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圖片來源:TREEAID

        「你好了嗎?」喬問。
        ......」喬看著桌上的葉菜類被凱茵絲切得亂七八糟,很不美觀,喬一臉無言。


        喬走到了凱茵絲的身邊,「我來吧!」

        喬把剩下的葉菜,還有那些七零八碎的葉菜整理,難看的或者是醜陋的不是丟棄,而是放置一旁。

        凱茵絲在一旁看著她,就像是女兒看著母親一樣。

        「你去找她們吧!看看她們還有什麽需要?」喬轉頭對著凱茵絲說。

        「喔。」

        凱茵絲走到了婦女身邊,她們正在圍著大爐子「炒菜」——一個用石頭堆置的類似大鍋子的爐具在做菜,裡面鋪滿了一些雜草,樹枝,作為襯托之用途,葉菜類則是用包裹在一個石頭器皿的上方,以隔絕下面的溫度以防燒焦。她們做菜的方式很特別,凱茵絲看得嘖嘖稱奇。

        「這樣子做菜?」凱茵絲心想。

        她們緊接著將肉拿了過來,有豬肉、雞肉、魚肉,旁邊還有醬汁,醬汁的顏色看起來很深,呈現深藍色。凱茵絲看得入迷,忘記自己是來這裡幹嘛的。

        喬不經意拍了一下凱茵絲的肩膀:「喂!小凱,別忘了你要做的事!」

        「什麼?」凱茵絲還無法會意。

        「這是簡單的傳統菜餚,名叫法奇捲,就是用菜葉包裹肉的一種料理,旁邊還有用玉米、小薯做的類似米糰的一種搭配食物。」

        「哪裡?」

        「那裡。」喬指著在一旁白色的食物。

        「別只是看,來幫忙吧!你既然來到這,就應該享受這烹調的樂趣。」

        「喔!我知道了。」

        喬幫忙包裹葉菜:用沾滿醬汁的肉包在葉菜中,進行蒸熟的動作,凱茵絲則是幫忙醃製肉類,這些肉大部份已經經過加工處理,包括洗淨、去除內臟等部分,然後曬乾等等。

        凱茵絲用手指沾了一下醬汁:「好鹹喔。」婦女看著她,不禁意笑了出來:
GHDNRTesgveth。」凱茵絲一臉疑惑,聽不懂她在說什麼。

        她轉頭看著喬:「她說什麼?」

        「她說,那個我們通常不會直接吃!」喬回答。
        「因為鹹嗎?」
        「不是,因為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等待一會兒,一種辣勁從凱茵絲竄出,「好辣!好辣!好辣!」

        那婦女看見了,進到了屋內,然後走出屋內,拿了水給她喝。

        「謝謝!謝....謝!」凱茵絲邊喝邊道謝,差點噎到。

        喬笑了出來,「慢慢喝。」

        等待一會兒,辣感漸漸消失,「為什麼這會有辣感?我是說,嚐了一兩分種,只有鹹味啊!」

        「這是由一種深藍色果子壓制而成的,裡面的果籽是辣意的來源,因為它最慢熟。」
        「它長得什麽樣?」

        「吃飯時間,你就知道了!」喬賣個關子。

       
        三個人氣喘吁吁看著彼此,兩位士兵則是怕得躲在一旁。

        「現在怎麼樣?」伊瓦對著艾特問。
        「什麼怎麼樣?」
        「你又怎麼樣?」雷開口問。
        「我要帶你們回去盤問。」
        「如果不回去呢?」雷問。
        「那就是你們的人頭。」伊瓦說完,衝向兩個士兵的其中一個。

