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錯誤的亂象

 
圖片來源:Jonathan Emmanuel Flores Tarello
       我不知道你現在所謂的一餐要怎麼定義,有人是一個便當就可以,有人是今晚是在義大利餐廳吃著一份義大利麵,有人則是在西餐廳吃著牛排大餐,有人則是在西式自助餐享受吃飽的感覺,而有人則是與家人圍著餐桌坐在一起吃著家人親手做的餐點,西方大概是沙拉加上主菜,中式大概是一鍋飯配上許多餐點,印度人可能坐在地上,用手抓著麵餅,配著餐點吃飯,日本人在外可能在拉麵店、丼飯、壽司店等等解決一餐,或者在居酒屋配上一餐,在家可能與家人配著準備好的份量吃上這一餐。你呢?

        若你是露營者,可能用石頭,配上自己點燃的火爐,煮上一餐,你可以吃泡麵、你在樹林中捕獲的動物,野草等等,配上罐頭,解決一餐。我們對於一餐的解釋各有不同,也就開始看出我們對於食物有所不同。在過去的「食物」觀點中,我不斷解釋食物的各類奇特想法,也導致於我們對於「民以食為天」的想法總是不了解食物的真諦。人類一開始懂得吃的道理之後,懂得烹調的樂趣之外,也應該覺醒對於食物不應該只是單純的「食物」。

        而天天看了關於食物的電視節目之後,我們當然不會變成大廚,但至少懂得應該怎麼吃。你不會馬上變成美食鑑賞家,但對於食物卻只是吃得了挑口,不懂得每一口的真諦,如果真正懂得會吃,我想人不會是個貪吃者,而是細嚼慢嚥了解每口食物的感覺,可惜現代人的味蕾已經爆炸,吃到膩,吃到不知道怎麼決定吃什麼。我也相信在你嚐遍各類「同樣的食物味覺」之後,我認為你只會更挑嘴,而不是照單全收。

        那五個味蕾嘗遍了甜鹹苦辣酸,最後是鮮味之後,我們似乎只認為味覺大於嗅覺來到有多重要。而在〈空泛的進步〉中,我也說明了,人為了效能化而不斷把自己打造了超人類之後,就忘了人類究竟是什麼?神造人的目的好像就是讓人類超越人類,甚至把人放在與神同個地位,也就是可以排排坐,不用坐第二排。第三排以後的人可以打道回府,或者展示在博物館,或者放在書本裡,或者照片中,動物則是第四順位,更小的生物,如昆蟲,更不見的微生物,如細菌或者線蟲,更在後面,人類擋住了其他動物看著舞台上的機會,就真的忘記了人是誰這樣的定義。

        因此,我並非痛恨人類的自大,我痛恨的是人類的進步現在是一場空笑夢。伊斯蘭國的戰爭確實血腥殘忍,但是伊斯蘭國的前身是誰一手造成的?博科聖地或者青年黨,這些極端恐怖組織的興起又是誰的過?努斯拉陣線的爆炸又是誰的錯?伊斯蘭的極端是造成對於真主阿拉的誤解,導致於我們激勵在言論上更是雪上加霜地還以其身之道。我們如果相信宗教所言不假,難怪我們信教者總是說了算,阿拉有理。但宗教建立者,難道一切就是無道理地自然而然建立——說信耶穌得永生,不信耶穌則幫不了你,上帝赦免你,你有罪,但罪不是惡,只要改進許可,就算將魔鬼投入地獄中,他還是生在地獄,不會消失,你怎麼會還要死神死在半空中呢?

        因此,當人類「轉世」成人類,吃了亞當的蘋果,受了蛇的誘惑墮落到人間時,又發生了哥哥殺死弟弟的人倫悲劇。這個人間一開始就已經鑄下大錯,何況,當達爾文的演化論一出現時,更是引起不小的騷動,更引起右派人士的不滿。現在科學家找到原因了,現在我們知道我們與猩猩們的基因越來越來像,「良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八以上的正確率,我們卻想要要良率高達到不斷百分之零點零零......一的差距,來馴化為人,因為當人類當成「人」看待時,就至始至終當成人化的一種判別,就讓我們看見黑猩猩到底有多聰明?甚至實驗也說黑猩猩其實在某些領域上比我們更為靈巧,例如機智反應。

        因此,人勝過其他者。當食物不是將看作食物,我們就是動物,動物很少挑食,除非真的惡臭,食不下咽。蟑螂不會挑食,作為食腐昆蟲,沒有挑惕的權利,蒼蠅不會挑食,因為牠們的幼蟲更愛腐敗食物。而其他的動物們對於食物恨都來不及,我們人類對於餿水也是照單全收。我們的食物的定義要如何寫下第一筆文筆?

