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很有感覺的文章

圖片來源:Meg Wills

        一種米養百種人,如果你是一名業務,可能會為了「業績」大傷腦筋;而如果你是一名收銀員,可能需要微笑來面對結帳的客人,尤其是購買許多大包小包的婦人或者隨你寒喧幾句的老年人。而如果你是理髮師,面對每天大大小小的顧客,每個不同的造型,以及不同的頭型與髮量,你要能明白怎麼樣的髮型對你的顧客最為適當。


        而如果你送貨司機,你需要知道貨物要能夠準時到達你的客戶手中,不管是訂購你商品原料的業主,還是網路購物分派的貨品數量,也或者是你今天所有包辦的送貨商品的零零種種——有大有小,有「正常」商品的形狀,也有不規則的商品形狀,也還有你可能搬不動的商品,例如傢俱。而如果你是餐廳的店長,你要知道你今日訂位的客人量,以及分派的區域位置,還有食材的準備數量,預估可能有的來訪數量,服務生的素質,主廚的溝通,還有你與組長上的協調,例如吧台區與出菜區的順序。

        你還記得「你是......」這十二篇文章所提起的職業嗎?有遊民,有律師,有大老闆,還有喜歡捻花惹草的花花公子,有想要能夠成為舞者的黑人,有一天希望能夠讓畫廊老闆鑑賞並且挖掘的街友,還有一位中東的小孩,而你成為了細菌、病毒、黴菌之後,你可能不太多有感覺,因為我並沒有深入到你心中,而你成為了某一個職業工作者之後,你也可能工作內容上並非是我所說的這樣詳細正確。而你看著窗外,又看著你的老公時,你是想著你的兩個孩子,還是想著家裡的事物還未處理完畢,或者又要面對公公婆婆的臉色瞧?如果你是國中生,除了你的作業之外,你是要回家面對你的父母,還是回家面對電腦先?或者你要先面對你在線上的同班同學先?你的電腦除了你最愛的遊戲,你喜愛的流行音樂、電影、電視影集之外,你有多少的時間在思考你未來的職業生涯?以及你真正的志向?

        你想過幫助人,你想要有能夠拯救生命的志業,例如醫師,例如律師,例如一位建築師。任何現在的各種行業,在社會息息相關,不管你是內部的工程人員,還是外部的風吹雨淋的業務人員,也或者追著時間跑的消防隊員,或者有極大生命危險威脅的警察或保全,各個職業裡,我們各司其職,做好自己的職業本份角色,發揮社會的一己之力,就是希望這樣的社會完成「自己的使命」。

        這社會需要每一根螺絲的協助,如果少一個單親家庭,這社會或許不會病倒,但社會卻是少了一根支柱在支撐,好像你身體的肝細胞少了三分之一,你還是一樣健在。因此,每一個在社會新聞背後的破碎家庭對照你現在的生活健全,我們的快樂只是多一點進步。

        再仔細觀察街道上的人們,再仔細看看與你擦身而過的人們,每個人的面容,你到底看見了什麼?是真心的滿意?還是無奈的笑容?或者是自信的表現?也或者總是為了某一些事情總是前人微笑,後人憂傷?我總不相信,每個人是出於真心的快樂,是因為我相信出於真正的快樂,是不需要有事情來引發快樂,而是內心真正「感覺」到快樂,你就會快樂,因此,這是感覺上的問題。所以當你看看化妝品櫃台的櫃姐,他們的笑容其實沒有以往增加多少,表現出的正確自信觀只是出於「推銷者」的心態去猜想前面這位小姐要是能夠買我的產品就好。否則一個真正合乎消費者的商品,不需要如此大費周章都是推銷類似的商品,價格差了好幾倍,而效果卻只是出乎意料之少。

        實驗心理學做了一個有趣的實驗,同樣的三種紅酒,請消費者品嚐,當學者把其中一款紅酒貼上「高價」的標籤時,消費者一致倒向這種酒真的比較好喝,而當換了其他商品,例如牛仔褲,請消費者評鑑,給的答案也是一面倒向價格高或者有牌子的牛仔褲;同樣的,你自己在家裡做個實驗,當你買了三種不同的啤酒時,不授與標籤時,我們可能自以為自己合乎自己感覺的味道較合我們的味蕾。因此,這真的只是「感覺」上的矇騙手段。

        還是有懷疑者的理論的陰謀手法嗎?其實,一個人真正的快樂上的感覺活動力就真的只是感覺上在呼叫你的手法。一個有宗教信仰的人比較相信神祇所給的指引,比較不相信光怪陸離的解釋,就算這真的只是科學上的正解。而一個在感覺上總是認為感覺是正確的人,容易受到情緒上的影響產生了情感上的依賴手法,去相信外面是主要的原因,不是內在,就算真的內省,他/她依然把因素怪罪於外面指引內在的因果結論。所以,當我說明人類太相信因果論的結果時,我們都情願相信有因才有果,而不是共同的因果問題,不是叫你不要購買太便宜的商品,而你買了便宜的商品之後,是該怪罪商品本身,還是這商品其實是我們想得太好?

