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誤(續四)

圖片來源:Nina Jean

        那隻小狐狸發狂似的,就算牠無法控制體內的心魔,也會想辦法克制著這不安穩的靈魂,別讓他出來搗亂。但也由於受到實驗的影響,小狐狸畢竟也不是都能成功,牠再一次使用牠的「幻術」,想要迷醉這隻大蛇,但要施行時,突然黯淡無光,背後的影子無法正常浮現,反而暗沈躲藏在地底下。


        這條大蛇等不及牠的招數,用尾巴一把把牠給甩到樹幹上。小狐狸痛得差點站不起身。

        牠的眼睛呈現深紅色,趨於黑色狀態,但內心的想法卻是無法同步化外在的環境上,以至於身心無法合一攻擊。那條大蛇看著牠,最美味的大餐不是剛吞噬的兩個人類,而是這個最適合當開胃菜的橘紅色動物。

        牠大口往前吞噬那隻小狐狸。小狐狸驚覺不對勁,用力一閃,閃到旁邊的草叢。小狐狸認為這裏不適合戰鬥,於是牠跑進原來的洞穴中,但速度比以往慢得許多,大蛇回頭追了上去。

        小狐狸邊跑邊看,大蛇緊追著不放,牠暫停了下來,看著這附近,「嗯,這裏應該可以吧!」大蛇在牠面前搖晃,最後一隻就要到手,不可能讓牠錯過。大蛇用力張開大口往小狐狸的位置攻擊,而另一方面,大蛇的尾巴也同樣把牠引導在牠的正前方。小狐狸再一次使用牠的招數,眼睛呈現暗紅色,背後的身影逐漸擴大,像是要吞噬了這條大蛇。

        突然,黑影往大蛇覆蓋過去,但一陣子,黑影卻消失了!小狐狸驚覺怎麼可能!牠的能力不見了!大蛇不知道發生什麽事,肚子內部的兩個人已經快被消化,小狐狸已經沒有多少時間搶救......


        「王八蛋!我還沒吃飯耶!」艾維茲摸著自己的腹部。
        「怎麼一直被困在這裡!」艾維茲一直碎碎念。
        「這裏應該有路!」泰神說。
        「你怎麼知道?」

        「你看!」泰神指著前方,雖然前方充滿著棘,但是棘與棘之間是可以看見某些道路的,也就是說,你看得到遠方的路途,但你不見得走得到。

        艾維茲看得很仔細,左右張望看著這張「地圖」。

        「你要怎麼走?」艾維茲問。
        「什麼怎麼走?我不知道,我沒有工具切開這些植物。」
        「你那個沒有用嗎?」
        「我不是攻擊系動物,我是療癒系動物。」
        「有差嗎?」
        「你上次是怎麼進入這裡的?」艾維茲問。
        「就用那個像雪的東西。」
        「這就對了!你那個不能攻擊東西嗎?」
        「可以啊......你別指望那個來幫你。」泰神想了一下。
        「為何不?」
        「我的能力大多用在治療之用,攻擊能力不在我的範圍所及之內。」
        「你這什麼意思?」
        「你是不想嗎?」
        「不是,我不想超出我的範圍。」
        「什麽叫做範圍?」
        「我們要找出這裏的出口!你說你要保護你的能力限定之內!你擺明是唱反調嘛!」
        「不是!不是!不是!」
        「我的能力一旦超過,能力會縮減。」泰神趕快解釋。
        「縮減?意思是說消失?」
        「就是這個意思!」
        「所以呢?你要小心使用,是這樣嗎?」
        ......
        「現在是緊要關頭!如果你不試驗看看,你怎麼知道呢?再者,你怎麼知道到時候能力是真的消失,還是唬你的話?」
        ......」泰神再一次不說話。
        「你可以破例再一次嗎?」
        ......」泰神還是不說話。
        「拜託!算我請求你!好嗎?」

