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You are......(side story)

圖片來源:Daniel Lee

        看著現在的亂象,就讓我有許多話想要「抱怨」。如果把過去所寫的文章重新檢視一遍,甚至好多遍,那只要看我過去的結論就可以作定論,認為有理,但不足打動你,或其他人。然而,再看一次這社會,或者這世界,其實社會的改進只是為了風靡而風靡。


        You are……(12) 中,最後的故事來到了一位便利商店打工的店員,且故事背景是發生在台灣。台灣放眼走一遭,的確便利商店的數量已經大於我們的想像,一萬多家的數量,大概沒有人能夠匹敵,現在的便利商店什麼都賣,所有需要的商品雜貨通通可以買得到,包括要洗衣服,瞭解社區大小事,便利商店都包辦了。過去只是販賣食品雜貨,現在卻是天天要去這裡解決需求。因此,你這位便利商店的店員,可是有得忙了。

        上大夜班的日子,二十四小時的生活,你放棄平日的正常作息時間,選擇日夜顛倒,只是因為時薪比較高,能夠給家庭更好的生活。你吃都是在這裡解決,過期的食物,你只會挑選一兩樣帶回去給你的弟妹吃,只要是外觀正常,裡面的內容物看起來沒異樣,說真的,吃不出什麼感覺來。大夜班的日子說輕鬆也不輕鬆,除了清點貨品之外,還要擔心半夜搶劫便利商店的客人,或者酒後鬧事的客人。你看著門外,對面的燈火一片漆黑,除了路燈、紅綠燈之外,剩下的大概就是比鄰而居的其他便利商店的招牌吧!現在的便利商店競爭激烈,你主打 LINE 的周邊商品,對面卻是主打漫畫英雄人物的商品。兩家都有三十九元與四十九元餐點。兩家都有擁護者,兩家也各自有自己的工讀生雨店長。你看不到離你店面很近的便利商店的狀況,但是你知道那有個你暗戀的女性店員,只是你們兩個幾乎不會碰到,因為你是大夜班,她是日班。你偶爾看見他的時刻大概只有你休假時,督見一眼看見那看起來清純的模樣。你認為她是你愛的類型,她印象中只是過客,或者普通朋友。

        你翻著臉書,你看到你朋友清單的狀況,或者你開啟 LINE ,看見你上次未完的對話。你收起手機。一位男子走進了超商,他走進櫃檯,你從商品貨架走到了櫃檯,「歡迎光臨!請問有什麼我可以為你服務的?」,他指著檯面上的香菸圖案,「我要兩包 BOSS 藍的。」,「好的!」錢交給你的手上,你收下,然後找他錢。

        他離開了。接著又是「叮咚聲」,「歡迎光臨!」一位中年男子走了進來,大概睡不著覺來這裡找食物吃吧!你看他一身「睡衣」樣,中年男子的鮪魚肚很明顯。他來到了貨架上,上面空空如也,因為過期的餐點早已撤下。他又走到了麵包區,幾乎所剩無及,他隨即看見了他最愛的麵包,拿了兩三個,又走到了泡麵區,拿了一包泡麵,又走到了冷凍區,挑選了幾樣食品,這些全部放在櫃檯上結帳。「這些幫我微波。」「好的,沒問題!」可惜他買了四包冷凍食品,你工作這間只有兩個微波爐,因此告知他要耐心等候。

        所有這些工作做完之後,接著就是三三兩兩的客人陸續來到你這裡「報到」。不知不覺已經快七點,六點多的時間,接著你就要下班,但是早班的人員還未出現。十分鐘之後,他進來了,原來是店長。店長問「昨夜的情形如何?」你說還好。他進入店中整理資料。看看今天的行程活動。

        另一位店員出現了,身材微胖,「嗨!等我喔!」,你說好。這時候已經有兩三位小學生進入店裡買早餐,還有上班族人員買現磨咖啡,你要幫忙招呼,還要看他在做什麼。

        交接時分,你看著收銀機裡的錢,要他清點一下。他說沒問題,你準時打卡換衣服下班。但是你還捨不得離開。你依然留在店裡,時而幫忙,時而休息。接著你等待一段時間,走出店外,回家。

