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明(續)

圖片來源:Phil Richards

洛爾拖著行李,來到了阿慕絲拉,海娜則在一旁看著他。


「到了!就是這裡。」洛爾看著前方的美景,忍不住讚歎。海娜則是不以為意,「嗯,就很普通嘛!」海娜心想。

單純的小村莊,以及簡單的人情事物,描寫這個村落最純樸的一面,當然,越是純樸就有可能不能說出的一面,鮮少人知的一面,因此,洛爾越是振奮,就越是充滿好奇心;反觀之,海娜則是東看西看,好奇想了解這裡有什麼「特色」。

「你來幫我一下。」洛爾轉頭告訴海娜。

海娜轉頭看著洛爾拖著行李,看起來好像很吃力的樣子,「這小伙子到底來幹嘛?」海娜心想。

「我們先到旅社放行李,」洛爾對著海娜說。「接著,再出發,可以嗎?」

「喔。」海娜只是背著一個小背包而已,沒帶什麼東西。

洛爾呼叫了一輛馬車,海娜在後頭跟著,洛爾吃力地想要把行李放在馬車上的後座,顯然放不上去。「快點來幫我!海娜!」

「來了!」海娜跑了過去。

「喂!你這他媽的行李也太重了吧!」海娜也吃力要搬上去。

要駕馬車的人士看著他們,無奈地表示。「好了!」洛爾完成這項「任務」。海娜則是走了座位,要上馬車,洛爾則是在另一側上車。

「謝啦!小妹!」
「誰是你小妹?」海娜不喜歡這個稱號。

「麻煩載我們到這個地址,謝謝!」洛爾把一張紙條拿給他看。

兩個人到了旅社,上樓放好了行李,然後走下樓來,準備出發。房間非常陳舊簡單,沒有電視、冰箱、只有一台老舊的收音機,一張雙人床鋪,一張破舊的沙發,一張桌子,大概就是這樣,廁所則是與其他房客共用。


「你幹嘛穿成這樣?」海娜看到洛爾一副像是要狩獵的模樣。
「怎麼了?」
「我們是要找人,勘查情況,不是要打獵。」
「你不知道這裡猛獸很多嗎?」洛爾反問海娜。
「我不知道,但我也不會這麼穿。」
「你應該懂得保護自己。」
「你放心,我會的。」
「你該不會有帶獵槍吧?」

「我沒有那種東西,但我有這個。」洛爾從身後拿出了一個像是捕抓動物的器具。
「拜託!我們是要抓人嗎?」

「這很有用,你看!」洛爾示範這要怎麼使用。洛爾把陷阱露出來,然後把手指伸進去,開關立刻啟動。

「你還是回去當你的學者好了!」海娜嘲諷他。

「別這樣嘛!」
「接著,怎麼走?」海娜問。

「我們先往這個定點走去,然後往這裡走。」洛爾拿著地圖,在地圖上指著路線。海娜則是靠了過去。

「聽說,凱茵絲好像在這裡。」洛爾繼續說。
「走吧!」


中午大太陽的時分,把兩個人曬得昏頭。洛爾的衣服從長袖變成了無袖,因為很熱的溫度讓他的衣服全部沾滿了汗水。海娜則是穿著無袖的衣服搭配短褲,一雙休閒鞋,洛爾則是穿著靴子。

「大概還有一小時的路程吧!我猜。」洛爾累得不想說話,一手拿著水壺,一口飲著水。

「給我一點,我要喝水。」海娜向著洛爾要水喝。
「嗯。」洛爾把水壺拿著她。

「呼!」海娜熱得看著前方,「這裡沒有風,我快融化了。」

「這裏是什麽地帶?」
「竟然沒有人車通行?」洛爾繼續說。

海娜轉頭看著後方,一片荒煙漫草,一片沙土,讓海娜總認為是否走錯了路?

「你說還有一小時路程?」

「大約吧!」

「地圖拿著我。」洛爾把地圖交給海娜,看看現在的位置,以及要去的位置,果真不其如此,真的走錯了方向。

「大哥!我們現在這裡!你竟然說是這裡!」海娜指著位置有相差兩個指頭的距離,海娜氣得跳腳。

「不是嗎?」
「你看,這中間有交叉,一定有路可走。」洛爾看著地圖。

「你說哪裡?」海娜抬頭看看四周,看不出有什麼路口有交叉的明顯地標可以通行。

「怎麼沒有?」洛爾四處找找,「你看就是那裡!」洛爾指著西北邊的方向。
「那算是?」

「相信我洛爾大哥,你不會迷路的。」
「喔。」海娜一臉不信任的模樣。


那個副指揮官在軍營看著地圖,還有滿滿的標記符號。一個士兵在面前站立,然後向門口的衛兵說明事由,經過副指揮官的同意就走了進來。士兵向副指揮官咬耳朵,副指揮官點頭示意,要他離開。

