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問(續四)

圖片來源:Petras Gagilas

            胡蒙啟程前往指揮基地像指揮官報告進度,他不是最高層級的上將,他只是其中之一,指揮官也不只一個,總指揮官是格維爾・海斯,而他的指揮官是德克斯・巴諾斯基。他們認為這種危險的物質應該由軍政府保管,並且有限制地開放申請,不准任何人佔有,或者公開發表研究成果,因為一旦不慎,後果不堪設想。然而,事實上,已經來不及了。奇光石的發現已經過了很長時間,但沒有多少人可以了解其真正的奧秘,另一個異光石,比奇光石更早,且用途甚廣,雖然危險性比奇光石低,但不代表夠安全,每個人可以獨有,或者販賣等之類用途。另一個未知的尖長型石頭,就沒有人得知,這是個神秘地帶,非常稀有,甚至連軍政府也都未知情這件事。


            胡蒙騎著馬來到政府軍殿門口,傳統式的建築,可以看出這指揮官或者過去的先人有多喜歡這類建築風格。他下了馬,其他的隨扈,或者說是隨行軍人也跟著下馬。胡蒙走了進去,當然第一件事就是被看管軍人攔下。

            胡蒙報告他的來由,請看管軍人轉達。一個人走了進去,向德克斯告知這訊息,胡蒙等待著,過了一會兒,胡蒙走了進去。

            德克斯看見胡蒙,走了過來,問問你有什麼消息?他說,他正在積極尋找奇光石的下落,就快有著落了!因為他得知明達葉已經找到了不少機密,說不定可以找出奇光石的可能新發現。德克斯聽到滿臉高興,因為這種危險的東西,怎麼可以給任何人,尤其是科學家的人們去獨立研究?那個羅伯特克科學研究所是在政府監督下成立,但是這幾年發現他們有不少爭議上的研究專案,甚至還有不為人知的科學計畫?多家小報報導了這個消息,然後在各大知名報紙披露,目前科學研究所口風很緊,甚至最近沒有多少記者肯願意深入報導這消息,有淡忘真的這件事的發生,因此,我們都還以為科學研究所是走正派經營。

            胡蒙告知德克斯其他的相關進度,德克斯聽到了開懷大笑,認為真的有好事發生了!雖然他沒有說明他的手下目前「下落不明」。德克斯走到了旁邊,要胡蒙嚐嚐這難得的好酒。胡蒙拿了一杯,向德克斯敬酒,看著德克斯先乾了一杯之後,胡蒙才喝下。

            「味道夠烈吧?」
            「果然!」
            「你應該多喝幾杯。」
            「再一杯就好。」
            「一杯?怎麼夠?起碼五杯。」
            「我還有要緊事要辦。」
            「什麼事這麼心急?」
            「他們還未回來。」
            「別擔心,我記得你說那叫......名字來著?」德克斯有點忘記那個士兵的名字。
            「哪位?」
            「那位處處跟你頂嘴的人。」
            「你說雷喔。」胡蒙笑了一下。
            「對!雷,他的脾氣很硬,我見過他一次,對他印象很深。」
            「他是個頭痛人物。」
            「的確是。」德克斯點了下頭。
            「但給他點糖吃,他就知道了味道。」德克斯向胡蒙暗示。
            「什麼意思?」
            「你知道的。」

胡蒙大概能夠清楚知道德克斯給的訊息的意思是什麼,不過他還沒有想到方法。另一方面,胡蒙目前已經指派明達葉、伊瓦,還有一個看起來很瘦弱的人物到各地去蒐集「資訊」,相信已經快要真相大白。伊瓦依舊與與他們那些人看起來衝突很大,明達葉則是善於收集情報,一點一滴拼湊真相。另一個人則是看起來很老實,但事實上,一旦發火,可是像「浩克」一樣。

