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分(續二)

圖片來源:Kevin Utting

        喬與凱茵絲本來要找尋那隻獨角猛獸的,但又想到部落人民告訴他們村落的慘案,決定打消這念頭。喬想到那個慘案總於心不忍,不明白過去相安無事的原住民部落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喬邊走邊想,凱茵絲看著喬心事重重的模樣,忍不住提問。


        「你怎麼了啊?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嗯,我知道你想見到那隻生物,但我們現在的目標是了解那件事情發生的原因,所以我們還是出發到那個村落吧?」喬清了清喉嚨,然後開口說。

        「我知道啊!你知道的,其實那隻生物並不是想攻擊我們,牠應該只是餓壞了。」
        「我看得出來,牠餓壞到讓村民措手不及。」喬笑了笑。
        「的確是。」
        「他們後來有告訴你詳細發生的原因嗎?」
        「嗯,我記得好像有。」喬想了想。

        「長老說,好像是對方握有他想要的東西,所以遭人入侵殺害。」
        「他們不知情?我是說那些人都不知道外面發生什麼事?」
        「我不知道,但我總認為不可能不知道,你知道的,你到那個村落,其實是很小的,」喬用手比了一個圓圈,「有外人入侵,應該很容易知道風聲。」

        「嗯。」凱茵絲想了想那個村落的大小與環境。

        「但外人入侵的可能性也很大,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圍籬,我經過時,也有看到一個小房屋距離我們看到的村落很相近。」凱茵絲繼續說。

        「所以難道是同村落的人所為?」喬說道。
        「這我......不知道。」

        「不過你思考一下,喬,這附近的村落其實都很接近,人民應該很容易就近照顧,不過為什麼沒有?」

        「你這問題很好,我有想過,我也問過長老,他們給我的回答是人數管理比較容易,布凱因凱族族人人數太多,有許多分支,甚至還有自創自己的家族,我記得長老有告訴他們的傳說故事:開始時,只是小數族群,共同維護這族的榮耀,但有一天一隻不知道哪來的怪物入侵他們的家園,他們對抗牠,結果打敗了牠,不幸的是,有家族裡的人在內鬨,爭奪這榮耀的所有權,造成更大的派系鬥爭,一個勇士站了出來主持公道,大家都贊成這協議內容,但一隻更大的怪物也開始詆毀他們的家園,結果雙方竟然不買帳,也為了那個榮耀拆成四分五裂。」

        「後來呢?」
        「聽說,本來好好的榮耀,就這樣破碎成個碎片,散播在族群這角落,有人至今還想要把它找出來。」

        「我也想找出來。」凱茵絲有點心動。
        「我勸你別這樣想,因為一旦恢復,只會造成更大的災難。」
        「長老那時拿了一本古書給我瞧,這本書已經殘破不堪,還有缺頁、燒毀的跡象,而有些文字是古字,我無法翻譯其詳細內容,所以有些內容只能聽聽長老闡述給我聽。」

        「那本書在哪?」
        「你別這樣想,不,我不會告訴你位置的。」
        「反正我也看不懂。」
        「看不懂也是一樣。」
        「那他們都知道嗎?」
        「大部份的人都知道,大人有時候會講故事給小孩聽。」
        「這種傳說,聽聽就好,雖然有記載,卻不一定是真實的。」喬繼續說。
        「我還是想看......
        「也許改天吧!瞧,我們快到了......」喬指著前方,而這時剛好有一隻多眼猛獸經過喬的身旁,凱茵絲的背後,喬看得沒有很清楚。

