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The Dreams

圖片來源:chiaralily

            古今中外,從西方到東方,從北方到南方,人幾乎沒有什麽「變化」——你從最北方的因紐特人研究起,到南方大陸炙熱的沙漠地帶看起,人幾乎都喜歡溫暖的氣候,甜蜜的味道,以及舒適的環境窩。沒有人願意整天與寒冷為伍,然後足不出戶,把自己鎖在一個根本是生不如死的地區。所以,我們才懂得遷徙。


            非洲的人走了一大段路,從北方分家,從東西分家,往東經過絲路來到中國,北邊走往西伯利亞,中國大段區域則是再度發家,往下走經印度,再往東南亞半島、印尼群島,菲律賓群島走,一大片的溫暖的淨土在眼前,在這之前,來到了巴布亞紐幾內亞,而後才是人間天堂。願意走的人則是另一片天堂,我們看了太多人類遷徙的版圖,我也不想重複那些老掉牙的說法,我只想說的是人類一直重來不曾變過——追求人間仙境,進步成長的空間。

            有想過烏托邦,而烏托邦的出現,可以從小說幻想的情節中出現,飛天車是很好的例子,而擁有一台能在水裡行走的車子或者能夠在空中漂浮的滑板,隨手可見的大型看板,還能自由移動,我們都相信那——到時真的能夠實現過。

            把時間就快轉,現在人類能夠實現的,其實各大文章已經幫我「實現」過,我也不想再多說廢話,至少就算他們預言成真,你也拿著一塊大型螢幕趴趴走,這是從來沒有想過的,就算我可以說真的有奇光石的存在,可能你也不知道其真正的模樣,那麼我描述再詳細,你可能也缺乏一股動力,想改造世界——因為預言就只是個預言,幻想出來的突變生物,就只是根本外型畫出樣子,否則考古學家的根據模樣所繪製的古生物,真的是「這樣」?

            骨頭就只是「骨頭」,你無法畫出不在骨頭之外的骨頭,因為不代表真的存在,我們都有個迷思:總是根據事實畫事實,然後想像繪製想像,也就是說,現在能夠繪製出來的限制,就只是在限制的範圍空間內,而畫上可能最容易實現的限制,而因為天馬行空的範圍太大,所以人們要猜出一個範圍,無限根本是個白痴的說法,而根據目的才是正確的說法,這也沒錯,因為無限大飯店的延伸,可是蔓延到沒有一更真正的合理的範圍控制內,這也就是人們不願意放大範圍——因為萬物皆對。

            因此,人類不太願意追求大範圍的合理空間,以免認為不切實際,事實上的是不是追求合理的實際範圍不對,而是人類害怕烏托邦的空間美夢,只是人類拉下深淵的開始,這也是人類在進步的原因總是「一步一腳印」。

            小心翼翼沒有奇特之處,也不需要我批判這應該怎麼改進。我只是想說的是,追求進步上的原因之上,我們只是害怕地上的釘子隨時踩到我們的腳掌的空心內,而選擇大步踏上更多,這也是人類願意取捨的原因,因為大有作為才能跨入「進步」,那你也可以說,人類從來就是很奇特的動物,因為人類的進步要的是一個更好之間的成長範圍內,能夠一眼看出差異的明顯空隙,這也是人類分門要分開這麼大的限縮範圍,只求以策安全。

            這樣的例子不在話下,應該不用我詳細列舉:車子的車距,傢俱的擺設,以及冰箱的堆疊,還有車子內部空間規劃,我們可以看到距離的相近或忽遠,可以代表這個人要的是一個怎麼樣的安全感。


你生在此國,不代表你愛這個國,因為這根本是兩碼子的事!


