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You are......(7)

圖片來源:Lord Ferguson

你摸著那隻狗,雪白的絨毛變成好幾天沒洗的絨毛,骯髒無比,其實你根本不在乎,身上的味道只有自己最能了解,同是相同的「味道」更能襯托出兩個人共同有的喜好,俗話說:「臭味相投。」只有自己身上的那種「銅臭味」才能配上這樣的寵物。你站起身,你往前走,隨意亂走,街道的人來來往往,每個政經人士、上流名流在你眼前經過,他們身上的香味與你好幾天沒洗澡的味道——他們只是用體香劑來掩飾自己的骯髒表面,沒有人願意去放手做粗活工作,幹勁骯髒事——我不是指齷齪下流不道德之事——但也事實上,說謊作弊隱瞞浮誇以及各種陳腔濫調一樣在我們這些人士嘴上上演。現在保有赤子之心也難,就怕天真地被人欺騙一次,第二次說是自己羞恥地不知道怎麼將面子無地自容。


你拍拍屁股,地上的灰塵以及各種污漬在你的褲子上,這件不能再髒的牛仔褲,你也不知道穿了多久,臉上的鬍鬚已經快像聖誕老人,只是你還是黑色的,不是雪白的,沒有錢刮,也沒有錢吃飯,手上拿著碗在熱鬧的英國街道遊走,從利物浦走到曼徹斯特,穿過各種大街與小巷,連餐車販賣的熱食也吃不起,幾英鎊的食物,身上不到兩英鎊——想想,算了!翻垃圾桶吧!

來到了瑪莎百貨的後方,看看摸摸,依然有剩食,翻翻還有賣相不佳的各類水果、快爛掉的麵包、吐司,甚至過期許久的牛奶與各類罐頭,你直接拿出了幾項,直接當場嗑下,味道沒有什麼變,你身旁的那隻狗在你吃的同時,摸索食物的同時,凝望了好幾分鐘,你沒有注意的,因為你也知道你餓了好幾天,只能喝著髒水或者一些他人不要的汽水果汁過活,上廁所時,幸好還有公廁,但洗澡只能依賴洗手台沖沖手,潑潑水,讓自己感覺「乾淨」。事實上,英國政府不太喜歡你們這群流浪漢,行為總是有礙市容,觀瞻,喜望好好整頓你們,給你們多點幫助。但這是個講求「人權」的時代耶!你們怎麼不問問我們為何如此?幹嘛趕走我們?

紐約街道的流浪漢們,穿梭在布魯克林區,皇后區。望向布魯克林大橋,你也心中盼望有人可以賞識你的才華,給你一份工作,投入了上百封求職信,你依然找不到工作,不是你願意找工作,而是連面試機會也給不起,你就只能吃吃社福團體給的熱食,你還算是幸運。你失業已久,你的父母嫌你當個王老五,把你趕出家門,現在呢?你的姊姊已經嫁做人妻,還有個漂亮的雙胞胎姐妹花,反觀你一直不敢讓父母知道你還要領失業救濟金才能生活,雖然也快領完了,也不想繼續提領,以免被父母發現。每天的生活比起英國那位的老頭子,你只是好一些。

走到貧民窟,看看四處荒郊遍野,工廠以及各種公寓,看看那些黑人與你身上的白皮膚。你會想,種族哪有什麼差異?我們的顏色只是多了點那麼白,大腦的血液與心臟長得一樣,幹嘛仇視彼此?還想有奴隸制?英國當初來到東岸時,也是一種以殖民態度的方式治理我們,現在白人現在了不起了?黑人就該罪該萬死?可悲的民族情操,說什麼民權法是促進民族融合,根本是兩回事,馬丁・路德・金恩博士也是被刺死,若是真的要促進民族團結,難道我們總是要看「臉色」來區分你我嗎?

