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Long List

圖片來源:Mark Robinson

我也相信作為一個好人應該能打擊壞人,但事實上並不是。多數的英雄電影教導我們之前,並然先在罪惡之前打轉。如果無法贖罪罪惡,那麼只能在地獄裡遊蕩。上帝與地獄的魔鬼總是不合,我也相信,如果上帝真的想要懲罰人類,那麼罪惡應該有得受了!但總在事實證據上證明並沒有。如果上帝真能夠治理人間,我們應該很會「感謝」他。當然,我們的確每天聽到很多「感謝上帝」。然而,那又代表什麼呢?


我是無神論者,也就是說我沒有宗教信仰,很多讀者當我談到上帝時,都以為我有宗教信仰,然而,我只是「入境隨俗」罷了!你要我禱告也行,禮拜真主阿拉也可以,拜佛也沒問題,其他的宗教信仰,如果你真的要我「崇拜」,我一切跟隨(但我還要想辦法辨識「邪教」),但那樣的意義只屬於當地文化的奉承,也就是相信什麼就有什麼。好比現在的吸引力法則,好比我們被教導的樂觀主義,人生生活在正向世界中,逆境中長大,哪一個不是吸引我們參與跟隨的原因?

事實上而言,上帝總需要魔鬼來交易,如果只有上帝,那麼地獄的魔鬼難保不作惡,也難保人間疾苦不會跟隨在亂世當中產生更大的痛苦。失去一切比什麼都叫人錐心刺骨,簡直讓人崩潰,因此,當我們一無所有時,我們才想到我們有多麽地好。珍惜得到的,人才會真感謝,這不是上帝一直教我們的道理嗎?當然,我們也都知道這「廢話」。也然而,當人道主義危機不斷在世界如蕈狀雲開枝散葉時,我們除了心痛之外,什麽事也不能做。

這是人間的「悲哀」。當我在波士頓的街頭時,總看見需要幫助的遊民。他們沒有地方可去,但有「地方」可留,好聽一點稱做為「社會中心」,直接一點就是「收容所」。不管是真是假,你總該相信一句話:「仍然有人真的願意在背後支撐他們。」我也相信,流浪街頭是暫時的不該用「年資」計算,而是社會真正的背後意義。

每個人都有看不見的故事,如果要我寫自己的自傳,我相信我可以寫得比史蒂芬・賈伯斯還要多頁。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觀察人的故事,我們總會相信發現些什麼,就像我對這社會的觀察,如果世界就要平等,如果社會尋求公平正義,這不是司法制度的問題而已,問題在人的心中,在深處中。人有靈魂——如果你還關心人可否有靈魂這件事——我坦白告訴你,人有無靈魂這件事——全是看意義深得的角度去思考我們的心靈深處中那種黯淡無光的意識當中,我們還要有什麼。


 文明人不做野蠻事,可惜我們講求文明之下的文明,我們只是跟野蠻掛鉤在一起而已。


        《成人世界》說得很對,外面的世界真的很黑暗,到處都是偷搶拐騙,誰有權勢,誰能稱王,因此,治安是活在幽暗恐懼中,機器人的人工智慧處在好與壞的道德拉扯之中,誰先學會,誰就能知道其定義。然而,電影情節的意義與現實世界的意義有何用?你能直接拍拍屁股告訴老闆說:「我今天不幹了!」嗎?還是你可以行私法正義途徑槍殺闖進你家大門的歹徒呢?我今天可以說正當防衛,但歹徒的家屬怎麼想?如果真認同,也許會說「謝謝你幫我解決鼠輩之患。」,但家屬也不是心甘情願生出一個孩子讓你挨槍,也不是故意教孩子去搶劫,去強暴女性。如果父母心態「正當」,那麼做壞事應該情有可原,但並沒有,父母灌輸的教育心態,與其孩子深知的意義根本是兩回事。你無法在兩歲大的時候,教他/她怎麼攻擊別人,但他/她「自然」本身就會(我的寄宿家庭的那兩歲大小女孩會欺負大她六歲的姊姊),或者直接訓練成一個殺人機器。可愛的背後,我們真的捨不得責備他/她?我相信,訓練教育的背後,是需要人格與教育系統的發展,父母是第一,然而,同儕是第二,而影響最多的同班同學。

        關於教育的章節,我相信我不用多說,過去在「愛的記憶」當中,我已經提到現在的教育的確不是叫好又叫座。不管哪一國的教育,都是在競爭數學與科學的頭銜,那又如何呢?高分可以讓你拿得人生的基本價值?高分真的熟知所有人勝意義,你願意放棄一切,加入「志願者」行列?或者當成醫生之後,加入無國界醫生組織?也或者你真的相信,人生真的要有代價,你現在只是不滿足?

