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問(續三)

 
圖片來源:Ferran Jordà
           超元神一隻「老虎」在寒冬的樹林裡奔跑,牠就只是跑,沒有多想什麼。牠不確定前方有什麼,碰到樹幹就閃躲,碰到不知名的指示牌就不理會,牠看著前方,一片茫然的景象,讓牠不知所措。而後的原住民以及他的妻子在找尋牠的下落,後方還跟著那位男孩。妻子拉著他,並且告訴他要給牠信心,給牠安慰,讓牠有安全感,小男孩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地點點頭。這個動作是否代表確定?妻子只是笑啊笑,眯眯眼地看著他。


            妻子不時回頭看著小男孩,怕他走失,一方面原住民拿著長槍小心翼翼地看著前方。這裏的風雪現在慢慢變大,眼睛都快看不見前方的路,甚至就怕一不小心就會迷失方向。

            一個類似蜥蜴的怪物在附近找尋獵物,嗅覺靈敏地慢慢聞到人類的味道。皮膚上的感應器很靈敏,甚至一隻蒼蠅停在背上都能知道,舌頭很長,這是為了感應地面上的溫度,牠的聽覺與視覺很靈敏,只是牠是透過熱感應,像蛇一樣。聽覺則是透過皮膚上的感應加上聲波反彈,就能得知外面的環境。

            眼睛躲在樹叢間張望原住民,妻子在後面,牠能看見小男孩很小心翼翼地走著。牠認為這男孩一定很可口,決定從小孩子下手。牠慢慢走到接近男孩的位置,然後等待機會下手。原住民還是看著前方,絲毫不知道發生什麽事。

            小男孩快步走到妻子身旁,抓著妻子的手不放開。這時候,是大好機會,因為說不定可以一石二鳥,那隻怪物跳了出來,張開了大口,並且用尾巴,將他掃了過來,妻子突然感到後面有個巨大的影子,知道大事不妙,於是回頭張望著,一隻大怪物突然朝著男孩與她自己攻擊,妻子見狀把小男孩一把抓了過來,但還是百密一疏,小腿還是被咬到以及被尾巴掃到。

            小男孩的小腿血在流,而原住民不時張望,看見妻子與小男孩倒在一旁,立刻衝上前去幫忙,那隻怪物看到是好機會,則是往原住民攻擊,嘴巴一張口,原住民手下不留情面,往牠的嘴巴射去。

            那隻怪物感應有危險,往一旁跑去,但還是沒有閃過,而是皮膚上的感應器還是輕輕造成些微劃過,不過幾乎沒有什麽傷痕。原住民看著牠,心想這怪物要趕快解決掉,否則將會影響找尋超元神的時間。

            牠先發動攻擊:尾巴往原住民掃去,原住民拿著長槍往尾巴刺去——沒有刺中目標,因為速度很快,偏離了位置。那怪物快速跑了過去,一方面,妻子在後面拉著牠的尾巴,不讓牠前進,但沒有什麼用。小男孩孤單一人,那怪物似乎感應到那小男孩的味道,因為感官敏感的緣故,牠可以感覺到這三人的動靜。

            原住民仔細看著這怪物,他沒有時間可以浪費,雖然他早已見過這怪物,也知道怎麼殺死他,家中有一張毛毯就是這動物的皮毛,只是沒有頭。因此,要殺了牠,需要點技巧。

            妻子很擔心原住民的安危,大聲呼喊要原住民多注意,但話還沒有說完,那怪物早就爬了過去,並且張開大口往原住民的方向跑去,原住民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拿著長槍往怪物的大嘴巴打了一個好大的巴掌。

            那怪物倒在一旁,小男孩則是一臉驚恐未定的模樣。妻子看著自己的傷口,小處皮肉傷沒有什麼,反倒是小男孩的傷勢比較嚴重些,有撕裂傷口,妻子其實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傷勢,雖然只是被掃到,傷勢算是輕微,她反倒是擔心那位男孩,她把他當作自己的小孩對待,努力別讓傷口蔓延開來。

