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圖片來源:Rémy Saglier

那小女孩走向前方,彷彿她就是「解答」。是的!她是,只是部份而已。這個部落已經分崩離析,對這小女孩而言。現在在那長老們的心中,以及在那些神使與神媒的心中只是做做樣子,那個小女孩是個謎,自從那父母扶養她之後,就很少開口說過一句話。父母擔心她長不大,也擔心她未來沒有哪位男孩會喜歡她,且會許配給對方,因此,父母曾經帶她去見神使與神媒,他們給的答案很有趣:「她是個影響你們家庭的因素,也是關係這部落的因素。」,神媒不忘了再給了一個提示:「她是重要的關鍵」。


「重要?」父母不認為這有多重要,他們的意思是指,沒錯,孩子在父母心很重要,但是怎麼樣的重要會影響整個部落的生存?況且,問題日趨嚴重,這小女孩一天比一天更不愛說話,簡直是自閉兒!父母認為這根本是個荒唐的預言!不可能發生!因此,父母對她也只是敬畏三分而已。

小女孩走向已經損毀的部落房舍,那些彎角猛獸、多眼猛獸全部朝向族人攻擊,我們只是走一步算一步,死命抵擋而已。小女孩則是走向了一隻多眼猛獸旁,摸摸牠,牠身上的眼睛好奇瞪著她,認為這是幹什麽?那隻眼睛接著射出光線!朝著小女孩攻擊,小女孩轉著頭,只有一點頭髮被燒灼的煙霧之外,牠接著又射出第二次光線,小女孩轉向另一邊,現在換到了另一邊的頭髮被燒灼。本來長髮的她,現在很明顯地左右已經被削去部分髮絲,她用手遮住那隻眼睛,接著念起了一段話,等待一會兒,那隻眼睛「沈睡」了。

多眼猛獸感覺不太對勁,轉身看見那位小女孩,怒氣忡忡地轉頭朝向小女孩攻擊。突然一陣冷霧射向多眼猛獸,原來是那隻鷹及時趕到。牠飛向了那位小女孩,而多眼猛獸的頭部被瞬間凝結。

這次逃過了,後頭還有,彷彿永遠打不完。艾蓮娜看見整個村落像個廢墟,她想著那隻鷹應該要去找什麽東西似的,她追了上去,就看見那隻鷹在小女孩的身邊依偎。她本身就是被那隻鷹抓走的,但也許不是那一隻,還有別隻。她跑上前去,看見小女孩是否安好。

「你還好吧?」艾蓮娜問。

她點點頭。

「你的家人呢?」

她左右張望。

「好吧!告訴我,你有什麼方法?」

小女孩拉著她的手,拉到曾經帶她見過那個湖畔的區域那裡。

「等一下啦!」艾蓮娜卻來不及反應。

另外,那名少年看見自己的家已經人去樓空,看不見他的家人,他看了看家中是否有武器,或者他記得家中有武器。他找了找,要決定殺了那些怪物們,畢竟他才經過了成人禮。

「現在,你要做什麼?」艾蓮娜問。

小女孩不等她把話說完,就直接推她下水。艾蓮娜來不及反應,差點溺斃。「喂!你到底要幹嘛啦!」艾蓮娜不斷變化姿勢,不斷游上水面力圖振作。

接著,小女孩也走進水中,「喂!喂!喂!」艾蓮娜看著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她就這樣走進水裡......

艾蓮娜用力吸了一口氣,往水面下查看。小女孩則是往下游,艾蓮娜不了解這麼混濁的湖畔,她怎麼看著清楚?水中有許多泥沙、雜草、各類浮游生物。艾蓮娜只好跟著她,看看她到底要幹嘛。

小女孩游到了最底層,她用手撥開沙子、石塊還有雜草。她看見了那個尖長型的石頭,但卻只有一半,或者說只有一部分,她拿了出來,但艾蓮娜在後面不懂,這石頭到底哪裡特別?

小女孩游上岸,艾蓮娜也是跟著浮上水面。

小女孩握著石頭,其實那很小,不太明顯,暗色系的色調,根本不會有人注意。艾蓮娜好奇地問:「這石頭哪有什麼特別?」

小女孩把石頭放在艾蓮娜手掌心。「沒什麽感覺啊!」

突然一陣子,一個感覺直衝大腦,時間彷彿快轉地經過艾蓮娜的大腦,短短幾年濃縮成一秒地快速。

「!」艾蓮娜嚇到了!

