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How To Destroy Earth

圖片來源:Ovi Gherman

如何才能毀掉這個「地球」?有人好奇地提出這問題。而這個答案用科學的證據檢視,其實並不那麼容易,就以 LiveScience 的十種方法來說好了。



第十名:整個機制發生故障,你只需要玩弄你的手指,然後等待「時機」,看看這麼多個 2 乘以 10 的 50 次方 的原子是否發生「巨變」,從此消失。

第九名:被奇異的物質給吞噬。嗯,這讓我想一下,沒錯,宇宙中有太多奇特物質,各種莫名其妙的隕石也撞擊地球表面,但要吞噬?這需要一個相當強大的機器才能辦到——也許你該先製造一個粒子加速器?

第八名:被微小黑洞給吸入。嗯,請先找到一個微小黑洞才能執行,它會消失,且還不見得能夠成功,因為你需要一個相當有聖母峰的規模才能抱住地球。

第七名:利用正反物質的力量齊同摧毀地球,依照它給的計算公式,那麼你需要相當二十五萬億噸的反物質才能共同讓地球爆炸,況且你知道反物質位於何處嗎?

第六名:利用真空的力量才摧毀它如何?同樣地,你也需要相當強勁的能量才能摧毀我們曾經是最愛的「情人」。

第五名:微小黑洞不夠看,那麼巨大的黑洞如何?請你先找到它,然後把它拉到地球旁邊,然後告訴它幫我吸進去,不過它的位置都很遙遠,至少幾千光年。

第四名:有系統性的破壞地球,一個強大的驅動器需要產生 2 乘以 10 的 32 次方 焦耳的能量就可以將地球綁在一起,然後一起送入軌道,迎向太陽。

第三名:不然叫一個外面的行星撞擊地球如何?火星聽起來如何?需要大於每秒十一公里的速度迎向地球,就有可能把地球給毀成碎片。

第二名:被范紐曼型機器給吃下肚。製造出一個由各類金屬完成的范紐曼型機器,放其它去吸收周圍能量,讓它自動地複製自己,地球最後被他們給榨乾,形成碎片般的殘缺,然後還給太陽。

第一名:丟給太陽好了!或許太陽的力量可以燒死地球,那麼首先地球偏離軌道,其二,太陽上的活動大幅度影響地球表面的狀態。

還有其他的嗎?當然還有,如何摧毀地球這「話題」丟給 Google,一定會有人教你怎麼樣殺死地球,又不用留下痕跡,用食物可以填滿地球的表面,如果人類被自己的食物給噎死,或者食物發生巨變,或許就有可能辦到,不然病毒入侵好了,一種未知的病毒讓人類不是變成殭屍,而是變成嚴重大規模的傳染疾病,發病機率很低,但死亡率也不高,只是人類過於疏忽,一天到晚看成感冒,才會一發不可收拾。


也許有一天人類就算沒被自己的食物給噎死,也會被自己的家園給埋死,或者給淹死,就算以上沒死,也被細菌給堵死,以為有天衣無縫的免疫力,卻是被自己的細胞給害死。


人口爆炸產生的極端,讓人類幾乎不堪負荷乘載更多人,於是就有人提議一種方式來滅絕子孫,那就是分娩前要經過檢驗嬰兒健康,以及測試基因是否有遺傳疾病的感染風險。人類基因族譜已經詳細列出來,生技公司利用這項商機幫民眾檢驗出感染任何疾病上的風險等值,好讓民眾有知的權利,或者利用篩檢出好的基因放在有問題的孩童身上,減少發病的風險,增強抵抗力。

其他科學家則是利用他們的「專長」,專門對付難解的人類問題,包括垃圾問題,也許有一天人類就算沒被自己的食物給噎死,也會被自己的家園給埋死,或者給淹死。看著自己居住的天空,一天天空氣不見情況改善,水質也有問題,就算我們想辦法讓自己脫離「細菌」的威脅,也會有一天被細菌給堵死,讓我們自以為有天衣無縫的免疫力,卻是被自己的細胞給害死。

