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誤(續三)


「喂!喂!你還好吧?」泰神看著艾維茲。
艾維茲摸摸自己的後腦勺:「痛!」


「這裏又是哪裡?這該死的作者怎麼老是讓我迷路?」艾維茲有點責怪寫這小說的作者。

附近的那枝葉已經看不見,但是卻看見一種棘好像生長在冰裡,讓艾維茲看到有點感到不可思議。艾維茲起身走近一處來看個仔細。冰裡包裹著棘,有些部分的棘些微露出刺來,讓人感到不寒而慄,但艾維茲似乎毫不在意這部分,反而要看著仔細才甘心。

「這......怎麼會......?」艾維茲小心地觸摸眼前的棘。
「喂!小心啊!受傷了我可不管你。」泰神叮嚀她。

但說話的同時,艾維茲也同時被刺中手指,慢慢流出鮮血。

艾維茲迅速把手指含在嘴中,吸著自己的血。

「我就說吧!」

眼前前方的路盡是這樣的路,而且很蜿蜒,很狹窄,有幾處還很低。艾維茲被一個莫名的觸角枝葉拉到這裡,看著前方,越是感覺離地面上越遠。

血已經乾,艾維茲拿著手指,慢慢地走過這狹長又狹窄的路,泰神也小心走過,就怕身上的皮毛也被劃傷。同一時間,雷與艾特、兩位士兵努力掙扎,想盡辦法不要摔落。



「抓住我啊!」艾特呼喊。
「......」雷用力抓著艾特的手,兩個士兵也在後方將雷拉上來。

雷不時往下看,一片淒白,也一片灰淡,雷看著艾特,「馬的!這什麼東西!」但這股力量,絲毫不肯鬆動,在冰層裡,這股混合力量早已蠢蠢欲動,產生不可逆的效應,越是要將三股力量混合,越是要接受這股代價,這股難以收拾的結果。枝葉裡,觸角在冰裡徘徊,產生抗拒,但某種神力卻是加以融合,因為在雷想要找到奇光石的過程中已經處處沾進了細微的粉末,而雷沒有想到這點。光是異光石與奇光石就已經產生了崩裂的後果,排擠的結果,結果是是大筆冰山與冰帽的形成。另外一個尖長的細石,我們還無從得知那是什麼,但這股力量似乎看起來比奇光石更加巨大,更具難以控制......

艾特用力拉,拉到臉紅脖子粗,兩位士兵幾乎用盡力氣,雷也不斷用力往上爬,終於可以慢慢爬上來。而那股觸角最後也鬆開,往底下爬去。

正當充滿希望之餘,艾特也看見雷往上爬的模樣,兩位士兵也終於鬆了一口氣。但好景不常,冰柱慢慢崩裂,懸崖邊慢慢分裂,雷抓著艾特的手,準備用力往上一跳時,懸崖邊的冰迅速崩裂,雷抓著艾特的手,想要用力上岸時,但因為落差太大,崩裂體積而增大,艾特被雷給拉了下去。

兩位士兵見狀來不及,想要挽回兩個人已經沒辦法。



伊瓦的距離其實離雷、艾特的位置很近,伊瓦趕到時,也正好聽見前方有不尋常的聲音。他快速前進。

「終於等到你們了!」伊瓦心想。

但看到的景象已經截然不同。他看見兩個士兵呆若木雞看著前方的凹洞,一個凹陷的洞穴,伊瓦問:「雷與艾特呢?」

士兵指著下方。

「馬的!我要找你們時,這時候給我掉落!」伊瓦緊握手中的武器。

「我下去找他們,你們不要跟來。」伊瓦告訴兩位士兵。

伊瓦一邊用斧頭固定,一邊往下降,但實在很深,伊瓦下降到一半時——不知道多深的距離時,已經看不見上方兩位士兵了。

「這又是什麼?」伊瓦邊下降邊碎念。

兩位士兵看不到伊瓦的位置。而伊瓦往下降時,兩旁的冰柱也無法支撐伊瓦的重量,因為邊緣早已出現崩裂的現象,這也是導致雷與艾特往下墜落的原因。

冰柱慢慢崩裂,慢慢龜裂,巨斧已經快支撐不住他的重量,連帶上方的士兵也快影響。

裂痕滲入裡面,冰塊一點一點掉落,伊瓦知道斧頭會撐不住,但還是把握可能有的機會。士兵慢慢地向後退,因為地面上出現了裂痕,冰塊慢慢崩落,士兵越後退,越是難阻擋崩裂的速度。最後,士兵也跟著從碎落的坡度往下掉落。