        「怎麼了?」凱茵絲問。
        「我看見了......
        「看見了什麼?」凱茵絲看著喬。

        「傳說中的怪物......」喬有點驚慌失措。

        凱茵絲回頭看,「沒有啊!」,那隻怪物早就往那個村落跑去。

        「這是真的!」
        「哪裡?」凱茵絲抓著喬,往多眼猛獸的方向走去。
        「嗯,這裏......」喬指著那個位置。

        凱茵絲往前方看去,「沒有啊!」,多眼猛獸的速度很快,雖然沒有彎角猛獸快,但也快接近了。

        「你一定是看錯了!」凱茵絲認為喬的眼睛有問題。

        她們在找尋那隻多眼猛獸的同時,又有一隻快速地跑向了她們,只是她們這次沒有這麼好運,可以完全擦肩而過。

        一隻多眼猛獸身上的眼睛看見了那兩個人,本來要跑去攻擊那個村落的怪物,回頭跑向她們,「在哪裡啊?」凱茵絲問。

        「我沒看錯啊!牠怎麼會出現......那個故事是真的!」喬還是不敢置信。
        「奇怪,但我怎麼就是沒看見?」

        多眼猛獸越來越接近她們,等到她們看見時,就看見一個張開大口的怪物撲向她們。

        喬轉頭看見了那隻怪物迎向她們,而凱茵絲也轉頭看見了牠,但時間速度很快,只有幾秒鐘的時間,喬立刻抱住凱茵絲往另一旁的樹幹倒去,多眼猛獸撞擊到樹幹,一個轉身之後站起身子,想要找找那兩個人的身影。


        薩克用手用力按壓著傷口,腹部的血還是在流,雖然已經稍微有減緩的跡象。她們追出去的時間,診所的護士已經用目前動物用的止痛藥、紗布等包紮,目前情況好多了,傑瑞絲悻悻然地回到診所,但沒有看見薩克,還有那名護士,傑瑞絲心想該不會被綁架吧?診所一團凌亂,隨處散落一地的藥劑、紗布、針頭、手術用具等等,薩克的診療室也亂七八糟,傑瑞絲心想到底發生什麼事?在此同時,那名護士以及薩克正好回到診所,薩克看到傑瑞絲的背影,本來需要攙扶的他跟護士說明一下,薩克就走了過去。「傑瑞絲,我很好......」傑瑞絲聽到這個聲音,轉頭看見薩克一臉蒼白的模樣,腹部一大片繃帶紗布纏繞,手上也還有許多大小傷口,傑瑞絲上前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傑瑞絲抬頭看著他,「傻孩子。」薩克小聲對她說。

        「你去哪裡了?」
        「我去找你。」
        「找我?別傻了!你應該顧好你自己。」傑瑞絲又擺出不屑的模樣。
        「我還可以。」
        「這叫可以?」傑瑞絲用手指捏著薩克的肚皮。
        「痛......

        護士在後面笑著,這過去的小倆口從來沒有改變。「你放手。」薩克要她停手。傑瑞絲這時才停手,「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我出門要去找你時,想告訴你一個關於我想起來的事情。」
        「什麽事情?」
        「請問......今天有營業嗎?」一名小姐開口問。

        「有。」「沒有。」兩個人同聲說出不同的話。
        「有,歡迎。」薩克說。

        「小姐,今天沒有營業,我們有重要的事......」「有,別聽她的,她不是我們的員工。」兩個人一來一往對那位小姐對答。

        「你確定?因為我家的狗兒看起來食慾不振,你能幫我看看嗎?」小姐摸著西施犬,牠躺在女主人的胸前,一臉病懨懨。

        「來,歡迎。」薩克大聲對那位小姐說。
        「你現在先別來搞亂。」薩克小聲對著傑瑞絲說。

        傑瑞絲一直想知道到底是什麽事情,所以很懊惱地在一旁不知所措。

        小姐小心翼翼地走進了薩克的診療室,由於他的診療室幾乎已經「毀損」,所以她們兩個人可以窺看他們兩個人的對話。


        在此之前,在傑瑞絲與薩克、那名護士出門的當下,當然不只那名男子進入,那只是一種聲東擊西的做法。有許多人士潛入診所東翻西找,找找有無「奇珍異寶」,後面的那個改造的實驗室幸好沒有被潛入,因為那個需要有密碼才能進入。因此,大肆特搜之後,現在的診所很「狼狽」。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