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How To Destroy Earth

圖片來源:Ovi Gherman

如何才能毀掉這個「地球」?有人好奇地提出這問題。而這個答案用科學的證據檢視,其實並不那麼容易,就以 LiveScience 的十種方法來說好了。



第十名:整個機制發生故障,你只需要玩弄你的手指,然後等待「時機」,看看這麼多個 2 乘以 10 的 50 次方 的原子是否發生「巨變」,從此消失。

第九名:被奇異的物質給吞噬。嗯,這讓我想一下,沒錯,宇宙中有太多奇特物質,各種莫名其妙的隕石也撞擊地球表面,但要吞噬?這需要一個相當強大的機器才能辦到——也許你該先製造一個粒子加速器?

第八名:被微小黑洞給吸入。嗯,請先找到一個微小黑洞才能執行,它會消失,且還不見得能夠成功,因為你需要一個相當有聖母峰的規模才能抱住地球。

第七名:利用正反物質的力量齊同摧毀地球,依照它給的計算公式,那麼你需要相當二十五萬億噸的反物質才能共同讓地球爆炸,況且你知道反物質位於何處嗎?

第六名:利用真空的力量才摧毀它如何?同樣地,你也需要相當強勁的能量才能摧毀我們曾經是最愛的「情人」。

第五名:微小黑洞不夠看,那麼巨大的黑洞如何?請你先找到它,然後把它拉到地球旁邊,然後告訴它幫我吸進去,不過它的位置都很遙遠,至少幾千光年。

第四名:有系統性的破壞地球,一個強大的驅動器需要產生 2 乘以 10 的 32 次方 焦耳的能量就可以將地球綁在一起,然後一起送入軌道,迎向太陽。

第三名:不然叫一個外面的行星撞擊地球如何?火星聽起來如何?需要大於每秒十一公里的速度迎向地球,就有可能把地球給毀成碎片。

第二名:被范紐曼型機器給吃下肚。製造出一個由各類金屬完成的范紐曼型機器,放其它去吸收周圍能量,讓它自動地複製自己,地球最後被他們給榨乾,形成碎片般的殘缺,然後還給太陽。

第一名:丟給太陽好了!或許太陽的力量可以燒死地球,那麼首先地球偏離軌道,其二,太陽上的活動大幅度影響地球表面的狀態。

還有其他的嗎?當然還有,如何摧毀地球這「話題」丟給 Google,一定會有人教你怎麼樣殺死地球,又不用留下痕跡,用食物可以填滿地球的表面,如果人類被自己的食物給噎死,或者食物發生巨變,或許就有可能辦到,不然病毒入侵好了,一種未知的病毒讓人類不是變成殭屍,而是變成嚴重大規模的傳染疾病,發病機率很低,但死亡率也不高,只是人類過於疏忽,一天到晚看成感冒,才會一發不可收拾。


也許有一天人類就算沒被自己的食物給噎死,也會被自己的家園給埋死,或者給淹死,就算以上沒死,也被細菌給堵死,以為有天衣無縫的免疫力,卻是被自己的細胞給害死。


人口爆炸產生的極端,讓人類幾乎不堪負荷乘載更多人,於是就有人提議一種方式來滅絕子孫,那就是分娩前要經過檢驗嬰兒健康,以及測試基因是否有遺傳疾病的感染風險。人類基因族譜已經詳細列出來,生技公司利用這項商機幫民眾檢驗出感染任何疾病上的風險等值,好讓民眾有知的權利,或者利用篩檢出好的基因放在有問題的孩童身上,減少發病的風險,增強抵抗力。

其他科學家則是利用他們的「專長」,專門對付難解的人類問題,包括垃圾問題,也許有一天人類就算沒被自己的食物給噎死,也會被自己的家園給埋死,或者給淹死。看著自己居住的天空,一天天空氣不見情況改善,水質也有問題,就算我們想辦法讓自己脫離「細菌」的威脅,也會有一天被細菌給堵死,讓我們自以為有天衣無縫的免疫力,卻是被自己的細胞給害死。