伊瓦看見上方有黑影,大概也認為機率實在太小,就直接鬆開巨斧,往下跳。



「醒醒啊!」艾特看著雷,雷滿身是傷,各處都是被棘刺傷的傷口。
「嗯......」雷摸著自己的臉,看見臉上的血在自己的手掌上,想不到會發生這樣。
「這裡......」艾特起身看看。

雷則是摸著自己的腰,用力起身,前方的路到處都是棘包裹在冰裡。

「這是剛剛攻擊我們的植物嗎?」艾特問。

「不知道!算是吧!我的頭好痛。」雷摸著自己的額頭。

雷看著自己的制服被劃傷成這樣,名牌充滿裂痕,褲子與衣服處處都是一刀一刀的裂口,艾特的衣服也是,兩個人的情況其實差不多,但他們不管這些傷口,反觀是這裏又是一個新的路徑,一個未知的區域。

一個巨大的黑影從上而降,伊瓦站在雷與艾特的前方。

伊瓦的制服也是被棘劃過,巨斧不時還發出與棘擦身而過的聲響。

「終於找到你們了!」伊瓦看著兩個人。
「奇光石在哪裡?」
「我不知道。」雷開口說。
「我不是問你!這問題應該由你的長官回答。」
「我也不知道。」
「什麽叫做你不知道?」
「失敗就失敗,有什麼好藉口說不知道?」
「老兄,我們剛來這裡,你怎麼馬上跟我們要奇光石?」雷拜託伊瓦。

兩位士兵也正好掉落在三個人的面前。

士兵茫然地不知道發生什麼,臀部還有點疼痛,一會兒,就看見三位看著彼此,想必不大事不妙而害怕地躲在兩旁,而身上也是傷痕累累。

「你們還是私藏起來?」伊瓦懷疑。
「伊瓦,我們不會藏起來,這種東西對胡蒙可是珍寶,我們要這種東西做什麼用呢?」艾特解釋。

「我想你應該知道。」

伊瓦走近艾特,伊瓦還把擋住他的棘給砍除。「我告訴你,我不會懼怕這種地方,我管你是怎麼到手的,你若是不交出來,我就交出你的人頭。」

「我的人頭沒有奇光石。」

「接下來就有了!」說完,伊瓦直接拿著巨斧砍下艾特。

艾特跳了起來,拿出小刀往後攻擊伊瓦。

伊瓦的小腿被劃了一刀。伊瓦又回頭攻擊艾特。雷看到不想幫忙,看著兩個人要「玩」到何時。

「喂!可以有點禮貌嗎?」艾特問。
「我已經給你面子了!」伊瓦回嗆。

艾特躲著伊瓦的巨斧,轉身又攻擊伊瓦的腹部。

伊瓦用後方的刺刀攻擊艾特,艾特的大腿也被刺中一刀,兩個人互不相讓。

伊瓦拿著鎖鏈繞著艾特,但洞穴實在太狹長,往前拋時,反而擊中冰柱。

雷還是不想幫忙。

「兩個人!用這種方式歡迎我們!真難得。」雷笑笑說道。

「你還不來幫忙!」艾特喊著。
「嗯......」雷想著。

伊瓦又回砍一刀,艾特躺下,差點擊中。

伊瓦又用後方的刺槍往艾特射去,艾特的背部又被刺中。

「有什麼好處?」雷回道。
「好處?你沒看到起內鬨嗎?」
「你們本來就會如此,只是私底下而已。」
「喂!」艾特跑了到雷面前,但伊瓦不讓他討救兵。
「你別想。」伊瓦也回道。

兩位士兵只能宛如雷一樣,只能看著他們打架,他們的功力就算與雷相比,仍差一大截,因此害怕地被無故挨一刀。

「快點!」艾特急忙說道。
「嗯......」雷又在想。

艾特抵著鎖鏈的部分,小刀對著巨斧,根本是不可能的對決。

「我看你是自討苦吃!」伊瓦說道。

雷衝了上去,跳了起來,但由於附近充滿棘,因此又被棘劃傷,拿著伊瓦的鎖鏈往他的背後刺去。伊瓦來不及反應,看著雷拿鎖鏈反擊,讓伊瓦被自己的武器刺中。

「你是這樣對待自己人嗎?」伊瓦回道。
「誰跟你是自己人?」
「我不認識你,先生。」雷笑笑。


雷、艾特、伊瓦身上都是傷口,雷的傷口是因為環境,這兩個人雪上加霜還有鬥毆的傷痕。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