        人類不懂得吃,看了大大小小的美食文,還是不會吃。吃了平均一千零九十五餐之後,還是在吃同樣的一千零九十五餐。因此,不懂得吃,吃了各地的傳統餐,特色餐,還是不會吃,因為吃的食物,還是以原來家鄉菜為喜好,為習慣,所以不會吃。同樣為了效能,同樣提升工作效率,同樣看著電腦評分決定信用,人們對於自己一套的方式往往是信譽過了頭,不懂得知道那根本會是什麼?


真的在吃飯不是意識,而是身體的重量,你的反應。對於好吃與否——沒有感覺的人,可能喝下自己的尿也不然覺得奇特。


        我常說,現在的標籤,如快樂、幸福這類字眼需要改寫,我也常認為現在對於第一印象等之類的偏誤往往是錯得非常離譜,我們還擁護它不放手,只因為相信言論自由,相信人工智慧,相信同業間,相信同等信賴端是一樣的絕對公平,那也莫怪乎,當殺了第一個人之後,我們就學會什麼是大屠殺。

        史達林,前蘇聯的擁護者,「一人死亡是悲劇,百萬人死亡只是數據。」,看了不斷跳動的出生人數與死亡人數,我們當然不痛不癢,畢竟死亡的不是你家屬或朋友。因此,當人類的眼睛跳動著找尋前方的意義光彩時,後方的死亡訊號不曾感覺到,我們還有反應。人類大腦的意識總是慢半拍,人類的自由意志擁護者,只是相信真的有靈魂與唯物感,握在心中的感覺屬於情感與大腦感應我們是誰的一塊基石,也就是讓我們相信靈魂的重量輕到只有幾克,而存在著意識——所有思想的地方的根據地,才是唯一的紀念日。大腦解剖只是一堆豆腐渣,看不到「意識」在哪。神經元的結合的思想,只是生來的產物,我們人類看見眼前的食物,也只因為相信那是「食物」,不是非食物——礦物或者塑膠、毛髮等等,轉化食物是人類相信那可以吃下肚,不是吃了就會中毒。而去讓自己有感覺,真的在吃飯不是意識,而是身體的重量,你的反應。對於好吃與否——沒有感覺的人,可能喝下自己的尿也不然覺得奇特,吃下他人的糞便,也沒有奇怪反應,人類顯得相當噁心。成了一隻蜣螂之後,才知道那真的很美妙,值得下一次享用,只是人類堆起的是真食物,他們的是則不算食物。

        現在的奇特社會,我們瘋流行,他們只想要改善溫飽,人賺得多與少就改變人對錢的觀感,或許窮人第一件事是修繕房屋,讓自己的飲食獲得上軌道的權利。而對於現在的經濟現況,開了再多的高峰會(不管是什麼經濟論壇,或 GN)也於事無補,因為他們並非能將錢運用到實際面上,你總不希望窮人上台求情改善我國家的情況吧?他們穿得光鮮亮麗,一個沒有像樣的禮服,進得了會場?一個沒有雄厚背景的政權,敢發言?富人與窮人的對等面就是永遠在最彼此的兩端,用望遠鏡相望,結果看到的都是同樣的渺小,這是很諷刺的一面,我們改進不了現況,拿薪資衡量一個人的情況,一個人的經濟價值,只是被數字的大洞覆蓋過了頭!

        什麼信用報告,什麼評比都是假象,國家負債累累,還能一筆勾銷,我們個人欠錢卻是要抵押所有值錢物品?這是什麼道理?人類的國家由全民負責,怎麼債權人有商量空間,債務人卻是連討價空間也沒有?況且,元首造成的經濟空洞應由他自行拿出更多錢去負責,拿我們納稅錢來抵押?我們有讓他這樣做嗎?我們的投票造成了少數人永遠跟著多數人腳步走,世界的正向往往有拿捏的很準確嗎?還是越來越偏向自己自私的一端?


        造福人類,是你們自已談的策略。實際上卻是空頭支票。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表面的意義

當我一來到一如往常的書店之後(我很喜歡逛書店,且我是書蟲),映入眼簾的總是讓我想不透就是:為什麽老是都是在講「成功」、「進步」、「賺大錢」,「有高人氣」等等相關字眼的書籍?不然就是大賣,暢銷,亞馬遜書店、紐約時報、每日電訊報、華爾街日報等等幾乎滿分五顆星推薦,這還沒完,各種知名藝人看過之後寫序,大力讚賞等等,我總在想:這些有意義嗎?我是問,人們的進步就是獲得這些「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