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迷(續四)

圖片來源:Gwendal Uguen

        超元神靜靜看著那位男孩,似乎想跟他做朋友,但那位男孩根本不領情,一個咬死他祖母的老虎,突然以一種溫柔的眼神看著你,你作何感想?因此,那位男孩只是對了牠翻了翻白眼,連正眼都不願意看著牠......


        牠心想:「我到底做了什麼?」

        牠走到了小男孩的一邊,以另一種角度望著他,牠躲在一個牆角旁,那個原住民則是回頭看著牠,忍不住想責罵牠看牠幹了什麼好事?牠則是縮在一旁,像隻害怕的老鼠。

        他說:「HDHSRTHSRY$%SGB。」
        「嗯?」

        他看到牠的下垂的尾巴,直接拉牠的尾巴拖曳到他的面前,直到把頭望向他,「GHSFGS$JSDS%W#。」牠低下頭,不知道該說什麼。那個原住民抓住超元神的額頭直接要牠走到那個小男孩的身邊。

        超元神的眼睛就算顯得無辜,但是那個小男孩看見那種眼神,依然帶有殺氣,根本不敢多瞧一眼。那個原住民起身告訴那位男孩:「DFGNER%784b。」

        他繼續說:「DRY#%UBETRSERG#$。」
        那位男孩問:「SRTEHW$NSRIW?」
        GHRD@JDBRRTW#。」
        MUGKR?」

        他點頭。他向男孩保證絕對不准傷害他,因為他是超元神的救命恩人,他照顧牠,他了解牠。在這之中,超元神的外型從老虎轉變成小型虎一樣,但還不是原來的貓之外型,而超元神還不知情自己的外型已經變了。

        他的妻子看著丈夫,心若有思似的。


        艾蓮娜在原地等著,情緒上下起伏,怕是一個可怕的怪物會突然吞了她。那個小女孩依舊老神在在,對她笑了笑。她看著女孩的眼睛,「怎麼回事?」她又怕又擔心地這樣想。

        「這什麼?」艾蓮娜看到身上長滿了眼睛的一隻怪物頓時嚇了一跳。

        小女孩只是看了看牠,多眼猛獸出現在小女孩的面前,成了一隻忠心的獵犬,不斷看著她。

        身上的每隻眼睛同一時間看著艾蓮娜,讓艾蓮娜很不自在。

        「拜託!別一直看著我!」艾蓮娜害羞了臉頰。
        小女孩對牠說:「DGHSRfgsertw473vw。」

        多眼猛獸的眼睛頓時才轉了轉方向,但仍有少數還在看著她。

        而這時,有一兩個族人發現了她們的足跡,踩過的腳印清楚可見,族人看著腳印,認定她在前方,而同時,那位發現她的男孩不聽家人勸阻而去找艾蓮娜。

        一隻箭差點射中艾蓮娜,一個族人拉出了弓對準目標但是沒中。那個族人被其他族人打了後腦勺,認為你在幹嘛?原來這中間仍有異義份子入侵其中。

        艾蓮娜起身之後,回頭看見一隻箭在後面的樹幹,又嚇了一跳,認為他們發現了我們,更要加緊腳步逃跑。

        「快點!」艾蓮娜對著那個女孩說。

        她抓著她的手又往前跑,但是那個女孩不想這麼做,因為多眼猛獸會幫她。多眼猛獸的確會,但不是現在此刻,因為那個小生物早就飛在那上空準備攻擊了。

        小生物從上而下俯衝到族人面前,族人則是拿個弓箭射擊,另外還有長槍射去。小生物噴出霧氣,要把族人凍結,但是族人這次更頑強,他們展開閃躲,族人躲在樹叢間,霧氣到一定範圍就會飄散,因此這種距離的攻擊對族人而言容易閃避。族人見到大好機會,一個箭射中小生物的左翼,小生物因為無法平衡而掉落在地面。族人則是跑上前去,一舉捕獲。