講求強大的保護力,用了太多的「抗菌」產品,為人類帶來什麼好處?講求乾淨無虞的我們,身體除了有看見的疤痕、刺青、注射疫苗的痕跡、開刀的傷口以及數不盡的殘缺缺口,我們其實心靈還是臭的。如果真能在乎乾淨,那麼請理性與細菌們相處;而如果把那些沒有細胞核的小分子都當成壞蛋,細菌也會反目成仇。

而那些食物——不管是否有無含農藥殘留,我們只是被「農藥」的字眼給欺騙了,真正的在乎健康,不只要從食物著手,更是要從心靈本質下手,囫圇吞棗自己的食物,是真正有一天在不知不覺中被食物給肥死。

食材不是不能重視基本清潔,而是自己的心魔總是不受控制地想要探尋食物來源,因此,把食物——再把與健康劃上幾乎一模一樣的等號是荒唐可笑的。自己的心理早就出現了狀況,就算沒被食物給害死,也會被自己的靈魂給折磨致死。

精神科醫生也會休診,好讓自己遠離病人的訴苦,否則情緒垃圾桶也會「傾巢而出」,無法控制。人類在想盡辦法救自己的同類時,還要想辦法救動物,可惜動物的情感不像人類那麼豐富。動物的靈魂透露出自己已經不想在當第二順位,也許就像《Zoo》一樣,動物們也許會反撲也不一定。

當然,就算牠們不選擇這樣做,整個環境災害已經殺生不少,包括人類,也許整個地球板塊有大搬風也不一定,也或許讓人類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恨得想要殺了自己。

當然,現在的科學家,都把人類當成罪魁禍首,我也不例外。在後人類時代中,人類已經取得了大幅度的進步,有了空前的佳績。因此,當人類比較各類競賽時,我們都忘了真正需要在乎的是什麼?

你想要摧毀這地球,排除科學方法論之外,我們其實需要摧毀人類固執的心靈軌道,好讓人類思索真正「重生」是什麼意思?去除根部是否有效防止滋事份子肇事是另一回事,你能否有安全的家園是一回事。

除了擔心被食物給害死,被水給嗆死,還有被病毒入侵成為傀儡,沒了意識幾乎等同死之外,想要讓人類自生自滅,人類自己的問題已經浮現太多,至今沒有多少人認真看待。每個人生活方式大不相同,因此,當各國人為了己見不願意正面妥協之外,人類也會被自己的封閉給封死。當然,不可能有個世界大同的完美世界,我也不期待世界看起來要多盡善盡美,而這世界的牢籠太多,關進太多罪犯時,我們也才發現現在的道德制度往往站不住腳,法律其實還有很多個別案例有待審理或排除,我們都以為自己的思想其實很準確。

你身邊需要一些工具才能詆毀這世界的核心,像是能夠找到暗物質的證據,並且蒐集起來,形成強大的能量讓這世界飛散,不管這世界是否「存在」,宇宙也會有一個「聲音訊號」等著我們回應,一切若是虛假,真實自然不復存在,我們又何必在乎自己真實聲音的本份是否已經摧毀殆盡,不留痕跡。

靈魂早已飄散在空中,在宇宙空間裡,廣大的黑暗銀河星系裡,我們一定會有屬於自己的物質存在這無盡的時空中。每個科學家都相信宇宙有不可能的可能,任何的未知不應該排除在外,所以,在 SETI 計劃啟動時,接著俄羅斯大亨也啟動找尋新生命的同時,我們不應該擔心這地球的安危——如果真如《極樂世界》的家園,我們除了逃離機器人的對待之外,其實地球早已不見「存在」感,至少沒有「仙境」家園的美貌,我們人類的體無完膚,又何地在乎真正的生活品質?

這樣談,你認為或許太悲觀了,人類的未來世界很難定論。但科技雕塑我們的靈魂本質時,難道在人工智慧的那一道城牆之外,我們可以安心無虞?或者其實不擔心被自己的機器人給殺死,也會擔心在哪一個城牆之後,我們也會被政策、各種便民措施給意外弄死。


現在的政策就一團亂,現在的便民往往變成無所欲為,亂了方針。人心若是不加以制衡,遲早也會被自己的胡亂思維給逼死。因此,殺了全人類並不能讓社會回到從前,人類自己要從自己的責任與心魔著手才能罷手,然而,細節中裡的他們要怎麼找呢......?想必,也是死路一條......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