        台灣的人情世故,其實便利商店可以看出社會的縮影。社會是一種人性建立的溫情,需要我們盡全力維持社會的功能:「助弱者堅強,助邊緣人安家,助中間人協助,助每一個人給予鼓勵與互動。」這些是有有社會依靠人性才能做的情感連結,但是現在的社會連結性卻是因為國家的經濟以及政治而被抹上了厚重的塵埃,讓這般像是不知道是哪裡來的污染就這樣染上灰矇矇的光影。無論再怎麼清潔,依然永遠處理不完。

        經濟的脈絡當然不能只依靠社會的形成,讓經濟改觀,同樣的政治權力也無法光靠社交手腕就能鎮壓整個情勢,就像是領導人用談話解決問題,但是真正在出拳頭,真正在受傷的卻是無辜的民眾與反抗人士。我們也似乎靠著合約簽定或者某些政策宣判就可以所有問題,然而事實上卻不是這樣,我們的問題方式往往不像表面上看起來只有幾張流程說明圖,然後怕以防萬一,設立備援計畫就妥當。事實根本在於我們為了追求和諧的步伐,只是一直在步伐的哪隻腳上要先踏前就吵得沒完。就算我們得知根本什麽事也沒有發生,我們就怪起對方:「你的話根本不靈驗嘛.....」然而又開始為了每個接下來的步伐再繼續爭吵。


一位低賤的職業,配上高貴的尊稱沒有什麼差別,只是好聽的紀錄讓人洗耳恭聽而已,我們卻顯得想要讓人多給尊重那之別。


        你若是這樣想,總認為這根本沒有什麼,社會的亂象不是表面上看到這樣,但是,社會的真正亂象也在於我們設立的那長遠目標也為了進步而進步,讓人類動用真正的人性根本無從找起,人類就只因為習慣而已,那麼這樣的目標說真的只是寫下歷史而有歷史的里程碑而已。

        所以,我至始至終看不慣社會亂象的方針在於我們還信以為真,死不認錯!對於現在的人性化,放在銀行的系統上,用評分判斷一個人財務報告就是一個錯得理譜的範例。電腦的判斷標準可以用負債比給予一個人的信用報告的基準,然後給予是否要放款。當然一個人的負債比呈現不成比例時,銀行當然有權利不借你錢,可是銀行強調低利率的廣告在台灣的各大銀行總是強力促銷下,那麼當鋪或者第三方借貸方不會從此消失。而銀行只是說著空話,拿著徵信報告作為財務檢舉漏洞的判斷力,那麼我們的標準有失一種公平性。

        何況,電腦的標準在哪?社會的公平性又在哪?如果只是因為一分之差刷掉一個人的紀錄,不了解背後的原因,那麼作為現實的「傢伙」,銀行的存在只是幫助了一堆不了解是非黑白記錄的人而已。每個人的生存的存在都是需要被尊重與認同,現在現今找不到生活的意義,並不代表人生的黑白記錄就從此被洗刷乾淨,一滴不剩。事實上,一位低賤的職業,配上高貴的尊稱沒有什麼差別,只是好聽的紀錄讓人洗耳恭聽而已,我們卻顯得想要讓人多給尊重那之別。人類的自我自私那一部分,配上好聽的職業類別,你沒有特別有超能力。

        一個董事會的成員配上洗廁所的婦人,或者一個執行長配上作業員,你難道十全萬能嗎?或者你能夠深入了解?學歷上的知識配上行動上的經驗根本有別,我們用以知識換取金錢的差別待遇時,我們只是讓自己多點「飽足感」,來填滿好奇的不足。然而,我們若是為了學習而學習,那麼人類進步的只有「笨蛋」兩個字而已!

        一個高階官員配上低階的遊民,社會的平衡性往往兩面倒,我們爭相爭取為寵兒的同時,教育的進步也往往在人類的自己的水準之上,也就是人性的建立之上,根本不是我們表面上看起來那漂亮數字的完美而已!那給的數據調查根本與現實社會或者未來社會打不著關係,反而讓我們看到時代有別的定義只是多有進步的陰影,看不見真實的進步的實體。你怎敢說進步是必需的?


        進步從來不是代表著退步的相反名詞,相反在於為什麼才是我們想問的主因。如果台灣真正夠和諧,如果世界真的很會追求人類向上的原因,那麼正向的探討應該收起來了!這樣的樂觀不但不實際,反而一直像個毒藥一直讓人忘卻自我,吸了毒不知道自己看見的到底是稻草人還是魔鬼的化身......飄飄欲仙,我們還以為奇蹟發生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