二零一四年的尾聲要走入歷史,而你看看每個人的面容,你總是感概上天總是欺負這些人。你又走到了橋上,看看對面的曼哈頓地區,這裏與布魯克林簡直是兩個世界。華爾街的人士看著數字機器,你又不懂,喜歡畫畫的你,你畫的畫作早以流入河中,墨跡與筆跡已隨著河流流入了大西洋。你還是畫畫吧!藝術不能當飯吃,你爸爸這樣告訴你,但熱愛畫作的你,沒有人能懂,什麼藝術大師都是假的,這一種虛假又虛幻,又飄渺的城市中。紐約,進入了一個分隔你我的世界。

分隔你我的是一道紗,紐約的時裝業,時尚產業伴隨著藝術蒸蒸日上,藝術的前衛混搭時尚的典雅,東方與西方的融合。你這種外行人根本不懂。幾片綿質的布可以賣到上千美金,我連吃都有困難了,幾美金的熱狗堡也吃不起,剩下的積蓄幾乎所剩無幾。唉!「明星」的光環總是在我們身上,自以為貴氣,所以天天懂得拿著自拍神器自拍,因為自己出不了名,所以只好瘋狂崇拜自己,愛戀自己。社會的名氣風格總是閃閃亮亮,但脫下了禮服之後,裸猿卻是長得一樣。衣服的價值是反映在設計師的品味上,成本呢?回到了設計師的簽名中。各種高級訂製服,婚紗以及掛牌的設計師指定身上,我們也看見這種炫風一直席捲我們的周遭,像是一定要把自己打扮著時尚教主才甘心。

每個女人看起來像是機器一樣,肉毒桿菌ㄧ注下,沒了皺紋,但是笑起來很死寂。玻尿酸以及各種膠原蛋白一吞下,一打下,女性的特質不像是女性,反而是幾乎毫無瑕疵的完美機器。你看著來來回回的人士:學生、上班族、政府官員等等,我們實在不知道美麗的特質到底反映在什麼地方上?

附近的貓狗比較深得你心。紐約華麗的街道,就算不承認整形的每個人士,或者是每天坐在中央公園的各類運動愛好者,微整形四處發燒,你有機會會畫下中央公園的一角,看著每個男女、小孩與老人。你拿著石頭或者可以刻出什麼東西在公園隨意紀錄。你的中餐是昨日的麵包,表面上還有些發霉,你吃得一樣高興。


社會的名氣風格總是閃閃亮亮,但脫下了禮服之後,裸猿卻是長得一樣。


你對美麗的觀察在這座城市隨意發酵。紐約,這座你一輩子也買不起房子的市區中,你在微弱角落中看著人們的一舉一動,就像貓女一樣,你看見些什麼,但你也不能多說些什麼。犯罪率不是由紐約市來公佈,而是市民來決定。

如果這道理,市長真的能懂,你大概對於那些抗議警察濫權的人民早就應該收拾回家過日子。可惜看看街上的各類市民,除了能讓自己過得開開心心之外,大概就是為了錢財相關事物而煩惱,你經過一家酒吧,上面看板寫著特調酒只要四點九九,你掏出口袋的零錢:一點二九,心想:「不夠,想要藉著酒陶醉也嫌難。」你繼續走,看著人來人往的各類人士,你又隨意坐了下來。身上的看板大概只有路邊撿來的瓦愣紙,上面還有產品的說明,你撕了一角,身上還有不知道哪來的小石頭。你又開始畫了起來。

你看見了各種流浪動物也出現在你面前,除了小貓小狗之外,電線桿的鳥類,以及中央公園的松鼠們,也曾經被你收錄在你的畫作之中。你的畫作其實根本沒有帶在你身上,你不想這麼麻煩跟著你——你只想要自由——人們最寶貴的是自由——我們卻想窩在被窩之中,現在不算冬天,但氣候也算有些涼意,你單薄的外套,配上你不知道穿多久的褲子,你看這世界,如果我們看著白天黑夜真的能有些收穫——不單只是時間——還是真的能夠感受到除了四季以外的活動,我們或許能夠自知些什麼。

你又看到抗議人士躺在街道上,標語總寫著「Black Lives Matter」,警察一直有很大的權利,現在在講求「人權」又怎麼樣,這個字已經爛掉,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那我的人權呢?誰又看見我的生存呢?你們常說世界上少我一個不會怎麼樣,螺絲鬆動,世界依然轉動,自殺的問題若是真的能夠解決,那麼我手上的傷口不會多一個。曾經失望站在布魯克林大橋想要自殺,可惜沒人看見,也可惜我沒這麼大的勇氣往下跳。沒人救我,是自己救了自己——但又如何呢?


每個人都有故事,你若是不寫下,世人總當你默認,是個不折不扣的呆子。你看著對街上的電視,你看不清楚畫面。好像是什麼演說似的。你穿過馬路,走到了電視牆面前,看著它,聽著它。唉!這往往是廢話,他們永遠不是親身來到你面前,是代人來參與,這世界的資料是個假象,假到他們以為是真的。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