            人都需要有距離的舒適,總不希望太擠,因為那真叫人窒息,追求進步上的人類一步一腳印之後,就真的忘記踏上那一步的重量,只知道踏上了那一步的階梯,因此,這也是人類的時常通病:文明的成長道路,人們是在最搖籃上的搖籃過舒適,而不是在山林間怕女巫來偷走。

            進步的擁有的代價是什麼?就是換來更多人的失敗以及更多人的無辜與犧牲。從人類的鬥爭到戰爭,已經可以一目了然,然而,我們還不懂。當人類想要走往智慧家庭時,我們不是條件不夠,而是我們真的還不需要這麼方便到人類幾乎不用「出手」,以及出腳辦事,也就是在我們學習語音控制時也常犯的錯——以為真的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大日子就要實現——﷽﷽﷽﷽﷽﷽﷽﷽為真的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大日子就要實現,——我們還在做白日夢。

            不是我想太多,而是人類的那種空幻想在一切真的實現——那超進步之前,請先化解我們之間的紛爭還較為實際些。飢餓的人們還存在,宗教的誤解還化不開,還有能源的需求以及最佳的永續方法都沒有解開,我們想要真正一個很像「烏托邦」的烏托邦,那麼也只是學著聯合國訂定那千禧年目標沒兩樣——我可以說那不太可能實現。

            我不是想看衰,我只是老實說。現在的問題不是解決「貧窮」或者教育就萬事 OK,如果真有這麼簡單,我應該高興,可惜並沒有,我的直覺總是統一告訴我,事情「絕對」不是一條線就能劃開。

            我走了一趟美國的「小地方」之後,就能看見都市的人類其實哪個國家都一樣,我們並沒有不同:人類追求進步的大國家中,我們能夠看見懶散的人們,以及真正想追求真正進步的人們在一起起起伏伏在同個時間點,我也可以說,一個完善的國家,不是每個人真正衷心愛這個國家,你愛地球多,還是愛你的祖國多?或者愛你的移民國家多?你生在此國,不代表你愛這個國,因為這根本是兩碼子的事!地球屬於萬物的,怎麼人類在分國家之餘,沒有想過國家的真正的愛不是屬於海豹或者帝王蝶?或者真正的完整應該不是區分我們的領空,那麼公海的定義應該是屬於海洋的?關「太平洋」什麼事?又關天上的雲系什麽事?你怎麼要分太陽的領域呢?

            這是錯誤的觀念,我們認為太平洋之所以稱為太平洋,就只是因為它是「太平洋」,太西洋也是,印度洋也是,國家的統整領念只是因為統一的共和國,我們效法該此國家,那你怎麼沒有過想過,地球不曾是一個「國家」?是啊!我們的範圍太大,太廣,地球算是「行星」,不是一個「國」的範圍,這個州,這個郡只是讓人類走向小地方,限縮人類的領空。畢竟我們看不見「隔壁」的夜空,所以在視野之下,我們只是縮小的自己的視野,因為海洋之上,我們都以為還有盡頭,是世界的「終點」。

            也很可惜,我們的進步,拉拔人類的高度的進步原因的時候,我們就開始高度發展,不是在水平拉廣擴展,就算你知道地球是圓的,就算你住在北極州,或南極洲,你也要高度適應生物時鐘的範圍,好讓自己知道有「明天」。我們在進一步往上蓋的同時,真正的問題不是「進步」二字,而是人類發展的高度意義。我也一直在強調人類出生的是意義,是對未來的意義,跟階級,跟類別,跟程度,以及稱為什麽名稱通通沒關係,而是進步上的意義——影響人類思考的意義。

            而在限縮意義的同時,我們在思索意義的當時,語言以及文字可以拉破我們的一種隔閡,讓我們有種摩擦嫌隙在徘徊,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無法排擺脫文化的差別,或者人種的區別,黃種人、黑人、白人,紅種人,皮膚的顏色讓我們深思種類的代價,加上整套文明的因子,我們已經變成了相互多元文化之下,還有連結的人,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愛同型人。


            其實是處得來,只是溝通上的不是自己還以為的溝通,只是纏繞文明的碰撞,激不起這樣的火花......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