「這到底是什麼?」艾蓮娜有點敬畏三分,但小女孩沒有什麼感覺。「拿遠一點,我可不想活在時間漩渦中。」

小女孩則是再一次把那個尖長形石頭交到她手中,艾蓮娜怕怕地退後,手一直不敢伸出來。小女孩硬拉著艾蓮娜的手,那個石頭被小女孩以及艾蓮娜各握住一邊。

畫面又再一次重現,彷彿還有未來。艾蓮娜的大腦經過強烈的「撞擊」,已經分不清何謂「現實」。艾蓮娜邊走邊搖晃,因為許多影像在她的大腦不斷重疊。

「天啊!」艾蓮娜快受不了。小女孩看著她,突然之間把她推倒。艾蓮娜突然倒地,小女孩則是往前跑。

「喂!你要幹嘛!」艾蓮娜站起身,想要追上前去。握住小女孩的手,「你以為這樣很有趣嗎?」

小女孩只是傻笑。

艾蓮娜則是表示無奈。



那對姐妹看著空蕩蕩的房舍,妹妹被姊姊攙扶,放空看著一切。姊姊扶著妹妹到幾乎斷裂的床邊坐了下來。

「你先坐著,我找找。」

「找什麼?你是說那個嗎?」

姊姊在床鋪下東翻西找,找了一會兒,總算終於找到——那片也曾經加諸在艾蓮娜的葉子。「希望這個有用。」姊姊心想。

「走!我扶你出去,這裏已經不能逗留。」姊姊對著妹妹說。

「喔。」妹妹吃力地站起身來,差點跌倒,這時站不穩地倒在姊姊的胸口上。她們兩個走出屋外,但是還沒走出去前,突然一陣崩塌,原來是彎角猛獸撞擊屋舍,整片大塊木頭、木板瞬間掉落。姐妹倆差點被壓住。

姐妹倆往回看,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她們眼前。她們心想一定來不及了......那個小生物及時趕到,用翅膀用力一揮,一陣風像是個推手用力把彎角猛獸的攻擊甩向一邊。

「那是......?」妹妹問。
「那是傳說獸。」
「這麼嬌小?」

「嗯,我記得牠可以長得很巨大......還是......?」

「我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姊姊繼續說。
「你怎麼從來沒有跟我提起?」

「我半信半疑的,所以幾乎不再相信這件事。」

「先逃吧!」姊姊扶著妹妹趕快躲進樹林中,那片葉子在姊姊的上衣口袋中。

小生物擋不住彎角猛獸的攻擊,現在只剩下少數幾個勇士在對抗中,幾乎一個人就要對付一大隻怪物,這怎麼可能成功呢?因此,長老也趕快逃到鄰近的部落求援,包括神使與神媒們,只是這兩個人走不同的路。



等待一會兒,凱茵絲與喬聽到外面很「安靜」,心想大概「風平浪靜」了吧?凱茵絲問她可以出去看看情況嗎?族人們點頭示意。凱茵絲這時才慢慢打開門,看一下情況才走了出去。

「牠呢?」
「DG%yw45y6wb 5。」

「嗯?」

凱茵絲好奇地慢慢走了過去,就看見那多眼猛獸的「位置」已經消失不見,只留下一攤透明的血液,就像是雨洗滌過的痕跡。

「這怎麼可能?」
「我聽說牠好像是某些的化身,但是是什麼我就不得而知了。」喬的聲音從後頭冒出。
「你沒事吧?」凱茵絲回頭看著喬。

「我沒事。」

凱茵絲給了她一個擁抱,讓她有點嚇到。「我還以為......」凱茵絲眼泛淚光表示。

「那都是小傷,你放心。」
「這個怪物是怎麼回事?」凱茵絲問。

「我不知道,一個過去曾經出現過的野獸,也不曾攻擊我們,怎麼開始造反了?」

長老也走了出來,看見那兩個人。

「FDGYW$%nw5n。」
「嗯,好的。」
「他說什麼?」

「他說他有一些事要跟我們談。」
「嗯。」

「RDUE$%&*ERTN^R&n45ren。」
「他說吃完晚餐吧!」
「嗯。」


凱茵絲看著這四周,處處有股陰森的氣息存在,難道有什麼內情......?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