        小女孩心有靈犀似的,彷彿聽到不好的消息。鬆開手待在原地,雖然她不情願地還是依然跟隨艾蓮娜繼續逃。多眼猛獸也緊緊跟隨,但她霎時像是失去靈魂般,眼睛冒出眼淚。

        「怎麼了?」
        ......」小女孩不說話,她知道出事了!回頭跑去。

        「喂!」艾蓮娜攔不住她。

        小生物哀嚎,一個族人抓起牠的翅膀,然後把祂綁了起來,族人拿了一個石頭往小生物的頭敲了過去,小生物頓時昏厥。

        族人有見過此類生物,這是一個難得見到的生物,多年以前,族人還以為遭到滅絕,沒想到還能見到這生物,族人大感警喜。

        這時多眼猛獸跳了出來,咬了其中一個族人一口。這當然不是小女孩見到那一隻,而是別隻。族人嚇到了!展開反擊,弓箭與長槍紛紛射向多眼猛獸,有些射中身上的眼睛,有些則是射中身體,多眼猛獸身上的眼睛則是射出光線,族人則是紛紛閃躲,但還是有些族人被射中。

        族人知道這類生物的存在,因此要獵捕牠自然有一套方法。族人們傷痕累累,第二隻又出現了,族人跳了起來,多眼猛獸則是往族人衝去,族人坐在多眼猛獸身上,然後在多眼猛獸把他甩出之前,展開攻擊。身上光線往那個族人射去,族人幸好有閃過,而另一邊,身上的眼睛也同樣射出光線,那個族人就沒有第二次好運了,結果小腿被擊中,掉了地面上。多眼猛獸則咬了過去,族人當場身亡。

        第三隻也出現了,還有第四隻。族人們知道不妙了,有一位族人趕回去村落通知長老。其他族人則是想辦法拖延時間,看見多隻多眼猛獸,這些族人們雖然不感到多有恐懼程度,但不免一陣寒慄。其他的多眼猛獸衝了過去,朝其中一位族人張開大口咬去,這時又有一隻多眼猛獸殺了陳咬金,咬了牠一口。

        五隻多眼猛獸在族人面前,族人們這時真的慌了,因為從來沒有這麼多隻出現,以前狩獵時,最多三隻,現在五隻?族人們身上的武器根本不足以抗衡牠們。

        五隻多眼猛獸虎視眈眈盯著他們,眼前這些族人成了甕中鱉,一個也別想逃。但他們既然成了「勇士」,也不能全部逃回去,讓其他族人看笑話,雖然已經有一人告知這訊息,請求救援,但剩下的呢?硬著頭皮上了!

        有族人拿著弓展開射擊,有些則是跳上背上拿著長槍攻擊,有著則是像鬥牛士一樣,等著牠衝來,然後攻擊。每個人氣喘吁吁,多眼猛獸則是皮肉小傷。

        DHSfhw4ue45nhf(%b)ty?」
        SERTW$Sftvsdq3gSV。」
        A$^W343ynwfgbw。」

        族人們還未說完,突然一隻加速衝向一位族人,族人則是跳開,但是跳開不成,結果被多角猛獸頭上的角給刺中,而在此同時,另一隻多眼猛獸則是刺中那隻多眼猛獸。族人被彈開,掉到地面,身體流了大片血,那隻多眼猛獸也同樣流出血。其他族人看見上前拿著樹葉包紮,來止血,其他多眼猛獸則是攻擊其他人,而有一隻多眼猛獸則是攻擊那隻「奇特」的多眼猛獸。

        一隻又衝了上來,族人們只能上前火拼這場戰鬥,族人跳上其他一隻臨面而來的猛獸,直接快速地往牠的下顎——接近頸部的位置刺入,多眼猛獸頓時僵硬,倒了下來。但在此之前,身上的光線還是朝他身上射去,他也同樣被射中,但他忍著痛完成「任務」。

        只剩下四隻了,族人卻是只剩下不到六個人,照理來說應該很容易贏得這場勝利,但這怪物並不是這麼簡單收復。身上的光線同時朝著其他人射去,有些人順利躲開,有些人則是被擊中。多眼猛獸身上的皮肉之傷,幾乎沒有什麼疼痛感。而那隻奇特的多眼猛獸則是攻擊其他多眼猛獸,族人則是開始感到好奇,雖然牠們都受了傷,族人們趕快跑開,那隻多眼猛獸像是發狂似的,利用身上的角刺穿身體往他們丟去。

        SFVs56q3vjy?」
        RTwwR^B?」
        LT*ERnSFVs56。」

        族人們不知道要幫助誰,說不定牠只是在演戲,是個圈套。那隻奇特的多眼猛獸竟然朝他們衝了過來,他們嚇到了!趕快閃避,身上的光線又朝他們攻擊,族人看見一隻發瘋的多眼猛獸紛紛往更遠的地方位置躲藏。


        其他的多眼猛獸則是要找尋他們的蹤跡......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