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You are......(11)

圖片來源:Prabhu B Doss

        你母親牽著你的小手,走在這公園中。你屬於什葉派伊斯蘭文化,不是遜尼派一員,雖然遜尼派被什葉派欺負很慘,但那也只是你的「團員」,並不是你的朋友。大多伊斯蘭文化分裂出來的兩派人馬沒有這麼快看不順眼,雖然在伊斯蘭崛起時,的確曾經互相爭奪王位。歷史中的教訓演變現在兩方爭奪,我們就只是為了踏上別人身體更爽快些。


        現在沒有得到多少好處,伊斯蘭的爭奪記,對照蒙古帝國的崛起,忽必烈還是戰勝了阿里不哥,然後我們總看到家族為了王位,為了受到人民愛戴,成為戴上了王冠之後,那些寶石、女人有給你什麼尊榮的價值嗎?或許有,慾望之後,我們就是得到權力的象徵,然後一直演變從兵器之戰,到核武之戰,再到生化之戰,然後到心理之戰。從戰場上爭奪在網路上,技術上,駭客你打我回,你擊我破,防火牆再堅固,再無堅不摧,也會遭自家人搞起內鬥來。

        你厭惡戰爭,中東的小孩們,各個流浪的亞茲迪人、庫德族人,還有羅姆人等等,怎麼會拿著鋒利的武器只是為了因為看對方那麼不順眼?你不解,母親摸摸你的頭,叫你不要亂想,美國人不會把我們當恐怖份子,但有些人還是把伊斯蘭等於恐怖主義,或極端主義畫上等號。你搖搖頭,努力解釋我們家其實很愛好和平,根本不想摻入這場混水,有些人沒有在聽,就把黑色等於黑暗畫上等號一樣醜陋無知。

        因為乃屬於一種偏見,一種聯結式上的主義作功,我們大腦自然把保守派文化等於阿拉伯世界一樣文化注意綁上一起,然後我們始終相信,阿拉伯世界中,女性屬於下等主義,是應該許配給男性,一種沙文主義,而不是女性主義應該去開車上路。就算把遊戲規則搬上了美國本土,也有研究顯示,女性開車技術有待加強。因此,男性的操控能力比女性好的一來說法就會成為鐵證,我們就始終相信男性權力大於女性,薪資也是一樣。

        因此,從過去歷史到努力想改善兩性平等,女性要追上男性的權力似乎只是證明女性的拳頭依舊比男性小。然而,女性別氣餒,研究也顯示女性觀看情感性圖片時,記憶能力大於男性,而在健康上,女性壽命始終超越男性十來歲,因為女性會因為小痛去看醫生,男性卻是到末期,才知道來不及。而關於男女之間的研究報告,我身邊可是說也說不完,但結果永遠是不分軒輊,我們想要男女平等,不管女性主義者怎麼宣導只是為了要兩性平衡,而不是女性抬頭,但我們的男女偏見始終跟不上我們想要改善男女之間的最基本印象。

        而就坦白說,動物界,雌性身軀永遠大於雄性的動物始終很多,從魚到昆蟲,到蜘蛛,到狼、兔、鯨魚等等,雄性想要傳宗接代永遠要看雌性的臉色,就怕自己的性命不保,不是被吞下吐,就頭顱被割下,反觀人類男性卻是霸王硬上弓——而靈長類的動物,黑猩猩們,也是屬於同一類,然而,卻不像人類那麼兇猛。

        雖然領導者有優先交配權,像人類的領頭羊一樣,誰威猛,誰就是第一能稱王,人類逐漸高傲的情況下,黑猩猩仍舊擺在一旁。雖然,人類是飼養許多黑猩猩,從實驗所到動物園,耗費多少人力物力,食材的花費,住所的清理,以及整個園區的管理,消耗了多少時間金錢,人類自己漸漸取代萬物之靈的地位,而最基本的意見管理卻是一一採納,無法有效規劃統一性。

        天神收到了多少的禱告信,真主阿拉收到了多少聆聽言語,不可能一一回覆每個需求。佛祖也無全部耐心收納各種不合的聲音,我們而為了離天廳更進一步,就是在證據的受理上,努力交給了最有力的說詞給他們聽。

