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The Idea Revolution

圖片來源:Jacki Gallagher

            看新聞看久了之後,我們就開始不禁自問:「這世界怎麼了?」,然後,你就縮小範圍自問:「這社會怎麼了?」或者「這『你的國家』怎麼了?」又或者你自問:「這『你的地區』怎麼了?」我通常反問,這世界沒有怎麼了,只是我們對於這所有一切已經習慣如麻了。我不是一種看悲觀的心態這樣說,也不是以一種不痛不癢的心態這樣想,宛如彎角猛獸的兇殘。事實上,從古時到現代的「進化」革命水準,人類的進步,充其量只是外表強壯內心的進化。


            我不斷強調那空泛的進步,我也不斷重複說到現在人類迫使人類在進步,成為那「該死」的人類,我們只是五十步笑百步。想想,人類文明進化下的文化水準,有迫使我們從內心進一步革命思考嗎?再仔細想想,現在所強調的那智慧效率的科技進步論,有迫使我們重頭到尾煥然一新,使人類的靈魂脫胎換骨嗎?沒有,舊有的書皮,即使換上新的封面,內容還是一樣,就算內容修訂,其本質不是當初作者交代給我們的教訓,讓我們跨步向前,況且,從西方到東方,從北方到南方,從基督教到伊斯蘭教,到佛教、猶太教、邪教等等本質教的內容都不一樣,如果人類從上帝捏造,我們當初的人類革命是怎麼由來?那化石怎麼回事?也是上帝的作品嗎?佛教有教導我們人類的基本特質由來的本性嗎?伊斯蘭教被欺負,我們有過基督教的衝突,難道就這樣恨得二十年還不放過?

            耶穌告訴我們,切勿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右臉打過,別忘了左臉,現在我們還要加上頭頂以及頭後,現在我們應該足夠了吧?人類有想過這樣的道理?沒有,耶穌說得都是真理,你了解此意,不深入反省,那麼你只是把所有上帝說過的任何文字都當作絕對不會有錯的正確事物,即使如此,我們又學會了多少——深思文明中的人類社會是應該存在怎麼樣的繁榮進階革命?

            社會沒有怎麼了——法律不代表犯罪率,更不代表你走上夜晚的街道上不會被勒索,被搶劫,被性侵,被搞到身敗名裂,而我們學會上了經濟課,也不代表這世界的現況通通有所改善,不會弄得破產,崩盤,失利以及大震盪。富人與窮人往往在金錢平衡桿弄得搖擺,無論我們想要在金錢上分杯羹,往往被金錢弄得滿身腥,而金錢隨著股市,隨著開盤走盪,菜市場的婆婆媽媽,還有退休後的想大發利市或者隨處玩玩的外公外婆,我們了解那金錢背後支撐的意義含意究竟對於生活產生什麽樣的重大影響之下後的快樂真諦嗎?

            〈快樂的意義〉重新思考一下,就應該發現快樂的本質不在充分的意義念頭,而是追求背後本質快樂的實質含意——我談的是基本的人生道義,可不是為了快樂才去找快樂的動力。人生當下的幸福,真的已經夠幸福了,事實上也該是如此。因為,追求最大化的快樂,或者長遠的快樂,只是讓人更不快樂,也或者,人生的幸福不是尋找,而是學著怎麼認識當下的真摯。

            我談得通通是「廢話」,這我都知道,但人類學著不聽,進化的革命社會將人類帶領到一個充分革新的完備社會,人類只是在系統端學著怎麼開始找漏洞,只是為了「拿獎金」。你說,人類的物聯網的本質有真正學會了本質的溝通嗎?相信我,並沒有,否則同個國家也不會雞同鴨講,你知道我在說哪個國家。

            與自己談話很容易,但要也自己「溝通」則有難事,否則語意不會重複到一句話可以翻譯不同的言詞語論還聽不懂最初的含意。英文可以有很多意思,中文也是,英文需要看整句話的意思,中文則是一個字就有含意,但這個含意需要配合整個話,才顯得有力,這就是「成語」的魅力。因此,文化帶領語言的整個含意,就讓整體文化產生了不同含意,扭轉當初真正的含意其說明原意,這就是我們認同溝通的根本意義。而隨著時間在「進步」,我們只求快速回覆,不求這語意,那麼這意義的實質只是充其量只是表面物,所以這就是為什麽貼圖的原意時常被扭曲,而這也是我為什麼對於貼圖的念頭保持退避三分。

