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追(續二)

圖片來源:Delphine Jankowski

       小女孩四處找尋那小生物的下落,她能感覺到牠的呼救,牠的脈搏,牠微弱的呼吸聲。艾蓮娜也跟著她身後,看著她,幫助她。


        「你有看到嗎?」艾蓮娜問她。

        她搖頭。

        突然一個聲音吸引住了她,也突然一個龐然大物從眼前飛過,艾蓮娜往上看了一下,心想這是什麽東西?那女孩也突然一溜煙不見了!原來她聽到那小生物的感覺,她往前一蹬,快步向前,卻邁入了陷阱之中。

        小女孩踩到了一個用樹皮製作的陷阱,把她的小腿給綑綁,然後吊掛在樹上。族人趕緊跑過去查看,一個族人欣喜若狂看著倒掛的小女孩,小女孩一副冷靜的模樣,不哭不鬧看著上下顛倒的族人的那張高興的臉。

        FGEB3w5bwrTYUI&($%V7)。」
        SW%ynwew34tn。」小女孩回應。
        @#Bthsghrt(+L?>)
        G_JOP{\mj}。」小女孩有點不耐煩。

        其他族人紛紛跑過來,其餘族人在與三隻多眼猛獸戰鬥著。一個族人把她放了下來,然後手腳綑綁地,以倒掛的方式扛在肩上,走回村子裡。艾蓮娜看到她的遭遇,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因為她在慌忙之中,才看到她的身影,已經落入族人的手裡。

        「她怎麼會……?」艾蓮娜心想。

        艾蓮娜觀察他們的動作,想要拯救她,但是想到那一個巨大的身影到底是什麼東西時,她總認為是個不祥的預兆......

        那巨大的身影其實是長老的鷹,利用一些「幻術」看起來很龐大而已。那隻鷹回頭飛回長老的家,長老在家中等待口音,看看族人的消息是如何。

        族人現在很「豐收」,除了那六個人之外,其餘族人在看到他們回來之前,可說是自信滿滿。一個族人已經先行跑回,告知長老族人的安危,長老聽到了感到很心痛,問問神媒與神使應該要怎麼做,神媒沒有給什麼答案,神使則是一副泰然樣,長老很懊惱,告訴族人們,要準備上戰。

        不過這時候已經來不及,當然不只有三個多眼猛獸,其他的多眼猛獸紛紛「嗅到」了危險,也跳了出來,其中一隻往那個「告密者」追去,多眼猛獸其實很聰明,牠不會先發制人,牠會觀察情況,身上那多隻眼睛追尋獵物的下落,並且回報給牠的大腦。

        而另一隻則跳了出來,咬住了一名婦女,婦女慘死。牠拖住她然後藏在草叢堆裡,其中他的兒子親眼目睹自己的母親活活被咬死,他嚇得呆若木雞,多眼猛獸身上的眼睛只是看了他一眼;等待一會兒,他嚇得眼睛飆出淚兒來。

        這時候已經不知道是幾比幾了,族人對抗多眼猛獸的戰事,不是今天才開始,這種猛獸是個可怕的怪物,殺人不償命,頭腦很靈光,族人可是學得很多技能才敢正眼看著牠。另一方面,三隻多眼猛獸,虎視眈眈看著「五個人」,一個人已經重傷,五個人拿著槍與弓往多眼猛獸進攻,多眼猛獸則是紛紛用身上的光線與角攻擊他們。一隻多眼猛獸又咬住了另一個族人往樹叢裡甩,其他跳上前攻擊,另一個人則是往下攻擊;多眼猛獸的傷勢只是皮肉傷,族人卻是咬著牙硬撐。

        一個族人倒臥在地——又是一個被擊中的傷者,被多眼猛獸的角刺中,另一隻多眼猛獸咬著一隻多眼猛獸,然後把牠丟向其中一個族人,族人看見一個巨大猛獸襲來,趕緊閃避,而族人們嚇得不敢相信,又有點遲疑這是什麽情況。這時候沒有時間多想,兩隻各往那四個人攻擊,一隻則看著他們。一隻咬著一隻猛獸,像發狂似的,攻擊任何一個在場的物種,族人眼看情勢不對,紛紛逃往不同的方向。