        當然,我們都不滿足,人生如果少了慾望,那麼新產品誰要當當「白老鼠」?因此,每一代的一點零往上加時,我們永遠樂得嚐鮮了解 Alpha 到 Beta 的路程有多漫長。的確是,Gmail 經過多年努力終於擺脫 Beta 的稱號。但我們在乎嗎?不在乎,測試版用得多開心啊!

        魔鬼不會消失,至少在人間,地獄更是不用談。管理這些來到地獄的罪惡之人何其多,每個人似乎都沾上了一點血,因為我們曾經殺過生物。死去的人還不夠,每天有多少人會權利而奮戰,勝利是屬於誰的?是抵抗頑強的人?還是戰勝到死的人?這問題應該問問所有為我們而死的人的人數,那種慘烈的歷史,我們還學不會,那種危機還在爆發,每天只要生存下去的人數,沒有人希望在地獄中,生不如死的日子。如果真想一想,早上起床時,沒有了盥洗用品,你或許無所謂,但廁所?請自行解決。

        文明人不做野蠻事,可惜我們講求文明之下的文明,我們只是跟野蠻掛鉤在一起而已。我們夠聰明?是啊!我們很聰明,那可以想到解決全暖化的「最終解決方案」嗎?垃圾要處理的量很多,我們吃不完的廚餘也很多,或許不會啃食骨頭,但我們很愛吸允湯汁。美國的垃圾量應該很「壯觀」,不需要什麼統計數字,看看你家門口的垃圾,所有堆積起來應該很嚇人。大瓶牛奶罐、飲料杯、零食袋、比薩盒、餅乾盒等等,把所有「垃圾」加總,請想像一下,收垃圾的人面對比自己不知道還要高多少倍與重量相比,我們真的有比較愛護地球嗎?天天開特拉斯,不叫環保,天天使用塑膠的人,也不能稱作不環保。現在的事實要面對的是——我們的未來的明天怎麼樣才能有個標準的中心點?

        魔鬼總是教我們作惡,其實把壞事都說成好事,要你好好「睡覺」——其實是要弄痛你,讓你痛得幾乎昏厥。你需要一個新身體,其實你需要的是你的意識轉移。你能看見你的意識是許多符號組成?還是對於那無法透徹了解的內心其實還有許多問號?

        上帝很累,管理這世間的恩恩怨怨,他不能改變什麼,如果他真能夠改變,人間的前途難道就是幾乎要到萬丈深淵才能撥雲見日?或者天使的工作太繁複,連天使也快無能為力來搶救排隊的病患,每個人都痛苦哀嚎,每個人需要上帝的聲音來指示下一步,上帝不會告訴你怎麼做,上帝甚至不會暗示你,你的路途甚至在荒野中,沒有指南針地就要你找尋生存的方法。我們是怎麼活下來的?相信大腦懂得變通的你,你一定能夠靈通這神經線路。


        世界上已經來到七十三億的人口,關於全世界的人類,除了該有國界之外,我們其實只是拿著文化來阻擋我們的前途。日本的文化與美國文化不同,英國傳統與丹麥文化不同,冰島習慣與義大利南轅北轍,伊朗與沙烏地阿拉伯的人民相處不應該不同。印度與泰國的交界不應該用難民人數太多而拒絕,相對之下的德國收容了太多的敘利亞難民,其次的瑞典、法國與英國也湧進太多的人,讓原本充滿排擠聲音的英國保守派人民也受不了出面抗議。法國也有許多回教子民,自從查理事件爆發之外,伊斯蘭文化幾乎都吃閉門羹,世界需要幫助的人實在太多,如果真的要認真的檢討,那麼這串名單在上帝的紙上,可是要一直排隊下去,任何神也無法真正代勞,而我們應該要詢問的是人生不是在檢討表面上的意義,而是背後那長串的出現的文字真相......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