講求強大的保護力,用了太多的「抗菌」產品,為人類帶來什麼好處?講求乾淨無虞的我們,身體除了有看見的疤痕、刺青、注射疫苗的痕跡、開刀的傷口以及數不盡的殘缺缺口,我們其實心靈還是臭的。如果真能在乎乾淨,那麼請理性與細菌們相處;而如果把那些沒有細胞核的小分子都當成壞蛋,細菌也會反目成仇。

而那些食物——不管是否有無含農藥殘留,我們只是被「農藥」的字眼給欺騙了,真正的在乎健康,不只要從食物著手,更是要從心靈本質下手,囫圇吞棗自己的食物,是真正有一天在不知不覺中被食物給肥死。

食材不是不能重視基本清潔,而是自己的心魔總是不受控制地想要探尋食物來源,因此,把食物——再把與健康劃上幾乎一模一樣的等號是荒唐可笑的。自己的心理早就出現了狀況,就算沒被食物給害死,也會被自己的靈魂給折磨致死。

精神科醫生也會休診,好讓自己遠離病人的訴苦,否則情緒垃圾桶也會「傾巢而出」,無法控制。人類在想盡辦法救自己的同類時,還要想辦法救動物,可惜動物的情感不像人類那麼豐富。動物的靈魂透露出自己已經不想在當第二順位,也許就像《Zoo》一樣,動物們也許會反撲也不一定。

當然,就算牠們不選擇這樣做,整個環境災害已經殺生不少,包括人類,也許整個地球板塊有大搬風也不一定,也或許讓人類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恨得想要殺了自己。

當然,現在的科學家,都把人類當成罪魁禍首,我也不例外。在後人類時代中,人類已經取得了大幅度的進步,有了空前的佳績。因此,當人類比較各類競賽時,我們都忘了真正需要在乎的是什麼?

你想要摧毀這地球,排除科學方法論之外,我們其實需要摧毀人類固執的心靈軌道,好讓人類思索真正「重生」是什麼意思?去除根部是否有效防止滋事份子肇事是另一回事,你能否有安全的家園是一回事。

除了擔心被食物給害死,被水給嗆死,還有被病毒入侵成為傀儡,沒了意識幾乎等同死之外,想要讓人類自生自滅,人類自己的問題已經浮現太多,至今沒有多少人認真看待。每個人生活方式大不相同,因此,當各國人為了己見不願意正面妥協之外,人類也會被自己的封閉給封死。當然,不可能有個世界大同的完美世界,我也不期待世界看起來要多盡善盡美,而這世界的牢籠太多,關進太多罪犯時,我們也才發現現在的道德制度往往站不住腳,法律其實還有很多個別案例有待審理或排除,我們都以為自己的思想其實很準確。

你身邊需要一些工具才能詆毀這世界的核心,像是能夠找到暗物質的證據,並且蒐集起來,形成強大的能量讓這世界飛散,不管這世界是否「存在」,宇宙也會有一個「聲音訊號」等著我們回應,一切若是虛假,真實自然不復存在,我們又何必在乎自己真實聲音的本份是否已經摧毀殆盡,不留痕跡。

靈魂早已飄散在空中,在宇宙空間裡,廣大的黑暗銀河星系裡,我們一定會有屬於自己的物質存在這無盡的時空中。每個科學家都相信宇宙有不可能的可能,任何的未知不應該排除在外,所以,在 SETI 計劃啟動時,接著俄羅斯大亨也啟動找尋新生命的同時,我們不應該擔心這地球的安危——如果真如《極樂世界》的家園,我們除了逃離機器人的對待之外,其實地球早已不見「存在」感,至少沒有「仙境」家園的美貌,我們人類的體無完膚,又何地在乎真正的生活品質?

這樣談,你認為或許太悲觀了,人類的未來世界很難定論。但科技雕塑我們的靈魂本質時,難道在人工智慧的那一道城牆之外,我們可以安心無虞?或者其實不擔心被自己的機器人給殺死,也會擔心在哪一個城牆之後,我們也會被政策、各種便民措施給意外弄死。


現在的政策就一團亂,現在的便民往往變成無所欲為,亂了方針。人心若是不加以制衡,遲早也會被自己的胡亂思維給逼死。因此,殺了全人類並不能讓社會回到從前,人類自己要從自己的責任與心魔著手才能罷手,然而,細節中裡的他們要怎麼找呢......?想必,也是死路一條......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