           
            明達葉在不斷看著很像地圖的一張大型紙張。

            「這好像是這裏的線路圖?」
            「奇怪,他們怎麼會有?」

            「我應徵進來時,這種機密應該不准任何人佔有,甚至不准外流——不可能,這不太像......」明達葉把這張圖試著轉一個角度看。

            「莫非,這不是線路圖......?」那個在實驗室被發現的女生說。

            「我看看......」明達葉把他放在大型的桌上,然後彎著腰查看每個像是被標註的數字或者代號之類的東西。

            「你們看什麼?」明達葉轉頭瞪著那些色眯眯的男軍人。明達葉穿著輕便服裝,雖然她穿著軍制服,但是好身材若隱若現,且又穿著短褲。

            一個軍人看著看著被明達葉發現,明達葉一個轉身迴旋,把長腿頂住一個軍人的脖子上。「看夠了嗎?」明達葉動了點怒氣。

            一個轉身側踢,把軍人壓倒在地,頭動彈不得。

            「這群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明達葉起身繼續看著她的「地圖」。

            而那個男人依然躺在那......


            「你怎麼一副略顯緊張的模樣?」小狐狸轉身問傑克。
            「我有嗎?」傑克不承認。
            「你看你的老婆都比你鎮定得多了!」小狐狸看著安老神在在的模樣。
            「是啊!放輕鬆。」安轉頭告訴傑克。

            「我......是很想,但......」話才說到一半,一隻不知道哪裏來的動物突然出現在安的面前,尾巴勾在荊棘間,然後睜大眼睛看著安。

            安嚇到了!趕快往後跑,跑到一個樹幹後。傑克不知道所以然,小狐狸則是一臉無言樣。

            「原來兩個人都一樣。」小狐狸心想。
            「牠跑走了嗎?」安在後頭問。

            傑克看著那隻動物,像猴子又像蝙蝠,不知道這是什麼怪物?傑克說牠跑走了!那隻動物是真的往上跑,然後在樹枝上用眼睛看著傑克。安慢慢走了過來,確認是真的如此。

            「牠離開了。」傑克對著安說。
            「真的?」
            「真的。」安半信半疑地東看西看。
            「兩個仁兄,可以交給我嗎?怎麼你們還是無法放心啊?」小狐狸說。
            「有啊!我們不是很輕鬆愉快嗎?」
            「是啊!是啊!」小狐狸不吃這套。

            可能受到了小狐狸的效應,其實這兩個人有時候還有猶疑的狀態,魂不守舍的模樣,看來小狐狸的「法術」對他們來說,後勁力道還是強了些。

            「走吧!別再疑神疑鬼。」小狐狸對他們說。

            那隻動物的兩個孩子也伸出頭來看著他們三個。


            走了一段路,大約兩到三英哩,傑克的膝蓋有點不堪負荷,「可以休息一下嗎?我的膝蓋很酸痛。」「是啊!休息一下吧?」安也跟著附和。

            「好啊!」小狐狸聳聳肩。
            「這裏看起來很漂亮啊!一點也不像可怕的地方。」傑克看著四周說。
            「是啊!這裏真的很美!還有陽光不時灑落下來。」安也跟著說。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小狐狸說。
            「知道什麼?」傑克不解。

            小狐狸沒有說話。

等待了一會兒,一隻三叉式的長槍往傑克、安以及小狐狸的中間射去。傑克、安頓時被嚇到!那隻長槍射在地面之後還在晃動。

            「發生什麽事?」傑克問小狐狸。
            「我很抱歉,但我必須這麼做......」小狐狸欺騙了他們。
            一個披著動物毛皮的人出現在傑克眼前,下令把他們抓起來,帶回去自己的部落。

            「你們幹什麼!我們沒有惡意,你要我們離開,可以,我們現在就走。」傑克對著綁住他們的人求情。

            「喂!你告訴他們,我們是一夥的!你知道的!」傑克對著小狐狸懇求。
            「放開我!」安對著綁住他的人喊著。
            「你們說要帶我們找女兒嗎?你忘了嗎?」傑克邊走邊喊。

            小狐狸在那個披著毛皮的人的身邊,沒多說話。

            「請原諒我!」小狐狸用唇語說。


            可惜他們兩個不會讀唇語。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