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You are......(9)

圖片來源:RelaxingMusic
  
      你滿是感概,心中有很多不滿想要說。看著街頭上黑人抗議白人槍殺黑人青年時,你當然不滿,甚至想與紐約市警察局為敵,直接開轟他們的腦袋,但你不敢,你不是害怕,而是我們對錯了對象,重點在整個法律制度面,與人權制度體制面上,說來很容易,施行起來就不容易,當南方不服北方的反奴制度時,當保守派想要保障自己的國家時,自由派容易趁虛而入,說是因為這樣子根本無法改善社會。當英國反移民極力對抗德國的自由移民政策時,兩個首領隔空吵了起來,而當英國想要退出歐盟時,德國說我也無力可以管,畢竟那是你們的決定,錯了就不要怪罪我身上。而看著美國的種族情仇時,你又會猜想,電影無論如何上演著民族大融合,難道都是錯了嗎?


        或許錯了吧?黑人在現實生活中的確不好受,說是黑人成為領袖,沒有幾個,在歐美,能順利當上總統,並且獲得高分貝支持度——除了歐巴馬不算以外——我不知道還有誰。而你看著滿屋的舊木材臨時搭建的房子,你在想,夢想只留給還在做夢的人。妹妹瞪大眼睛看著你,說是她餓了,母親一旁餵著母乳給不到一歲的小女娃。你看著你父親,你又看著你母親,逃來這裡哪裡好?唉!你又走了出去。

        你坐在路邊,街道上的男女走走停停。減肥瘦身的廣告從來沒有停過,你看著時代廣場上的看板,麥當勞的食物只會增高熱量的最佳來源,就算限制含糖飲料的容量,不代表那是健康的開始,況且運動風氣的盛行,不代表人人非常注重自己的健康意義。

        我們都被呼矇了,健康的含義象徵你要吃健康的食物,多運動,注重自己的睡眠品質,還要關心自己的健康情緒,尤其是自己的身心狀態。當我問起同事說你有無注意自己正在發怒時,他告訴我,生氣時,根本不會想到這些。而的確,當你氣在當下時,你未曾感應到你的各類激素在努力升高,而當你感到想要發洩那股氣時,有人選擇壓抑,有人卻立即釋放,而有人選擇冷靜——只是看起來平靜的當下,不代表一切靜心平和。

        壓抑的人,只是累積自己的「炸彈能量」;而釋放的人,那股空間的人的確需要短暫思考自己的狀態,而看起來沒事的人,只是把怒氣平穩地鋪平,但不代表一切沒問題。你呢?只是搖搖頭,你手中全無,兩手空空,雖然偶而會去貧民窟繞繞圈子,偶而在街道的角落上與其他黑人握手寒暄,但你真的沒有多好的朋友可以挺你。

        說什麼注重健康是假的,看著跑步的跑者在你面前經過,你又會想跑步的風氣似乎在世界蔓延,跑步是好的開始,但真正完成跑步的人卻是少之又少——我們的時間與跑步相比,那花在跑步機工作的時間比較實際,因為我們已經發明這項「專利」,於是雜誌、網路文章紛紛叫你站起來工作,或者坐在飛輪上工作,因為那既省力又省時,增加生產力,何樂而不為?

        你笑笑。你記得去年當時,在時代廣場有上萬人聚集在這裡參與萬人瑜珈活動,這樣很好玩嗎?瑜伽是種調整自我的時刻,但多人參與瑜珈的時候卻非不是了解自我的時刻——我是指瑜珈的吸引力已經大於瑜珈本身。如果瑜伽真的有幫助,我相信你會安靜的時刻來調養你身心的健全,但事實並非如此。如果瑜伽幫助你這麼多,那你為何生活上的全面進步沒有帶來最正面的效果——你真的感受到快樂的滋味。

        我相信,如果人類真的要一個快樂的生活,正向的生活,我們把焦點擺在正向是錯得離譜,因為我們始終為了正向而正向。你如果觀察這社會多一點,我相信你不會把焦點都放在正向或是負向的風向球上,而是每一個各方面的領域上。而如果我們思考的夠全面,人類的進步問題,不是都只繞得團團轉,只得到我們需要希望,我們需要方向,我們需要樂觀來帶領人類走向更光明的一面,結果是我們依舊吵得團團轉。