        士兵看著伊瓦衝了過來,立刻拿出刀反擊。

        其中一位士兵的肩膀還是被伊瓦畫中一刀,另一位則是逃過一劫。

        伊瓦又轉向另一位士兵,擲出鎖鏈拉著那位士兵。士兵的頸部被鎖鏈拉住,動彈不得,那位士兵痛得要他放開。

        「喂!」艾特說。
        「怎麼樣?」伊瓦轉頭問。
        「你的對象是我吧!」
        「你?你怎麼承擔?奇光石呢?」伊瓦問。

        「在這!」艾特隨即從口袋中抓了一點,然後丟向伊瓦,就衝上前去,要伊瓦把鎖鏈鬆開。

        伊瓦來不及阻擋,被奇光石灑了一臉。鎖鏈是拉得很緊,伊瓦用力一拉,士兵倒臥在地,但中間的空隙插上一把刀。

        艾特抓起鎖鏈,但鎖鏈不肯鬆開,「你就抓我吧!」

        「我本來就要抓你!」

        伊瓦被灑在臉上的只是一般冰塊,其實不是所謂的奇光石。

        那位士兵想要脫離,但刀口與士兵的距離很接近,就怕一鬆開也會被劃中。

        刀鋒的尖口刺進士兵的下巴,下巴在滴著血。

        艾特抓著鎖鏈,衝向伊瓦,「你也嘗嘗吧!」

        伊瓦冷不防地拿著巨斧擋著。

        「嗯......」伊瓦說著。

        「拜託!自家人幹嘛搞內鬨?」雷開玩笑地表示。

        雷拿著小刀走向那位被鎖鏈綁著士兵身旁。

        雷蹲下身子小聲對著士兵說:「我們都是一家人,要合作些,尤其是你跟我。」

        雷握著士兵的頸部的空隙,然後用力反身一拉,拉出大縫隙,讓他與鎖鏈脫離。

        伊瓦看見了則不對勁,要衝上前制止。

        艾特擋住了伊瓦的身軀,「你要幹嘛?」

        「!」。

        雷走向前去,「拜託!老大哥,雖然你的身體很大,但是你真的不會運用你的身軀。」
        伊瓦聽到這句彷彿火上加油般快抓狂。

        「我這把刀就可以制伏你。」雷用刀架在伊瓦的頸部。

        伊瓦眼睛瞄著這把刀,又不時看著雷:「拜託!如果你真的能,你怎麼現在還是個『兵』呢?」

        「看來,你是不相信我。」雷盯著他的眼睛瞧。

        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伊瓦的兩條腿亂畫一通,但伊瓦只是感覺像是蚊子盯一般疼痛。

        伊瓦將鎖鏈收了回來,拿到手上。

        「你還是聽我的吧!」伊瓦將鎖鏈的刺槍刺中雷的小腿。

        雷痛得大叫。

        刺槍刺穿雷的小腿,雷痛得倒在地上。「虛張聲勢的小鬼!」伊瓦不屑地說。

        「我說過,聽我的!」伊瓦大聲對著他們說。

        伊瓦用力拉出刺槍,雷又痛得叫的更大聲。


        「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艾維茲問。

        「有啊!」
        「這附近似乎有人?」艾維茲問。

        艾維茲說完,四處東張西望,聽聽那個聲音打哪來?「喂!」泰神叫住她,但她似乎沒有聽見泰神在呼喊她的名字。

「喂!我說小艾!」泰神走進艾維茲的身邊。那個聲音平息了,而雷痛得站不起來。

「我不是說過,憑你這個毛遂自薦的小兵,想要當上軍官?你是想太多。」伊瓦嘲笑他。

「嗯......」雷說不話來,咬牙苦撐。他手中還握有小刀,但沒什麼力氣使力。

「我要你變成殘廢!」說完,伊瓦拿著另一端的刺槍衝上雷的另一腿,艾特見狀上前阻止,但被雷的手用力推倒,「不必了!」雷對著艾特說。

雷趕快轉身,但又被荊棘刺中。

伊瓦刺中地面上的冰,轉頭看著雷,「你是想要用意外方法受傷吧?」

「軍中受傷給付,你是想這樣申請嗎?」伊瓦笑著對著雷說。

「不是.....」雷用盡最後力氣,衝上前去,往伊瓦的頸部劃上很深的一刀,艾特驚覺不對勁,這是犯了大罪!艾特衝上前去抱住他,讓伊瓦逃過死劫。

「你是瘋了嗎?」艾特對著雷說。
「我沒有!他欺人太甚!」
「開口閉口奇光石!他不煩嗎?」雷對著艾特咆哮。

伊瓦摸著自己的流血頸部,「這個人最好除役,以免後患,挫敗了胡蒙將軍的威嚴。」他心想。

伊瓦看著他們幾個,認為這種討要奇光石可能會讓他們心存戒心,我得要讓他們自動交出來。

伊瓦蹲著身體,拿著附近的冰敷上受傷的頸部上。走到他們身邊。


兩位士兵的血已經止住,艾特也滿腹傷痕,雷的小腿的血還在流,艾特幫忙止血。這幾個人為了神奇石頭,為了權力,滿身內傷。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