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圖片來源:Jeff Wallace
       洛爾回到工作崗位,一切如常,沒有什麽改變:同樣的位置,同樣的器材,同樣的實驗物品,以及同樣的一間「辦公室」。


        「好吧!但願今天『沒事』發生。」洛爾心中嘆了一口氣。

        「我想想,上次的實驗進度是……」洛爾看著眼前有點凌亂,但也有點整齊的許多實驗品,認為應該要把怎麼樣的東西放在哪個實驗物身上,例如昆蟲。雖然,他的實驗室是有幾隻昆蟲,但為數不多。放在後面的層架中,一般外人其實不易察覺。

        洛爾走到後放的實驗器具的位置上,想找找要做實驗的昆蟲。

        有個聲音應門:「洛爾先生,請問你在忙嗎?主任找你。」

        洛爾回頭看,一個研究工作人員上門呼叫洛爾。

        「喔!我知道了,我稍待一會就去。」

        洛爾走到主任的門口,敲了幾聲門:「洛爾。」

        「請進。」
        「你找我有什麽事?」洛爾一進門就問。
        「請坐。」主任要他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洛爾坐了下來,看著主任轉頭準備咖啡,「你要點什麼?」

        「不用了!什麽事?」洛爾不懂主任怎麼對他這麼客氣?
        「來!這是特調的咖啡,我知道你愛這種濃郁的味道。」

        洛爾起身端起咖啡,然後放在茶几上,與主任並排坐在一起。

        「怎麼了?」
        「你有看到凱茵絲嗎?」
        「沒有,她怎麼了嗎?」
        「我忙於自己的工作事務,很少管其他研究者的事。」洛爾繼續說。

        「是這樣的,她的報告最近的一那一份參差不齊,她有漏掉很多問題,例如:動物的實驗項目影響的廣泛討論,以及可能未有的缺失,她沒有明顯有報導寫下,你剛好在她的實驗室隔壁,你可以幫我找找她的下落嗎?」

        「嗯……是可以。」洛爾停頓幾秒說了此句。
        「我聯絡不上她的家人,你跟她感情很要好,是吧?」
        「沒有,僅只是同事而已。」洛爾連忙否認。
        「我上一次有看到你跟她在一家餐廳吃飯。」

洛爾突然想到的確是有一次因為幫忙而有吃飯的邀約。

        「是是是!但那只是平時的聚餐而已,你不要誤會。」洛爾趕快解釋。
        「是這樣啊!」主任有點在猜想。
        「你知道我們這裏不能談私情是吧!」
        「私情?怎麼敢?」洛爾很擔心受到誤解。
        「我看得出來你對她有好感。」

        洛爾只是笑笑。

「我不會說出去的,你放心。」主任舉起咖啡向他致敬。

主任喝了一口:「真香醇!你應該嚐嚐。」

洛爾一口也沒碰,碰到主任邀約,還是喝下了一口。

「嗯。」洛爾只是點點頭,表示這杯咖啡真的很好喝。

「你下午就出發吧!對了!幫我問聲好。」

洛爾沒說話,看著主任一會,就離開辦公室走回自己的實驗室。


洛爾,走了出來,看見了海娜在幫忙送件,問她你要不要來「冒險」?

「冒險?我最喜歡冒險了!去哪裡?」
「嗯,不知道。」洛爾不了解主任要他怎麼去找。
「這樣啊!但我還是去!」海娜想想,好像很好玩。
「來吧!反正是我邀你的!」洛爾告訴她。


另一方面,明達葉在另一側等待機會找找他的愛人,因為她知道他一定會回家,所以洛爾的家可說是被「看管」一樣,要進去,得先經過明達葉這一關。目前,洛爾的家,只有明達葉一個人看守。


洛爾以為那個「愛人」離開了,因此,他選擇回家打包行李,海娜在他身邊跟著。洛爾打開了門,的確裡面空無一人,只有聽到龐哥跑了出來。龐哥把洛爾撲倒在地,海娜看著龐哥:「這是你養的狗!好可愛!他叫什麽名字?」