        宗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而科學也是。科學的解答是各一派的科學家分別站在陰謀論與理派論各其一詞。宗教是基督教與伊斯蘭文化的左右互攻,而當我們看著各類宗教不爽時——包括未知宗教時,我們相信我們不會對少數異類窮追猛打,或者環保與經濟取向時,總是吵得各持一詞的見解,也因此,人類欣欣向榮,握手言和,永遠不可能去實現。


一個人進步是好的,可是太多人引領進步,甚至逼近進步的代價時,我們就是錯的。


        所以,依然還是得自私起來,否則沒有人去真的幫你,天助自助者也,你又走到華爾街,看著那金牛,遊客各自拍照,你在一旁看見了警察,你有點嚇到躲了起來,你慢慢往那個警察的位置看,警察沒有跟上來,你鬆了戒心。

        的確,逃過一劫,否則真的要遣返出境。非法移民這麼多,我們一方面要保護自家人的工作,一方面也要讓他們找到棲身處,真不容易,所有人口擠在美國領土上,還綽綽有餘,而且每個人還有足夠的空間可以洗澡,如果城市規劃得宜,我相信一個更美好的城市將離我們不遠,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排列,你也駐足留戀這紐約為什麼特別想讓人想咬一口。紐約的奢華與堂皇是沒有人可以比,空間的排列總給人大排場的價值,忘了休士頓還有更大的空間可以買。以這裡的物價與整體的生活成本,當然比任何美國城市來得多,加州聖塔克拉拉郡相較之下,沒有多大不同,而我們追求高度城市的進步的同時,人類的沈淪也同時攻陷。

        我不反對城市化,我也不反對進步或是樂觀,我要強調這點。我當然也不反對瑜伽或者有益身心的運動方式,只是我們追求健康生活時,似乎用錯了方法。一個人進步是好的,可是太多人引領進步,甚至逼近進步的代價時,我們就是錯的。因為失控的方針總是失控地不能收拾,以至於這篇版圖越來越大,越來越零碎,越來越無法撿拾不知道還有哪裡來的碎片,就以為世界地圖拼好了!

        如果是這麼簡單就好了,你跳著舞,頭下腳上的方式轉著看世界,如果我想要完成挑戰世界舞者的夢想就好了!我不是想要高額獎金——雖然那的確可以幫助我們家庭——但我想要讓世界知道,我們都是希望世界可以平靜思考這些百姓們的聲音的人,如果只要獲得小小的喝采,讓夢想盡善盡美——如果這點做不到——死當然有遺憾——我們卻要求不到。

        一位女孩看見了你,那是你去年認識的女孩,她叫莫西,跟你一樣,是個黑人,只是比你還白,屬於棕色皮膚。你認識她時,只是因為你看起來很好笑,一個默默在旁邊練習跳舞的年輕人,老是不熟練地弄巧成拙,引發她的注意。她走了過來,問你最近如何,是否有找到工作,或者有機會參與比賽,你笑笑說還是一樣。

        她拉著你的手走到一家咖啡店外頭,要你在外等。你等待著,你觀察著,電線桿上的鳥兒們也看著你,她走了出來,問你要哪一杯,算她請你,你不必擔心要你付錢,因為她知道你沒有錢。你喝著黑咖啡,而她是焦糖瑪奇朵,她喜歡甜的滋味,於是焦糖總是很多,其實她如果你拿了她的咖啡,她不會生氣,因為她似乎很了解你。

        你喜歡這位女孩,但僅止於朋友上的喜歡,因為她早已訂婚,婚期訂在今年九月,未婚夫在一家餐廳工作,擔任二廚。你總是聽著她抱怨他的事,說他有時候不來關心她,甚至聽聽她說話也好,或者說她喜愛的婚禮方式與禮服總是理念不合。她喜愛白色,未婚夫則是白色是可以,但簡潔就好,但偏偏婚紗就是挑不到「簡潔」的款式。


        你們兩個在公園裡閒談。她不討厭你,只是希望你快點找到工作,努力養活一家人。你對她了解的是則是在一家軟體公司上班,擔任產品設計師的工作。因此,有時候她會說著你不懂的語言,像是程式碼或者圖像設計上的事,你搖搖頭。各自的領域,各自的發揮。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