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15 minutes

圖片來源:Juan Felipe Rubio

安迪沃荷的經典名言成了這世界的現象:「人人都有成名的那十五分鐘。」我有嗎?沒有,坦白說。而仔細想想這句話能否真的成立——或者是說成立之後,我們每個人成名之後是否就能仔細看待成名的光環,想想那十五分鐘的我們會是什麽樣子。


        我小時候的夢想並非是寫文章,而是開一間玩具店。現在專職於寫作的原因,是因為我在寫作上,能夠將心中的話毫無保留地全盤說出。我的秘密跟大多數人一樣,研究這社會的黑暗現象,獨自看著色情影片長達一小時,只是好奇為什麼女性裸著身體做愛而感覺會性高潮的程度?我們看著彼此對於性愛卻怎麼樣都性趣缺缺——自慰著性器官怎麼引發對於性的感受等等。仔細看著動物與人之間的差別,而仔細看著人體對於人體之間的認可,性這種玩物,經過了數百萬年的演化,只是更加的劇烈。

        研究這世界長達近九年的路,從不懂到懂了很多,而我現在仍認為我要學習的事物依舊一輩子也學不完,寫不完。看透了心理學,了解人類行為,深深地知道人類的行為的背後有多麽可笑與有趣,而過去曾想過的哲學問題,搬上檯面之後,我也深深地認為現代哲學家討論的生命意義的問題根本是無稽之談。我在〈意義論〉以及往後幾篇文章不斷強調意義這種東西,是生來並不存在的玩意。生命本身並不出產意義,人本身並不知道意義,只有當地自己人一出生就會了解那是什麽東西——而自己也並非這找尋這種東西的東西,是因為生活的存在——你的完整的一生,起碼在死亡之後,還有所保留的東西。而說到了死亡,前幾篇談到的長生不老的議題,又再次浮上檯面,我又要老話重提。

        如果一切並無意義,就會回到死亡的意義身上。死亡的意義在於不是產生意義,而是虛無之中,產生了關係的意義。這是很朦朧的話題,恐怕用我的理解方式翻譯成你們瞭解的白話文,那麼就像是凱茵絲遇到布凱因凱族一樣,真的是鴨子聽雷。

        性,以現在而言,不是繁殖,而是性趣,看你要不要而已。有了性衝動,人類的意志可以控制,總不能把色情影片情節真實搬到現實生活中吧?今天有了「想要」的莫名興奮,可以等待時機「霸王硬上弓」。動物卻也是好奇地觀察另一半是否可以霸王硬上弓,只不過時間的長短有待比較。人類喜歡在夜中做愛,動物可以白日、下午,晚上都來一次。人類喜愛夜晚做愛的原因是因為,夜晚的氣氛比較放鬆,比較和諧,以及比較舒適。然而,一項研究卻顯示早上清晨做愛的感受會大於夜晚的刺激感,甚至有較充沛的活力。實體生活上,我卻不得而知了。

        你可以從性觀察到人類的活動,了解性出現的意義,從過去的繁殖到現在的性興奮感,產生的意義就在於性讓大腦產生了更多的愉悅感,例如腦內啡、催產素等等之類的激素。而人類需要正向激素的原因在於人類追求高度的成長活躍,是需要這種因子來保持人類進步的力量,不是自甘墮落的力量,也因此,那成名的十五分鐘,也同樣渴望被關注,被尋求解答的力量,只是讓人類具有散播的影響力。

        因為這項渴望改變世界的影響力,也因此,當我們換個方向想:如果人類真的出名,那麼平凡的渴望顯然毫無動力可言,至少是安定的生活。而如果追隨者真的那麼重要,我們也該想想,追求粉絲或者追隨者的人數是否也該證明我們的角色舉足輕重,具有公信力,還是一般人對於言論沒有架構可言?