        泰神用牠的前肢觸碰未有棘的冰塊上,等待一會兒,冰慢慢變成了乳白色的雪,棘因為沒有冰的覆蓋而掉落在地面上,艾維茲看到棘那麼多,有點不敢相信。

        「謝謝你!」艾維茲蹲下來給泰神一個擁抱。

       
        艾維茲小心走過棘,以免腳底被刺到,泰神則是慢慢開闢道路,讓他們可以快速通過。

        艾維茲轉頭看著白靄靄的雪,還是很厚重。於是轉頭告訴泰神說,「暫時不必了!」

        雪面慢慢覆蓋了他們後半部的面積,雖然沒有到艾特、雷、伊瓦、兩個士兵的位置,但是也揭露了這樣的東西是可以被泰神的能力所改變的。


        小狐狸落寞地看著大蛇,大概心想大概沒希望了!反正等著牠的大餐時機正好來臨,小狐狸閉著眼睛,準備一死。

        大蛇開口吞下了小狐狸。小狐狸進入了大蛇內部,但牠一會兒看著兩個人還完好無缺,牠認為還是有希望,不過快要被消化之餘,小狐狸知道大概時間所剩不多,於是往前跑到了消化道,阻止兩個人被溶解。

        小狐狸眼睛一變火紅,能力也呼之欲出。整個黑影瞬間變成了一團火球,從內部燒灼了起來,接下來,大蛇痛到內部在燃燒地絞痛。大蛇翻滾之後,火球從腹部燃燒到尾部,大蛇的後半部變成了「火柴棒」,大蛇痛得大聲狂喊,強大的火勢點燃了整個洞穴,小狐狸在這個之餘,將這個力量引發更大的攻勢。整個大蛇瞬間燃燒。傑克與安在這個時候掉了出來,兩個人的身體充滿了噁心的黏液,小狐狸接著跳了出來,大蛇頓時陷入火海之中,燃燒之後成了「骨架」,而小狐狸的眉目之間還有火勢蔓延。

        兩個人倒在地面上,小狐狸看著他們,舔一舔他們。


        等待一會兒時間,兩個人醒了,但身體上的黏的感覺卻依然揮之不去。安看著傑克,傑克看著安,青綠色的黏液一直在手上,小狐狸彎著頭好奇地看著他們,不時跳到他們身體多舔了一遍,就像隻小狗。

        「剛剛是什麼?我記得好像進入了一個動物的肚子裡......」傑克問。
        「你被吃了!」小狐狸直接回答。
        「我被吃?被誰?」傑克驚訝地問。

        小狐狸看著那燒黑的骨架。

        「這是什麼?怪物?」傑克不懂。

        「蛇,活生生的大蛇。」
        「就是剛剛攻擊我們的蛇?」

        小狐狸點頭。

        「我們的女兒呢?」安問。
        「沒有看到,但相信我會找到。」
        「你已經給我們承諾了!但何時有結果?」傑克問。
        「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你一直吵著見你女兒,就越是不信任我。」
        「信任你?」
        「我沒有百分百信心。」傑克繼續說。
        「唉!我們回到這裡,你總要讓我帶你們回去吧!如果你放棄的話。」小狐狸擺明不想幫他們。

        「放棄?我沒有見到女兒,不可能放棄!」安說道。
        「傑克!你說是不是?」安轉頭向傑克尋求支持。
        「我知道,就會幫你們,因為艾蓮娜幫我很多,雖然只是一個微笑......
        「嗯,好吧!」傑克想了一下。

        這時候,他們還未休息完,附近的冰柱又開始搖晃,地面下的冰河,順著縫隙往下墜落,石頭裂隙越來越明顯。

        「什麼聲音?」安問。
        「不知道。」小狐狸回答。

        石頭裂隙變大,裂開了一個巨大的洞穴,從艾蓮娜被電擊的那個湖中繼續往外延伸,他們是站在外層,因此,感受是特別明顯。

        一隻類似小蜘蛛的那個小生物從裂隙中爬了出來,傑克看了一下牠,不敢觸碰牠。安則是看著縫隙延伸到什麼程度,小狐狸站在內層,不時看著傑克與安。

        小狐狸沒有踩穩,一隻前肢在半空中,隨著裂隙越大,小狐狸從裂隙中掉了下去,安看見時,一手抓住了牠的尾巴。傑克轉頭之後也看見了,抓住了安的手臂。

        「抓緊啊!」

        小狐狸體重很輕,很容易被拉上來,但是安的體會不輕,而隨著裂隙越大,越往後退,石頭下的縫隙只是加深整個區域,使範圍擴大。整個洞穴已經沒有了路可行,就連那被燒黑的骨架也順勢往下掉,現在整個地面成了冰層部分,還有水流往下流。現在,從進入的入口,幾乎就準備要掉落這個「深淵」之中......


        安踩空,在拉上來之餘,傑克用力之餘,他們三個掉落了一個未知的領域,但也是一個熟知的領域......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