「龐哥。」

洛爾由於躺在地面,所以視角看到一個女人站在他的頭前,呈現一百八十度的模樣。

「你有想我嗎?你這個好色鬼。」明達葉沒有穿著軍裝,但是她打扮一身村姑樣,長裙加上花邊絲質衣,以及載上一副大眼鏡,完全讓人分辨不出來。

洛爾嚇到了!事實上,他什麼也沒看到,急忙趕快起身,說對不起,他不是故意的。

「你是?」海娜問她。
「你不認得我?」明達葉問。
「我是珍德・達美克。」

「你怎麼穿得這樣子?」海娜問。
「最近參與一項農業計畫實驗,於是就下海幫忙啦!」明達葉回答。

「洛爾,你過得如何?」明達葉問洛爾。
「還好。」洛爾笑得很靦腆。

「聽說你們在一起啦!難怪......」海娜笑著問他。

「走得這麼近,她是個開朗的女孩,她很適合你。」海娜鼓吹。
「嗯……」洛爾沒說一句,反倒是被龐哥拉到一邊去,龐哥拉著他的褲子,要他離開「這裡」。

「看樣子,龐哥對你還要多多適應。」海娜笑著對著明達葉說。


「你幹嘛!龐哥,等一下。」洛爾蹲下身子對著龐哥說。

          龐哥低聲嘶吼。

「我知道你不喜歡她,但也給我個面子吧!」

          龐哥繼續咬著牙。

「乖,我會看著她的。」洛爾對龐哥打包票保證。

          這時,龐哥才鬆懈心防。


同一時間,海娜問明達葉:「你們怎麼認識的?」

「大學同學,」明達葉想想,「不,好像是高中同學,太久了!都忘記了!」
「他是我的初戀對象,他長得很帥,很一副正人君子樣,我就這樣被他吸引這點。」明達葉繼續說。

「那你是怎麼找到他的?」

「嗯,後來,他的研究小有名氣,我在一家通訊社看到他的研究報導之後,透過記者那邊找到的。」

的確,洛爾的研究是有刊登在一篇小報上,但僅止於那一份而已,但錯誤的是,明達葉說謊的研究內容與事實有所出入。

「你也蠻厲害的嘛!」海娜誇獎她。
「愛的力量是很強大的!」明達葉笑笑。


洛爾走到了那兩個女人身邊,問她們在談些什麼,她們兩個笑答沒有什麼,但海娜看了洛爾一眼,而洛爾不知情。明達葉的目的不是成為他的情人,而是攻佔他的心防。

「對了!你今天有沒有空,要不要陪我到農村走走?」明達葉問洛爾。
「農村?」
「是的!有一項農業實驗,你應該有興趣。」
「我沒有什麼興趣,小姐。」洛爾回絕。
「種子實驗計畫,相信你可以對你的實驗有所幫助的。」

「小姐,我真的沒有那個多餘時間。」洛爾突然想起主任提起的事。
「你應該可以抽出時間吧?」明達葉不死心。
「好!有空我就去!可以嗎?」
「你保證?」
「我保證。」明達葉強拉洛爾的手放在明達葉的心臟位置。

洛爾有點不好意思。

而海娜也看在眼裡。

「對了!我還要回研究所,我要先離開了!」洛爾拉著海娜的手,趕快離開那裡。而他們根本什麼都沒有準備任何行李。

明達葉看著洛爾與海娜離開的身影,心想:「這兩個人有意思,尤其是那個礙眼的女人,我要除掉她......


「你怎麼回絕呢?」海娜在車上問洛爾。
「我記得你的實驗項目沒剩多少。」海娜繼續說。
「我常常幫你們送案件,我很清楚這一點,你手上的實驗核准計畫,幾乎很薄。」海娜用大拇指與食指比出薄度。

「你看見只是表象。」
「我實驗室後面還有一堆資料,等著我去研究。」
「有......嗎?」海娜慢慢停頓。

「你只是個實習生,不了解事實。」洛爾指出海娜什麼都不懂。
「是這樣嗎?你還有什麼未送件的項目?」海娜很想了解這點。
「你有必要知道嗎?」
「沒必要,那麼你就不可能核准......還是你是私下進行?」海娜停頓幾秒鐘,想到這點。

......」洛爾不答話。
「這表示有囉?」

......」洛爾不發一語。

「你為什麽要搞這些事?你難道不怕丟掉飯碗嗎?」
「我是不怕,反正這間研究所限制重重。」

海娜想了幾秒,說:「也是,我來了近一年,好像沒看到多大的合作計畫與發展。」

「大型合作計畫?我怎麼未聽過?」
「你難道不知道?」

「過去有一項實驗合作計畫,要計畫發展你們所研究那顆神奇石頭的建案,說什麽可以造福所有人群,但計畫進行到第二階段,因為某一項實驗失敗,所以告吹。」

「有這種事?」
「你真的只是傻瓜科學家,默默在實驗室忙自己的事。」
「拜託!自己的計畫,自己發展,至於外面的實驗項目,很少人會注意到,不信你問其他科學家。」

「好像是......」海娜想想她在研究所的工作情形。
「到了!前方就是了。」


兩個人下了手,兩手空空,本來要準備行李的,結果因為明達葉來插花,所以什麼事被擱置。﷽﷽﷽﷽﷽﷽﷽﷽﷽﷽﷽﷽﷽﷽﷽﷽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