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問(續四)

圖片來源:Petras Gagilas

            胡蒙啟程前往指揮基地像指揮官報告進度,他不是最高層級的上將,他只是其中之一,指揮官也不只一個,總指揮官是格維爾・海斯,而他的指揮官是德克斯・巴諾斯基。他們認為這種危險的物質應該由軍政府保管,並且有限制地開放申請,不准任何人佔有,或者公開發表研究成果,因為一旦不慎,後果不堪設想。然而,事實上,已經來不及了。奇光石的發現已經過了很長時間,但沒有多少人可以了解其真正的奧秘,另一個異光石,比奇光石更早,且用途甚廣,雖然危險性比奇光石低,但不代表夠安全,每個人可以獨有,或者販賣等之類用途。另一個未知的尖長型石頭,就沒有人得知,這是個神秘地帶,非常稀有,甚至連軍政府也都未知情這件事。


            胡蒙騎著馬來到政府軍殿門口,傳統式的建築,可以看出這指揮官或者過去的先人有多喜歡這類建築風格。他下了馬,其他的隨扈,或者說是隨行軍人也跟著下馬。胡蒙走了進去,當然第一件事就是被看管軍人攔下。

            胡蒙報告他的來由,請看管軍人轉達。一個人走了進去,向德克斯告知這訊息,胡蒙等待著,過了一會兒,胡蒙走了進去。

            德克斯看見胡蒙,走了過來,問問你有什麼消息?他說,他正在積極尋找奇光石的下落,就快有著落了!因為他得知明達葉已經找到了不少機密,說不定可以找出奇光石的可能新發現。德克斯聽到滿臉高興,因為這種危險的東西,怎麼可以給任何人,尤其是科學家的人們去獨立研究?那個羅伯特克科學研究所是在政府監督下成立,但是這幾年發現他們有不少爭議上的研究專案,甚至還有不為人知的科學計畫?多家小報報導了這個消息,然後在各大知名報紙披露,目前科學研究所口風很緊,甚至最近沒有多少記者肯願意深入報導這消息,有淡忘真的這件事的發生,因此,我們都還以為科學研究所是走正派經營。

            胡蒙告知德克斯其他的相關進度,德克斯聽到了開懷大笑,認為真的有好事發生了!雖然他沒有說明他的手下目前「下落不明」。德克斯走到了旁邊,要胡蒙嚐嚐這難得的好酒。胡蒙拿了一杯,向德克斯敬酒,看著德克斯先乾了一杯之後,胡蒙才喝下。

            「味道夠烈吧?」
            「果然!」
            「你應該多喝幾杯。」
            「再一杯就好。」
            「一杯?怎麼夠?起碼五杯。」
            「我還有要緊事要辦。」
            「什麼事這麼心急?」
            「他們還未回來。」
            「別擔心,我記得你說那叫......名字來著?」德克斯有點忘記那個士兵的名字。
            「哪位?」
            「那位處處跟你頂嘴的人。」
            「你說雷喔。」胡蒙笑了一下。
            「對!雷,他的脾氣很硬,我見過他一次,對他印象很深。」
            「他是個頭痛人物。」
            「的確是。」德克斯點了下頭。
            「但給他點糖吃,他就知道了味道。」德克斯向胡蒙暗示。
            「什麼意思?」
            「你知道的。」

胡蒙大概能夠清楚知道德克斯給的訊息的意思是什麼,不過他還沒有想到方法。另一方面,胡蒙目前已經指派明達葉、伊瓦,還有一個看起來很瘦弱的人物到各地去蒐集「資訊」,相信已經快要真相大白。伊瓦依舊與與他們那些人看起來衝突很大,明達葉則是善於收集情報,一點一滴拼湊真相。另一個人則是看起來很老實,但事實上,一旦發火,可是像「浩克」一樣。

