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6的文章

望(續二)

「你......幹嘛?」洛爾轉頭看見海娜勾著手臂,緊張兮兮的感覺讓洛爾很不是自在。 「我......我......沒幹嘛!」海娜吱吱嗚嗚地說不清楚。 「什麼?你是害怕啦?」 「是有......一點。」海娜說話說得有氣無力。

望(續)

「現在要怎麼做?」浿坦看著傑瑞絲,也看著牆上那已經歪斜的時鐘。
「......」傑瑞絲沒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看著已經損毀的診所。

The Lust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然而看著這空白的一張紙,以及空白的「頁面」等著我去填補,就讓人頭痛——雖然我知道明明是講著廢話,但卻又不得不這樣做的時候。

後人類(四)

這是人類的本色,使性使然,造就人類。從人類歷史觀點看待人類從四腳動物走到兩腳動物,再到我們坐在辦公室前成為多手動物,我們就恨不得我們可以進化地比誰都還要快速。我再強調,人類的進步的最初始並非不是追求更聰明、更便利以及更輕盈的生活步調,而由於我們的工作繁重,所以我們一再減低工作量、紙張量以及檔案量,增加傳送速度,增加連接速度以及增加秘密程度,就是希望我們的工作可以安全地、有效地、快速地以及實際地運作成功,我相信這「絕對」是追求高生產率期望原動力,因為沒有哪一家工廠不希望自己的訂單多到如雪花般看不見前方的路要怎麼走,因此,就在我們思索著訂單量要如何增加時,不如從先思索我們的生產率到底有什麼地方是追求錯的表現?

後人類(三)

我再說一次,我不是經濟學家,只是喜歡研究人類心理的觀察者,也許上述論點大錯特錯,但我知道,所有這些「差距」是一筆很可觀的數字,大到你可能感到很「瘋癲」到痲痹,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數字滿天飛的社會,所有這些產生的數字的背後,總有一些差距,建議售價以及特價,只是兩個單字,真正會讓你心動的不是這些「說明」,而是價格的實際落差,因此,當人追求高成長的進步時,我們也不太有效率地追求那一點一滴的數字成長化。

那隻唯一倖存的獨角猛獸,其實一點也不兇猛。牠是個未長大的少年,血氣方剛。牠的眼睛顛倒看眼前部落人民走來走去,不知道在忙些什麼。一個血陽紅族的孩子看見了牠,跑了過來看著牠。手一直摸著牠身上的角,他對了牠笑了笑,牠則是一臉茫然。突然,他的後方來了一個女人,大概是他的母親吧!對他說了幾句話,那個孩子就悻悻然離開。

明(續五)

那少年找了找家中唯一能當武器的「武器」:一根幾乎廢棄的長槍,尖端已經鏽化,尾部又斷了一截,也就是幾乎只剩下前半部可以使用的斷長槍。那生鏽的部分是一種金屬,而這金屬是怎麼由來的,那家人不肯說明清楚,只知道那是過去在地上撿來的,或者可能是內戰時在地上遺留的物品。那少年看了看,拿了就直接往外衝,而也正巧,在他找武器的同時,一隻多眼猛獸撞破了他們的家,而他也剛好及時逃了出來,撞倒了他,他手中好不容易握著那根廢棄的長槍掉落在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