            她蹲下身子,她記得大衣的口袋中好像還有上次遺留的草藥,那是擔心自己丈夫受傷所遺留的,但也不多。她拔下幾片葉子叫他咀嚼之後吞下。小男孩看著葉子之後就把葉子嚼一嚼吞了下去。

            原住民仔細看著那隻怪物,確認牠的狀態是死還是活——其實牠是昏迷;原住民拿著長槍的前端往牠的嘴巴附近敲一敲。「DYNERBW6NW。」原住民轉頭對著妻子說。等待一段時間,那怪物突然起身往原住民的腰部一咬,原住民嚇一跳,妻子以為丈夫要死了!要天人永隔了!不敢張開眼看。男孩則是害怕地靠在妻子的腰部旁。

            原住民趕快用力地往那怪物的頭部上方用力一刺,正中紅心。那怪物的嘴巴正好在原住民的小腿呈現張開模式,原住民往下一看,就怕閉合,趕緊跳開,果然沒錯,沒過多久,真的閉合,否則扒開嘴巴更難。

            妻子慢慢睜開眼,看見丈夫沒死,感到很欣慰,跑上前去給著擁抱,男孩則是以為他不會實現他的諾言。男孩走了過去,原住民蹲下身子,給了他擁抱,但現在不是時候,因為超元神還在「蹓躂」。

            超元神停了下來,眼前的風雪太大,牠根本不能適應,比起那三個人,超元神在這裡簡直像個弱者。牠東走走,西聞聞這附近的味道與情況。這附近看起來白雪一片,覆蓋整個樹林,還有地面,積雪看起來還有增多的趨勢。這時候是一種類似馬陸的動物在附近找尋食物的時候,全身黑色,頭部有偵測器,長長的鬍鬚感應前方狀態,嘴巴會噴射毒液,屬於乳白色,尾部也會射出毒液,牠會爬樹,也會鑽入暗處,因此——由其在這樣的環境中,你能看見牠,但是你難以預防牠。

            而這時候偏偏不只一隻,起碼有四五隻在附近找食物,以其他昆蟲為食,有時候會吃樹葉或者樹幹,但牠可以七天不進食。超元神聞到這樣動物的味道,仔細探索,往深入的地方走去。這動物感應有不同以往的動物接近,小心提防。超元神碰到了牠,「黑馬陸」嚇了一跳,跳到地面附近躲藏,超元神很好奇,想要把牠找出來,兩隻前肢一挖,什麼也沒看見。那黑馬陸懶得理會牠,如果牠真的要發動攻擊,牠早就這麼做了!可惜並沒有。

            另外一隻跳上了超元神的背部,牠感到身體很癢,用前肢抓抓後背,可惜沒有抓到那隻,另外兩隻則是在附近「蹓躂」,還有一隻慢慢才探出頭來。

            超元神用力往後背一拍,那隻黑馬陸跳一跳,跳在超元神臀部附近,超元神坐了下來,看看是否可以把牠給壓死或者讓牠從地面離開超元神的身體。可惜,事與願違,那黑馬陸爬往超元神的頭部,另外兩隻則是從後肢爬上身體。超元神快受不了!努力跳動,看看是否可以把牠們搖下來?

            當然,還是沒有達到超元神的目的。左右搖晃不行,全神找個樹幹摩擦也不行,事實上,牠「下面」還有很多隻等著牠,超元神快急壞了!縮小身體看看是否可以奏效?牠用力想要施展「法術」縮小身體,牠成功之後,事實上,身體的黑馬陸也跟著縮小,但外面的黑馬陸當然並沒有如此,因此,「在一大一小」之間,超元神得要先面對這懸殊的場景。



            獨角猛獸看著外面,只是世界是顛倒的,牠沒有看見那獵人的模樣,甚至他居住在哪裡,或者他的年紀。他距離「事發地點」還有一大段距距離,這個布凱因凱族不是「純正」的部落,多元文化的交融,這部落已經有了種族的結合,產生更多元的文化結合,當然你也可以稱呼他們為布凱因凱族,或者是血陽紅族。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