        身受重傷的族人們倒臥在地,兩個人垂死掙扎。多眼猛獸的身上的眼睛瞄了一眼,一腳踩死了他們兩個。

        長老在家中思索,多眼猛獸這時候出現在他家中的後方旁,牠嗅到了裡面有人,慢慢走了過來,長老在找些什麼東西,他拿起了古人們寫的冊子,攤開一看,認為這族已經有危機,神媒與神使看著他,給了些建議,認為這時候仍要等待時機才行,長老有些搖頭,表示點無奈的語氣回答他們,多眼猛獸則是走到了另一邊,身上的眼睛明顯地可以看見三個人在談話。

        神媒與神使走出了屋外,多眼猛獸則是在後方,因此他們並不知道,長老一個人留在家中。多眼猛獸來回走動,身上的光線一射,擊中了長老的腰腹部,長老痛得倒地,神使與神媒在聊天,他們似乎聽到了什麽動靜,神媒走回去一看,看見長老倒在地上,神使立刻見狀用法術來治療長老,這時候,多眼猛獸用力往長老的屋子一跳撞擊長老的房屋,神媒看見了不對勁,立刻拉出了長老與神使跑出屋外,但倒臥的木頭中然壓倒了那兩個人,神使與長老。

        多眼猛獸不讓他有得逞的機會,牠知道神媒要幹什麼,因此,跨過倒塌的木屋,走到了神媒的面前,神媒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看著眼前的巨獸,表情絲毫異常冷靜,雖然臉上不免冒汗,但不打擾他的氣定神閒的態度。

        多眼猛獸舉起那短尾,利用短尾上的眼睛射出光線,神媒跳了一下,警險閃過,多眼猛獸衝上來,張開大口,要吞噬他。神媒再閃,跳到了樹幹旁,多眼猛獸身上的眼睛注意到了,再利用光線攻擊,神媒一跳,跳到了多眼猛獸的身上,他站到上頭,多眼猛獸氣炸了!身上的所有眼睛全部一同射出光線,神媒再來一跳,但是跳在地面上時,多眼猛獸身上的眼睛其中一個射中了神媒的小腿。

        神媒一腿跪在地,表情絲毫很痛苦,多眼猛獸伸出前肢往神媒一揮,神媒又一跳,但是又被光線給擊中,這次擊中在腹部,掉落地面。

        長老與神使倒在地,兩個人沒死,只是起不了身。其他多眼猛獸也紛紛站了出來,這下事情大條了!多眼猛獸準備襲擊這個村落,一網打盡。


        艾蓮娜在樹叢間觀察,想要拯救那位女孩,突然之間,一隻手嗚住她的口鼻,讓她無法呼吸,回頭一看原來是那個想要娶她當老婆的男孩,「嚇死我了!你來這裡做什麼?」

        shwr&%$()^K。」
        「離我遠一點,我可不想與你有『肌膚之親』。」艾蓮娜數落他。

        OKUtrmty。」男孩拉著她的手。

        「放開我。」
        HEynetw4by?」男孩的心感到很受挫。
        「我不是討厭你,請你不要誤會。」

        艾蓮娜走到他身邊,想要給他安慰。

        「請你了解......」艾蓮娜看著他。

        男孩轉頭看著她,「rtynerv46n。」

        「好啦!你要牽是吧?給你牽啦!」艾蓮娜把手放在他的手掌上。

        「真不舒服。」艾蓮娜小聲說。

        艾蓮娜轉頭看著他,「聽好,我不是你的老婆,我只是不要引起你的誤解。」結果不解釋還好,男孩突然往艾蓮娜的嘴唇上吻去,艾蓮娜嚇到了趕快閃避,「喂!」艾蓮娜趕緊擦嘴唇,後方那個成年的青少年已經目睹,他看著他們,趕緊跑過去。


        男孩很高興的表情寫在臉上,結果左側一個揮拳打醒他的美夢,少年生氣地看著他,他倒在地上,男孩不甘示弱,站起身來想要教訓他,兄弟打起架來,艾蓮娜趕快制止,「不要打架,拜託!看在我的份上!」結果不勸阻還好,一勸阻,兩兄弟紛紛不約而同把拳頭揮向艾蓮娜,艾蓮娜倒臥在地,公親變事主,艾蓮娜痛得起不了身,兩個人也掛彩,三個人看著彼此。

留言

theirmind寫道…
歡迎留言給我,謝謝各位。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