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追(續)

圖片來源:Mark Seton

        傑瑞絲與浿坦等待了很久,還未見到薩克的身影,兩個人有點擔心他的安危。


        「他怎麼去了這麼久?」
        「大概多買一點雜貨吧?我猜,以他的那種個性,肯定會多『設想一點』。」浿坦答。

        傑瑞絲聽到這句話,立刻打開後門,查看這附近是否有薩克的身影。

        「沒有……」傑瑞絲轉頭告訴浿坦,然後立刻跑出門找薩克。
        「喂!」浿坦大聲叫住她,但她沒有聽見。

        浿坦追了出去,往傑瑞絲的方向跑去。「等一下!」

        傑瑞絲停了下來,等待浿坦。「……」傑瑞絲若有所思。

        「我真的很擔心他……」傑瑞絲抓著浿坦的雙手且對著浿坦說。
        「我陪你就是了。」

        浿坦與傑瑞絲在周遭巷子方圓大概一兩公尺繞啊繞,就是沒看到薩克的人影,此時薩克早已回到獸醫診所,他告訴值班護士,等一下不營業,他有事要忙。

        薩克走進後方的實驗室,卻沒看見傑瑞絲與浿坦兩人,心想他們跑去哪了?該不會回去研究所了吧?那可糟糕了!薩克立刻拔腿而出,從後門跑到前門,然後上了車,開回研究所,而護士想要叫住他,卻來不及反應。「薩克醫生!」

        傑瑞絲與浿坦兩個人失望地走在街上,她們要走回原來的實驗室。而進入了實驗室,傑瑞絲抱著浿坦,「他該不會……」浿坦安慰著她,要她別擔心。

       
        薩克來到研究所前,不管警衛的阻擋,直接衝進以前的傑瑞絲的工作實驗室裡,警衛而要抓住這不速之客。薩克上了電梯,警衛則是慢了一步,因此警衛只好走樓梯,快速網上跑去。薩克到了七樓,直接經過幾著轉角,來到了實驗室面前,實驗室的門貼著「禁止進入的警告牌,違者查辦。」薩克別管這麼多,直接破門而入,然而門是鎖起來的。薩克透過實驗室的門外可以隱約透露看見什麼,他是看見有人在裡面,但他卻無法其門而入,他急壞了!立刻用力踹門,踹了好幾下,門終於開了!但他看見的不是傑瑞絲與浿坦,而是不知道哪裡來的女性?

        「你來這麼幹什麽?」
        「那你又來這麼幹什麼?」她反問。
        「你手上拿著什麼?」
        「那你手上握著什麼?」她又反問。

        她試圖想逃跑,往實驗門口跑去,反遭薩克攔下,她轉身用腿往薩克的腹部用力踢去,薩克痛得倒地,這時候警衛也到場,但那名女性早已離去。

        警衛將薩克扶起,然後將他送去門外,把他丟在地上,「最好不要讓我再碰見你!」警衛對他大聲叱喝。

        薩克翻了白眼,又轉身看著自己的腹部,痛得站不起身。一手摸著腹部,一手扶著地面,要試圖站起來。


        「幹得好!姐妹!」明達葉對著撞見薩克的女性說。

        明達葉看著眼前厚厚的資料,包括實驗計畫的主持人,成員名單,以及詳細紀錄,另外還一袋裝著一片綠色葉子的東西夾帶資料夾中。」

        「這是什麼?」明達葉。
        「我不知道,也許是有什麼秘密也說不定。」

        明達葉給她一個擁抱,眼睛看著那綠色葉子,呲呲竊笑。


        傑瑞絲與浿坦急壞了!兩個人認為薩克遭到不測,立刻叫了計程車來到以前工作的研究所。傑瑞絲與浿坦看著研究所,進了大門,卻遭到警衛攔下。「你們的員工識別證?」

        「我們剛剛從這裏下來,放在實驗室裡。」浿坦告訴那名警衛。
        「是嗎?我從來沒見過你們。」


        薩克在外則是看見了傑瑞絲與浿坦兩個人,但薩克痛得起不了身,剛剛那一擊可說是超痛的,因此,薩克要起身,得要扶著旁邊的柱子,有好心人將他扶起,他反而拒絕,但他還是用力起來要叫住那兩個人。


