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Everything Is False

圖片來源:Stuart Rankin

        Everything is false,一切都是假象,連我們都有自己的「分身」,在那個宇宙中,我們幾乎每個人都相信那一定還會有個長得幾乎與我們一模一樣的我們個體,同樣的身體,同樣的疤痕位置,同樣的胎記,同樣的缺牙,同樣的膚色,同樣的眼睛顏色以及同樣的語言與文化。既然如此,這地球所有東西一定是個假象,既然如此,如果這不是假象,那麼我們死後的身體所呈現的表象,一定是個假象,唯有靈魂不朽的個體才能存在這「世界」。


        Everything is false,當你旅遊在那個世界時,從不相信真的有那個「世界」,所以一切是個假象,不可能有那個夢幻場景:蔚藍海景、沙灘以及別墅,加上不太刺眼的陽光,或者你一出機場的大門才認真發現那個世界真的是那樣存在的,這一切一定是個表象,我們真的生在這個世界?或者這世界根本不是這樣子?電視新聞與現實生活真的落差太大,就算看過街景圖,還是不太相信,這真的是日本的機場?這真的是杜拜的豪華機場?這真的是沙漠?這真的是夢寐已久的房子?這真的是我們的所期望的?所以這一切一定是個假象。

        Everything is false,回在現實生活中,回到工作崗位上,這就是我們原來不變的文化場景?如果能夠真實一點,我們是否就此清醒一點?如果靈魂還存在,我們是否就此住在身體裡,外面的世界窺看著,總是那麼混亂,那麼讓人感到不舒暢,隨著世界物換星移,從撒哈拉沙漠到英國威爾斯的小鎮,兩方的地點之遙,讓人真的懷疑這真的是同個星球所共有的?地球是很大,飛行距離非常遙遠,我們看見南方小島上的夕陽時光,想到北邊太平洋小島上的時光是否是同一個時間所擁有?時間到底是什麼?

        Everything is false,祖先總教導我們萬物有靈,任何生命要尊重,一棵樹木或者一株草都應該經過他們的同意才行。原住民在臉上作畫,表示他們對於萬物的表達,他們戴上自製的面具,要驅趕惡靈,不好的穢物,以及疾病,他們的藥房就是這大自然賜予他們的一切,他們非常感謝,為了表達進一步尊重,他們請示巫醫,他們向這大自然尋求解答,為了讓這深邃的靈魂得到救贖,因此這自然的根本環境一切只是普通的現象,絕對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一定自身的罪讓神感到不敬,一定是自己的靈魂玷污了太多鮮血,一定是這萬靈生氣了,一定是我們這部落民族,有人遭到懲罰,所以要找替代品。所以靈魂只要生出意義,身體的表象一定是個假象,即使會痛——經過成人禮的洗禮——表是更加成熟勇敢。

        Everything is false,既然宇宙有分身,既然我們在網際網路有另一個代表的我們,所以我們死後一定還有人替我們發聲,既然這現實生活感覺過於太過真實,以至於無法喘氣,所以只好在網路上仿造另一個我們,網路可以非常匿名化,網路可以做出一個偶像明星,網路可以集(正面或負面)聲音於一身,製造假名氣或真名氣,網路有太多的可能了,以至於在那個網路的另一端也一定有同樣的終端機在連線那個星球或那個宇宙。衛星不斷播送聲音給遙遠幾十光年,甚至幾億光年的未來,說不定我們會發現那個從來不曾注意到的我們,來到初次見面,也許時間能夠激勵出什麼?會不會時空大亂不知道?會不會我們也同樣進入到九維空間見到那個我們?或者網路上的距離已經拉近了我們?海底電纜的速度傳播在另一個窗口,會否用衛星釋放出去?因此,現在的我們或許是真的,但是可能我們有一部分一定是虛假的,至少我們部分解碼已經是個幾十億基因組合而成的生物,那麼重組人類的可能也代表著虛假的開始,所以這一切一定是個混合而成的假象。

        Everything is false,大腦在昏迷中,陷入重度昏迷的場景在你的印象中浮現,你感覺有死神在拉著你,你感覺自己快不能呼吸,你想念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們以及你的同事們,當你發生嚴重意外,當你墜落山谷,當你不知道怎麼回事,你迷糊地躺在病床上,或者你只是想藉酒消愁,結果染上酒癮,或者一根大麻菸讓你飄飄欲仙,你的大腦中的神經元已經讓你靈魂失了真,整個魂飛魄散,整個崩解消沈,整個完全喪失自我,整個身體看起來像是癱軟的氣球,整個意識完全被灌醉,整個細胞的每個部分都在你的夢境中浮現,你根本不知道真實與虛假的差別,你的夢境無法把你搖醒,即使搖醒之後,還是在作夢,真實到麻醉針已經將你完全麻痺,真實到你痛到沒有感覺,真實到你可以實現美夢,或者逃離另一個夢境,你在求生,你在打轉,你越是想逃跑,只是鏡中奇緣一樣,逃不過紅色皇后的追捕。

