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Become Human

圖片來源:Stefano Corso

        「為什麼我們會成為『人類』?」今日走到街道上,突然想到這個想法,我是指為什麽我們現在會成為今日的人類?如果人類不是非「人」,那麼我們是否就成為另一個物種?也許是進化的猩猩?


        我在〈空泛的進步〉說明了現在人類的進步是個有夠失水準的進步,一種為進步而生產進步的進步。我不是不看好「進步」,而是我看待的是現在人類的步調的跟進是否足以達到水準之上,好讓我們進而成為「人類」之物種?

        人類究竟是什麼?我在人的定義章節已經重複說明了好幾次,這裏就不再闡述,我一直想強調的重點是人類這樣的定義該怎麼定義,才能清楚表明人類真的就是人類?

        這是想破頭的問題,我想,這樣老掉牙的問題,大概只是我這種人才願意了解,就像《唐吉軻德》的傻勁,把風車當成怪物,一心看了騎士之後,就夢想成為改造世界的騎士。我是這樣的人,也從來沒有變過,人類從腳趾看到頭,人類每一處就叫我感到好奇,只有人類才會把珠寶當成寶一樣,以為永垂不朽,而唯有人類也才會定義鑽石、水晶這些珍寶,當成唯一永遠的象徵,動物撿到鑽石?只是想咬咬看,能否吞噬,咬不動地,就乾脆吞下去。我們載著閃亮亮的珠寶,究竟是為了什麼?

        你走在東區,你看著廣告看板,明星人物代言的珠光寶氣的華麗寶石,也只有人類才有興趣,貓、狗、猩猩、鴿子、鸚鵡還有各種爬蟲類、昆蟲等等,他們甩都不甩。而我看著接到人們,各種類型的衣物,大包小包,還有各類裝飾,對比我們是現在「人類」的想法,也難怪我這麼不瞭解人類這樣的物種究竟要如何定義人需要工作,需要手機,需要皮包,還需要一張信用卡以及現金。

        把現代世界想成全部只有物種,我們是否只是還需要知道怎麼購物?怎麼看有限期限?怎麼知道四十萬的手錶真的有其價值性?以及怎麼知道我們的朋友是怎麼了解,怎麼分出熟人與陌生人?

        而各種人類游走在街道上,我們定義成為人類之後,人類就成了一種不同於物種之間的物種,可以相較於低下動物之後,我們身負養育工作?時光即使倒回西元前一萬年,回到舊石器時代,我們只是相對進步了多幾件「華麗衣裳」,「貴重物品」,還有「現金」、「信用卡」,還有一份「工作」、「職業」。我們而看待他們,對照他們看待我們,不是感到好奇,而是多了一份時光感而已。

        時間拉近之後,人類換上了全新樣貌,人類站在此刻做家事,寫文章,做音樂,還有測量工程等等,人類是足以這樣定義「進步」嗎?如果以成就來說,人類是進步不少,因為沒有哪位大象真的會畫畫?而是我們把幾塊顏色定義為藝術?兩色藍黃成了大作?三歲小孩的塗鴉成了大師級?只有人類這麼做。

        猩猩在森林中,除了抵禦天敵,還是抵禦天敵;猴子看著隼,就擔心成為下一餐,剛出生的蟒蛇寶寶擔心一出生命運就這樣滅亡,而母親又不關心他們。北極熊寶寶只愛跟著母親,而作為父親,一點都不流露著關愛眼神,而寶寶還懷有戀母情結,只有他們教他們怎麼獵殺海豹,可惜最近也沒出現。美洲獅也不是馬上學會獨立,就怕到手的山駝就跑了,狼群也得學會合群,否則就會成名副其實的孤狼。動物只有教導我們生存,可沒有教導我們怎麼學習知識技能——我是指人類技能。


動物撿到鑽石?只是想咬咬看,能否吞噬,咬不動地,就乾脆吞下去。我們載著閃亮亮的珠寶,究竟是為了什麼?