        傑瑞絲等不下去,立刻衝過警衛的阻攔,往樓梯方向跑去,警衛來不及阻擋而跟著追了上去。「喂!」浿坦則是待在原地。「我很乖的!」浿坦對了另一名警衛說。

        而那名警衛看著她,「才怪!」浿坦也跟著追了上去,警衛來不及反應,也追了上去,傑瑞絲衝了上去,以跑百米的速度跑上了七樓。轉角來到她的實驗室,她剛到實驗門口,不敢相信竟然寫這種「違者查辦」的警告用語,她開了門,看見了一片凌亂,什麽實驗器材、資料以及各類檔案等等幾乎不是消失,就是四處亂散,「這裏到底怎麼了?」傑瑞絲不敢想像。

        警衛跟著上來,要把傑瑞絲趕出「這裡」。「小姐!請你立刻離開!否則我逮捕你!」

        傑瑞絲好像沒聽見,她走著走著,踩著破碎的玻璃,以及散亂一地的資料,還有一張成員們的家族照片,傑瑞絲拿了起來,看了看,「這是我們的成就!這是我們的日子!這是我們共同努力的一切!」警衛不領情,立刻抓住了她,而浿坦也跟著在後,看見傑瑞絲從實驗室的門口走了出來,且是被架著出來,後面的警衛也抓住了浿坦,把她們兩個推出了門外。
「我們會調查仔細的!不用你們來插手!聽見了沒有?」警衛對著她們大喊。

        傑瑞絲看見一個人倒在地上,走上前去,浿坦看著傑瑞絲。

        「先生?你還好嗎?」
        他抬起頭,「薩克?你去哪裡了?」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薩克看著她。
        「你怎麼會……跑來這裡?」傑瑞絲問薩克。
        「我……」薩克痛得起不了身。

        傑瑞絲扶起薩克。「我的東西呢?」浿坦問。

        「遺落在『那裏』了!」薩克看著實驗室的窗戶。

        浿坦轉身看,「怎麼這樣?」
        「現在先回去我的診所吧?」薩克對著傑瑞絲說。

        兩個人都不發一語。

        在車上,傑瑞絲開著薩克的車,薩克與浿坦則是坐在後座,車上一片寂靜。


        到診所的門前,傑瑞絲扶著薩克進入了診所,浿坦在後面看著他們。護士看了一行人,趕快上前攙扶薩克。

        「薩克醫師還好吧?」護士問。
        「他還好,死不了。」傑瑞絲脫口說了後面那句話。
        「她只是開玩笑,我沒那麼容易死。」薩克補上這句話。
        「你還有心情開玩笑。」護士說。
        「我只是被一名女性踹了一腳,沒什麼。」

        「你還輸女人。」浿坦聽到。
        「我來不及反應就被攻擊了。」薩克解釋。

        「是吧!」浿坦調侃薩克。
        「現在感覺如何?」

        薩克看著自己的腹部的傷痕,一個瘀青在腹部上,可見得力道不小。

        「好可怕的女人……」薩克小聲說。
        「你說什麼?」傑瑞絲問。
        「沒什麼。」

        「我扶你到後面吧?」傑瑞絲扶著薩克到後面的診療室,浿坦在後面跟著,護士緊接在後看著他們。這時候有客人上門了,「歡迎光臨!請問有預約嗎?」

        「沒有,但我有預約我的未來。」說完之後,一名健壯的男人衝進薩克的診療室,傑瑞絲與薩克扶著時,突然被後面的男人抓住,傑瑞絲摔落到地面,薩克被掠住,浿坦則是嚇傻了!

        「你們的東西在哪裡?」那個男人問。
        「你在說什麼?」那個男人把薩克的臉握在手上,眼睛瞪著他瞧。

        「你說不知道?」那個男人拿著一個鋒利的小刀往薩克的腹部刺去,傑瑞絲扶著頭,看見薩克被人攻擊,上前阻止,但被那個男人用另一手給推倒。

        「牛刀小試。」那個男人說完這句,立刻衝出診療室,往前門跑去。

        「浿坦,追那個人!」傑瑞絲對著浿坦大喊。
        「為什麼?」
        「追就是了!」


        那個男人往左方向跑去,浿坦一出來左右查看,往左方向跑去,傑瑞絲也跟著追了出來,在之前,交代護士要趕快呼叫救護車,而她往右方向跑去。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