然後舉起已經快要燒斷的樹木往那隻多眼猛獸丟去。那多眼猛獸閃了一下,牠也不甘示弱回敬另一根樹幹,他們也閃過,那根樹幹撞擊另一根樹,就像保齡球一樣,火勢夾帶力量,使這場「戰役」越燒越旺。


那姊妹在樹林中,眼看前方開始冒出火苗,認為這直走下去也不是辦法,一定要繞路。但這裡幾乎有很多「怪獸」侵佔,要怎麼樣才能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小生物在上頭護著她們,這時候又來一隻彎角猛獸攪局,讓她們不得不往火場衝去。「拜託!」姊姊有點心力交瘁看著彎角猛獸,扶著妹妹趕快跑過去,妹妹的傷勢不算嚴重,但是作姊姊的,總是掛念自己的家人,說什麼也不願意放手。彎角猛獸衝了過來,那姊妹趕快躲在樹幹後方,而那隻彎角猛獸也正巧撞擊到橫躺的樹幹而摔倒。

姊姊看著紅通通的火海,妹妹則是扶著樹幹。那少年騎著多眼猛獸看著那隻多眼猛獸,往牠方向衝去。而那隻多眼猛獸兇猛地瞪著牠們,要致他們於死地衝了過去,兩隻多眼猛獸迅速對撞,產生強大的衝擊力,把兩隻多眼猛獸甩向遠處,也把那少年甩了出去,撞擊樹幹倒了下來,那姊妹正好躲在那另一多眼猛獸的倒臥樹幹的後方,少年努力站起身,扶著那隻多眼猛獸,看著牠,撫摸著牠,告訴牠你一定可以的!而那隻多眼猛獸則是想要起身,卻被後方的彎角猛獸插花,跨越了牠,站在牠面前。他們兩個想要出手攻擊,就已經被牠們捷足先登搶了一步;一隻蹲著身子射出光線,一隻則是站起身射出光線,那姊姊感覺不對勁,聽見強大的攻擊聲音,回頭一查看就看見許多強大的雷射光線往一隻多眼猛獸攻擊。

少年趕快拉起多眼猛獸的角,但光線的速度之快,根本沒有時間反應!少年拉起那多眼猛獸的角之後,趕快地躲在樹幹後方,多眼猛獸則是後半部嚴重燒灼,痛得大叫!之後就倒向一旁。

少年看著哀嚎的多眼猛獸想要救牠,但是自己已經沒有什麼能力能夠承擔,姊姊看著多眼猛獸的哀嚎聲,衝了過去,撿起地上的樹幹,想要擔起「自志願者」的角色,吸引牠們兩個注意,一隻樹幹丟向一隻多眼猛獸,姊姊在撿起另一根樹幹往彎角猛獸丟去,「#&$%&#7aeratn45i5e697rNBERT!」姊姊大喊。妹妹也轉頭看著姊姊,想要過去幫忙,她低著頭撿拾起樹幹,往一隻多眼猛獸丟去。而這時,第二隻多眼猛獸出現在妹妹的右方......

那隻多眼猛獸見到大好機會怎麼可能放過?身上的光線全部射向那妹妹,突然救兵趕到——那隻小生物及時吐出冰霧凍結了光線,整個光線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宛如時間暫時停止一樣瞬間停住。妹妹還沒有意識到,直到那光線的凍結的冰碰觸到妹妹才知道,那隻小生物又救了她一命。

那隻小生物飛向彎角猛獸的前方,彎角猛獸很不是滋味,彷彿一隻小蒼蠅在牠面前晃呀晃。牠抬起身,把光線射向那小生物。小生物用翅膀一掃,光線迅速被「凹折」,射向其他樹幹。但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撲滅整個火勢。小生物飛向那個少年面前,而少年則是看著受傷的多眼猛獸不肯放開。

向牠攻擊的那隻多眼猛獸擊中了少年騎乘的多眼猛獸,那少年是躲在樹幹後方,離那隻只有幾步之近,但牠已經無力回天。他啜泣看著牠的眼睛,但牠其他身上的眼睛卻是看著前方的多眼猛獸。牠想要回擊,但眼睛已經射不出什麽光線,那隻多眼猛獸衝了過來,少年看著牠之餘,卻被強大的撞擊力給撞飛。姊姊看到了,不敢相信,那一隻多眼猛獸就這樣被同類給撞死,她跑了過去,手上的樹枝也隨即丟棄,這時彎角猛獸也跑向姊姊,而她看著死亡的多眼猛獸身上流出透明的血液,這時才相信牠一定是某種結合的因果。

他倒在地上,不過他只是被撞擊力給反彈而已,只有小挫傷。他看著前方,也看見那姊姊跑向他——但她的目標反而是那隻多眼猛獸——也看見後方的彎角猛獸在追著姊姊,他爬起身,跑向那姊姊,趕緊拉著她的手,往火勢後方跑去。小生物見狀不對,飛了過去,牠吐出冰霧要凍結彎角猛獸,但是那麼大的身軀根本沒有用。

妹妹轉頭看見冰碰觸她的額頭,她轉頭看見光線已經凝結。她輕輕碰了一下,看起來好像可以用,她用力拔了一段下來,往姊姊的方向跑去。

小生物看著這附近已經被大火吞噬,牠轉了一圈,用翅膀揮出大量的冰氣,凝結整個火場。火碰到冰當然被凍結,但是遠處還是依然有火苗,彎角猛獸則是看上了牠,並且用前肢抓住了牠,把牠壓制在地,就在牠要拯救火勢與那少年與姊姊之間。


那少年拉著姊姊跑到一半,沒有聽到怪物的跑步聲,總認為不對勁,停下腳步回頭看。彎角猛獸壓著小生物——也就是傳說獸,想要生剖活吞,傳說獸努力掙扎,口中吐出大量的霧氣往彎角猛獸攻擊,牠頓時看不清楚,整個眼睛感到被凍結一番,這時,傳說獸趕緊飛離,往天空飛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