            因此,世界的快速流動——這世界依然一樣,你看台灣法律對比美國法律——沒錯,我們都是「大好人」,人心不夠強壯,不夠嚴厲到失去人性,成為野獸。所以法律在台灣——套用我同事的話:「台灣的法律是給有錢人的!」然而,不管你看新加坡的法律還是一般部落民族的傳統律法,太嚴謹的法律,就連新加坡人也受不了,就算保有良好的民族素質,一般部落民族的律法,也不是每位族人都願意接受我是某一族人的事實。

            因此,別只看法律,根本求之在人,人類這矛盾、又死性不改的特異動物,說穿了只是將惡魔的外衣披在天使的心臟上,然後由天使的眼睛看著惡魔的外衣是否容易著火。上帝創造人類不是為了無聊——就算祂真的沒事幹,人類的天地到了凡間,就只是為了讓人類像個人類,造福所有在一起的人類。不是每天打情罵俏,整天嬉戲,只求做愛——因為這種遊戲的背後的火花肯定是天雷勾動地火,為了美麗的天衣,開始暴力相向。

            母黑猩猩願意與公黑猩猩們性交,多散播點「種子」,好讓「水」可以灌入體內,人類的基因參雜了一點不同品種的靈長類基因,讓人類脫離的猩猩的影子,可以獨立發展,因為人類實在太好強了,太聰明了,太有魅力了,擊敗了所有的物種,開始以自身的品種發展自己的趨勢,我們就稱之為「Homo」,基因遇到了環境,突變,有了新的變種,人種就有黃,有黑,有紅,有白,只差沒有彩色。


隨著時間在「進步」,我們只求快速回覆,不求這語意,那麼這意義的實質只是充其量只是表面物,所以這就是為什麽貼圖的原意時常被扭曲。


            人種會雜交,於是還有咖啡色,人類知道不能這樣下去,一定亂無章法,所以,文化的規則開始律法——四季都有基本模式,人類也知道這背後也一定有秩序,於是,從混沌到秩序,人類就順理成章一套基本守則。

            既然是雜食性,既然要怎麼學著生活,自然學會殺生,自然就該學會怎麼製作陷阱,來獵可怕的「怪物」,怎麼抓魚,怎麼殺了鯨魚,怎麼製作皮衣,怎麼獨立在冰原、在草原,在沙漠綠洲上建立一套又一套的城市篇章。人類走來之後,打打殺殺之後,人類「無藥可救」的前提下,我們只是學會古人的道理,傳統原則,其實並沒有真正學會那套循著律法制定的完整狀態下的一套共有規則——我們只學會道德篇,思想正念篇,理解篇,剩下的所有的人民公義——只是包裝在經濟撐強的華麗規則下,好讓我們用錢之下的生活念頭下。因為人們不可能回去部落生活中,因此,當少數人不願意接觸外界眼光時,我們只是認為他們是怪咖,事實上,我們才是。

            因此,部落生活的文化思想中,我們只是跳脫拘束的限制生活只是要理解現代都市下的摩登生活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讓我們成為都會人,用著高科技的尖端智慧人。只是讓自己願意求了進步——世界的趨勢就是扶搖直上,高速領先以及無所不能的高人工智慧新物聯網革命。

            隨之求而進步的 Google 搜尋所有想知道的現象之後,所有知識百科密集成為大全集之後,人類的思想成為了神也要驚嘆無比的萬能人物,而當我們有了超級英雄,而當我們了「控制」能力時,有了一種「權力」的佔有感之後,我們的念頭更加深入想要「所有在期待之中」,一切妥善無比。安然無恙的完美之下。


            這不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前提美好願景之下的影像嗎?這也不就是所有廣告,所有家庭和樂,所有類似於烏托邦的景致出現在各大城市中所有的現象中嗎?因此,我也可以說人類這樣完成最好的景色之前,這根本的問題是出現在我們自己之間的鴻溝上,你真的知道我在說什麽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