           
            明達葉在不斷看著很像地圖的一張大型紙張。

            「這好像是這裏的線路圖?」
            「奇怪,他們怎麼會有?」

            「我應徵進來時,這種機密應該不准任何人佔有,甚至不准外流——不可能,這不太像......」明達葉把這張圖試著轉一個角度看。

            「莫非,這不是線路圖......?」那個在實驗室被發現的女生說。

            「我看看......」明達葉把他放在大型的桌上,然後彎著腰查看每個像是被標註的數字或者代號之類的東西。

            「你們看什麼?」明達葉轉頭瞪著那些色眯眯的男軍人。明達葉穿著輕便服裝,雖然她穿著軍制服,但是好身材若隱若現,且又穿著短褲。

            一個軍人看著看著被明達葉發現,明達葉一個轉身迴旋,把長腿頂住一個軍人的脖子上。「看夠了嗎?」明達葉動了點怒氣。

            一個轉身側踢,把軍人壓倒在地,頭動彈不得。

            「這群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明達葉起身繼續看著她的「地圖」。

            而那個男人依然躺在那......


            「你怎麼一副略顯緊張的模樣?」小狐狸轉身問傑克。
            「我有嗎?」傑克不承認。
            「你看你的老婆都比你鎮定得多了!」小狐狸看著安老神在在的模樣。
            「是啊!放輕鬆。」安轉頭告訴傑克。

            「我......是很想,但......」話才說到一半,一隻不知道哪裏來的動物突然出現在安的面前,尾巴勾在荊棘間,然後睜大眼睛看著安。

            安嚇到了!趕快往後跑,跑到一個樹幹後。傑克不知道所以然,小狐狸則是一臉無言樣。

            「原來兩個人都一樣。」小狐狸心想。
            「牠跑走了嗎?」安在後頭問。

            傑克看著那隻動物,像猴子又像蝙蝠,不知道這是什麼怪物?傑克說牠跑走了!那隻動物是真的往上跑,然後在樹枝上用眼睛看著傑克。安慢慢走了過來,確認是真的如此。

            「牠離開了。」傑克對著安說。
            「真的?」
            「真的。」安半信半疑地東看西看。
            「兩個仁兄,可以交給我嗎?怎麼你們還是無法放心啊?」小狐狸說。
            「有啊!我們不是很輕鬆愉快嗎?」
            「是啊!是啊!」小狐狸不吃這套。

            可能受到了小狐狸的效應,其實這兩個人有時候還有猶疑的狀態,魂不守舍的模樣,看來小狐狸的「法術」對他們來說,後勁力道還是強了些。

            「走吧!別再疑神疑鬼。」小狐狸對他們說。

            那隻動物的兩個孩子也伸出頭來看著他們三個。


            走了一段路,大約兩到三英哩,傑克的膝蓋有點不堪負荷,「可以休息一下嗎?我的膝蓋很酸痛。」「是啊!休息一下吧?」安也跟著附和。

            「好啊!」小狐狸聳聳肩。
            「這裏看起來很漂亮啊!一點也不像可怕的地方。」傑克看著四周說。
            「是啊!這裏真的很美!還有陽光不時灑落下來。」安也跟著說。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小狐狸說。
            「知道什麼?」傑克不解。

            小狐狸沒有說話。

等待了一會兒,一隻三叉式的長槍往傑克、安以及小狐狸的中間射去。傑克、安頓時被嚇到!那隻長槍射在地面之後還在晃動。

            「發生什麽事?」傑克問小狐狸。
            「我很抱歉,但我必須這麼做......」小狐狸欺騙了他們。
            一個披著動物毛皮的人出現在傑克眼前,下令把他們抓起來,帶回去自己的部落。

            「你們幹什麼!我們沒有惡意,你要我們離開,可以,我們現在就走。」傑克對著綁住他們的人求情。

            「喂!你告訴他們,我們是一夥的!你知道的!」傑克對著小狐狸懇求。
            「放開我!」安對著綁住他的人喊著。
            「你們說要帶我們找女兒嗎?你忘了嗎?」傑克邊走邊喊。

            小狐狸在那個披著毛皮的人的身邊,沒多說話。

            「請原諒我!」小狐狸用唇語說。


            可惜他們兩個不會讀唇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