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後人類(二)

圖片來源:Donna Cleveland

動物學家討論動物的意識主觀感或者哲學家討論我們的意識形態,只是大腦中的混沌物,如果那些死去的猿人死得不明不白,那麼我們的意識只是以為還認為活著而生成的產物。也就是說,當然人類進步到現在的充足的進步之後,我們好像幾乎想要滿足意識形態而有的產物,好比慾望型態,或者各種生成的產物型態。這也就是,我們為什麽這麼想找事情做打發時間,人類大腦不會空洞坐在那裡生意識,而是背後之後生出意義。(但我的大腦可以空白生意義。)


後人類的根本意識幾乎被「智慧」這兩個字給綁住了。只要能夠發揮智慧的能力,我們就相信這很貼近我們的需求,智慧家庭與智慧汽車一直蓬勃發展,但我們在這種無人機滿天飛的的爭議中,我們哪一天也會開始思考,我們是不是所有的生活型態都以為不再那麼透明,還以為是單向透視鏡。

我們是否真的需要那種便利的生活不得而知,但我一直知道那種無國界的世界要開啟,不是聯合國說了有理。這個集合了一百九十三國的大型組織,旗下有很多組織要運作,然後每一年幾乎有大大小小的節目要宣導,呼籲我們要團結,不要老是吵吵鬧鬧像個小孩。他們的願景——世界和平——與我想要的是界和平是兩碼子事,他們堅持廢除死刑,我反對;他們高喊人權,我卻贊成。一個組織也不是每一個人都會在他們的粉絲頁稱讚,或者拍好叫好他們的行為。在他們慶祝七十週年的那一霎那,我反倒認為,現在的國家團結起來,不如先想想我們的「門禁」是否都是一些「大官」說了算,權力控制有理說了算,國際法說了算,或者憲章有理?


我們不是需要一個世界「很大同」的世界,而是需要一個平衡發展的世界,光是這點,錢就已經看出影響所及有多深入。


我當然也不是第一個批評聯合國的人;事實上,現在的世界的凌亂的分水嶺之間,我們各國的文化差距已經大到我們不敢置信,美國同時發生的事情,菲律賓也發生類似的事情,我們要怎麼真正親臨現場了解「真相」,不是網路直播的正確,而是親眼所憑?雖然有了民航機拉近了距離,但真正心的距離還是一樣遠,因為你不了解我們國家的文化,這也大概就是伊斯蘭特立獨行的原因吧!穆斯林很特別,因為他們必須遵守古蘭經的指示,不准玷污他們的心靈,吃清真食物,吃最道地的食物,遵守禱告的儀式,奉行伊斯蘭曆法,婦女必須要戴頭巾,男性要戴上小帽;猶太教也是如此特別,他們也是要奉行猶太食物(Kosher),戴上基帕(Kippah);印度教也是,他們也必須遵守印度教義帶來的各種律法與制度。現在的宗教,與其說是國家傳統類型,不如說是宗教帶領我們這些人分門別類各種不同的領域之中。我們大腦經過不斷地「洗牌」,接觸過各種類型之後,我們的思想與文化型態已經大幅改變我們看待人的各種方式,包括了現在的人類的進步淵源。而在人類的成長過程中,我們追求統一的世界大同沒有錯,但也錯在我們的大腦的發展觀念中,也深深影響我們的舊有的思考領域中,包含偏見、謬誤以及悖論。這些都是需要我們去改進,去深度思考的。我們不是需要一個世界「很大同」的世界,而是需要一個平衡發展的世界,光是這點,錢就已經看出影響所及有多深入。

而談到「錢」,過去我對於錢的分析有多深入,相信你已經有了明目,知道對於那儲蓄帳戶的所顯示的數字代表著什麼意思。當初的國家與國家做起生意來,開啟貿易的航海時代,中國的茶葉、紡織技術等等傳至歐洲,歐洲的咖啡傳到中國;你家有生產什麼東西就賣給什麽樣國家的人民,那人民大開眼界,我們賺取差額,使自己的國家壯大,贏得全世界的榮耀,也帶來了經濟成長的殊榮。

因此,現在沒有哪一個國家不追求「經濟成長」這四個頭銜,美國最為快速,中國開始突飛猛進,印度、巴西、奈及利亞、南非、俄羅斯、印尼、土耳其這八大國,管他是薄荷四國還是金磚四國,看好未來成長的前景之後,下一步該怎麼走?如果經濟成長是必要,那麼在提升出口,降低關稅率以及中央銀行體系的出手控管,我們能夠相信我們的薪資能夠有所提升——或者我們可以看見不是所謂的經濟成長——而只是讓我們皆大歡喜的數字?

坦白說,我不是不關心經濟成長,但與其關心經濟成長的規模,追求最大成長的規模,全世界的方針不應該放在如何刺激市場,搶救股市以及如何讓整個國家都有飯碗可以吃?降低失業率不是說人人都有工作可以做,然後整體的就業市場就會蓬勃發展,真正的降低失業率是指你在你的飯碗上,能夠瞭解其工作的意義,化為真摯生活的動力,而不是每天為生活勞苦奔波。

但——我不是經濟學家,對於如何提高每個人的薪餉或者整個國家的市場方針,或者勞工經濟的表現,不是罷工就能看見成就,或者是說,當人類在生活底層追求高一層的進步動力時,我們就很容易以為碰觸得到,就以為可以得到,事實上,只是眼球上的幻覺。

可以看看物價的表現,然後評估整體生活可能的水準,物價來自出入口的「差距」,差距關係整體人口收入的表現,整體人口則影響貧富差距的高低落差,如果你賺的那些錢要平均分給一百二十個人,或者要分給二百個人,或者是說分給每個人的高低有所差距,或者有一部分要作為儲蓄之用,我們就會產生錢與錢之間的不公平代價,而這就是我們對於中央銀行——即使狂印鈔票,不見得經濟就會回春,更何況,背後還有個「大商人」在盯著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以及世界銀行,或者亞洲投資基礎建設銀行,各類機構盯著國家的經濟施政效果,除了提高貧窮國家的收入,也要讓已開發的富強國家不要太自作主張,可惜的是,當領導人是你,主張也是你,管理層也是你,你應該聽聽董事會還是聽聽其他的領導階層?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