        我把我的文章,過去的幾篇交給了幾位老師審閱之後,他們告訴我,你的文筆很有可看性,能夠改變世界。交給了幾位「號稱專業」的編輯之後,他們回答我,沒有類別可以收留你的文章。然而,經歷這世界的變化,我也感受到現在這世界的審美觀可以有一個世界,不同標準的說法。所以,我就堅持,現在這世界每個人對於「正常」、「標準」這件事也一直自打嘴巴,因此,我就預感,有人會拿我說過的文章作為我的攻擊的焦點,刻意斷章取義。也因為這社會的八卦是非謠言傳聞不斷,我們也對於這類現象感到司空見慣,把不正常當成正常,所以一個人要改變這世界真的正向觀念,當然不是扭轉世界的焦點,而是把重心放在相反的事物上——此生對於世界的標靶上,而那支箭,總是用在錯誤的弓上。

        而對錯,我真的不愛談。因為那顯得無意義,死亡如果能夠解釋意義,那麼對錯應該有跡象可循,可是並沒有。因為扭轉一個人對於錯誤的觀念,除非他了解同類相食是可怕的現象,不是我們真的獨有,而是觀念文化的引導,人類真的吃他人的屍體。但以動物而來來看,人類不吃自己的同夥,是因為人類還有道德念頭,去掉了道德觀念,人類成了一定的禽獸,就只是多了可以控制意志的情感可言,反觀動物,如熊、昆蟲、蜘蛛等等,吃了同伴是因為生命是一定的結束,也是因為天擇之下所支配的結果,但昆蟲知道這點嗎?以那小腦袋對比人類的大腦袋,產生的意識觀,不會像人類一天到晚想太多,我們昆蟲只是扮演最大化的過程。


追求粉絲或者追隨者的人數是否也該證明我們的角色舉足輕重,具有公信力,還是一般人對於言論沒有架構可言?


        我的理論從來就不認為是正確的,因為錯誤的我就不肯與對好好交個朋友。只是把錯踢到一邊。因此,這也是社會的矛頭總是針鋒相對的原因。因此,要我改變這世界,就算我寫了十年,甚至是二十年,從來就不渴望這世界的人們真的「回心轉意」,思考我們人類背後深切真正的原因,因為人類太需要樂觀的情緒。而人類真的夠明白我寫的〈快樂的意義〉,我也想,聯合國談的目標其根本上——從歷史角度來看,我們進步地只是當上明星的快樂的十五分鐘,並非真的全然多有快樂。

        如果人類要正向,我相信市面上的書籍真的夠你看了!可能一輩子也看不完。到死,到晚年前的那一刻,都還在猜想,我真的擁有夠快樂的快樂嗎?而如果真的見效,我也相信,天則演化的快樂,隨著時間演變,我們走向快樂的那一之間,應該會感受到我們的快樂到底長得什麼模樣?可不是對於世界小姐的追求的美麗至上的好勝心,而是一個醜陋之間,只是意義上的事。

        我當然渴望出名,而這裡的名氣卻只是想做個改變世界的人士,一個真正讓世界看見真正需要的不是台上十五分鐘的光環,所擦亮的貴氣。如果人真正看懂美,那麼捧著鮮花去追超級名模,其實了無意義可言。他們都是人,人類的生活型態——吃喝拉撒睡——呈現的樣子,而上半身的美麗臉龐搭配下半身脫著內褲上廁所,強烈的對比,你可以知道那代表著存在一體兩面的程度有多麼反差。又何必為了高歌一曲爭取我是最佳歌手的寶座?

        自戀是這時代的解藥,自重是這時代的寶庫,人類的活動追尋意義之上的同時,往往在「新鮮」之中,只是讓自己走得有多麼閃亮,就像珠寶總是需要拋光,總是需要光的照射,才能顯得金碧輝煌,耀眼奪目。也因此,為了十五分鐘,你要別人多注重你一點,我們也當然不斷需要維持那形象——所塑造的禮物包裝,而骨子裡其實留著同樣的血液,而不同的血型;在形象之間,我們就成了檯面上下的雙面人物——即使你不是為了成名,我們也同樣迎合社會的風範,塑造「良好市民」的現象,你難道真的完全不踰越道德界線?


        所以囉!性的意義,只是把性器官擺在下半身,好讓我們對於上半身來著墨,而死亡的意義,只是對於死亡的好奇追求永生不朽的傳奇,古人對於木乃伊的敬重可以與太陽神作為同等界線,而所謂明星光亮鮮明現象,只是一種作為人類有多麽看重敬佩的能力,而我們真的有如此大的魅力吸引每個物種反省這地球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