        好到其實因果不重要,滿意答覆才重要?所以人類當只要看到結論時,不討論過程,而其因的產生手法時,我們就真的認為感覺在我們的內心手法來矇一層灰,只是相信眼不見為淨沒有什麼不對。所以,人們的快樂就真的只是表象的快樂,如果真的給你一張的空白紙,你真的笑得出來嗎?


感覺的使用是必須依靠自己的充分內在思考,好讓自己別太依賴固有的感覺去認定某些特定範圍在,否則我們真的當不了第三公證人,只是叫他們互相丟擲第一個石頭。


        我們常常說,如果一個人對著天空傻笑,這個人肯定是白痴,有問題的神經病。不然就是不定時的恐怖炸彈,隨時一天到晚瘋言瘋語,這種情形,我天天遇到,我住家附近就是有那種看起來隨時要找我「談話」的人士在看著我,雖然我知道他不會想殺我,但是那種眼神與情緒,總是伴隨我,讓我明白我的感覺就只是感覺在飄動。人偏偏是「感覺」的動物,所以,當跟著太有感覺走時,我們就很容易錯怪真正的感覺。

        所以人們不會感受到快樂在騷動。只有當你的朋友圍繞,你的家人環繞,你的同事陪伴,我們才不甘寂寞。也因此,當一個人學習與自己的內心獨處時,總是刻意保持低調,不願意這麼做,我問一個朋友,他回答我他不願意一個人在晚上時靜靜思考,因為他會受不了內心的煎熬,那個沒有朋友談話的生活的孤單。而寂寞男女越來愈有增多的跡象時,所以交友的熱門成為一大市場跡象,這可是有相當大的商機!你要怎麼找到真正了解你,懂你的那一半呢?我想,這不是兩人溝通的問題,而是你內心「溝通」的問題。

        上一章節中,我談到溝通。在溝通中,我們要是能夠深入了解溝通的問題,應該不會有那麼多「代溝」才是,可惜並沒有,先撇開現在的敘利亞、利比亞、烏克蘭、南蘇丹、剛果民主共和國等等「內部鬥爭」問題,而看看現在的民主世界很有成果的歐美各國,我們如果真正夠能知道民主究竟是什麼,我想,不是投票,問題就能解決,也不是鎮壓就能夠抵制,當然也不是逃離,就能夠安全。事實上,民主現代的體制當中,我們與自己的溝通仍然嫌不夠充分,只是因為我們有某種聲音與感覺在訴說現在人們的悲憤,我們就真的該義不容辭上街抗議?

        沒錯,感覺有一部分是直覺,好的直覺能夠攔截飛彈,避免無辜百姓傷亡,沒錯,感覺可以幫助我們看好的世界,正確了解世界的思想是應該多有朝好的方向前進,讓我們可以即時踩剎車,感覺的使用是必須依靠自己的充分內在思考,好讓自己別太依賴固有的感覺去認定某些特定範圍在,否則我們真的當不了第三公證人,只是叫他們互相丟擲第一個石頭。

        我們真的應該思考內在的感覺,一種米養百種人,而你應該真正了解人與人間不同的之處,其實我們都很像,其實我們沒有多大的差異,只是因為偏見的一部分在感覺上撥弄讓感覺容易搬弄是非;如果你是銀行行員,如果你是一位稽核人員,如果你是審查客戶資產是否有還款能力的經理,應該用你卑微的人性思考,別只是用信用評分判斷人的「能力」,你不了解這個人的背後,你只是用你的感覺在思考他/她的正確能力,而不是他/她真正需要這筆錢的實際支出,如果夢想被你斬斷,或許情有可原——因為你沒有深入了解他/她,可是你如果不了解每一位與你有關係接觸的客戶的背後的細節原因,而用感覺來交代你工作上的每一份原因,那麼我們只是再寫同一份工作報告書而已,事實上,你只是完成你感覺上的任務而已。


        也難怪,人真正的快樂總是需要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你怎麼沒有想過種瓜會得豆,你怎麼沒有想過種豆會得莓?也沒有想過怎麼收穫怎麼栽——之前你的付出的栽種之間,是否真的只想過收穫的未來問題,還是你的快樂深埋在地核心層中?而你還在用化石的角度看一半的骨骼的露出程度,未真能明白寶藏不是你發現霸王龍,而是明白幸福已經埋藏在縫隙中。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