        證物擺上法庭上,他們會相信嗎?或者還有其他法官給意見?陪審團的建議聽清楚了嗎?而你還小,根本不懂。母親喜歡說床邊故事給你聽,你百聽不厭,還一再要求再唸一遍,直到我睡著為止。今天,母親說的故事是阿拉丁的故事,窮小子遇到神燈,而解救了精靈,打敗了搶神燈的壞人。你也想要有個神燈,試試看能否實現三個願望,一是長大後,能夠讓家過好日子,二是能夠有一個懂我的好朋友,三是這世界的種族能夠握手言和。這樣的願望很「卑微」,但精靈不見得懂得實現那代表什麼意思。

        你睡著了,但其實你是根本睡不著,你騙過妳母親之後,小心翼翼從床邊走下床,走到了窗外邊,想看看這窗外的月亮是有多麽美麗,多麽地圓,還有多麽明亮。你有點怕黑,但你不敢告訴你母親。男孩就是要勇敢一點,祖國大概不喜歡我這類孩子,因此,無論如何,總要強逼自己要像個男人!你向阿拉禮拜,希望阿拉聽到你的宵禮;口中念念有詞,也然而,因為信奉宗教的緣故吧!你感到心安理得,你也不知道為何要信伊斯蘭教,成為穆斯林。但也因為相信真主阿拉與你同在,保護你的靈性,讓你得到救贖。


反觀人類男性卻是霸王硬上弓——而靈長類的動物,黑猩猩們,也是屬於同一類,然而,卻不像人類那麼兇猛。


        伊斯蘭教總相信人死後一定會有美酒與女性相伴,前提是要多積善報,多幫助比自己窮苦的那些民眾。你喜歡的是開齋節,因為有好多的食物可以吃,終於不用餓肚子,還有朋友來分享,等到了宰牲節,還有各種肉類可吃,除了豬肉以外,其他的肉可以大口吃,真是爽快!可惜現在時間未到,你只能期待加上等待。你看著月亮,還是不免想睡,瞌睡蟲爬上身,你也懶洋洋地走上床入眠。

        你想到剛來美國時的情景,想嚐嚐道地的美味都不行,你很想破戒,想知道豬肉是什麼味道,可惜阿拉不准。你躺在床上,還是有些睡不著,不過隨著時間過去,你還是進入了夢鄉。

        隔天,你醒來,看著時鐘,準備上學,六點多的時間,你早就能夠自己起床,不用你母親叫你起床。你看著你母親與你父親,吃著傳統伊斯蘭早餐,豐富的菜色,讓你愛不釋手:麵包、粥與水果,外加炒個蛋,就讓你一口接一口。飽足之後,就是搭校車上學去。

        你走出屋內,朝著黃色校車走去,雖然學校離你的家很近,大概十幾分鐘就會到學校,但是你還有機會認識你不同班級的同學也沒什麽不好。你只希望今天是個美好的一天,而不是 Bad Day

        你母親有工作,在一家中東餐廳擔任襄理,而你父親就是該餐廳的股東之一,也是主廚。你們兩人在紐約開了一家餐廳,家在接近郊區,所以就需要開車上班去。你父親在車內等你母親,你母親在妝台間整理儀容,一身套裝,搭配一雙褲襪,讓雙腿更顯修長。你父親往內後視鏡看到你母親走來,開了車門,走進了車,繫上安全帶,準備走往餐廳,準備開店。

        你母親拿出的便條紙,上面記錄著今天訂位的客人與時間,「一共十七位。」。你到了店門口,用鎖打開之後,走進屋內,打開燈,點亮整間餐廳。你父親要採買食材,跑到了傳統市集還有超市去購買。

        而你自己本身,看著英文課本,講得有些羞澀與錯誤,另外還有口音不正確之外,你大致上沒有什麽問題。而今天還有小考,你現在才想起,但也來不及準備。

        下課時分,等待下個老師來上課,你的眼睛很大,同學看見你的中東外表,還是聯想到你的父母是恐怖份子,不時又讓你生氣。雖然你告訴你同學說我父親做菜很好吃,但這樣煮出來的菜,大概也以為裡面會下毒,至少為外人不懷好意。


        種族的融合,從中東到非洲是同一體,至少埃及連接這兩塊大陸地圖,而亞洲與歐洲像是連體嬰,旁邊分裂的美洲,南邊的拉美,就像是我們四處為家的似曾相識的無謂認知體,一直牽動我們的交感神經。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