        而光看人類技能,做音樂、繪畫,雕塑以及攝影,動物當然不會拿起單眼相機拍攝精彩的照片,然後登上國家地理協會的首獎,說這是某隻動物的傑作!國家地理要定義動物的傑作,肯定用好奇新奇的眼光去鑑賞專業相片,而動物本身?他們可是不懂攝影基本技術。

        做音樂?動物不了解音符,不知道五線譜,低音譜還有高音譜,不知道有節拍數,更不知道音樂的魔力這麼大——雖然動物「知道」音樂這玩意,但從來不知道真正的用途——以為莫札特效應真的發揮效用。

        動物善待動物,當然要用動物的方法,而不是非人類的看法。用人類定義動物——原來才了解人類發現動物——如黑猩猩可以學會基本手語,海豚這麼「聰明」,大象記憶能力這麼好,烏鴉其實很靈活,鴿子不會迷路,還有不是每隻大貓都是這麼「壞」。

        人類觀察動物這麼久之後,我們還是習得於人類,而非動物,而走在街道上的那些物種們,我們身為人類之後的後人類時代,真的有深刻體驗我們是人類這樣絕佳代名詞,值得我們使用嗎?我是指我們資格定義人類是......

        回到前面主題,為什麼我們成為人類?進步泛指人類不同於任何物種的思想,將我們的溝通文化更進一步施行,就像是合作建立一座高八百多公尺的高塔?候鳥則是學習一起遷徙,來避冬,小魚游在一起則是趨敵。人類的合作建造不可能的任務,但而當人類完成某些想法之後,卻也因為個人而離開團隊,職業生涯就是其例,但你何時看過動物們因為個人而「分手」?

        人類創造貨幣,建立銀行體系,只有人類知道「信用卡」這概念,知道怎麼利用,動物不知道利息,更不知道還有個叫做結算日期這玩意。人類要記錄的想法很多,經濟的發明已經夠煩了!還來個生活的意義?人類出生為人類之後,我們真的就能知道每一天的每一次步驟嗎?只有人類知道時間,還有空間,一個叫做時空的玩意,動物就算知道東南西北之後,他們也只知道「東南西北」,可是他不知道「東南西北」這玩意為何這要麼稱呼?也就是說,往南遷徙,不代表知道「南方」。

        因此,動物會的事,當然比人類知道很多,否則我們學會仿生術的目的不會在此,但人類善盡利用動物的本能之後,我們到底創造一個好像有「英雄」般的世界主義之後,我們似乎就知道我們要掌握某些關鍵能力,就好像作家不能沒有筆一樣,或電腦?我是指我們掌握「進步」的能力,在於人類是十足的進步馬力,沒有「它」不行?

        其他的方向想想,人類求得宗教的神聖力量之後,我們就相信靈魂的中心思想,是教導我們身為靈魂中的中樞,唯一的核心力量,並非相信是外部的力量所造成,因此,安慰劑效應的陰霾總是揮之不去,多個實驗也證實,安慰劑效應真的是一種「很強大」的作用,強大到你不得不佩服。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人類喜歡「自圓其說」的原因吧!因為錯不在我,對才是我,你沒有看見我,就算你不認可我,也不要直接打斷我,我的力量太自大,這種本能強大的效應足以讓自戀成為無所不在的關鍵詞,改變我們的一生,不是因為人類足以自私,而是人類本身還是有自私。

        也所以想在私我與公我分出最明顯的路線,坦白來說不可能。這種絲連的界線,就像是各一腳踩在不同的分界上。也因此難怪,人類成為「人類」,我們的力量總是不暇於我們的視覺感,我們的觀感——足以動搖人類每一個類型的物種到我們內在本身。

        觀看人類久之後,人來來往往在熱鬧街頭,我們這些進化的猩猩們,只是看起來大腦怎麼進步的無暇因子,來裝扮那不是很完美的身體,內在的器官配上自以為聰明的思想,點燃激烈的火花,來創造人類此生物種。

        我可以看透人類內在那不可思議的構造靈魂,來連接我們是誰的強烈碰撞之下,我們獨一無二有的念頭,為什麽是人類?而不是其他物種?科學家往往給個專有理論之後,我們的進步之所以然有個全新的面貌嗎?或者進步的工程之後,我們這些專有知識,可以足以稱為人類的巔峰?只是因為沒有動物登上聖母峰?


        我們只是需要自然的作用,不需要自然真正的每一處的本身——你何時看到真正的關聯性是來自動物的關聯之下,來回到動物本身,人類的影響作用之下,整個生態鏈都已經大翻轉,我一直相信人類是個很重要的中間人。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