        Everything is false,這一切絕對是個假象,被車撞——還是生在夢中,靈魂的疼痛感只是在身體裡發燒;把你的眼珠挖出,一定是個黑暗,內心感覺到黑暗,但絕對不是黑暗,因為只是感覺在受限於你,因為你的其他感官提高了敏銳度,雖然黑暗,但假象不是虛假的表象,只是我們靈魂受限的現象,因此,讓你的聲音導引你,讓你的回音回到抱你,讓你心眼真正打開,表象是我們的第一印象,人現實受限於外表,內心通常是雜亂的,內心通常是有出入口的,我們只是莽撞,我們只是不知道怎麼解開鑰匙,不知道鑰匙的方向,不知道鑰匙的位置,不知道鎖孔的開鎖方式,不知道那些開啟出入口的方式是否一國兩制?不知道為什麼那麼人類要設立那麼多的鑰匙孔?不知道文化是區隔還是包袱?不知道我們真的要打開入口,其實是自己的入口不對,導致盲點不斷發生在錯覺身上,更讓我們懷疑,假象只是錯覺的位置差異,造成了死角,造成了大小衝突不斷,造成了我們找不到好對象,找不到知己的人,這表象一定讓假象加深的原因。


Everything is false,既然宇宙有分身,既然我們在網際網路有另一個代表的我們,所以我們死後一定還有人替我們發聲。


        Everything is false,人類有太多盲點,這一切是個不折不扣的假象,足以蒙蔽我們的雙眼,不管我們是怎麼樣的盲目,我們眼睛讓我們就這麼相信一切為真,痛到會痛,而刺激會有高潮,大腦中的小死亡讓我們進入另一個慾望世界,所以那一切的當下都有了代價,因為在我們做愛時,就感覺情慾飄飄然,這大於那種抽大麻的感受,這大於那種前所未有的體驗,這比看色情影片還爽快,我們樂於享受,於是後代多子多孫,人口從來沒有這麼多過!七十三億的人口不斷增加中,每天都有人在做愛,每天都能聽到「舒服的聲音」,我們在戰爭時,也不會忘記這點,所以衝突中,也會有人想要發洩這件事。就算現在人權高漲,就算你情我願,就算嫖妓合法,難道就不會有私生子女流落這市面?難道墮胎就銷聲匿跡?生命權天生就平等?那幹嘛我們要設立屠宰場?動物該來是享受生命,或者甘願被吃?一隻待宰的豬,難道他們的意識比人類大腦還弱?或者我們的意識對比之下,其實沒有好到哪裡去?因為我們也吃人過?因此,在獻祭舞台上,所有奉獻的一切只是人類忽視的表象,內心的強壯才是真實的現象,也可以說這一切絕對在虛假不過了。

        Everything is false,沒錯,每件事,任何一件事只是虛假的,虛擬的,偽裝的,不存在的,人類忽略太多事情,人類思考太多事情,必須一一割捨,留下最當前,最重要的。時間來得真的太過匆促,我們根本留不下什麼,大腦只有記憶,只有那一刻不斷盤旋的回憶,死前那幾分之幾還在想著自己最美好的片刻,最愛的家人時光。過去已經不在了,當下已經不在,心跳只是維持「現在」的鐘擺,只是時間的奴隸,一切的所有早就消失無蹤,我們的存在被每一刻牽著走,對於什麽是真正的時間就只有殘留的家人擁抱的溫度還感覺一絲餘溫,然而,淡化的所有一切還有什麽意義?大腦的錄影機只是在重播,我們能夠活得真快樂,放手之後,又何必在乎虛假的現象呢?

        Everything is false,絕對是虛假,人類太在乎真實,要你們醒一醒,所以人類那半身不遂的身體與靈魂難以全面配合,自由意志像個不受控制的木偶,我們越是努力掙扎,越是痛苦,針刺地不是痛到麻痺,就是直接反射,讓這世界晃啊晃不知道手指好像可以繞到眼睛後方,虛假到以為虛假等於真實,虛假到一切都有意義可言,以為這世界不是世界,只是夢世界。


        Everything is falsetrust me please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