「果不其然。」副指揮官笑笑地說。

他走出了軍營外,招急士兵們準備進攻這個村落,奪取寶物。


明達葉則是在研究所外,看著人來人往的人事物,她知道洛爾不在裡面,但她不知道他真正的目的地是哪裡。

「嗯......」明達葉思索著。
「既然東西不在哪裡,那是在什麽地方?」

一名男子走了過來,在明達葉的耳邊竊竊私語。明達葉點頭示意,大概知道,如果再等下去,胡蒙也會不爽的。

「我知道了!」明達葉點頭,而那名男子快步離去。

「好吧!要我老娘親自出馬才行。」明達葉準備要快速進攻。

她打扮成過去出現過的珍德的樣子,然後走進來研究所中,警衛當然也不是第一次見過她,也自然讓她快速通過門檻的柵欄中。上了電梯,來到了傑瑞絲、薩克以及浿坦的實驗室,這裡又再次被封鎖起來。在此之前,幸好電梯沒有人,否則一旦闖進去,免不了觸動的警衛的底線,雖然還沒有爆發......

她簡單拆開了封鎖線,進入那破舊不堪的實驗室。「哇!這實在讓人不敢恭維......」明達葉進入時第一眼見到的景象所脫口而出的話。

「這噁心死了!」明達葉捏著口鼻,空氣中帶有化學刺鼻的味道,雖然不是很濃郁,但是憑著明達葉的嗅覺可以感觸到這裏的確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飄散在氣氛之中。

「這又什麼?」明達葉隨手拿起一瓶化學藥劑查看。「左洛寧。」她走到後方,實驗室的瓶瓶罐罐散落一地,地上有很多藥丸碎片、還有些液體,這整間實驗室像是一場不定時的炸彈褲,可能隨時會爆炸。

「這裏一定有關鍵。」明達葉不死心。

走著走著,明達葉的靴子不小心踩到了玻璃,清脆的聲音,讓這裡格外清楚可聽見。她蹲下身子查看,東翻西找這裡的破舊文件、殘留遺物等等看起來不起眼的各種東西。

一個警衛在這層樓聽到聲音,好奇地查看,雖然現在是白天,但是關起窗簾來就像是黑夜一樣灰暗。他走到了明達葉處在的實驗室,實驗室半開放狀態,煤油燈往前ㄧ照,就看見了一個女人的身影在東翻西找什麽東西。

「小姐,這裡不能進入,請你離開。」
「對不起,我在找一個文件,我記得主任告訴我這裏有我要的資料,所以我下樓查看。」明達葉起身轉頭回答。

「那主任可能告訴你是錯的,這層樓是封鎖的,沒經過允許,任何人進入進入,你是哪一層樓的?」警衛要檢視她的證件。

「九樓......」警衛仔細看著證件,但還沒等到他看完,明達葉先發制人,用力往他的脖子一勒,倒在地上。「對不起啦!我的大帥哥!你不是我愛的類型。」明達葉向他敬個禮,然後給他個飛吻。

「媽的!」明達葉轉身繼續找她的「東西」。


海娜還是擺出不信任洛爾的表情,而洛爾相信他的路線是對的。一個人拖著馬車,後面還有些糧食、蔬菜,經過他們的面前。

「哈囉!」洛爾向那個人問路。那個人停下來,看著他們兩個,並且認為他們應該是來度假的,因此認為他們是夫妻。

「RTYSEYergerq34nw5U?」
「我聽不懂,你會說英文嗎?」
「SE%Y5ne5y7nw45。」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了解你說什麼,你可以載我們一程嗎?」洛爾比手畫腳向他解釋。

他搖搖頭。

海娜在一旁看著,「妳瞭解他的意思嗎?」洛爾轉身向海娜求救。

「別看我,我根本不懂。」海娜趕快解釋。

洛爾再一次解釋他們的目的地,還有他的原因。
他還是搖搖頭。

洛爾表示你願意載我一程,這隻手錶就是你的,洛爾把他的手錶拿給他。

他點點頭。

「上來吧!」洛爾轉身向海娜示意。
「這是什麽錶?」

「就......一般手錶。」洛爾簡單表示。


海娜眼神表示質疑的模樣。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